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78章 半招,我胜了!

第378章 半招,我胜了!

    “周臭明,你放开我,你放开…嗯…”

    被宁凡紧紧揽住腰肢,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饶是有过亲密接触,北小蛮仍是满面羞怒。

    只是她越挣扎,宁凡却搂得越紧,好似故意欺负她一般。

    更偷偷勾动指尖,在其腰肢敏感处暗暗一抚,惹得北小蛮娇躯一麻,轻轻嘤咛一声,旋即,羞愤欲死。

    好在在场修士只以为北小蛮是受伤呻吟,并不知她被触碰敏感地带了。否则,北小蛮绝对会当场抓狂。

    “你,无耻!”北小蛮有怨不能说,她可不敢当着这么多人嚷嚷,自己被宁凡抚摸了。

    是了,他是这世上最无耻的人。

    讨厌他,最讨厌他了!

    可是,为什么见到他来救自己,自己会如此开心。

    北小蛮心乱如麻,继而想起了西门夜的厉害,立刻俏脸一白。

    “周、周臭明,你快走…他很厉害…”

    “我知道。”

    宁凡轻轻松开北小蛮,将之护在身后,指尖拂去北小蛮唇上血迹,又惹得北小蛮俏脸羞怒。

    早在出手之前,宁凡便感知到这西门夜非比寻常。

    这西门夜,只是一道分神,却有着半步炼虚的实力。

    此人的本尊,即便不是炼虚巅峰,怕也是…碎虚!

    若只是寻常半步炼虚,宁凡自恃可以一战,但这西门夜拥有碎虚级战斗意识,真实战力怕已是炼虚级。

    救北小蛮,不过是徒惹麻烦而已。但在权衡清楚利害之前,他的身体已不由自主闪现而出。在北小蛮有难之时,挡在她身前。

    或许,是看在元瑶的面子。

    或许,是身为遗世塔塔主的责任。

    或许,是与北小蛮玩笑般的包养关系。

    或许。仅仅是不允许自己以外的人欺负北小蛮。

    “有我在,你带不走她。”宁凡语气平淡,却有一股不输西门夜的气势。

    他不会被西门夜吓倒,就算是西门夜碎虚本尊到来,他也是一样的态度。

    碎虚老怪,他得罪的还少么!

    “凭你?”西门夜好似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对一旁三名化神巅峰使个眼色,旋即慵懒地闭上眼,等待着宁凡血溅三尺。

    立刻,三名化神巅峰心领神会。各是冷笑,化作三道烟丝夹攻宁凡。

    “卑鄙!”眼见宁凡被三名化神巅峰夹攻,北小蛮神情立刻一变。

    西门世家颇为精通合击之术,这三名化神巅峰合击之力,几乎已赶上寻常半步炼虚了。

    且这三人更是上界修士,手段比下界的炎尊都厉害些许,北小蛮自是担心宁凡吃亏的。

    西门夜更是微闭双目,分明一副胜券在握的心思。

    在他看来,若只是对付一个化神中期。就算那中期化神逆天到战力堪比半步炼虚,也绝挡不住三名家仆的狠手。

    “滚!”

    宁凡目光一寒,一步踏出,一股浩荡的剑气散开。席卷大殿。

    三名化神巅峰还未飘近宁凡身前,便被强横的势剑震出身形,立刻胸口如遭重击,皆是咳血飞退。目光骇然。

    “陷仙剑意,且还是大成的剑意!”

    他们三人,不知联手灭过多少化神高手。却连接近宁凡的身体都做不到,只一个滚字,一步成剑,就震得三人吐血倒飞。

    纵然是西门夜,都目光稍沉,立刻意识到,宁凡并非情报中的化神中期,而是货真价实的化神巅峰。

    “化神巅峰?骨龄不到500岁的化神巅峰?资质倒是不凡。只是你要明白,这世上只凭资质是无法登临巅峰的。你在我眼中,只是蝼蚁!”

    修为到了一定程度,资质反倒不是最重要的。

    若没有强大的背景,没有无数修炼资源供养,想要突破碎虚、命仙、真仙,全然都是虚妄之言。

    在西门夜眼中,宁凡只是一个资质尚可的小辈而已。

    毕竟西门夜本尊已然碎虚成功,放眼四天,都是此代天骄中屈指可数的存在。

    而宁凡,还只是化神巅峰,能否炼虚,能否碎虚,都还是未知。资质,可不代表一切!

    “你,杀了他。”

    西门夜对身旁一位银袍老者使个颜色,那老者立刻会意,一步迈出,赫然亦是半步炼虚的修为。

    银袍老者周身泛着丝丝电光,滋滋作响。

    在其气势张开的一刻,除了西门夜之外,所有西门家修士俱是与之拉开距离,一派忌惮不已的表情。

    “这一次是雷长老出手么?雷长老一身雷霆之术,同级之中罕有人可比,尤其是这雷霆,更是六品虚雷,威力不同凡响…”

    “听说这下界无尽海,有什么狗屁内海七尊,这七尊若是放在雷长老面前,根本不够看!”

    一番窃窃私语,落入银袍老者耳中,却无法激起其任何心神波动,足见此人是个心坚修士。

    雷长老目光扫过北小蛮,看到后者略带苍白的面色,稍稍有些愧疚。

    他曾受遗世宫四位小姐不少恩惠,今日出手击杀宁凡,势必会让北小蛮伤心。

    暗暗一叹,却身不由己,他如今是西门世家的人,食人之禄,忠人之事。

    目光望向宁凡,眼中流露出一丝留情之意,冷漠道,

    “周明,你若束手就擒,老夫看在四小姐面子上…留你魂魄入轮回!”

    “不必了,你不是我对手。”

    “哼!大言不惭!”

    雷长老目光一冷,他一个半步迈入炼虚期的高手,会怕一个化神巅峰?

    能帮宁凡留个魂魄轮回,已是网开一面,既然宁凡不识好歹,他也不必留情了。

    一步迈出,周身银电飞腾,雷长老双手在空气中虚画半圆,下一个瞬间,雷霆化作一道八卦掌印。朝着宁凡便是一掌拍出。

    “八方雷霆!”

    八卦雷掌一掌拍出,立刻沿八个方向化作八条碗口粗的雷蛇,滋滋攻向宁凡。

    此掌并非大规模杀伤,而是将掌力凝聚至极限,每一条雷蛇都足以轻易击杀化神巅峰。

    “此雷不错,我要了!”

    宁凡猛然一点眉心,抽出巅峰灵宝的碎神鞭,朝着八条雷神连抽八鞭。

    莫看对方雷霆为六品虚雷,但宁凡的雷霆,却是天劫之雷。

    八道鞭影。八条血雷之龙,与银雷对碰,立刻电光四射。

    石兵、陆青眼见雷霆势大,立刻开启南塔防御,以免这殿中斗法波及到外界。

    一旦电光波及开,怕是玄武城万里都会被夷平。

    轰!

    双雷相触,雷长老蓦然面色大变,其六品银雷竟流露出畏惧的情绪,根本不敢反抗血雷。

    八鞭之后。雷蛇骤然粉碎,电光俱被血雷所吞噬。

    便在众人的眼皮之下,碎神鞭吞噬掉了雷长老全部灵雷,晋升至半步虚宝!

    “天劫血雷!在修真七境之中。此雷几乎是最强之雷!”

    雷长老面色凝重,终于意识到,宁凡虽是化神巅峰,但手段却绝不弱的。想要胜宁凡。很难!

    回头一看,西门夜正不悦地看着自己。霎时间,雷长老心头暗呼不妙。若不能击杀宁凡,他绝对会被西门夜斩杀。

    “拼了!分雷剑,现!”

    雷长老袖袍一挥,身前凭空浮现八道银色剑影。

    每一道剑影,都是巅峰灵宝,八剑合一,其威力绝不下于虚宝!

    “是分雷剑!这可是雷长老的成名之宝,不只有多少化神死在此剑之下!”

    “哼,那周明死定了,他的血鞭虽厉害,克尽雷霆,却终究只是半步虚宝,挡不住这分雷剑之威!”

    即便雷长老小输宁凡半分,西门家修士也俱都认定,雷长老胜算更大。

    随着雷长老指诀一变,八剑化作流光激射,传出刺耳的锐鸣,倏忽之间,俱都无影,下一瞬,各自闪烁至宁凡半丈之前,剑气透剑而出,分出八道剑雷,扫向宁凡。

    此剑雷八道合一,纵然是半步炼虚都可能陨落。

    眼见八剑迎面而来,宁凡目光一冷,一步迈出,手中血鞭如影,一瞬之间,连抽百鞭。

    百道鞭影落在八柄分雷剑之上,只一个瞬间,八剑好似被霹雳射中,俱都从中拦腰崩碎。

    至于八道剑雷,则直接被碎神鞭横扫。

    被连碎八剑,雷长老目露骇然,他万万没想到碎神鞭竟是如此强横的法宝。

    更让其始料不及的,是八剑剑身粉碎的同一刻,丹田之中忽然升起百道血色电光,重重轰在其元神之上。

    噗!

    雷长老面色惨白,重伤不已,他能感受到,若非宁凡手下留情,他直接就会元神俱灭、死在那血雷之下!

    “退下!否则,我不会再留情!”

    宁凡手持雷鞭,眼神如魔,黑发迎风乱舞。

    若非雷长老之前善意出言、愿保留宁凡魂魄入轮回,宁凡绝不会留其一命的。

    若雷长老再冥顽不灵,宁凡不会再手下留情…唯杀而已!

    嘶!

    一股冷气席卷西门家修士。

    拥有六品灵雷、分雷剑等强横手段的雷长老,竟只两招之间,便被宁凡险些灭杀。

    明眼人都看出,若非宁凡手下留情,雷长老…已死!

    这周明,是个狠人!纵然不如西门夜,但放在北天,都能算得上名动一域的天骄人物。

    在宁凡一个目光逼视下,原本还嚣张之极的西门家化神,一个个目光躲闪,竟无人敢与宁凡目光对视。

    “西门夜,我说过,有我在,你带不走她!”

    轰!

    西门夜面色阴沉,宁凡的话无异于是在打他的脸了。

    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出,雷长老重伤的肉身,立刻化作血雾崩溃,只剩元神不死。

    “废物!待我诛杀此孽之后,再来杀你!”

    雷长老元神恐惧,却不敢反抗,亦无法反抗。

    西门夜太强大,捏死他不过顷刻之事。

    目光扫向宁凡。西门夜已明白,宁凡确实是个人物,至少放在炼虚之下,能胜他的几乎已没有。

    但,那只是炼虚之下。

    西门夜的分神,虽也是半步炼虚,但其本尊,可是实打实的碎虚第一重强者!

    “你很喜欢北小蛮?”

    “…”宁凡没有接话。

    “哼!我不欺你,但凡你能胜我半招,北小蛮。归你了!”

    嗤!

    西门夜手掌虚空一划,立刻,身前空气忽而被掌力分成两半,露出一处新开辟的洞天空间。

    “掌开洞天!”

    宁凡心头一凛,这种手段,唯有碎虚老怪才能做到,以宁凡的目力,这西门夜随手开启的洞天空间,虽只有万里之广。却足以说明此人手段通天了。

    且看起来,这西门夜极其自负,不屑在玄武城胜过宁凡,毕竟在玄武城斗法。可能波及到其他修士,使得宁凡分心。

    西门夜,要光明正大将宁凡踩在脚下!

    “入此洞天,与我一战。胜我半招,北小蛮归你!若败,则死!”

    西门夜二话不说。一步迈入洞天。

    而宁凡略略思索后,自忖风烟一指风化掉区区洞天空间轻而易举,若有变故,随时可遁出。

    何况这空间不过刚刚开辟,绝无可能有阵法埋伏。

    “小蛮,不是货物。”

    宁凡回头望了北小蛮一眼,淡然一笑,却转而一步,迈入洞天空间之中,虚空愈合。

    扑通…

    又是一块小石,坠入心湖,一句话,却让北小蛮芳心颤动。

    不是货物…他说我不是货物…

    无论是娘亲还是姐姐,都将我的婚约当作结交西门世家的筹码,当作一个货物对待。但他却说,我不是货物。

    北小蛮一直觉得宁凡很讨厌,非常讨厌。

    每次看到宁凡对她笑,她都是莫名来火。

    但这一次,她却觉得这个笑容特别好看,好看的让人心酸。

    他明明知道西门夜厉害,却还要与之一战。

    他不是最爱欺负我么,为何却愿为我出头。

    “不要去…”

    北小蛮心头突然好怕,她知道西门夜有多么厉害,她试图挽留,但宁凡已走入洞天空间。

    她想要进入其中,但这空间乃是西门夜掌印所开,除非是碎虚修士,否则谁又能轻易进入…

    轰!

    没有给北小蛮太多的思索时间,就在宁凡、西门夜进入洞天空间的一霎,其中已传出惊天动地的波动…二人一交手,便是各出全力!

    斗法波动,几乎要将洞天空间震碎!

    嗤!

    一道鲜血自虚空裂缝传出,溅在北小蛮的脸上。

    北小蛮轻轻抚摸那血,那气息,她岂会不认得。

    是宁凡的血…

    里面怎么了,究竟怎么了?

    为何刚一出手,宁凡便血溅虚空!

    “不要有事!不要有事!”

    北小蛮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宁凡为她而战,她却连宁凡此刻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她终于发现,原来自己心中,竟不知何时开始,已放不下他…

    洞天空间中,宁凡浑身浴血,眼露森寒,在他身前,西门夜亦是拳骨粉碎,暗暗惊诧。

    他这分魂,可是玉命巅峰的炼体境界,而宁凡明明只是玉命第三境。

    但数百拳下来,宁凡虽浑身浴血,却并未落太多下风。

    而自己,更非完胜,拳骨都被宁凡轰碎。

    “你很强,但这强仅仅是在化神之内。本座已然碎虚,见过太多的天骄。不怕告诉你,这句分神之身的实力,几乎是完全复刻我化神之时的水准。你,不是本座对手!”

    “是么,那你的拳骨怎么碎了?”宁凡一抹嘴角鲜血,战意更盛。

    他第一次遇见这么一个同辈天骄,而那人,强大到让他本能地紧张、激动地发抖。

    从前的他,因为击败一些天骄,便有些自大了。

    韩涅天,西门夜…这些,都是同辈之中突破碎虚的存在啊!

    “我,不会输!”宁凡决然道。

    “哼!大言不惭,这一招,本座不会再留情了。抽魂!”

    西门夜五指一抓,朝着洞天大地之魂抓去。

    却见宁凡嘴角冷笑一勾,同样五指一抓,竟赶在西门夜之前,先一步抽走大地之魂。

    地魂只有一个,宁凡抽走了地魂,西门夜便无魂可抽。

    “你竟也会抽魂之术,且比本座更加纯熟,这不可能!”

    西门夜目光第一次动容。

    这抽魂之术也是西门夜突破碎虚后才领悟,并不纯熟。原本想抽魂达到炼虚法力,一招瞬杀宁凡,却不曾想,反被宁凡夺走地魂。

    抽魂入体,宁凡法力暴涨,霎时间提升至半步炼虚,完全不弱于西门夜。

    骨骼发出音爆般脆响,宁凡目光如电,冷视西门夜,掌心凝出两层掌印,一掌拍出。

    下一刻,滚滚黑炎化作两千丈的火焰巨掌,自长空当头镇向西门夜。

    “凡虚级法术?但这,又如何!大虚空掌!”

    西门夜掌印一拍,漆黑如夜的虚空之力,化作两千丈黑色掌印,与火掌猛然对碰。

    轰!

    火掌崩碎,虚掌亦碎,波动横扫,几乎让此处洞天空间崩溃。

    宁凡连退十余步,西门夜连退九步,方才各自稳住身形。

    西门夜暗暗一诧,自己全力出手的大虚空掌,竟会被宁凡给接下。

    而更让其不可思议的,是宁凡几乎在稳住身形的一刻,一振扶离紫翼,双手持剑,一是星光如水,一是血气如龙。

    丝毫没有因火掌崩碎而动摇,双持锐剑,迎面攻来,悍不畏死。

    “我,不会输!”

    这一次,西门夜真真切切感受到,宁凡剑中的气势。

    他目光继而一变,这宁凡,绝对是其见过的化神之中,最凶悍的一个。

    “但你,终究只是化神…虚空凝剑!”

    西门夜随手一挥,虚空之力凝成漆黑之剑,威力堪比虚宝!

    一剑一点,迎向宁凡双剑,剑光对碰间,洞天空间开始崩溃。

    十余次剑身对碰后,西门夜不耐发现,他竟无法占到宁凡丝毫便宜。

    甚至,单论剑术精妙,他逊色宁凡太多。

    “本座竟会在剑道之上,败给一个下界蝼蚁!”

    一股强烈的不悦,涌上西门夜心头。

    他单手持剑,另一手狠狠拍向宁凡的斩离剑身。

    一拍之力,震得宁凡虎口粉碎,血流如注,却目光不改冲锋之势,将血龙妖剑朝西门夜脖颈一抹,丝毫不在意所受之伤。

    西门夜暗暗心惊,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让他忌惮不已。

    匆匆连退,却仍是被血龙妖剑斩中脖颈,留下一道半寸长的血痕。

    且在血龙妖剑划破其肌肤之时,好似有一股撕扯之力从血剑中传出,将西门夜的精血吸走不少,竟是大意之下,比宁凡吃了更大的亏。

    “这是什么妖剑!”西门夜勃然大怒,他不容许自己被一个蝼蚁所伤。

    “半招,我胜了。”宁凡讥讽道。

    “闭嘴!”西门夜眼神若狂。

    什么半招之约,都被抛诸脑后。

    他此刻只有一个心情,便是…诛杀宁凡!

    (3/6)(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