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88章 俞虫儿

    一夜天明。

    宁凡一夜都在榻上调息,精气神皆已是巅峰,推门而出,风雪之中,已有哑仆等候,似要将他带到什么地方。

    神念一扫,客舍之中俨然只剩自己一人,云天决不知所踪。

    心道云天决怕是先一步前往血龙池了,宁凡也不多问,随哑仆出了客舍,门外已有一头炼虚奎牛匍匐于地。

    那兽兽身足有五千丈之巨,其背上建有亭台,似是供修士骑乘之兽。

    在那奎牛之背上,坐着十余道青年身影,隔着凡虚级隔念阵,难以探测真容。

    宁凡亦未催动妖目、强行去探,只是一纵身影,上了那兽背去。

    想必今日前往血龙池,便要仗此兽前去吧。

    能让一个炼虚奎牛当骑宠,这决龙谷主好大的手笔。

    更让宁凡震惊的,是这炼虚奎牛体内所种的禁制。

    并非寻常念禁,而是…妖禁!

    妖禁,唯精通妖功者可种…宁凡暗暗寻思,莫非那决龙谷主是个妖道高手?

    人族修妖,虽然艰难,但也未必不能,似宁凡,似封妖殿,人族修妖的都不少。

    在宁凡登上兽背的一刻,那炼虚奎牛本能露出惊惧之色。

    堂堂炼虚奎牛,近距离与宁凡接触,竟感到一阵心悸与恐慌…那是来自血脉之中的威慑力!

    也就奎牛灵性极高,能感受到,寻常血兽除非宁凡散出威压,否则绝不是宁凡乃是扶离妖祖的身份!

    哞——

    平日对客极其暴躁、傲慢的炼虚奎牛,竟在宁凡登上脊背后,发出恭顺的叫声。

    一霎,亭台之中十几名修士男女,俱都面色一变。

    明眼人都知道,这奎牛。是在讨好宁凡,但这怎么可能…炼虚凶兽,讨好一个化神修士?

    “阁下就是明尊者?”

    一道难辨喜怒的声音传出,随即散去隔念阵。

    说出此言者,是一名中年儒士,化神中期的修为,一见宁凡前来,立刻起身,抱拳相迎。

    “阁下是?”宁凡走入亭台,疑道。

    “呵呵。在下幽天殿尊老,俞白。这些都是我幽天殿的尊老…”中年儒士笑呵呵地介绍道。

    “原来是俞道友。”

    宁凡抱拳还礼,对十余名化神尊老一一点头示意。

    此地一共一十三名化神,5名初期,3名中期,2名后期,2名巅峰,1名半步炼虚。

    幽天殿是楚长安的势力,这些尊老皆隶属楚长安统辖。

    看起来。这批尊老是要和宁凡一并入血龙池历练了。那楚长安开启一次血龙池,怕是耗费的代价不少,既邀赤天殿的进入,又让本殿尊老取血历练。

    虽说是谋私之举。但此次血龙池开启本就是一次破例,是楚长安被云天决逼着开启的。

    按照楚长安的性格,反抗不了,便坦然接受。将利益最大化,倒也明智。

    幽天殿群尊见宁凡面对13名化神,依然云淡风轻。大多暗暗钦佩其气度。

    不过也有二三人面色古怪,彼此传音,似对宁凡颇为微词。

    宁凡也不与理会这些人,他表露的实力是化神巅峰,流传的最强战绩是以不灭火体诛杀炎尊者。

    炎尊者在赤天殿中,也算一等一的高手,宁凡能杀炎尊,自无人敢小视。

    昨夜那四个五行尊者,小视宁凡的下场,便是…死!

    “周道友这边坐,道友真是不凡,竟能让奎牛如此恭顺。这种气场,除了碎虚前辈,在下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拥有。”

    “哪里哪里,道友的气度才是不凡,儒门玄功怕已在突破边缘,只消二三百年苦功,突破化神后期不过水到渠成。”

    宁凡入席,微笑一语,却让俞白惊讶不已。

    “道友好眼力!俞某玄功临近突破之事,从未告知任何人,纵是同殿尊老也无人知,道友却一眼看出,真是让俞某惊讶。果然,传闻皆不可信啊…”

    俞白所说的传闻,自然是宁凡狼藉的声名,什么好色如鬼,杀人嗜血,泯灭良知…总之,雨殿中关于宁凡的传闻,没有几个是好的,在诸位化神的印象中,宁凡不过是个杀人魔,仅此而已。

    故而宁凡到来,几名后期、巅峰、半步炼虚皆未迎接宁凡,以免掉了身份。只有俞白这个老好人起身相迎,免得落了客人面子。

    这狼藉的名声,也是有少数人对宁凡不屑一顾的缘故。

    然而宁凡一语道破俞白玄功进展,如此眼力,足以说明其道悟之深,乃是一等一的苦修之士。

    既然是苦修之士,必定心如磐石,清心养性,岂会好色嗜杀,外界传闻多半都是谣传。

    如此一来,非但俞白更加热情,几名后期、巅峰、半步炼虚的尊老,也开始过来与宁凡攀谈。

    看不出!完全看不出宁凡是一个魔头!

    笑容随和,目光深邃,气度雍容,身躯直挺,让人一见称叹。

    这便是三意融合后的直观改变,宁凡的气质发生了根本变化。

    披上黑氅,化身为魔。脱下黑氅,藏魔于心。他不杀人,无人知道他的凶性,魔道修炼至此,已是极高的境界。

    众人一番交谈,更是轻易被宁凡的谈吐折服。

    从诸人的闲谈中,宁凡也了解到,这奎牛凶兽正是要前往血龙池。

    血龙池所在处,名为血川,是一片血雾沼泽,颇为凶险。其中甚至有不少未驯服的化神、炼虚凶兽盘踞,也就碎虚老怪敢只身进入,似宁凡等化神小辈,必须骑乘奎牛才可进入。

    此奎牛好歹也是炼虚,有他护送,只要诸位化神安份一些,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血川么…”宁凡一面与诸位化神虚与委蛇,一面暗自思忖。

    不知为何,越脱离决龙谷、靠近血川,他心头越升起一股怪异之感。

    尤其是储物袋中,那好似沉眠的血龙妖剑。轻轻颤动,发出一丝兴奋之情绪。

    这让宁凡恍然一觉,他终于明白进入决龙谷开始,心中便有的古怪感觉是什么了。

    决龙谷…血龙池…血川…

    此地,莫非有血龙不成!

    所谓的龙血,难道与血龙有关?

    宁凡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若当真与血龙有关,不知自己身怀血龙妖剑,能不能额外捡些好处。

    品灵茶,服灵果。一众幽天殿尊老与宁凡相谈甚欢。想当年宁凡面对一个化神初期的雪尊,都要小心谨慎,如今却已到了这一步修为,着实让人慨叹。

    然而在宾主尽欢之时,却有一道略不和谐的女声轻轻一哼。

    “哼!明尊者好手段,在无尽海的魔道中威名赫赫,在我雨殿的正道修士中亦是侃侃而谈,当真是左右逢源…不知明尊者可听过这么一句话?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有人喜他。有人厌他。能让人喜的,不一定是好人,会让人厌的,也不一定是恶人。但能让好人、恶人皆喜欢他的,一定是…奸猾之人!”

    出声之人,赫然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女。这少女秀发扎成马尾,不着粉绣。却穿银甲,好似一个女将军,偏偏有娇小凹凸。不掩秀美。

    少女有着化神初期的修为,且突破初期应该还不久,略带英气的秀眉轻轻一挑,对宁凡斜睨一眼,颇为不屑。

    她竟敢骂宁凡是奸猾之辈…

    “虫儿,不得无礼!”俞白目光一沉,立刻尴尬对宁凡抱拳赔礼,

    “这是舍妹俞虫儿,一直在俞家修炼,不懂规矩,言语冲撞明尊,绝无恶意,请明尊息怒。”

    俞白心头苦笑连连,纵然宁凡真是奸猾之人,俞白也不敢当众挖苦,毕竟宁凡好歹也是化神巅峰高手,可以不交好,却决不可交恶。

    况且俞白与宁凡寥寥数语,已对宁凡心生钦佩,根本不认为宁凡是奸猾之辈。对俞虫儿的出言不逊,自然是极为不悦的,生怕宁凡因此生气。

    宁凡目光淡淡一扫俞虫儿,一笑摇头,“无妨,令妹言语坦诚、直率,倒也难得。只要她说出这番话并无恶意,纵然难听些,看在俞道友面子上,周某也不会与她计较的。”

    “呵呵,多谢周道友宽宏大量,虫儿,还不过来向明尊道歉?”俞白目光一肃,颇有兄长之威。

    “哼!谁会跟他道歉!你们都怕他,所以才不敢说他坏话,我俞虫儿可不怕他,我师父可是‘四大碎虚’的云清歌,我不怕任何淫贼、魔修!”

    小丫头负气瞪了宁凡一眼,哼,她怎会看错,宁凡明明就是恶人。

    小丫头别无所长,却天生对煞气感知敏锐,她分明感觉到,宁凡体内的煞气,惊世骇俗,怕是屠杀过数百化神才有如此惊天的煞气。

    俞虫儿知道,宁凡一定是个大魔头,一定是装出来的随和,他一定非常非常危险!

    明明是魔修,却偏要加入雨殿,洗白做正道,难道还不算奸猾么?

    俞虫儿出身俞家,自小是家中明珠,又得碎虚宠爱,收为弟子,自然难免有些傲慢。

    但她秉性倒也纯善,平日颇有侠义之举,倒不似其他正道修士空谈。

    对宁凡大魔头,她自是不喜的。

    她不太会伪装,不喜就是不喜,只是没想到自己说了实话,却连哥哥都不跟她站在一边,反帮宁凡,着实让她生气。

    “你就这么继续装吧,我俞虫儿是不会上你的当的。”俞虫儿对宁凡不满传音道。

    “…”宁凡直接无视她,以宁凡的心性,根本懒得跟小丫头片子斗嘴。

    是,他的随和确实有伪装的成分,若是他的本来面目,或许会对这群陌生修士冷如寒冰。

    但伪装,很多时候并非恶意,仅仅是生活所迫。每个人都有一个面具,或正或魔,或戴或取。

    宁凡不是什么好人,但与幽天殿并无仇怨,且他还承蒙楚长安厚赐,赠与三壶龙血,对幽天殿还是略有好感的。

    对仇家。他出手便杀,毫不容情。

    对朋友,即便稍有挖苦,他也可视若无睹。

    诸位化神皆是明眼人,岂能注意不到俞虫儿对宁凡的传音,且从口型就能看出,这俞虫儿多半没说什么好听的话,大抵又是挖苦。

    但宁凡却一句嘴不还,一个眼神都不看,这种气度雅量。更加让人钦佩。

    “哎,百闻不如一见…明尊者的气度,放眼雨殿都是屈指可数。舍妹年幼无知,出言不逊,明尊却一再容忍,俞某着实过意不去…这一物,请明尊务必收下。”

    俞白咬咬牙,一半是因为愧疚,一半是实在不愿得罪宁凡。思虑之后,自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玉匣,交到宁凡手中。

    玉匣略开一道缝隙,立刻泄出一丝万年年份的药香。惹得在场尊老皆是身躯一震,目光火热。

    “万年灵药!且这药,不会错,难道是…”

    俞白轻轻咬牙。旋即云淡风轻,将玉盒推至宁凡身前,歉然道。

    “这一株红楼芝,经过五转丹师鉴定,有着一万三千四百年药龄,若服之,可延寿二百载。便赠给周兄吧。”

    “红楼芝?”宁凡暗暗一诧,这可是化神修士延寿的妙药,一生仅可服食一株,一株可延寿二百载,若放在市面上,拍卖出上亿仙玉都是大有可能的。

    对化神修士,不,对任何人而言,多出二百年寿命,都是极其珍贵的。

    宁凡目光一闪,俞白送出此物,倒是诚心与他结交了。

    满座十三化神,起身迎他的只有这俞白,对这俞白,宁凡自是颇有好感。

    他并不缺延寿灵药,但这药他得收,收下它,便代表二人有了交情。

    “多谢俞兄厚赐,周某没有什么好东西回赠,这些丹药是周某自行炼制,还望俞兄莫要嫌弃。”

    宁凡随手取出几瓶伤药,皆是他炼制的五转丹药。

    一听宁凡回赠俞白的是自己所炼丹药,在座化神不少都是眉头轻皱。在他们看来,宁凡丹术能有三转都稀奇,四转是很难的,五转是开玩笑。

    若以自己所炼丹药当作回礼,价值自是不值一提。

    不过俞白倒是很高兴,所谓礼轻情意重,回赠自己所炼丹药,其中蕴含了宁凡的心意,便是认可了俞白这个朋友。

    纵然宁凡炼制的仅是三转丹药,他俞白也认了。

    “三哥,你怎么把红楼芝送给这个大魔头!你你你,这可是给娘亲…”

    “娘亲已服下过一次红楼芝,再服,也无用了…”

    “就算如此!你给他红楼芝,他给你三转都未必的丹药,你亏大了!”

    “住嘴!礼尚往来,最重心意,岂能用价值衡量。”

    俞白不悦瞪了一眼俞虫儿。

    俞白佩服的,是宁凡的气度、才华,与这些丹药有什么关系?

    纵然宁凡没有回赠丹药,俞白也是乐意结交宁凡的。

    俞虫儿愈加迁怒宁凡,哼,都是宁大魔头连累自己,一再被兄长责骂。

    她气得一跺脚,跑到俞白身前,从其手中夺过丹瓶,颐指气使地递给宁凡,

    “把你的三转丹药拿回去,把红楼芝还给我哥哥!”她不愿哥哥吃亏。

    “虫儿,你放肆!”

    “俞兄息怒…”

    宁凡摆摆手,心中只觉好笑,倒没有生气。

    俞白是个可交之人,这俞虫儿么,似乎开始耍起大小姐脾气了。

    “周明,拿走你的三转丹药,我哥哥不稀罕!你这大魔头,不要与我俞家扯上任何关系!”

    “周某与令兄论交情,似乎碍不到虫儿小姐的事吧?且你当真确定,这只是三转丹药?”宁凡眼皮一挑,眸色一深,不经人事的俞虫儿何曾被男子如此直视,一时小脸一红,气势略弱。

    “不、不是三转丹药,难道还能是四转么?”

    “或许是五转。”

    “不可能!你明明说这丹药是你自己炼制的!”

    俞虫儿美目一扬,哼,她又不是笨蛋,这丹药药气明明就含有宁凡的一丝气息,是其炼制之时种下。

    这细细接过丹瓶,一嗅药香,她的小脸忽而微惊,总觉得这药香浓郁的有些过分。

    五转…难道是五转?不,不可能!宁凡是大魔头,不可能是五转炼丹师!

    但,这药香…

    嘭!

    俞虫儿怀着忐忑的心情,拔开瓶塞,霎时间,原本被封印的丹香,四散开来。

    在嗅到丹香的一刻,在座的化神修士俱是目光大变。

    “五转中品丹药…神创丹!此丹服下一颗,可令化神修士重伤痊愈!一颗便值一千万仙玉啊!”

    “五转中品丹药…封死丹!这可是上界才有的丹药,丹方从不外传,明尊者竟会炼制!”

    “明尊者…竟是五转中级丹师!”

    一霎间,所有修士的目光皆汇聚在宁凡身上,带着震撼与火热。

    雨界的五转丹师,加在一起也不超过50个。

    至于六转丹师,则只有寥寥7人。

    七转丹师,至今没有。当然也有传闻,闭关不出的丹皇已突破七转丹术,一切却皆未可知。

    五转丹师的身份,绝对比寻常化神所荣耀。

    且这五转丹师,更是中级,且这中级丹师,更是一名化神巅峰的高手,一切加在一起,宁凡身份太过尊贵。

    在场的化神,没有任何一人愿意得罪一个五转丹师!

    俞虫儿,怔怔放下丹瓶,无言以对,她根本没料到,宁凡能炼出五转丹药,更舍得送俞白数瓶五转伤药。

    这些丹药加起来,起码也值两亿仙玉了吧…

    宁凡送给俞白的东西,价值更加红楼芝之上。

    人家根本没有占便宜的心思,是俞虫儿以小人之心度人了。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你、你可能不是好人,但或许也不是坏人吧…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是五转中级丹师…我、我…总之,我为我之前的话道歉,但就算道歉了,我还是不会喜欢你的。希望你能谅解。”

    俞虫儿有些语无伦次了。

    她想表达的意思,大概是从此跟宁凡保持普通关系吧。不喜欢,也不讨厌,像陌生人一样,君子之交淡如水。

    不过这表述,很有歧义啊。听在一个个饱经世故的化神耳中,只觉得像是小儿女闹别扭的情话。

    什么叫‘我不会喜欢你’?这种强调很有欲盖弥彰的味道吧?

    连俞白都古怪望着自家妹妹,暗道,虫儿一开始就和宁凡针锋相对,闹别扭,难到是看上了宁凡,故意招惹宁凡,想引起宁凡注意?

    这种小女儿的心思,俞白好歹见过不少。

    “呵呵,虫儿小姐不喜欢我是对的,若你喜欢我,我可是会困扰的。我有妻子了。”

    宁凡调笑一句,引得不少尊老哈哈大笑。

    “你,哼!我管你有没有妻子,你可恶!”俞虫儿刚刚对宁凡升起的半分歉疚,立刻烟消云散。

    果然,他不是好人,竟然当众调戏我!

    师父说的对,男人没有好东西,尤其是修魔的男人!

    (2/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