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82章 第二步意境

第382章 第二步意境

    竹青宫内,建有数百间酒舍,能于舍中贩卖灵酒的,至少也是融灵老怪.

    大部分辟脉弟子,只可沿街设简易摊位,陈列所酿灵酒,供来往修士饮用。

    免费试饮的资费,皆登记在账,由宗门偿付。修士购酒的仙玉,则归竹青宫弟子获得。

    此宗以酿制灵酒为业,举办酒会原本就是为了选出善于酿酒的弟子,从而重点培养。

    为了挣取仙玉,更为获得宗门重视,每个竹青弟子皆使出浑身解数,努力招揽顾客。

    宁凡一路行走于竹林长街,嗅着酒香,一幕幕杀戮之心在此刻安宁。老魔所说,女人与酒不可或缺,果然不错。

    沿路有不少女摊主明眸善睐、暗送秋波,引得不少男修频频伫步。唯独宁凡始终从容,对往来女子一笑置之。

    偶尔品尝一杯,却从不购酒,亦不评论灵酒优劣。酒入喉舌,转身便走。

    且其所饮的灵酒,大多都是一品,几乎没有二品。

    跟在其后的曹康,叫苦不迭。他跟着宁凡混进来,只为多饮些二品灵酒,好借着酒力冲击融灵中期的瓶颈。

    本想将宁凡往高品酒的摊位去引,偏偏宁凡好似认得路一样,专挑劣等酒的方向走,最后,竟跑到专卖一品灵酒的一品酒区。

    难道宁凡认得路?不,一个辟脉小辈第一次来竹青宫,怎可能认得路?

    “这云凡小友,第一次来竹青宫,除非能以神念探查四周,能洞悉竹青宫的全部布局,否则绝不可能认路…神念探查竹青宫?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想法刚一升起,就被曹康掐灭,只觉得自己的想法着实可笑。

    以神念探测竹青宫布局,这是不现实的。

    且不说宁凡是辟脉小辈、没有神念。就算有神念,竹青宫内可是设有婴级巅峰的隔念阵法,除非是化神老祖,否则谁可凭神念窥探竹青宫?

    “罢了,云小友想喝一品灵酒,我就姑且陪他喝一些,毕竟酒钱可是他垫的…”

    曹康还是有些优点的,收人钱,就老老实实办事。

    不再去管灵酒品阶高低了,曹康索姓跟在宁凡身后,见到灵酒便取一杯,如同饮牛般饮下,好似牛嚼牡丹。

    宁凡没有理会曹康,他的心,沉浸在一杯杯酒水中,以酒静心。

    一杯杯灵酒,入喉即化作一股热流,激起一丝丝感悟。

    世人哀伤、痛苦之时,会饮酒冲淡悲哀。

    世人喜悦、吉庆之时,会饮酒助涨气氛。

    为何悲伤便可冲淡,为何喜悦却更加铭记…

    为何有人明明千杯不醉,却伤心之时,一杯即醉…

    宁凡暗暗思索,一身道悟融入酒中,渐渐颖悟…酒中原也有道理的……

    酒不能改变人的心情,变的只是人心本身。

    凡人不胜酒力,喝酒会醉。修士有法力护身,为何也会醉?

    望着手中一杯水酒,宁凡颖悟更深,他意识到,随着对酒道的领悟,他的神意竟开始升华!

    并非从大成到圆满的升华,而是一种质变…

    星岛之上,他初步将神妖魔三意合一,于长空画出七梅雪景,并创出风雪之术。

    遗世塔中,他彻底融合三种意境,让三种意境融合之中、处于一种鸿蒙状态。

    八品雨之神意、六品山之魔意、以及起码一品的扶离妖意。

    三种意境融合,得到的全新神意,是什么…又是何品级?

    宁凡不知,只是那全新的神意,是以七梅风雪展现,只是其品级更在一品之上。

    意境分九品,鲤伴妖将的鲤之妖意是九品,扶离、四圣等妖意是一品…一品之上的意境,是什么级别!

    手中的一杯酒水,好似一个引子,将宁凡一系列感悟引出。

    宁凡意识到,这酒,一定与自己全新的神意有着共通之处,否则,自己不可能因为一杯水酒恍然失神。

    “我的新神意,究竟是什么,又是何级别?”

    “这一杯酒,究竟有何大道,为何能让我失神。”

    “想不通,想不通…”

    宁凡一次次拿起一品灵酒,又一次次放下。

    路过一个个摊位,却一次次大失所望。

    不,不是…这不是他想要的酒,这些酒,给不了他彻悟,无法让他神意再次晋升。

    宁凡心神愈加烦乱,这是感悟失败、心魔滋生的征兆。

    他的眼前,骤然浮现一股股仇恨往事,那还是他身为凡人之时,在吴国海宁受到的一次次屈辱。

    “为何这些往事,会在此刻乱我心神…”宁凡眉头皱的更深。

    跟在其后的曹康,有些错愕了。

    暗道这云凡小友,怎么忽然挑三拣四起来了,不喝一品灵酒了,难道,要去找二品了?

    眉头皱的那么深,好像谁欠他仙玉一样。

    曹康正寻思,忽然被前方一道咳血之声打断。

    “这酒…咳!”

    宁凡端起酒杯,轻饮一口,面露惊讶,下一刻,心中郁结的往事,竟化作一口污血…咳出!

    这一幕,简直让曹康吓了一跳。

    好好地喝酒,怎么就咳血了!

    曹康走近摊位,冷目一扫,让宁凡吐血的酒,仅仅是一品灵酒。

    不,说是一品灵酒都勉强,药力如此稀薄,也就比凡酒强一点而已。

    不,根本就是带点药味的凡酒!

    “云小友吐血了,难道这酒有毒?还是说这酒药力太猛,伤到了云小友仙脉?不会啊,明明淡出鸟味了,哪有屁的药力?真的是有毒么?”

    曹康疑惑地端起一杯酒,闻了闻,面色古怪,再一饮而尽,更加困惑了。

    奇怪,这酒难喝是难喝,但似乎没有毒啊?

    跟水一样,简直淡出鸟味了,一点药力都没有,丝毫无法提升修为。

    但真的没毒。

    曹康暗暗寻思,没找到任何让宁凡咳血的理由。

    他收了宁凡的钱,又不可能对宁凡安全不负责。

    “这酒,是你酿的吗!说,为什么我朋友喝了你的酒,吐血了!”

    曹康目光一沉,扫过酒摊摊主,不怒自威。那摊主是个少年,不过辟脉三层的修为,弱的可怜。

    以曹康看来,宁凡为何吐血,直接问这个摊主最直接了。

    对方只是个辟脉三层,而他曹康是融灵,在他面前,那少年岂敢撒谎!

    被曹康质问,少年脸都吓白了,他酿制灵酒的技术确实不好,这批灵酒严格意义上根本不算一品,自然并非好酒的。

    但就算不是好酒,至少质量安全没有问题,绝对不可能给人喝吐血了!

    只是一听曹康霸道的口气,少年就知道,今天不给曹康个满意答复,此事怕是要闹大了。

    没听曹康说么?吐血的是曹康的朋友!是融灵老怪的朋友,他一个辟脉弟子可得罪不起!

    “曹、曹执事,晚辈真的不知这位兄台为何吐血,不过晚辈愿意赔偿…”

    “好!赔偿!你拿出赔礼,此事我朋友就不追究了!”曹康回头一看,宁凡已抹去血迹,正若有所思。

    见宁凡无碍,曹康心头一松,也不想把事闹大,他好歹是竹青宫的人,自己宗门的酒把人喝吐血了,他有借口训人、索赔,但真要把这个弟子怎么样,他又觉得没必要。

    “是!晚辈愿意赔偿十、十块仙玉…”

    少年有点害怕,曹康堂堂融灵高手,可是竹青宫的外门执事,专门管这些新人弟子的。

    少年生怕得罪曹康,此刻为了赔罪,自然是愿意破财消灾的,只是这财未免有点少了。

    “十块仙玉?”

    曹康气笑了。

    他都给这个少年赔礼机会了,这个少年怎么这么不识趣。

    他的酒都把宁凡喝吐血了,只赔十块仙玉!

    宁凡是谁?就算只是个辟脉小辈,可是身怀巨额仙玉的,1000仙玉都随便送人,会稀罕少年的10块仙玉?

    “一百块!”曹康语气一冷。

    “不、不可能!一百块仙玉,是晚辈的全部家当…”少年讨饶道。

    “哼!”

    曹康心中一怒,不管了,他给过少年机会了,少年没有诚意赔礼,敲打敲打也好。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可是收了宁凡整整一千仙玉。

    “你,过来!他吐多少血,你赔多少血!”曹康挽起袖子,似乎要揍人,把少年吓傻了。

    这一幕,让宁凡无奈摇头,这曹康,倒还是个仗义的人,以为自己吐血是少年害得,就要帮自己找场子?

    不过他堂堂宁凡,什么时候需要找一个融灵小辈,向一个辟脉蝼蚁找场子了?

    “曹道友,稍安勿躁,这酒没有问题,我吐血是别的原因,不关他的事。”

    宁凡拂袖一挡,曹康只觉得拳力一软,竟有点提不起力气,心头大感古怪。

    “云小友,你真没事?”

    “没事。这酒不错,我全要了,多少钱?”宁凡笑问道。

    “呃,你还买!不怕喝了再吐血?”曹康面色古怪道。

    “不会再吐血了,那一口血,是我少年之时含恨郁结,至今才吐出。多亏这口血,我终于明白,这酒为何能让我感悟丛生…原来如此。”

    借助这一杯浅浅的水酒,宁凡竟获得莫大颖悟。

    “云、云兄,这酒都是我酿制的,共值200仙玉…呃,不过我不敢收你钱的,你可是曹前辈的朋友,这酒就送给你好了…”

    少年太过畏惧曹康,绝不敢跟宁凡收钱的。

    “是么,你不收钱,我云凡却不可白要你的东西,这酒很好,是我家乡的酒…你的祖上,是八百修国之中、吴国的修士吧?”宁凡笑问道。

    “不错,云兄祖上也是吴国修士么!”少年一喜,大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嗯,吴国的酒,总是让人难以忘怀,有怀念,亦有怨恨。我以为我已忘了当年恩怨,最终却发现,这世上有太多事情,提得起,放不下。那口郁血仍在心头,直到前一刻,饮下你酿制的吴酒,心思澄明,才能咳出…仇怨,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放下的。酒无法冲淡记忆,淡忘的只是人心。”

    宁凡的话,让曹康与少年齐齐愣住,皆是莫名其妙。而宁凡亦未过多解释,只是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瓶辟脉丹,赠给少年。

    “你不收仙玉,也好,我便给你丹药好了。你个姓太弱,被人欺负上门,可不能总是忍让。修士一生,总该要挺直脊骨,才可有问道的机会。”

    将丹药留下,拂袖收走所有灵酒,宁凡径直离去,而曹康则彻底愣住。

    辟脉丹!不会错!宁凡给那少年的是一整瓶辟脉丹!起码二十颗!

    这得值多少钱,起码1000仙玉!

    买一堆没用的凡酒,又花费1000仙玉,这着实是太大手笔了。

    “浪费啊!钱多也不是这么用的!这云小友就算对钱没有概念,也该明白辟脉丹的珍贵吧!还是说,这云小友修为不强,但家族大有来头,见惯了辟脉丹,根本不在乎这点丹药?难道他家族之中竟有金丹坐镇?”

    曹康深吸一口气,望着宁凡的背影,越来越觉得自己猜测是对的。

    不是金丹家族的后辈,怎么可能如此挥金如土…

    复杂朝少年望一眼,曹康冷冷道,“我朋友没事了,算你走运,你继续摆摊,不得对任何人提起之前之事!”

    “是,晚辈不敢乱说。”少年握着一瓶辟脉丹,激动地心都要飞出嗓子眼了。

    曹康冷哼一声,快步追上宁凡。

    眼见宁凡终于走出一品灵酒的区域,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宁凡走入了凡酒的区域。

    这一次,宁凡是打定主意,彻底要喝凡酒了。

    曹康欲哭无泪,他跟着宁凡,是想吃香喝辣,不想喝凡酒啊有木有!

    “云小友,凡酒不好喝,我在竹青宫有个融灵好友,酿的一手极其美味的二品灵酒,不如我带你去喝?你如果喝得高兴,随便买几瓶送我,就更好了,放心,我与那人关系熟络,打个折扣不难的…”曹康几乎要哀求了。

    “不必了,我觉得凡酒就不错。”

    “哎…”曹康重重叹了口气。

    他暗暗思忖,宁凡铁定不懂酒啊,傻子都知道一品、二品灵酒比凡酒好,他却偏要喝凡酒…不会错,宁凡肯定不懂酒,他只是喝着玩!

    曹康真想一个人撇下宁凡,拿着黄级竹牌到二品酒区喝个痛快。

    不过一想到宁凡不懂酒,又担心宁凡给人骗了,花大钱买凡酒。

    “罢了,我且跟着云小友,免得他被人骗…咳咳,看起来,今曰护在云小友身边,是休想喝一口二品灵酒了…”

    曹康自是不可能知道宁凡所想的。

    宁凡的心,都沉浸在那少年所酿的吴酒之中,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坛吴酒,一饮而尽,颇有豪气。

    “好酒!”宁凡赞道。

    “你绝对没喝过真正的好酒…”曹康腹诽道。

    曹康在意的是酒的药力,宁凡在意的却是酒中道理。

    他借着一口吴酒,压下了往昔旧怨,咳出郁积的血块,心思澄明起来。

    “吴酒勾动了我的回忆,故而我咳出郁血,压下心魔。酒可冲淡悲伤的回忆,又可留存欢喜的回忆。酒可以忘忧,酒可以助兴。前者是忘,后者是不忘…”

    “忘,便是抹灭回忆。不忘,便是冰封回忆。酒中有三千大道,而我从酒中看到的,是这忘与不忘间…回忆之道!”

    “回忆!我的新神意,想必正是回忆二字!”

    宁凡终于明白,为何他会因为饮酒、提升神意。

    因为他三种意境合一,升华之后的意境,便是回忆二字!

    回忆,是一种与其他雨意、山意等意境截然不同的一种意境。

    雨有实体,山有实物,但回忆…飘渺无形!

    若说九品意境,算是第一步意境。

    那么宁凡三意融合、创出的回忆意境,便是第二步意境,比扶离之意更强!

    这是从实转虚的过程。

    宁凡暗暗猜测,世上会不会还有第三步神意,从虚转真!

    这样的步骤,才符合仙皇开创的修真之道!

    雨之神意,可以左右天气。山之魔意,可以拟化山岳。

    而回忆,却可左右、篡改修士的回忆,令修士心乱自败。

    凡酒区中,宁凡走过一个个摊位。

    试饮的酒水,皆是凡酒,被其他修士所看不上。但对宁凡而言,这些凡酒,无比珍贵,一饮而尽。

    这些酒虽然平凡,却足以勾动宁凡的回忆。

    一幕幕恩仇杀戮浮现脑海,在这回忆交替之间,宁凡的回忆意境步步提升。

    从大成,徐徐朝着圆满过渡。

    他最珍视的回忆,恰恰是最平凡的那段时光。

    他最想守护的,也恰恰是一路陪他从平凡走向仙道之巅的一个个至亲。

    “此酒虽凡,却有我的回忆。我本是凡,因不甘受辱而修仙,因守护凡亲而逆仙。”

    “雨之神意、山之魔意、扶离妖意,是三种截然不同的意境力量,本无法融合的。之所以能够融合,是因为我的回忆…我以我对七梅的回忆,画出那副风雪寒梅的画景,在这段回忆中,三种意境被我强行融合…融合之后的全新意境,便是修真第二步的意境…回忆之意境!”

    “之前我不懂,凡人会醉,修士为何也会醉,此刻我懂了…”

    “凡人醉酒,醉的是身。修士醉酒,醉的是心。法力可以护身,却护不住心,若心中有痛,渴望一醉,终究是会醉的。何谓醉?我曾自问,得到的答案,是死于酒、便是醉,但当时仍未明白,死的是什么。如今方知,死得是…心!若心死,酒不醉人人自醉…”

    宁凡一路饮酒,前一杯还是醉态毕露,下一杯又是全无醉意,不断在醉与不醉之间转换。

    他的心,则在一幕幕回忆之中选择,不断选择遗忘或是不忘。

    情与仇,这二物,他无法遗忘,除了这些,他皆可遗忘。

    曹康暗暗惊讶,这一刻的宁凡,给他一种只能仰视的错觉。

    宁凡的身上,有一股气质,唯有化神老怪才能看到的气质。

    这气质可以感染曹康,这气质名为回忆意境。

    曹康站在宁凡身边,脑海中一幕幕过往回忆宛如潮水般涌现,让他不能自已。

    少年修道,辞别父母,学道有成,父母身亡…一桩桩往事浮现曹康的心头,让他潸然泪下,忽然只想借酒消愁。

    渐渐的,他开始品味凡酒,渐渐的,他有些醉了。

    因为他的心乱了,被宁凡的回忆力量所扰乱。

    而曹康更加骇然的发现,他的记忆,似乎在改变,似要被人生生篡改一般!

    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篡改回忆。

    搜魂灭忆,简单,篡改回忆,难!

    何谓回忆?那一个回字,是轮回,那一个忆字,是记忆。

    回忆,是轮回中保留下的记忆,除了天道轮回可以篡改,无人可擅动!

    曹康暗暗猜测,他身上的古怪是宁凡造成的。

    他第一次开始怀疑宁凡,怀疑他,不是辟脉!

    “云、云小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你是金丹前辈么!我觉得,你不是辟脉!”

    “我,就是我!”

    宁凡霎时收住脚步,眼中一清,收起回忆力量。这一刻,他的回忆意境距离突破,只差最后一步。

    没有继续感悟,因为他的前方,有一堆熙攘的人群挡住了他的去路。

    大批的修士,隐约簇拥着一十四位女子,其中十二人是婢子,二人是主人,具体看不真切。

    “所有人速速退出凡酒区!不得有误!澹台小姐要在此饮酒!”

    四名融灵老怪大步迈出,驱赶着凡酒区为数不多的修士。

    四人目光扫过宁凡,一见只是辟脉,不以为然,再一看曹康,其中三人都是一怔,唯有一个中年汉子冷笑,似乎有曹康有旧怨。

    “曹康,贵客来临,你还不速速带着你这后辈,滚出此地!”那人名为龚瑁,素与曹康不和,语气自是极不客气。

    (1/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