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06章 雷竹岛

    距离与玄翼约定的时间,只剩一月而已.

    月凌空不得不留在密地、疗养伤势,她突破中期失败,反噬自是不轻。

    而宁凡亦不着急离去,因为月凌空说了,待她伤势痊愈之后,完全有把握带宁凡横渡月门,在最短时间内赶赴六翼。

    恢复容貌、修为,月凌空似乎找回了当年的自信。

    此刻的她,甚至有自信一个人灭了六翼族。

    第二元神都能以一敌三,力敌三具炼虚傀儡,月凌空就更犀利了。

    若她当真杀入六翼族,怕那玄翼还真不是她对手。

    前提是…她要伤势痊愈、恢复全盛。

    神空密地之中,月凌空**娇躯,坐在一块硕大的寒玉上,娇躯笼着星光。

    宁凡则**控黑星之力,盘膝坐于其背后,为其疗养着伤势,目光却越来越凝重。

    凝出99颗本命黑星,宁凡星术之强,便是寻常领悟星术的命仙都未必能比。

    有此星力在,伤势可以治愈,精血可以补全,但仍有办不到的事。

    譬如…月凌空元神之上的裂缝,便无法通过星力缝合。

    “光…危…险…”女尸素手一扬,俏立一边,指着月凌空丹田元神,出声提醒。

    连女尸都看出,月凌空的元神情形不妙,有些凶险。

    宁凡自然也看得出,一面为月凌空疗伤,一面皱眉呵责,

    “元神裂变…月凌空,我以前真不知道,你是这么大胆的女人!你可知,元神裂变,有多么危险?”

    “小黄瓜!不要以为你帮了老娘几次,就能对老娘指手划脚了…哎呦!”月凌空下意识顶了句嘴,立刻,翘**被宁凡重重一拍,呼痛一声。

    **的翘**,立刻留下通红的巴掌印…痛楚之中,一丝羞恼在月凌空心头无限扩散。

    她竟然挨打了!还是被宁凡打的!打的地方还是她娇嫩的屁屁!靠!

    以月凌空暴脾气,谁敢打她屁屁,她铁定把谁剁**棍。放在以前,怕也早跟宁凡干架拼命了。

    但这一次,月凌空竟然没有还手,细细一想,也难怪宁凡会生气了。

    她擅自吞噬第二元神,擅自突破炼虚中期,是极为冒险的行为。

    突破中期的危险就不说了,就算反噬再重,宁凡也能为她治好。

    但吞噬第二元神…这种行为对于炼虚巅峰以下的修士而言,是极其危险的。

    月凌空的元神,却出现了一丝裂缝,乃是元神即将裂变的征兆。

    这裂缝,并非寻常损伤,无法以黑星之力治愈。此乃月凌空本尊元神与第二元神融合之时,所留下的后遗症。

    第二元神之术,顾名思义,乃是在修士一个丹田之内、修出两个元神,二者各自读力。

    各自读力,有益有弊。益处在于双元神可心分二用,斗法之时妙用无双。至于弊端么…

    月凌空被第二元神背叛,这,就是弊端之一。

    有了被第二元神背叛的经历,月凌空并未试图重新收服第二元神,而是直接以近乎蛮横的手段,吞噬了第二元神,并将两个元神合二为一。

    元神融合,是炼虚巅峰的太虚修士才可能办到的事情,但纵然是太虚修士也无法稳保成功的。

    月凌空能不完美地融合两个元神,已极其难得,两个元神间也不可避免地留下一道裂缝。

    若不消除这裂缝,月凌空便无法自如**控法力。

    且随着裂缝扩大,不出一个月,月凌空便会元神**,跌落回从前修为,更为元神留下不可逆转的重创。

    甚至…可能会死!

    宁凡目露凝重,这元神裂缝,真是棘手。

    治不好月凌空,此女会重创,宁凡也没人开启月门,一月之内赶赴六翼族的。

    眼见宁凡真的不悦,月凌空这才揉揉屁屁,银牙一咬,最终依旧没有还手。

    “可恶,小黄瓜敢打我!要不是看在小黄瓜真心关心我的份上,我铁定剁了他的小黄瓜,凉拌掉…罢了,这一次姑且原谅他!”

    月凌空俨然吃了个哑巴亏。

    疗伤完毕,批上衣衫,衣袂飘飘,裙带起舞,月眸浅淡,宛如远古仙妃、广寒仙子。

    偏偏那娇柔之中,又有一股飒爽的气质。

    伤势痊愈,元神却出现变故。她无法动用法力,自无法开启月门、横渡虚空的。

    眼见宁凡眉头仍皱着,月凌空非但没有还手,而且还有点服软了…

    “小黄瓜,你别生气了,下一次我做什么决定,跟你先商量一下,总行了吧?”

    “记住你的话,下不为例!速速准备,你的元神裂变不能拖了。我想办法在一个月之内,带你去六翼族,借回生台力量,帮你缝合元神,应该不难。”宁凡不容拒绝道。

    “不必这么麻烦,我知道有个地方,有种灵物,可助我元神缝合,且那处地方距离神空海,仅有十亿里之遥。以你遁速,带我前往那处海岛,只需十曰便可抵达。剩下的时间,老娘恢复全盛,带你开月门、横渡虚空,抵达六翼族不过是眨眨眼的事。碎虚之下,没什么人能赶上老娘的月门速度!至于回生台,留给黄瓜女人用吧,她识海未复,比我惨…”

    月凌空望向女尸,目光带着一丝怜惜。好歹跟女尸处久了,共经生死,还是有不是感情的。

    且月凌空又不是傻子,她敢吞噬第二元神,自然留有后招,有把握缝合元神、不留后患的。

    这一次受伤,也就冲击中期瓶颈算是有些莽撞,她吞噬第二元神绝对是计划之内的行为。

    所以她被宁凡打屁屁,其实很冤枉。

    但她竟然没有还宁凡一巴掌,这太不符合她的风格了。

    且她竟然还服软了…她脑袋一定是坏了!

    “哪处海岛,有何灵物,可治你元神之伤?”宁凡眉宇略缓。

    “周家的附属势力——雷竹岛,此岛之上,生有一种雷竹,其竹叶根据药龄不同,对滋养元神有着特殊用途,纵然是我的元神裂缝,也可愈合的。”

    “雷竹么…”宁凡略略皱眉,露出不以为然之色,他自然听说过雷竹名头的,却不认为雷竹能治好月凌空。

    事实上,在他进入内海之前,便打听过雷竹岛。

    雷竹,是一种玄异的天地灵物,生长在万雷交加之地,受雷力滋养,久而生神,所产竹叶,有滋润元神之效。

    但寻常雷竹,不过银竹品质,最多只能为化神修士滋养元神的。

    洛幽是铁定用不上银竹的,月凌空的元神裂变,也未必能借雷竹缝合。

    如此一想,宁凡并不认为前往雷竹岛、能治好月凌空的元神之伤。

    况且,雷竹岛属于周家势力,而周家底蕴太深,纵然是宁凡,也颇为忌惮。

    周家的一个雷皇,即便身死,都可与雨殿平起平坐。

    周家的一个三长老,即便不露面,都能让两名雨殿炼虚忌惮不已。

    鬼目族的底蕴,宁凡不知,但周家,绝非他招惹得起。若非必要,他不想与周家有任何纠葛。

    若有必要,他倒也可为了月凌空,前往雷竹岛一次,但偏偏银竹的药力又太弱。

    “银竹,治不好你…”良久,宁凡摇头道。

    “谁说老娘要用银竹疗伤了?老娘是内海‘八’尊,有享用雷竹岛金竹竹叶的资格,你难道不知道?内海尊者,为雷皇从属,每十年可获赐一片金竹竹叶!除此,只要仙玉足够,亦可购得足量金叶。”

    月凌空目光得意,她料定,宁凡不知金竹秘闻!

    金竹的存在,从来是秘而不宣的,除了内海至尊,也唯有周家炼虚才有资格服食。

    金竹品阶远在银竹之上,可治愈炼虚修士元神之伤,实乃不可多得的宝物。

    她特别咬准那个‘八’字,自然是在提醒宁凡…宁凡好歹杀出了魔名,被人尊为内海第八尊,且这个名声也算得到了周家的默许。

    宁凡也有资格享用金叶的。不过他晋为内海八尊没满十年,不能免费获得金叶,多半要花费代价,才可购得一些。

    “金竹么…”宁凡点点头,若雷竹岛当真有金竹,他倒是可带月凌空前往此地的。

    十亿里,以宁凡全速飞遁,十曰可至……

    十曰后,抵达雷竹岛。只需获得足够金叶,助月凌空恢复全盛,她自可开启月门,带宁凡遁至六翼族的。

    届时,又可借回生台之力,为女尸修复识海,两边都不耽误。

    如此,对前往雷竹岛一行,宁凡几乎再无异议。

    在密地最深处、存放玄微血葫的地方,宁凡设下重重阵术。

    一重重阵术,最低也是化级,屏蔽掉了血葫的所有气息,以免有碎虚误闯此地,发现血葫取走。

    除了雨界少之又少的碎虚,没有任何炼虚可穿透月雾、抵达神空岛。

    而碎虚高手,想必也不会无聊到来一个神空海闲逛,玄微血葫藏在此地,无人会取走。

    只等十年之后,血酒酿成,届时,宁凡可取走血葫,法力暴涨。

    藏好血葫,宁凡双翼垂天,揽着女尸、月凌空,化作烟丝,遁出神空海。

    来时匆匆,去时凄凄,月光愈加寂寥。

    十年之内,宁凡不会返回此地了。

    至于月凌空,今生都不会再返回这伤心之地吧。

    女尸安静,月凌空沉思,二女皆在宁凡怀中沉默不语。

    宁凡目光悄悄一瞥月凌空,暗暗一诧,这彪悍的女人,竟也有安静的时候。

    他总觉得,此次助月凌空恢复身躯之后,他与月凌空的关系,似乎隐隐改变,说不清,道不明。

    若定要描述这个改变,那便是…月凌空有点听话了。

    匪夷所思…

    十曰过去,宁凡分浪而行,紫烟之快,沿路吓到了不少修士。

    雷竹岛外,他收住遁光,放下二女,踏空而立。

    雷竹岛并未封岛,却启了阵光。阵光不强,只是感知之效,却让来往修士深为忌惮。

    而宁凡,也没用似往常一般,莽撞地拍碎大阵、强闯此岛。

    该收敛时,自当收敛一二。

    他与二女降临雷竹岛,方一登岛,立刻有十余名守岛修士走了上来。

    “来者止步!雷竹岛上,银竹已**告罄,若为雷竹而来,请道友速速离去!”

    怪异,当真是怪异!

    宁凡眉头一皱,他刚刚登岛,还没告明来意,对方竟然已下了逐客令。

    这批雷竹岛修士虽还未看清宁凡容貌,却必定察觉到了宁凡化神修为。

    但明知宁凡为化神修士,他们还敢逐客,倒是有些霸道了。

    且被逐出此岛的,并不只是宁凡一人,不少金丹、元神、乃至化神老怪,都被请出雷竹岛。但因为周家势大,竟无人敢不从的。

    “我来此地,不为银竹,只为金竹…”宁凡负手而立,淡然道。

    “金竹?!”

    一听宁凡之言,十余名雷竹修士俱是面色一变,细细端详起宁凡容貌。

    这一看,皆是心头骇然,再一看月凌空,亦是勃然色变。

    “内海八尊!明尊者,月尊者!晚辈出言不逊,请明尊、月尊恕罪!”

    十余名修士,一经认出宁凡二人八尊身份,皆是面色畏惧。

    只是纵然畏惧,十余人仍是拦住宁凡前路,并无放行之举。

    “明尊、月尊容禀,我雷竹岛正有些许要事处理,需封岛一年。以明尊、月尊的身份,自然有资格获取金叶的,但情况特殊,还请二位至尊移步,待一年之后,再来竹岛,晚辈等人必备好金叶等候!”

    “哦?”

    宁凡目光一诧,这批修士认出他和月凌空身份,竟仍旧逐客,看起来,他来雷竹岛的时机,确实有些不巧了。

    能让周家冒着得罪宁凡、也要封岛的原因,怕是有些重大的。

    但让宁凡等候一年、再获取金叶,却着实为难。

    他等得了一年,月凌空等不了,若无金叶,再过20曰,月凌空便会元神裂变。

    “怎么办?”月凌空秀眉一蹙,她渴求金叶,但却也看出雷竹岛情形特殊。

    “不能入岛,又不可明闯,便暗渡陈仓…”

    宁凡没有解释,转身欲走。他隐隐觉察到,有四道炼虚神念,正颇为紧张锁定在他的身上,其中甚至有中期炼虚的神念。

    这些炼虚,必定是周家高手,且必定知晓宁凡身怀三具炼虚傀儡,担心宁凡会脑袋一热、强闯雷竹岛。

    若是如此,四人必定出手,攻击宁凡!

    宁凡神色不变,就仿佛没有觉察到那些炼虚气势般。他不欲公然得罪周家,却有办法私闯雷竹岛的。

    欺天斗篷!

    有此物在,他大可先假意离去,再斗篷一卷,带着二女偷入雷竹岛,瞒天过海,碎虚之下,谁又能知他宁凡来过?

    眼见宁凡被人逐客、转身就走,四名隐藏暗处的周家炼虚,皆大感松了口气。若非必要,他们也不愿惹上宁凡。

    女尸目光仍是平静,月凌空却有一丝失望。

    她见过宁凡为太多女子冲冠一怒,但轮到她的时候,宁凡却表现的如此冷静,无法入岛,便不入岛,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仿佛为了不得罪周家,可以完全不把她月凌空生死放在心上。

    就连和那些雷竹修士辩解、争执的行为,都没有…

    “可笑…老娘为什么失望?凭什么失望?周家那么厉害,小黄瓜不想得罪周家也是人之常情,老娘只不过跟他睡过一次,又不是他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失望?”

    她露出自嘲的冷笑,随宁凡离去,心却渐渐冰凉。

    一直随宁凡遁出雷竹岛百万里,她才收住脚步,忽然冷冷道,“神空岛援手之恩,月凌空永记在心,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唰!

    转身如此从容,竟然是要与宁凡分道扬镳了。

    宁凡目露古怪之色,一把拉住月凌空皓腕,自不可能让她走的。

    “你想走?去哪里?”

    “老娘去哪里,跟你有屁的关系!”月凌空爆粗口了。

    “怎么跟我没关系,我还准备带你去雷竹岛偷竹叶的…怎么,你不想治你元神之伤了?”

    宁凡无语,他从月凌空身上,闻到一股酸味,比老陈醋还酸。

    越是豪迈的女人,吃起醋来,更是可怕。

    “偷竹叶?小黄瓜,你在说什么,老娘怎么听不懂…”月凌空一怔,还没想明白,便见宁凡心念一动,召出黑色斗篷,将她及女尸揽入怀中,以斗篷一遮。

    一瞬间,三人身影,凭空消失于长空之上!

    “这、这是…神玄隐匿灵装!是唯有碎虚老怪才能炼化的隐匿灵装!你想做什么?你要去雷竹岛偷竹叶?你疯了!万一被周家知道…”

    月凌空和她的小伙伴惊呆了,不,作为月凌空的小伙伴,女尸一直都是呆呆的。

    “谁能知道!”宁凡目光一凛,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知道,又如何!

    他只是不愿与周家交恶,但纵然交恶,他也未必惧的。

    “以后不要瞎担心,我不会对你见死不救。吃醋,是不好的行为。”

    宁凡一道遁光,隐匿之极,悄然飘回雷竹岛的方向。

    那隐匿不可见的地方,一道女子之声,尖锐而难以置信。

    “吃醋?老娘会吃醋,小黄瓜,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才吃醋,你全家都是醋腌小黄瓜!”

    骂完了,月凌空心平气和了。

    但旋即,开始担心了。

    小黄瓜这是在玩命…偷盗竹叶,一旦被竹岛炼虚发现,肯定被四名炼虚追杀的。

    月凌空目前无法动用法力,她不确定,若是偷窃行为暴露,宁凡加上三具炼虚傀儡,挡不挡得住四名雷竹岛高手。

    有点悬…

    月凌空有点紧张。

    但不知为何,她心里又有点高兴。

    至少小黄瓜,没有抛下她不管…还敢为了她,偷周家的东西。

    嗯,这小黄瓜,越看越顺眼了。

    (2/2补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