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96章 谁是人间真神皇!

第396章 谁是人间真神皇!

    一重重浩瀚的记忆传入宁凡识海。レレ

    这传承水晶传承的记忆,与乱古的记忆传承相比,并不算多。

    乱古记忆中包涵了医卜星相、无数功法妙理。而这水晶中,仅仅传承了妖**皇的皇影、皇气体悟。

    自然,一些雨殿秘术总是有的。

    妖**皇修炼皇气,借助的是《皇雨元功》,故而传承水晶之中,对此功法的剖析极其明了。

    半个时辰后,水晶光芒渐渐黯淡。

    宁凡手掌从水晶移开,目光紧闭,消化着识海内的记忆、体悟。

    那体悟之中,不但有妖**皇的体悟,更有数代雨皇的体悟。

    妖**皇,成名于七万年之前,而楚长安也是那个年代的老辈碎虚。

    故而就算楚长安是妖族,为雨殿不容,但身份显赫,却也成了雨殿不可或缺的人物。

    妖云陨落之后,历经两代雨皇,皆非封号雨皇,一直到红云,突破了碎虚六重,再一次获得封号。

    红云是最后一位获得传承、留下体悟的雨皇,这便是说,水晶之内共有四代雨皇的体悟。

    而红云之后,又隔三代,方是今世。

    此代雨皇,没有获得过这份感悟。

    宁凡,获得了!

    非但获得感悟,那水晶之中更有一种莫名力量,助宁凡打通了前五层元功的所有瓶颈。

    半日之后,宁凡睁开双目,消化了全部功法传承。

    四位神皇的皇气体悟,自是非同小可,而经过四位神皇的点拨,宁凡几乎彻悟了《皇雨元功》七层功法的全部修炼要诀。

    功法已然彻悟,宁凡一遁进入玄yin界。

    玄yin界中,一日修炼可抵外界百倍。

    三日时光,相当于三百日的苦修。四位神皇的体悟,加上前五层功法瓶颈突破,宁凡彻底将《皇雨元功》修炼至第五层。

    三日之后,宁凡被排斥出玄yin界。

    如此,距离离开血龙池,尚有五日。

    宁凡收走所有仙玉、道晶、玉简、古籍,伫立血池之旁,目光凝重。

    他机缘巧合,入了血龙池第三层,开启了三代神皇都未开启的传承。

    若是不借助血池凝出一道皇气,岂能甘心!

    皇雨元功修炼到第五层,凝聚皇气足够。

    一池龙血,比妖云、红云等四代雨皇凝聚皇气时更多,自不会出现龙血不足的。

    四代神皇的体悟,更可避免宁凡凝聚皇气出错。

    气运为紫,更不会出现‘天不佑我’的局面。

    凝聚皇气的天时地利,都是绝佳,只差…人和!

    若宁凡凝聚皇气失败,唯一可能出现的原因,便是他的修为太低!

    历代雨皇凝聚皇气,哪一个不是碎虚修为?哪有宁凡这样化神修为入血池、凝皇气的。

    只是历代雨皇,包括妖云在内,又有哪一个在化神之时,凝出过皇影?

    宁凡的修为太低,是皇气凝聚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纵然如此,宁凡也要一试。

    若他凝聚皇气成功,日后他突破碎虚,同级之内,除非皇者,否则定是无敌!

    涅皇既然是魔界神皇,必定有皇气在身吧…

    如此,宁凡岂可弱了涅皇!

    目光一肃,宁凡一步跃入血池,浸没在血海中。

    周身体肤,在接触到龙血之后,立刻灼烫溃烂。

    这可是龙血!所有龙血加起来,有数亿甲子的法力!

    沉浸在这最精纯的法力之中,宁凡只觉五内俱焚,被血气一染,立刻心智大乱,双目登时血红起来。

    毫不犹豫地,催动皇雨元功,仗着元功护体,神思渐渐清明。

    召出皇影,皇影加身,宁凡目若神明,势如日月,在血池之底疯狂掐动指诀。

    他的身,太弱,承受不住龙血之威。

    但他的皇影,不痛不死,完全可作为一池龙血的载体。

    “炼!”

    宁凡目露疯狂之色,赫然要将这数亿甲法力,尽数炼入皇影之中。

    一丝丝龙血入影,那皇影虽仍无面目,却愈加凝实起来。

    皇影的心口,升起一个金色漩涡,那漩涡一经成形,浩瀚的龙血竟不可遏止地吸入影内。

    淡金的皇影,开始浮上一层血光。

    仅一个时辰,整个血池的龙血,被皇影吸纳一空。

    “第一步,成功!”

    宁凡端坐血池池底,目光微微一喜。

    凝聚皇气,共分三步。

    第一步,需要凝出修士的本命皇影,否则根本没有凝聚皇气的资格。

    这即是说,从前的宁凡凝出皇影,也仅仅是完成了第一步而已。

    第二步,是要为皇影准备足够的灵药、灵物,并通过修炼、体悟,让皇影逐步吞噬那些天才地宝的力量。

    这一过程,需要一名碎虚修士无数年的体悟,更需要修有一部皇气功法。功法、体悟,宁凡都从传承水晶获得。

    血龙池中有数万壶龙血,也为皇影提供了凝聚皇气的足够养料。

    接下来,只剩第三步…彻底凝出皇气!

    这一步,需要修士与皇影合二为一。

    这一步,是宁凡最担心的一步。

    他的境界太低,若是与皇影相合,那一池龙血的庞大力量,无疑全部加持到宁凡身上。

    一瞬间,宁凡可能直接会被龙血之力撑得爆体。

    他手心微微渗汗,这无疑又是一场豪赌。

    放弃第三步,失去凝出皇气的机会,却不必冒险。

    选择第三步,有机会凝出皇气,却也可能遭到严重反噬。

    生死之间,宁凡心思微乱,但当他识海回忆起一幕幕恩仇之后,他的心忽然静了下来。

    他不能逃避。

    若他当年逃避,微凉早已死在掌情手上,神魂俱灭,根本没有来世重逢的机会。

    若他当年逃避,七梅已被涅皇碾成平地,而他必定从那一日,便成了丧家之犬。

    “化身之术,可保败而不死,黑星之术,可保伤而不亡。若败,也不过重伤,损失修为。若成,则今日之后,我亦是一名皇者。”

    “我要,成皇!”

    宁凡目光一决,一股决然的气势从其体内升腾而起。

    在其气势升腾的一颗,血脉之中,一丝虫皇之血的气息,更与之呼应起来。

    那血,是俞虫儿所赠。

    那血,曾是她虫皇之身的转世之血,有此血在,宁凡凝聚皇气,机会更是不小。

    没有犹豫,何须犹豫,宁凡一步迈出,与那皇影重叠。

    泛着血芒的皇影,与宁凡一经融合,立刻,宁凡周身升起淡金燃血的微茫,体内一股浩瀚的法力,冲刺开来。

    只一个瞬间,他的肉身被龙血之力撕成碎片,却借着化身,墨影重凝,纵然面无血色,亦是无惧。

    “给我,炼!”

    宁凡指如翻影,强行将龙血炼入皇影之中,一丝丝淡金色的细线,开始在皇影之中成形。

    皇影之上的龙血之光,正徐徐减少。

    而宁凡抽尽地魂,唤出五颗本命星辰,服下半瓶伤药,疯狂恢复着伤势。

    轰!

    宁凡伤势尚未痊愈,却又迎来第二次爆体,一碎一凝,他仍是决然炼化皇气,目中全无惧色。

    “我要,成皇!”

    一股傲气,在宁凡心头升起,他从来都是骄傲的。

    他的骄傲,不是为了虚名、口角何人拼死。

    他的骄傲,是一生一世,不屈服于任何强权。

    要成为掌御他人之皇,而非为他人掌御。

    今日凝出第一道皇气,他日…成就仙皇,立于十亿世界之巅!

    轰!

    五日之中,宁凡一次次爆体,却一次次重凝身躯,压制伤势。

    第一日,他爆体102次。

    第二日,他爆体75次。

    第三日,他爆体51次。

    第四日,他爆体12次。

    第五日,他只爆体了3次。

    龙血的力量,越来越微弱了,已不再危险。

    此消彼长下,宁凡周身耀如金神,目若日月,势如苍天。

    周身之上,正有一道龙形金光,饶体飞腾。

    第一道皇气彻底凝聚,只差最后一线,便可成功!

    宁凡眼露傲然,骤然抬头,冷视苍穹,好似在和苍天对话。

    “我要…成皇!”

    轰!

    他张口一吞,将龙形金光吞入腹中,双目一霎间霸凌天地。

    一股浩瀚的气势,席卷宫殿,无数古旧的书架,被宁凡气势直接掀飞。

    他指诀一掐,身后骤然浮现皇影,这皇影仍然没有面目,却从数丈高拔高到了十丈。

    颜色也由淡金化作纯金。

    宁凡一步跺地,立刻地动山摇,周身一道皇气飞腾缠绕。

    “成功了…”

    他目露淡然,他知道他会成功。

    因为若不成功,他会一直尝试下去,直到那成功的一刻。

    血龙池通路已然开启,如今宁凡随时可离开血龙池。

    宁凡手持雨皇令,淡淡一指点下,一指金光没入皇令之中。

    在皇气的催动下,他身影骤然消失于第三层,出现在第二层。

    以他凝出皇气的眼光,自然看出,雨皇令在这血龙池之内,有着随时遁离的功效。

    他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出现在第二层沼泽,出现在一头炼虚初期凶兽的跟前,眼神淡漠。

    没有唤出炼虚傀儡,没有取出血龙妖剑,宁凡只是想凭自己的皇气,与之对峙。

    吼——

    眼前宁凡凭空出现,炼虚凶兽略有慌乱,但旋即镇定。

    它不明白,不明白自己堂堂炼虚初期,为何面对一个化神会心神大乱。

    它只是感觉,此刻周身缠绕皇气的宁凡,极其危险!

    吼——

    很快,它扫平了畏惧的情绪,它是炼虚,怎会畏惧化神,真是荒谬!

    它张口一喷,一道本命青雷轰出,顷刻化作百万道雷光,似要将宁凡淹没。

    如此恐怖的雷光,从前的宁凡唯有躲避,纵然以化身却挡,也会落下极重伤势。

    但这一次,宁凡不会躲。

    他屈指一点,一道金光弹指而出,冲天而起,好似飞龙。

    那金光一经腾空,立刻一分百万,化作无数金光遮天。

    金光徐徐凝成一座金色巨岳,足足有万丈之高。

    那巨岳朝着炼虚凶兽当头一镇,百万青雷一经触碰金岳,纷纷崩溃、消散。

    其砸落速度,比炼虚后期修士的遁速,都更快一分,炼虚凶兽根本无从躲避。

    轰!

    金岳一镇,凶兽脊骨尽碎,血流成河,伏地而死!

    而那一镇之力,直接引得第二层血池地动山摇,无数炼虚凶兽尽皆慌乱起来。

    但凡修为低于炼虚中期的凶兽,俱都望向宁凡,露出空前骇然,躲在一处,生怕宁凡再横空浮现,出手镇压!

    可怕,太可怕了,那金色巨岳,只一镇便镇死一头炼虚凶兽,威力太过恐怖。

    “这便是皇气的力量么,一道皇气,足以镇死炼虚初期,若有十道、百道、千道、万道…其威力,又该是何等的毁天灭地!”

    “皇气,是碎虚三术之中的…攻伐之术!”

    宁凡散了皇气,淡淡一瞥间,惊退群兽。

    这一缕皇气化岳镇压,几乎耗尽他一身法力,皇气虽厉害,但消耗亦是巨大。

    收了炼虚龙血,宁凡拳头紧握。

    今日,他凭自身实力,第一次斩杀炼虚初期!

    今日是炼虚,他日便是…碎虚!

    手刃涅皇之日,不会太远。

    “该走了。”

    群兽已然聚集,宁凡亦法力耗空,再难瞬杀其他炼虚。再留此地无益,还是先返回龙池之外,完成云前辈的考验要紧。

    若是宁凡回去迟了,不知云天决的赌注会不会判输。他可不想见识云天决输掉爱剑的发怒模样。

    雨皇令一催,宁凡身影渐淡,消失于第二层之中。

    中州雨殿,一片震动。

    雨殿祖庙之中,受人日夜香火供奉的雨祖巨像,在这一日,金光大现。

    整个中州,足足有数千万里的地界,都被金霞遮天了天空。

    如此异象,身为中州修士,绝不可能不知其涵义。

    新一代雨皇…诞生了!

    但,这怎么可能!

    此代雨皇尚未驾崩,新一代雨皇如何诞生?

    “是谁凝出了皇气?是云潇湘,还是云天决!”

    雨皇召集无数中州强者,开口便是一道质问,看来连他都不明白,雨祖之像为何会出现异常。

    虽不明缘由,但雨皇可以猜到,雨界之中,必是有人以皇雨元功,凝出皇气,否则祖像不可能现出异象。

    会是谁呢?

    云潇湘是二皇子,亦是此代雨皇的亲生之子。若是云潇湘凝出皇气,雨皇自是喜悦的。

    但若是云天决么…此人并非雨皇亲子,是凭自己实力杀上神子之位的。

    此人若是凝出皇气,岂不是说,他铁定会是下一代雨皇。

    雨皇嘴上不说,但心中自是不愿雨殿落入外人之手的。

    云潇湘云游未归,云天决似乎在决龙谷,若查明不是云天决凝出皇气,多半便是云潇湘了。

    “回禀父皇,凝皇气者,必定不是云天决…孩儿一月之前,与之交手,他实力恢复碎虚四重,强横非凡,然而出手仍是煞气惊天,绝非皇者雍容风范…他,绝无皇气在身!”

    云惊虹抱拳出言,他亦是雨皇亲子。

    他面上仍有伤势,赫然是被云天决一手万剑式所伤。

    他不愿看到云天决成为下任神皇,自是极力证明云天决没有凝出皇气。

    虽然居心不良,但他倒也没有说谎,云天决却是没有凝过皇气。

    “不是天决,那便是潇湘了…”

    雨皇面色一松,若是云潇湘,那么此事非但不是什么噩耗,反倒是喜事一件。

    “不是我!”

    在雨皇露出笑容之时,却有一道冰冷的声音从殿外传来,正是远游归来的云潇湘。

    不是他,不是他…

    他的话,让所有中州修士呆滞。

    难道是四大碎虚?不可能,四大碎虚身份特殊,却皆无领悟皇气的资质,纵然是楚长安,也不过凝出半道皇气,还是先皇所赐。

    六大皇子之中,除了云天决、云潇湘以外,再无人拥有凝聚皇气的资质了。

    不是云天决,亦不是云潇湘…会是谁?

    还是说,雨祖之像,出了故障,坏掉了?那异象,是祖像出现了异常?

    没有人敢说雨祖之像坏掉…这是大逆不道。

    一霎之间,一股骤然而起的风暴,席卷了中州,甚至朝着整个雨界扩散。

    谁是人间真神皇!

    (2/4)(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