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86章 杀你如屠狗

第386章 杀你如屠狗

    一个滚字,震退无数元婴化神,更伤及三名炼虚。

    宁凡咋舌不已,这云天决的凶悍,更在他预期之上。

    对云天决的作风,宁凡颇为认同。

    对方既然搬出雨皇命令,就算云天决再怎么恳求,也不可能被放入雪国。

    索性直接蛮横闯入,倒也无人敢真拦就是。

    云天决表情始终冷漠,似乎一字震伤近万高手,只是极为寻常之事。

    剑光笼着二人,穿梭于风雪中,半日之后,遁行出十亿里。

    辽阔的雪原头,群峰之间,一处雪谷徐徐现在眼前,暗合龙形大势。

    在雪谷之外,云天决收下剑光,与宁凡降落在风雪中,目光第一次有些凝重。

    这里,便是决龙谷!

    “入谷之后,紧随我之后,半步不要离开,不要多问,不要多言。这谷主脾气不太好。”

    云天决一步迈出,萧然入谷,宁凡立刻紧随其后,心中则暗暗腹诽。

    暗道这决龙谷谷主什么身份,还能比云天决脾气更坏?

    谷中一片安宁,道路曲折蜿蜒,唯有风声呼啸。

    但这片安宁的雪景,却透露着一丝诡异氛围,雪谷沿途山壁之上,处处可见幽深的雪洞。

    当宁、云二人途径某个雪洞之后,忽闻一道刺耳的兽鸣传来,下一刻,成百上千的兽影自雪洞中激射而出,朝宁、云二人嘶吼而来。

    这一批兽影,竟全部是化神之上的修为,其中甚至有十余头炼虚凶兽!

    “不要冲动,若你伤了半头血兽,便无法活着走出决龙谷的。那个人,脾气真的不好。”

    云天决冷冷一言,却颇有提醒之意。

    继而一步迈出。一丝清冷如冰的剑意,猛然席卷万里。

    嗤!

    在这剑意张开的一颗,千道兽影俱是兽瞳惊惧,惨呼连天,脖颈之上,俱都被斩出一道剑痕!

    那剑痕仅半寸深,一道剑光斩过,每一头兽影都被云天决斩落不少妖血,继而一抖血葫芦,将所有妖血收走。

    若剑痕再深些。这批血兽即便不死,也会重创…

    宁凡腹诽不已。

    云天决刚刚还让他不要冲动,不要伤血兽,自己却直截了当的欺负这批血兽。

    “滚!”

    云天决目光一沉,一股浩瀚的凶威散开,群兽大惊,没命逃遁而散。

    这一幕,让宁凡对云天决的认知再次加深一些。

    云天决的凶威,完全比炼虚凶兽可怕。

    “入谷!”

    云天决一声令下。自顾自走在风雪中。

    宁凡目光一扫,四周不少凶兽都畏惧不已,但还有少数凶兽躲在暗处,兽瞳盯着宁凡。口水直流,似在看一道美味。

    眉头一皱,宁凡快步跟在云天决身后,他可以想象。若与云天决拉开距离,势必会被这群凶兽群起攻之。纵然是宁凡,都未必能保不死。

    “哼!”

    一道不悦的冷哼之声。从雪谷深处传出,似是一个老者之声。

    这一道声音,带着碎虚一击的强横攻势,横扫而来,化作重重乌云,自天而镇,足以镇死碎虚之下所有高手。

    威势虽强,却又极有分寸,并未朝宁凡镇压,只攻云天决。

    显然这老者知道宁凡没有伤血兽,出手的是谁,他便攻谁,倒是恩怨分明。

    “气势不错,但你,不是我对手。”

    云天决表情冷漠,不为所动,单指打出一道剑芒,老者的所有气势立刻应声粉碎。

    轰!

    整座雪谷因这二人的一个交锋,几乎崩塌,百万里地界,皆是地震一般巨响。

    宁凡暗暗一震,云天决这随手一指,比宁凡日月碑全力出击都不逊色的。

    心中思忖,云天决与这老者,怕皆不是寻常碎虚,放在碎虚中,都绝对是一流高手。

    就是不知,若比上涅皇,孰强孰弱。

    “哼,白衣剑神,果然名不虚传…入谷吧!”

    那道声音渐渐消失于风雪中。

    云天决依然故我,不以为然,看也不看宁凡,径自走入谷内。

    重重迷雾之后,是一处幽静的万里雪海。

    血海之上,万里无垠,只有一个破旧的草庐,升着淡淡炊烟,与这周天孤雪极不相称。

    此地给宁凡一种颇为不适的感觉,若没有感觉错,之前穿过迷雾后,进入的此地雪域,实则已是另一片洞天空间。

    “掌开洞天么…”

    宁凡思索着碎虚老怪的手段,并不以为齐,只是不解云天决为何带自己来此地,又为何来取血,取谁的血…

    自不可能是外界血兽的血,那么,是来取那碎虚老怪的血了?

    念及于此,宁凡目光古怪扫向云天决。

    雨界碎虚,皆归附雨殿,算是云天决的同僚,此人该不会冷酷到来此地诛杀老者夺血吧。

    “楚老,我来取血。”

    “十年未到,没有准备你的龙血!”草庐内传出一道不耐之声,继而走出六道人影。

    这六道人影之中,为首的是一老一中年,后面则跟随着四名化神。

    老者正是出言回绝云天决之人,一头火红的头发,身穿麻袍,周身却是火气腾腾,毫不在意风雪之寒。

    修为,碎虚!

    其身旁的中年男子,一身青衫,周身云气飞腾,一道目光扫过宁凡,便让宁凡元神一痛,暗暗一诧。

    这青衫中年,竟然也是一名碎虚!

    雪国决龙谷,今日竟同时来了三名碎虚!

    “云天决,好久不见,你还未死啊。身中罪印、修为封印在第一重,这感觉,不好受吧?”

    那青衫中年目光阴沉,极为不善扫过云天决。

    云天决看也不看此人,目光只是望向红发老者,再次重复之前的话。

    “楚老。我来取血。”

    “云天决!老夫说了,十年未到,没有你的龙血!”

    “没有我的份,应有他的份,他是钧天殿新晋尊老,名为周明,按雨殿惯例,新晋尊老,可获赐龙血,至少一壶。”

    “他。就是周明?”

    楚老目光顿时古怪起来。

    其身旁青衫中年则立刻面沉如铁,直接斥责道,

    “你就是周明!炎尊者,是你所杀?”

    显然,那炎尊者与这青衫碎虚颇有关系的,或许是此人后辈也不一定。

    青衫中年一股强横的气势不由分说朝宁凡镇来,却被云天决一抖衣袖,震得气势飞散。

    云天决收回衣袖,连看都没看青衫中年一眼。神情冷漠而倨傲。

    “去,取你的龙血!”云天决对宁凡冷冷令道。

    宁凡心思飞转,目光四扫,暗暗判断。云天决定是与那青衫碎虚不和。

    从站位来看,四名化神皆立在青衫碎虚之后,似乎与之是一路。

    那红发老者,反倒对谁都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既不像和青衫碎虚有交情,也不像和云天决有交情。

    细细判断之后,宁凡看也不看那青衫碎虚。对其质问更是不理会的。

    宁凡可是雨殿尊老,一个堂堂碎虚,却当面对宁凡动手,这种人,宁凡没有什么话好对他说。

    至于得罪此人…从一见面不就得罪了么?索性有云天决罩着,宁凡倒也无惧,只对那红发老者抱拳道。

    “晚辈周明,见过楚老…”

    宁凡话未说完,忽然面色一变。

    却见那红发老者咧着森白的牙齿,目露精光,一指朝宁凡虚空一点。

    霎时间,一股炽烈的火浪袭来,赫然竟是凡虚之火的火威。

    “接下此火,老夫许你三壶龙血。”楚老饶有兴趣道,其言一出,立刻引得包括青衫碎虚在内的修士,面色一变。

    “三壶!”

    显然这个数量,对于宁凡一个化神尊老而言,是极多的。

    宁凡目光一闪,此火看似威猛,却留有余力,纵然宁凡接不下此火,也不会有丝毫损伤,只是再想从老者手中讨得龙血,却是艰难。

    云天决带宁凡来决龙谷,说是考验,实则是为宁凡索取龙血。

    若宁凡惧了此火,不但失去龙血至宝,更未免让云天决、楚老等人小瞧自己。

    当下二话不说,一步迈出,迎着火海五指一抓,掌心升起一道阴阳鱼漩涡,赫然竟是采火之术。

    此术一经施展,熊熊火海立刻消弭无踪,尽数被宁凡收入日月碑之内。

    嘶!

    楚老轻吸一口气,继而目光大喜。

    “好!好!不愧是不灭火体,化神修为,却连凡虚虚火的攻击都能挡下,你,不错!”

    楚老徐徐走近,一拍储物袋,取出三个翡翠玉壶,每一壶中皆封印着些许龙血。

    虽不知这所谓的龙血,究竟是什么级别,但仅仅轻嗅那血味,便让宁凡确信,此血比之前引下的神皇之血,都不弱太多的。

    “多谢楚老厚赐!”宁凡抱拳一谢。

    “不必!这是你应得的。龙血已到手,云天决,你带着此人离去吧,决龙谷不欢迎你!”

    楚老不耐地摆摆手,刚想要走,却忽而一道剑光架在其脖颈之上,赫然竟是云天决单手持剑,仿佛要一剑斩了这名碎虚。

    “你这是什么意思!”楚老面色一惊,他竟没看清云天决如何出剑,此剑太快!

    须知楚老好歹是碎虚第二重修士,竟看不破云天决剑光,这说不过去啊。

    外界盛传,云天决只是碎虚第一重,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只是思忖之后,楚老终究面色一沉。作为雨界碎虚至尊之一,他可从没有被谁刀剑架在脖子上过。

    “让他去血龙池亲自取血。”云天决冷漠道。

    “不可能!他才化神巅峰,若入血龙池,必死无疑!”

    “我不喜欢废话。”

    云天决根本没有给楚老拒绝的余地,他不喜欢废话,若楚老拒绝他的要求,他这一剑会直接斩下去。

    他不喜欢跟人讲道理。

    宁凡目光一变,并未插嘴,他此刻仍是一头雾水。不知云天决究竟在想什么。

    说是给自己考验,又带自己取龙血,还以刀剑逼迫一名碎虚就范…

    “你狠…好,老夫准他入血龙池,不过若这小辈死了,你休要怪我!”

    楚老又是愤怒,又是好奇。他素闻云天决嚣张跋扈,但此人带着后辈来取龙血,还是第一次见…暗暗猜测,宁凡难道与云天决大有关系么?

    “他死不了。连饮三口都未死,岂会死在血龙池。”云天决话语平淡,却立刻让楚老面色一惊。

    “连饮三口?炼虚之下,谁可连饮你三口血酒!”

    楚老细细打量起宁凡,眼中带着一丝探究,渐渐发现,这个小家伙有些让他看不透。

    心思百转,终于点点头,同意了云天决的请求。

    “好!我即刻准备,争取明日开启血龙池,供此次进入。今日你等可在决龙谷内稍稍歇息。至于你们…”

    楚老目光扫向那青衫碎虚,犹豫道。“索性要开血龙池,云惊虹,你所带来的这四位新晋尊老,明日一并入血龙池吧。”

    听楚老所言。那青衫碎虚赫然竟是‘雨殿七皇子’之七,云惊虹!

    一听要入血龙池,四名化神皆是目光一惧。唯独那青衫碎虚满意点头。

    “哦?他们也可入血龙池?若如此,本座便替四位晚辈,多谢楚老厚赐了,毕竟若能入一次血龙池,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体悟,即便他们可能会死…呵呵,既然明日才进入血龙池,那么今日,可否先允本座与这云天决好生清算下旧账?”

    旧账二字,云惊虹咬的尤其怨恨。

    他一步迈出,青衫猎猎,周身云气大现,虚空骤然纷纷崩溃,气势惊天。

    “白衣剑神,云天决…呵呵,区区碎虚第一重的你,算什么剑神!区区一个神使之子,若非侥幸获得剑魔传承,你岂能一步步成为神子?你受父皇器重,却不思报效,反为一个女人,弑杀我四哥,这笔帐,今日我便和你算算!”

    “…”云天决依然沉默,但目光却有些冷了。

    “你是碎虚,我也是碎虚。如今我已摸到第二重的瓶颈,假以时日,必定突破碎虚第二重,你,比不了我!你区区一个失忆之人,舍情修剑,连自己女人都再也记不起,有什么资格成为七皇子之首!”云惊虹冷笑道。

    “女人…”云天决心头一痛,却不明缘故,眸色更冷。

    “你这种人,也配获得雨殿至宝——玄微血葫,凭什么!交出血葫!否则,我突破碎虚第二重之日,便会进谏父皇,剥夺你第一神子的资格,废你另外一臂!”云惊虹咄咄逼人道。

    “凭你!”

    云天决目光如冷剑刺出,好似万载不化的寒冰。

    他从不是一个受人欺凌之辈,且这云惊虹的话,句句让他不悦。

    千年以来,世界皆知他是碎虚,却只知他是碎虚第一重。

    因为他犯过大错,被种下过罪印,被封过修为,被废过手臂。他可以说是雨殿的耻辱。

    但他真的只是碎虚第一重么?

    宁凡摇头,至少在他看来,这云天决绝对比楚老、云惊虹强横,就算比之涅皇,都不逊色多少了。

    却见云天决一步踏出,巨力一踏之下,山河摇动,风雪呼啸,剑气乱飞。

    在这剑气之下,堂堂碎虚第一重的云惊虹,竟肉身一震,几欲崩溃,元神一痛,几欲粉碎。面对云天决,却好似蝼蚁般卑微!

    对上云天决的目光,他便如被剑刺,双目染血。

    对上云天决的气势,他便觉胸口如遭重击,骤然连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却立刻咳出一口鲜血,面色难以置信。

    “碎、碎虚第四重!这不可能!你应该是碎虚第一重才对!你应该在弑杀四哥之时,便被父皇种下‘伏魔罪印’,你不可能继续突破境界…难道你早将那罪印冲破了!但这怎么可能!”

    云惊虹面色恐惧,碎虚第四重,是一个可怕的境界!

    他以为云天决是碎虚一重,却不曾想,云天决竟强到这一步。

    若非云天决没动杀心,他云惊虹绝对会被一剑瞬杀!

    震撼!

    他堂堂碎虚一重,在云天决手中,不堪一击!

    “这一次,我手下留情,下一次,你未必还有命!”

    “我不喜欢废话,但杀你,就像杀狗一样简单!”

    云天决目光斜睨云惊虹,带着倨傲与冷漠,一卷剑光,卷着宁凡遁向决龙谷深处,扬长而去。

    宁凡震撼难平。

    碎虚第一重的老怪,是宁凡必须仰望的存在。

    但这种老怪,落在云天决手中,竟毫无还手之力。

    云天决的强大,未免有些可怕了。

    “若我有此人实力,何惧涅皇!”宁凡的目光,第一次面对云天决火热起来。

    (2/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