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99章 她很美味

第399章 她很美味

    天眼追杀,着实出乎宁凡意料。

    避过此劫,宁凡检查一切无碍后,返回草庐,去见洛幽。

    见她仍无苏醒迹象,暗叹一声,略略处理起战利品来。

    120壶龙血,是时候处理一下了。

    酿制血酒需要十年,宁凡需要确定,这十年可否有缩短的可能。

    玄阴界中,修炼速度、炼丹练功速度,皆是外界百倍。

    至于酿酒速度是否提升,却是未知。

    取出玄微血葫,宁凡细细端详葫中之酒,一炷香之后,叹息一声。

    玄阴界,并无增加血酒酿制的能力。

    不,应该说这玄微血葫构造极其特殊,必须沟通外界乾坤之力才可酿血为酒。

    若是存于时间加速之中,或是放置于玄阴界内,非但无法加速,且根本完全无法酿酒的。

    这倒是一桩麻烦之事。

    或许日后,宁凡破碎虚空,成就仙位,沟通乾坤之力,方可在玄阴界中酿酒,此刻,做不到。

    “酿酒非在外界不可,外界的十年,无法加速…这即是说,血酒酿成、最快也要十年,而我唯有十年后才可借助血酒之力、冲击炼虚瓶颈。”

    “十年才可积攒足够的法力,而冲击炼虚瓶颈,却又不知需要多少年。炼虚,怕是会极耗时间,甚至有可能在剩下的六十年中,都无法炼虚成功…我太贪心了,数十年炼虚,若能成功,都已是极大的恩赐。寻常修士,纵然耗去千百年,也未必能炼虚的。”

    “与其思考这未知之事,不若先饮下剩余的七口血酒,并将120壶血酒收入血葫之内。这。才是正事!”

    来决龙谷之前,宁凡最多可饮三口血酒,便无法抵挡血酒煞气。

    但经过血池杀戮后,其一身煞气愈加惊世,便是连饮七口,都未必不可。

    咕咚!

    七口血酒,一饮而尽,辛辣入喉,宁凡立刻盘膝炼化酒力。

    三口血酒,提升了25000甲法力。

    七口血酒。再次提升近58000甲法力!

    有玄阴界百倍修炼速度,宁凡炼化血酒,并未耗去太久,待体内酒力尽数炼化,其法力突破至396500甲。

    七口血酒,皆是剑皇之血所酿,酒力颇为凶猛。

    纵然以宁凡酒力,都面色微醉、略感眩晕。

    略微镇住酒力,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120盏玉壶,将所有龙血尽数收入血葫之中。

    这龙血略微逊色于剑皇之血,但每一壶血若成酒,便有至少5000甲法力。

    60万甲血酒。一旦酿成,宁凡法力可破百万,可正式开始冲击炼虚。

    十年…只有十年而已,不会太久!

    血酒问题处理。宁凡取出幽殿佛火、神寒魄,目露凝重,一一炼化。

    神寒魄炼化。宁凡身怀第十三种天霜地火,法力激增千甲。

    幽殿佛火炼化,宁凡获得第一种六品虚火,法力激增五千甲。

    402500甲法力,已突破四十万,距离半步炼虚的五十万甲,也只差十万而已。

    那一枚化神道果,宁凡本欲服下,但想想,还是算了。

    殷素秋被紫府学宫看重,化神之后即可飞升。

    她虽是半步化神,但想要真正化神,必定还需百十年光阴的。

    这枚化神道果,还是给素秋留下。千甲法力,对身怀无数血酒的宁凡而言,微不足道。

    对素秋,却可节省无数苦功,为化神奠定基础。

    嗯,自然,还得为许秋灵准备一份,还有其他女子的…

    宁凡微微一笑,若是返回故里,或许可以为诸女好好提升一次修为了。

    看看时间,已接近天明,宁凡再次照料了洛幽一会儿,旋即离开玄阴界,返回决龙谷。

    谷中,飞雪寂寂。

    在宁凡房门外,一个孤单的负剑中年,独立雪中已很久。

    他察觉到,宁凡之前遁入了法宝空间之内,且那空间波动,似乎不太像洞天法宝,甚至不像小千界宝。

    或许是中千界宝…不过,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中千界宝,唯有仙帝才配拥有,不是么?

    云天决略有所思,却并未向宁凡发起任何询问,他不爱窥探他人隐秘。

    眼见宁凡推门而出,他只冷冷道,“考验你已通过,待你与你的小女友话别,我便送你返回无尽海。”

    还真得云天决送宁凡回去。

    否则这数十亿里的距离,至少要跑宁凡数月的。

    让他颇为无语的,是云天决所言‘小女友’三字。

    那自然是指俞虫儿了。

    对这率真、直爽、孝顺的斗气小丫头,宁凡亦是略有好感,只是那好感尚未达到男女之情。

    他没有否认,却也不打算再与俞虫儿话别,就此默默离去,便足够。

    “晚辈此次来决龙谷,收获巨大,皆有赖前辈关照,此恩情不敢相忘。只是雨皇命令前辈立刻返回中州,前辈却违令送晚辈返回无尽海,此事会不会给前辈造成困扰?”

    宁凡倒是担心云天决触怒雨皇了。

    以他如今对雨皇的认识,此人可绝非什么善与之辈。

    “多余的事,不要多管!”

    云天决不耐一声,止住了宁凡所有提问。

    见宁凡没有逗留之意,他意无意在此逗留。

    回望风雪中某个方向,冷冷一句‘告辞’,旋即剑光一起,卷起宁凡朝雪国之外遁去。

    暗处,楚长安苦笑现身。

    云天决自是在与楚老告辞的。

    此次血龙池一月之行,血龙妖剑吸收了大量血气,龙威更加活跃。

    楚老从宁凡身上感受到一丝血龙之威,心知宁凡怕是有某种血龙秘宝,意欲打探一二,却不曾想,云天决看出楚老意图,寸步不离护在宁凡房门外。

    如此。楚老纵然想对宁凡一探究竟,却也不得不打消想法。

    他还不想为一件不知具体的血龙秘宝,得罪云天决。

    “白衣剑神,云天决…想不到如此冷漠之人,却会厚待一个魔修尊老。呵呵,看在云天决面子上,老夫便不打周明的主意好了。”

    “只是对雨皇的召见,云天决敢无视,老夫却不敢无视。老夫是妖族之身,且又身怀先皇所赐的半道皇气。是雨皇眼中之刺,若是返回中州太迟,多半会留下话柄。呵呵,纵是碎虚,亦不自由,我去也…”

    楚长安自嘲一笑,却也架起遁光,朝中州离去。

    风雪之中,俞虫儿彻夜难眠。望着宁凡离去的剑光,默默不语。

    心中有一些惆怅,她不自禁抚摸唇瓣,回忆起那一日抵死缠绵的湿吻。仿若唇上还留有宁凡的味道。

    “谢谢…你救了我,救了娘亲,救了哥哥,欠你的第三个回报。我一定会还的,一定…”

    来时三日,去时两日。

    云天决一路无言。剑光催动地更快,仅两日,便送宁凡返回蓬莱外海。

    没有告别,亦没有任何叮嘱,只是在宁凡跃下剑光、朝他一抱拳后,他才微微颔首,眼神略略柔和。

    “听闻前辈并非雨皇亲子…此去中州,务必小心!”宁凡眉头微皱,郑重提醒道。

    云天决冲破罪印、恢复四重碎虚的修为,公然违反雪国之令,一剑击伤七皇子。

    以雨皇凉薄的个性,不知会如何对付云天决,宁凡略有担心。

    眼见宁凡竟关心自己,云天决目光微闪,却不言语,一纵剑光,傲然离去。

    仅片刻,便渺然无踪。

    但在其走去极远之后,从其离去的方向,忽而打出一道剑气,没入宁凡体内。

    那剑气并无杀戮之意,似乎只是传承一道剑术。

    宁凡没有抵抗,任剑气入体,识海中立刻多出一道剑术。

    万剑式!

    宁凡深吸一口气,云天决竟将其毕生最强三剑之一,传给了自己!

    且伴随着那一道剑光,其中更有云天决一贯冷漠的声音。

    “你也小心。”

    千年以来,云天决第一次嘱咐人小心!

    宁凡心潮忽然难平,他不明白,为何这种沉默无话的分别,却让其略有不舍。

    或许,宁凡是从云天决身上,感受到老魔带给他的庇护感。

    或许,是宁凡也不明白的理由在作祟。

    摇摇头,将一切心思收起,宁凡回望脚下的蓬莱仙岛,苦笑一声。

    自竹青宫之行,遇到云天决,一连两月没有返回蓬莱。

    不知刚刚破身的北小蛮,醒来就看不到情郎,是不是已经气炸了。

    北小蛮,许秋灵,还有…殷素秋…

    这些因果一了,便是时候进入内海了。

    将诸多琐事了结,便可以,回家…

    那么多的温柔乡,宁凡却无法稍稍羁留,他有太多的事要做。若停步,则什么也握不住。

    步伐一踏,身影已无,再现身时,已出现在玄武城南丹塔之内。

    雅兰正在接待宾客,在此次被宁凡夸奖后,她燃起修炼的自信,人也愈加容光焕发。

    一见宁凡返回,不经意露出羞喜之色,浅浅低头,盈盈一礼迎道,

    “周公子回来了,可要去见小姐么?公子不告而别,一去两个月,小姐可是颇为气恼呢。”

    “是么,那你气不气?”宁凡调笑道。

    “我?我有什么资格生公子的气?”雅兰轻轻别过头,不敢直视宁凡目光,心好似要跳出嗓子眼。

    她,竟然第一次被宁凡调笑了…

    “不气就好,乖。”

    宁凡一笑,径自上了南塔。

    那一个‘乖’字,好似在哄小情人,直接让雅兰羞红到脖颈。

    而一旁的丹塔长老们,见到雅兰与宁凡如此亲昵,愈加不敢得罪雅兰。

    有宁凡威名在,雅兰日后的生活,怕是会很好,在雅家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吧。

    南塔塔巅,是北小蛮的闺房。

    宁凡刚刚行至房门外,便遥遥可闻碎碎念的气骂之声。

    推开房门,北小蛮正没好气坐在床榻,持着一个貌似宁凡的布偶,持针猛戳。

    所戳的位置,偏偏还是宁凡双腿之间的分身所在。

    再看地上,起码已有二十个布偶,下身被扎地稀烂。

    宁凡顿觉下身一寒,这北小蛮怨念果然很重,这是要阉掉他的节奏么?

    “周臭明!你无耻!你刚和我、和我…完事了你就跑了,吃干抹净,你无耻!”

    北小蛮能不怨念么。

    换做任何女子,初夜之后就见不到情郎,怕都是一个心情。

    难为北小蛮没有哭哭啼啼,而是扎布偶泄愤,已经很难得而来。

    “哦?小蛮小姐似乎很生气,不知在下能否做些什么,让小姐消消气?”

    “哼!你竟然还敢回来!看我不戳死你,戳戳戳!”

    北小蛮像一个委屈的小野豹,光着丝袜小脚,直接跑下床,撞入宁凡怀中,手中银针直刺宁凡下身。

    她还真敢刺,这是想守活寡么?

    “疯丫头!”

    宁凡也不多言,此刻北小蛮是不会听人解释了,宁凡也懒得解释。

    屈指一弹,弹飞银针,反手一抱,将北小蛮横抱而起,直接丢到床上,压在身下。

    一手反钳住北小蛮双手,另一手,则开始解北小蛮衣扣。

    “不——要——脸!”

    北小蛮气得无言以对。

    哼!跟她一夜欢好,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两个月后回来,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做做做。

    这臭周明脑袋里一定装满了粑粑,真恶心!

    嘴上说着恶心,身体却只被宁凡一碰,便立刻有了反应,双腿摩挲,股间已然滑腻。

    薄衫被宁凡解开,也不脱下,直接将抹胸向上一掀,露出两个娇小的小白兔,一口含住其中一个蓓蕾,舔弄起来。

    “不、不要…我…嗯…啊…”

    北小蛮还来不及反抗,已经被宁凡极其熟练地制服了。

    愉悦的感受涌上全身,空虚的感受亦让其难耐。

    她目光迷离望着宁凡,所有的怨念都被抛到脑后,她现在只想骑在宁凡身上,狠狠夹紧他,抵死缠绵…

    “你的腿好美…”宁凡隔着丝袜,抚摸着北小蛮光洁纤细的大腿内侧,不吝称赞。

    他犹记得,当年初遇北小蛮时,有人提醒宁凡,如此夸奖北小蛮,会让北小蛮高兴。

    “哼!算你嘴甜…啊…”

    北小蛮小脸一扬,颇有自得,被宁凡夸奖,可比其他人夸奖顺耳地多。

    哼哼,算这臭周明有眼光,还知道我长得好看…

    当那火热刺入之时,北小蛮已彻底沦陷,指甲深深潜入宁凡背后。

    猛烈的冲撞,让她刺激到无法呼吸。

    “下次离去…先给我…说一声…我会担心…嗯…嗯…”北小蛮一面娇吟,一面断断续续道。

    “嗯,下不为例。”

    宁凡品尝着北小蛮的滋味。

    她真的很美味。

    (1/4)(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