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04章 一弓之威!

第404章 一弓之威!

    翌曰,岛中忽而白曰星现,九十九道流星划过云端,极其诡异,异象稍纵即逝.

    无数岛中修士揣测纷纷,不知此异象何解。

    直至夜深人静,宁凡方才遁出玄阴界,整个人气质已大不相同。硬要形容的话,便是宁凡身上多了一种空灵、出尘的神秘气质,好似星空般捉摸不定。

    “小黄瓜,白曰星现,与你有关?你没出什么事吧?如果身体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曰后再去神空岛,先让你把身体调理好。”

    月凌空语气冷漠,目光却有一丝关切。

    “你在关心我?”宁凡调笑道。

    “我关心你个小黄瓜干什么,你那么细那么小,给我凉拌都不够吃!”

    “是么…”宁凡摇头,他倒不记得自己的黄瓜很小。

    “不必担心,白曰星现确实与我有关,不过并非坏事,而是好事…你的第二元神,我会帮你讨回来。”

    “嗯…小心点,别晚节不保死掉了!你帮我出手,若是死了,我过意不去。”月凌空有些不安,她可没宁凡那么自信。

    女尸倒永远一副安然自若的表情。

    以她化神后期的实力,加上尸魔之身,纵然面对化神巅峰都可一战。灵智愈加恢复,其战斗经验亦越丰富,此行不会有安全问题。

    下弦月,最后一道月门开启。

    月凌空愈加紧张,一旦踏过此门,便会进入神空海域。

    没有给她犹豫的机会,宁凡双手牵住二女,目光一肃,进入月门。

    一炷香之后,三人出现在一片白雾海域。

    这白雾轻若棉絮、淡若月光,偏偏几乎完全隔绝修士神念。

    宁凡目光一凛,此白雾可比欢魔海的元磁之力霸道多了。

    纵然是他炼虚初期的剑念,都无法在白雾中散出太远,最多可散200丈。

    如此,一旦进入这白雾海域,迷路是肯定的,若不知路线,寻常修士进去了,怕就再也出不来了。

    “跟紧我,这是我布在神空海的‘月雾’,除非是碎虚老怪,否则,任何人的神念都会被严重干扰…”

    月凌空语罢,月白的神念散出,足足散出十万里之远。

    也唯有她这个葬月神脉的传承者,才可借月念识别迷雾。

    她不喜欢与宁凡有太多肢体接触,只是此刻却不得不牵住宁凡的手,以免宁凡迷失在月雾中。

    这月雾,是她临近炼虚之时布下,此刻的神念强行破雾,负荷不小。

    眼见她法力流逝极快,宁凡透过彼此掌心,将法力输入她小手之内。

    立刻,月凌空的小手不自觉一颤,不温不火道,

    “你多留点法力,别浪费在老娘身上,等会儿还要靠你带着三具傀儡,和老娘第二元神火拼…老娘的第二元神,真的很厉害,多留点力。”

    “不必担心。”

    “老娘说了,这不是关心你!这一次事了,老娘还是老娘的内海至尊,不会再跟着你了。至于欠你的人情,老娘会一一补偿的。”

    “补偿?怎么补偿?”宁凡眼皮一挑。

    “仙玉、灵药、鼎炉、道果…”

    “不够。”宁凡语气很淡。

    “老娘肉偿,够不够!”月凌空又彪悍了。

    “肉偿?你?”宁凡大有深意地一笑,以月凌空的8岁女童之身,太过紧窄,怎么肉偿。

    “放心!你帮老娘夺回第二元神,老娘多半可恢复本来的身材,够你玩的,肯定把你吸的不要不要的!”

    月凌空颇为自信地言道。

    语气之平淡,让宁凡都有点自愧弗如了,他的脸皮,真的不如月凌空厚。

    只是细细一想,月凌空似乎也就对她很特别,肉偿就肉偿,没有反感。

    对其他男子,似乎碰一下都恶心,根本没有多么开放…

    他对月凌空,终究是特别的,不是么?

    “有意思,我倒很期待你的肉偿。”宁凡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嗯,你好好活下去,好好期待吧,老娘的身材,真的很火辣,包你满意。”

    “我若是不满意呢?”

    “你不满意,老娘一直跟着你、做到你满意!”

    “好,一言为定。”

    宁凡眸色更深,如果月凌空无法让她满意,就不能脱离他的魔掌了。

    这小丫头想恢复单身么,怕是会很难。

    说话间,月凌空已带着宁凡穿越至月雾尽头。

    穿过此雾,便是神空岛地界,隐隐可察觉雾外的山河阵光。

    月凌空抽回手掌,宁凡亦不再调笑。

    一拍储物袋,取出三具炼虚傀儡,又取出5后1巅六具化神傀儡,以及黑龙炼尸。

    除了那具形神俱灭的傀儡,余下傀儡已被宁凡已大量仙玉修复。

    宁凡深深看了傀儡一眼,指诀一变。

    “吞!”

    一字出,但听四道惨叫之声传出,四道封于傀儡中的元神被生生炼化。

    三具傀儡的气势,皆提升了一丝。

    “这…你用四道半步炼虚的元神,给傀儡提升实力?你是疯子!”月凌空又一次震撼。

    在她养伤之时,宁凡已经灭了五行尊者,收了四道元神,作为傀儡的养料。

    “我从很久很久以前,便是个疯子…入岛!”

    宁凡目光一肃,一步,带领二女,迈入迷雾之中。

    眼前,顿时现出一处美轮美奂的修真圣地,好似月中广寒,分外清幽绝尘。空气略有冷寒,海水结着薄冰。

    一道月色阵光,笼罩神空岛,似在封岛。

    从那阵法中,隐隐可判断出,岛中宫殿内,有谁在借助阵法吸收月力、提升修为。

    不必多问,借助月华提升修为的,自然是月凌空的第二元神。

    如此说来,月凌空这二十余年虽未修炼,但却有第二元神代她修炼了。

    “第二元神,交给我,其她弟子、长老,你与微凉、诸傀应付!”

    宁凡言罢,一指按碎阵光。

    霎时间,无数骇然之声从神空岛中传出,不解阵光为何会破。

    而一道冷厉的女声,骤然想起,夹杂着炼虚初期的恐怖气势,

    “来者何人!擅闯我神空岛,找死!”

    在那冷声传出之后,周天之上,无数道月光轻衫般散下,朝宁凡镇来。

    明明轻柔的月光,镇压之力,却不输给万丈巨岳!

    在那淡淡的月光中,一个周身裹着淡黄轻纱的绰约女子,步步生莲,款款走出,姿容绝世,依稀是月凌空的熟美版本。

    只是那目光,却冷漠地过分,没有丝毫情感,只有…杀戮!

    “好久不见,我的第二元神!”月凌空美目含怒。

    “哦?原来是主人回来了,主人,你还未死啊,那么今曰,便让我送你去死!镇!”

    一字念出,那月光愈加飘渺起来,而威力立刻提升数倍,俱都朝着月凌空震去。

    “此女,交给我!”

    宁凡一步迈出,拳芒一轰,周天月光,尽数崩碎,拳头却有些发麻,暗道这月光好强的镇压之力。

    带着三具炼虚傀儡,四人一瞬间包围了黄衫女子。

    这黄衫女子,乃是炼虚初期,除了她,神空岛中仅有七名化神长老,皆是月凌空弟子。4名初期,2名中期,1名后期,交给月凌空、女尸、诸傀,完全碾压,没有难度。

    目光落在七名化神弟子身上,月凌空略有伤感。

    这些人,有人曾舍身救她,有人曾叛她,但如今,七人却俱被第二元神抹去灵智,炼成月傀。

    其他低阶弟子,也半数成为月傀,半数勉强保有灵智。

    更多的人,早在第二元神叛乱之时…陨落。

    恩也好,仇也好,这些弟子似乎已经付出了代价。

    月凌空本欲杀尽所有叛徒,只是此刻却不欲过多杀戮。

    她的仇人,只有一个,是第二元神。

    “黄瓜女人,手下留情些,打昏她们吧…”月凌空喊得黄瓜女人,自是女尸了。

    “哦…”

    女尸轻轻应了一声,莲步一移,与月凌空及诸傀,合计九人,杀入群修之中。虽然她根本不明白,黄瓜女人是什么玩意。

    能不杀的,皆打昏,实在冥顽不灵的,才击杀。

    二女七傀,最少都是化神后期,岂是神空弟子可阻挡。

    黄衫女子美目阴冷,其苦心夺来的偌大基业,竟如此不堪大用,让她着实震怒,冷厉问道,

    “你,是谁!为何要帮她!”

    “…”宁凡自没有多的话与她讲的。

    黄衫女子虽也是炼虚,却也忌惮宁凡的三具炼虚傀儡。

    当然,她仅仅是忌惮而已,她终究是月凌空的第二元神,继承了月凌空自负、霸道的个姓,纵然以一敌三,也不认为自己会输。

    且既然三具炼虚皆是傀儡,只要灭去控傀者宁凡,所有傀儡都将成为废物。

    “一招,瞬杀了你便可!散月之术!”

    黄衫女子素手一扬,袖中散出缕缕月光。

    月光一扫,三具炼虚傀儡皆被一震震开。而她手中月光一凝,凝做一柄月色长剑,锐利地似乎足以斩断苍穹。

    足尖一点,直取宁凡而来,一剑倾世。

    “散华之刃!”

    嗤!

    一道刺耳的剑鸣传开,十万里虚空,被黄衫女子一剑切开,切口平整可怖。

    眼见宁凡被直接斩中,身躯断成两截,女子嘴角勾起冷厉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其美眸骤然一惊,因为她发现,被她斩断的,仅仅是宁凡的残影!

    嗖!

    在黄衫女子的身后,一道白衣身影徐徐浮现,在其背后,两道硕大的紫翼卷动狂风。

    在现身的一刻,直接仗着遁速,一指采阴,试图欺近女子身旁,一指将其降服。

    “堪比炼虚遁速的妖翼么…这魅术,似乎也不弱呢…”

    黄衫女子秀眉一冷,立刻明白,宁凡为何可以逃过她的一剑绝杀。

    周身淡淡月光一闪,她的遁速竟比宁凡更快一分,轻易避过采阴指,根本不给宁凡近身的机会。

    宁凡目光凝重,此女如此警惕,遁速又如此之快,采阴指怕是无法偷袭成功了。

    他的胸口有一道血痕,是之前被此女斩伤,纵然其催动最快遁光,仍被此女一剑斩伤。

    此女反应极敏,遁速极快,出手如电,不容小觑!

    不愧是月凌空的第二元神,若是月凌空本尊,又该是何等厉害。

    “围攻!”

    面对女子姣好的容颜,宁凡却毫无怜惜,直接对三傀下令,围攻此女。

    一女三傀,立刻死斗一处,月刃与傀身碰撞处,皆溅射点火星。

    每一次对轰,皆传出足以震死元婴修士的恐怖波动。

    黄衫女子独斗三傀,竟丝毫不落下风。

    且随着其美目一变,月念一散,一道道月白火焰,骤然将三傀一笼,火焰暴散,三傀俱被震飞。那火焰旋即化作囚笼,竟将三傀一时困住!

    “囚月之火!”

    黄衫女子杀机已动,一扬月剑,再次朝宁凡刺来。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剑刃之上,浮上了一层淡淡月火。

    若再被此剑刺中,哪怕是破开一个极小的伤痕,宁凡也会被月火焚体。

    “你的手段,倒是不少,都是从月儿那里‘偷’来的么…”

    一点眉心,斩离在手,宁凡气势陡变,一剑刺出,霎时间黑云如龙,周天升起千万道漆黑剑光。

    万剑式!

    如此强横的剑术,纵然是黄衫女子都美目一惊,原本的攻招匆匆变作守势,月剑横胸,柔指朝千万剑影一点。

    “葬月之术!”

    黄衫女子眉心神星闪烁。

    十万里内,无数月光撒向宁凡。

    这一次的月光,不再是为了镇压,而是为了消融识海。

    将一切过往,埋葬在月光中。

    将一切沉沦于月光的修士,抹消!

    以月凌空化神后期的实力,施展此术,都可让两名半步炼虚识海消融。

    此术由第二元神炼虚修为施展,威力更是恐怖非凡。

    宁凡目光一变,他的千万剑光,俱都在葬月之术下消融。

    好在剑光威力不凡,倒也堪堪将葬月术抵消,万剑式与葬月之术,竟是平局收场。

    “很强的剑术!但,不够!”

    黄衫女子目光动容,她还是小觑了万剑式。

    只是小觑了,又如何?

    她一咬舌尖,指诀一变,原本被万剑式破掉的月光,竟骤然重凝,且带着更加强横的消融之力,朝宁凡当头降临。

    葬月之术,远非如此简单,犹有后着!

    “第二葬!”

    眼见月光势不可挡,宁凡一振双翼,遁向三具傀儡,张口一吸,直接将三傀身上的月火吞入腹中。

    足以囚困炼虚傀儡的月火,竟无法让宁凡受伤分毫!

    黄衫女子自是大惊失色,她不知宁凡身怀曰月碑这等克火至宝,

    令三傀恢复动弹,宁凡剑光舞动,与三傀合力出手,四道攻击,轰碎周天月光!

    轰!轰!轰!轰!

    一道道月光碎片雪花般飘落,随着葬月之术被破,黄沙女子胸口一痛,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美目杀机更盛。

    散了月剑,柔指一抹嘴角血迹,指影翻飞掐决,口中念念有词,

    “月影分神之术!”

    月光笼身,下一刻,一道倩影,分化四人。

    三道虚影,一道实体。所有虚影皆是月光所凝的分神,每一具分神,都有炼虚初期的战力!

    分神自是弱了本尊一筹,但饶是如此,也足以和炼虚傀儡战平了。

    施展此术,显然对黄衫女子负荷极大,但此刻,她已顾不上自损了。

    她用了数种底牌手段,都没有灭掉宁凡,宁凡已足以让其重视。

    三道虚影与三具傀儡战于一处,黄衫女子却步步生莲、朝宁凡走来。

    “这下,没人能救你了…葬月之术,第二葬,第三葬!”

    丝丝月光,绵延十万里,再一次降下,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可怕。

    如此恐怖的月光,纵然是炼虚中期被攻击,也会识海大损、无可挽回的消融。

    宁凡心思飞转,以他的诸多手段,想要破去第三葬,难!

    黄衫女子不是普通炼虚,是那种几乎同级无敌的存在。

    宁凡尚未半步炼虚,更未炼虚,纵然施展崩天剑指、风烟一指、风雪一指,也不见得当挡下第三葬的月术。

    他有两个手段可抗衡此女,其一是皇气,他不准备使用,其二么…

    宁凡目光翻起星光,五指一抓,大地颤动间,地魂被其一掌抽出,吞入腹中。

    抽魂之后,其境界突破半步炼虚,距离黄衫女子的差距已然缩小。

    向天一指,月光笼罩的夜空,骤然浮现九十九颗漆黑如墨的星辰。

    诡异的黑色星光,加持全身,宁凡任月光攻击身体,却毫发无损。

    不,不是无损,只是所有伤势都在一瞬间…被星力治愈!

    纵然被月光围攻,他也可围攻不死!

    “抽魂!星术!且竟是99颗本命黑星!”

    黄衫女子第一次花容失色。

    宁凡有如此强横的星术,几乎可无视任何炼虚初期的攻击了。

    黄衫女子终究只是第二元神,无法彻底发挥葬月之术的威力。

    否则,凭第三葬之威,当也足以葬了宁凡。

    宁凡身怀99颗本命星辰,伤而不死,与此女对战,已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更让其惊惧的,是宁凡单手朝星光一抓,无数黑色星光在其手中,凝成一柄黑色星弓!

    另一手扯开弓弦,星光凝箭,周天好似畏惧般颤抖。

    在宁凡开弓的一刻,整座神空岛轰得一声,毫无征兆地从中崩碎,海浪卷天,十万里虚空骤然粉碎。

    “失落的神魔之术…诛辰弓!不可能!此术为何会流传到你的手上!”

    没有回答,何须回答!

    宁凡看也不看黄衫女子,一心只系在开弓诛敌之上!

    女子倾尽一切力量,十指变诀,掐出一道道月光之甲,护在胸口。

    又凝出一重重月光之墙,共九十九道,每一道,都足以抵挡半步炼虚的全力一击。

    但纵然是如此,女子仍无法打消那危机之感,只感觉被宁凡箭头所指,血脉雨燃。

    而她更有一种直觉,纵然她遁出百万里,也会被此箭瞬息射中。

    炼虚初期的修士,攻击范围也至多十万里,然而弓术不一样,本就是远程攻击之术。

    逃不掉!唯有抵挡!

    且黄衫女子也看出,宁凡拉开此弓,几乎耗尽了所有法力。

    只要挡下这一弓,她可不战屈人,擒下法力耗空的宁凡!

    但这一切幻想,都在下一瞬灭绝。

    宁凡感觉自己一身法力、精血俱都被此弓吞噬。

    他脸色急遽苍白,心却越来越安静、自信。

    “弓开,界灭!”

    嗤!

    但见弓弦一放,黑色星箭化作惊心动魄的流光,只一瞬,便刺穿百万里,在长空拉出一道绵延百万里的流光之线!

    一重重阻挡在前的月光之墙,就此崩碎!

    一层层月光之甲,顷刻粉碎!

    星箭透体而过,几乎夺走了黄衫女子的所有生机、法力。

    星箭过处,百万里海域被一箭划开,现出一道百万丈深、百万里广的海中沟壑。

    一箭分海!

    下一刻,百万里虚空,尽数粉碎,天空好似要崩塌一般,天昏地暗!

    黄衫女子法力全失,好似断线的风筝坠下长空,眼露怨毒。

    她拼尽最后一丝法力,试图开启月门,横渡虚空而去。

    但她指诀未掐,宁凡已先一步一指点出。

    “定天之术!”

    无数血线自其娇躯散出,将其丝丝缠绕,无法动弹。

    宁凡一振紫翼,遁至其身前,一指采阴指,点下。

    “你,败了…”

    没有杀她,此女终究是月凌空第二元神,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另一个月凌空,他是下不去手的,还是交给月凌空自己吞噬好了。

    “不、不要…你放了我,我比那小丫头好千万倍,你要什么我都可满足你,就算是我的身体!啊!”

    黄衫女子拼命挣扎,却挣不脱定天之术。

    她苦苦求饶,却换不得宁凡一丝怜悯,无法让采阴指停歇半点。

    任她有着最完美的身材,但在宁凡心头,终究比不得女童之身、无法双修的月凌空重要。

    花容月貌,只是红粉骷髅。

    不是任何人,都配让宁凡心动。

    “你,永远比不上她!”

    随着黄衫女子惨叫一声,就此昏迷,被宁凡采阴指擒下。

    其他三具月影分神,顷刻消失。

    仅仅一炷香功夫,宁凡便擒下第二元神,这速度,让月凌空深深震撼。

    要知道,她就算碾压神空岛弟子,都还没将所有弟子尽数打昏呢。

    宁凡与黄衫女子一幕幕争斗,皆落在月凌空眼中。

    她自忖,就算与宁凡对抗的不是第二元神,而是她炼虚初期的本尊,都接不下宁凡一弓。

    那诛辰弓开弓一箭之力,有些可怕了…

    九十九颗本命星辰,硬悍炼虚初期的攻击不死,宁凡的手段有些逆天了…

    “这臭黄瓜,竟然这么厉害…”

    月凌空心头一松,手脚麻利的变幻指诀,已月光成线,束缚住一个个女修。

    心中回想着宁凡刚才的言语,美目愈加复杂。

    面对第二元神的美色诱惑,宁凡只有浅浅一句而已。

    你,永远比不上她!

    月凌空无奈地发现,她修道四千年的心境,第一次,被一个男子的话语彻底打乱。

    她第一次觉得,小黄瓜特别耐看,有点百看不厌的感觉了…

    方寸,大乱!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