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76章 前代雨皇

第376章 前代雨皇

    49重虚空墙壁,阻挡在前,进退不能。

    49道炼虚封锁,碎虚之下几乎无人可逃遁出去。

    宁凡目光一狠,若不破除此墙,顷刻便会身死。

    指诀一变,法力疯狂汇入东溟钟之中,金钟迎风而长,猛然一震,发出澄澈心扉的古老钟音。

    一层层金色音波,向四方散出,所有的虚空封锁在触碰到音波之时,轰然粉碎。

    “咦?”

    49具傀儡之中,竟有一具傀儡发出一道轻咦之声,显然未料到宁凡能挣脱障壁封锁的。

    嗤!

    几乎在破去障壁的一霎,宁凡猛捶胸口,连喷十余口精血,扶离之翼一振,遁速几乎无限接近炼虚中期,匆匆后退之下,险之又险避过了49重虚力攻击。

    心中却随即升起一道骇然。

    那一道轻咦之声,没有避过宁凡耳目,他倒是没有料到,这49具傀儡之中,会有一具…是活物!

    镇守于此的343具傀儡,绝对是无灵智的类型,不会错!毕竟镇守七块水晶,若用灵智傀儡,反倒可能出现其他变故。

    但宁凡相信,他没有听错…有一具傀儡,不知什么原因,是活物!

    这绝对是宁凡未料到的变故,但并不妨碍宁凡逃命。

    18万迅字灵印,加之自损精血,宁凡的遁速已然催动极致,只要阻挡群傀一瞬,便可脱逃。

    在遁逃的同时,宁凡猛掐指诀,令三具傀儡护在身前,黑傀、龙尸护在第二重,其他化神傀儡结成圆阵防御,并同时催动定星盘,撑开硕大的星图。升起三万盏星灯,星光阵光霎时亮起。

    这星阵之光,是宁凡耗费五亿仙玉撑开,只要仙玉不尽,炼虚中期之下,无人可轰开此阵。

    49具炼虚傀儡,40具为初期,7具为中期,2具为后期。

    而两具后期傀儡中,又有一头是之前轻咦的傀儡。

    “哦?阵术形态的太古神兵么…”

    那后期傀儡再次轻咦一声。连同其他48具炼虚之傀,无数拳芒轰在星光之上。

    轰!轰!轰!!!

    纵然定星盘全力催动、防御逆天,然而面对群傀攻击,亦仅仅撑过瞬息而已。

    阵光碎,宁凡胸口如遭重击,反噬极重,却硬是咽下甜血,目露决然。

    石台距离出口,仅有万丈距离。碎虚空障壁、开星阵,两次拖延,宁凡距离出口仅有三千丈。

    只要逃出这最后三千丈,他便可得到这光**晶。三力合一,冲击巅峰!

    “盗光阴者,死!”

    群傀再次冷漠出声,一道道虚空拳芒带着崩溃山河的力量轰出。

    若让这些拳芒轰出。宁凡再无防御的可能,即便以所有傀儡作为肉盾!

    “悼术,命囚!亿界傀儡。莫得我命,皆为命囚!一指,囚尔命!”

    宁凡眼神空前专注,这一指命囚,是其拼死一击,务必要让群傀一霎失神,中止攻击。

    他的眼神,愈加淡漠,漠视苍生,便是真仙也无法拥有如此淡漠的目光。

    黑发无风自动,眼眸深如潭底,在这一指点出之后,满头黑发竟顷刻雪白,容颜亦苍老起来。

    而一道森寒的黑色月光透指而出,下一刻,49具炼虚傀儡的面上,竟相继浮现出一道黑色月牙来。

    嘎吱!

    48具傀儡,皆在月印生成的一刻,神思恍惚,生生中断拳芒。

    唯有那一具灵智傀儡,似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震撼道,

    “悼术!北天祖帝的悼术!本皇没有看错,这绝对是悼术!”

    这具灵智傀儡,竟认出宁凡此术来历!

    这也难怪,若是寻常时候,宁凡不会将此术施展到极致,更不会口念悼术言灵。

    在这生死危亡之时,他所想的只是如何将此术威力发挥最大,而并非隐藏此术来历。

    借助这囚命一指,群傀一霎失神,宁凡再振紫翼,已遁至出口千丈,再一遁,便可逃出!

    对方是49具炼虚傀儡,宁凡的命囚一指,仅能让它们失神一霎,下一刻又挥动拳芒攻击。

    宁凡数次施展命囚一指,从未有今日的强烈副作用。

    黑发变白,容颜苍老,他终于明白为何命囚之术能克制傀儡。

    这分明是减少自身的生机、封印傀儡的命!

    从前对付的傀儡,并无炼虚级,故而没有如此强大的副作用。

    这满头白发、苍老容颜,便是施展此术的代价。除非宁凡身体生机恢复,否则再无法施展出同样一指,更无法再取巧阻挡傀儡攻击。

    “最后千丈了!必须逃出去!”

    “爆!”

    宁凡目光一决,一面急退,一面指影翻飞。

    25具化神傀儡,10具初期,7具中期,6具后期,1具巅峰,一具半步炼虚。

    在这一刻,只为阻挡49具傀儡一瞬,宁凡毫不犹豫,催动了10具初期傀儡,率先自爆!

    轰!

    10具化神傀儡自爆,其威力何其了得,纵然是49道炼虚拳芒,都稍稍阻挡了一瞬。

    还有五百丈!

    宁凡指诀猛变,这一次掐动的,却是傀儡相融的祭献之术。

    对方49具傀儡,并没有融合的迹象,对宁凡而言是一件好事。

    己方的傀儡,却要通过祭献…融合!

    在宁凡指诀掐动的一刻,7具中期化神傀儡忽而肉身燃起黑火,下一刻,灰飞烟灭!

    黑光笼在半步炼虚之傀身上,一霎之间,半步炼虚的黑傀亦提升至炼虚初期。

    眼中稍稍挣扎,但片刻露出决然。

    一指诀变,刚刚突破炼虚初期的黑傀,竟悍不畏死冲向49具炼虚傀儡,迎向拳芒,轰然自爆!

    在黑傀自爆的同时,己方剩余所有傀儡、包括炼虚傀儡在内。俱都朝着49傀轰出拳芒。

    轰!

    借助一具炼虚傀儡的自爆,借助三具炼虚傀儡的合击,49道炼虚拳芒硬是被哄散,拳劲在阁楼宫殿中乱泄。

    这乱泄的拳劲,威力大减,但横扫开来,宁凡一行俱是被拳劲轰中,各是重伤。

    仅存的6具后期傀儡、1具巅峰傀儡,皆是重创。

    3具界兽傀儡,倒只受了轻微创伤。

    而宁凡伤势最终。堪比玉命第四重的肉身,仅仅被拳芒波及,便立刻重伤欲死。

    借助拳芒轰击之力,宁凡率领群傀,彻底遁出最后的五百丈!

    逃出生天!

    在逃出空间障壁的一刻,48具傀儡不顾一切追来,仿佛要抢回水晶一般。

    那一具灵智傀儡,则望着宁凡方向,大为感叹。似乎操控这傀儡躯体极为艰难。自损之后,方才能五指一抓,以虚空之力凝成一份黑色玉简,屈指一弹。射出第八层。

    连同玉简射出的,还有一块银色令牌。

    障壁,愈合!

    宁凡手持金色水晶,耳边回荡着一句匪夷所思的话语。

    “小友真是不凡…连本皇都盗晶失败、困死在第八层。小友却成功了。惭愧,惭愧啊!后生可畏…”

    这句话音,分明是那灵智傀儡发出。

    这一刻的宁凡。终于有时间细细寻思那傀儡的诡异。

    他之前应该没有看错,傀儡确实没有灵智,那灵智傀儡怕不是傀儡生灵,而是被什么高手的元神寄附在傀儡中。

    从其言语判断,那高手似乎也曾跟宁凡一般,妄图盗取水晶,不过他可没宁凡东溟钟、命囚术等逆天手段,自是被困此地至死了…

    “那人是谁…”

    宁凡平伸手掌,接过黑色玉简,正是那神秘高手所给。

    确定这玉简没有暗算后,宁凡神念没入,一道残破的记忆烙印在玉简中,被宁凡读取。

    霎时间,宁凡的面色极其古怪起来。

    因为那被困在第八层的神秘高手,不是别人…竟然是前代雨皇!

    如今的雨之神殿中,最高辈分者乃是雨皇,之下则是云天决、云不舒等碎虚老怪。

    然而被囚于第八层的神秘高手,却是比如今的雨皇还高三代的老辈人物。

    其封号为…‘红**皇’!

    雨界成形以来,共有一千多代雨皇交替,但唯有突破碎虚六重之上者,才可被冠以封号。

    如今的雨皇,是没有封号的,那红**皇能有封号,修为自是在碎虚六重之上!

    宁凡游历天下,对雨界历史虽不知甚详,却也知道一些。

    隐约听人说过,似乎三代之前的红**皇,曾经于遗世塔修炼,最终却消声匿迹。不少人猜测,红云是晋级失败、陨落成灰,死在遗世塔…

    无人能想到,堂堂红**皇,竟然会做出与宁凡一般的事情,跑到遗世塔偷水晶。

    红云没有宁凡的风烟一指,他在遗世塔以皇雨之术,经历外界百年、第七层万年,才破开第八层空间一个缺口。

    常理而言,以红云的碎虚六重修为,若只盗一块水晶,应不难的。只是他比宁凡贪心太多,准备将七块水晶一并盗走,结果大意之下、遭到343具炼虚傀儡联手围攻…

    下场么,肉身灰飞烟灭,元神无奈之下,强行与其中一具炼虚傀儡夺舍融合,总算避过群傀耳目,逃过了群傀攻击。

    可怜一代封号雨皇,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这里。虽有意识存在,却因为元神太过虚弱,连控制那傀儡身躯都做不到。

    能够给宁凡这份玉简,已经是尽了全力。

    连红**皇都盗晶失败,宁凡却取得成功,绝对足以自傲了。

    但宁凡却自傲不起来。

    看着手中的金色水晶,宁凡不免患得患失起来。

    握着这块水晶,感觉着其中蕴含的庞大能量,宁凡更加确信,这水晶足以让其突破化神巅峰。

    只是为了夺得这块水晶,付出不可谓不大。

    失去了18具化神傀儡,其中包括那具半步炼虚之傀。

    群傀不同程度受损,受伤最重的却是宁凡。

    秘术自损,伤势不轻。更眼中的是施展命囚一指后,流失掉的大量生机。

    好在宁凡习得了黑星疗伤术,只要在遗世塔中再疗养个一年半载,伤势自然痊愈的。

    距离离开遗世塔,还有最后三年,不过由于第七层水晶被毁,时间减缓效果丧失,宁凡不得不返回第六层修炼。

    三年时间减半,只剩一年半。

    这一年半,用于疗伤、炼化水晶。只是勉强足够。

    宁凡也只能期待,能在离去之前炼化掉庞大的水晶之力了。

    第六层空间,宁凡重新开辟洞府,召出黑星,开始疗伤。

    望着手中的黑色玉简,苦笑不已。

    那红**皇,给宁凡这份玉简,自不可能仅仅是讲故事给宁凡听。

    在玉简的末尾,有着一个恳求…希望宁凡将他尚在人世的消息。带给雨殿,让雨殿前来救援。

    红云并没有期待宁凡将其救出。

    凭宁凡的化神修为,一次进入第八层冒险,已是勉强。若再进一次,怕是不盗水晶都会被群傀攻击,毕竟群傀已记住了其气息。

    宁凡没有盗取第二块水晶的打算,更没有救出红云的实力。

    故而红云只拜托宁凡将其在世的消息带回雨殿。并许诺了莫大好处。

    红云声称,一旦其逃出生天,愿意给宁凡任何报答。

    甚至在玉简最后。还附上了雨殿最高级功法——《皇雨元功》。

    这是雨殿最强功法,唯有历代雨皇才可修炼,纵然是神子,也仅能修炼皮毛而已…

    经过宁凡鉴别之后,这功法并无任何异样,那红玉并未改动功法、暗算宁凡。

    红云这是将雨殿最强功法送给宁凡,换取宁凡的好感,希图宁凡搭救自己!

    与这部功法一起赠送的,还有随着红云一并丢失的一块银令…雨皇令!

    红云在遗世塔‘死亡’,然而其他雨界碎虚进入遗世塔,并未寻到神皇任何遗物,包括雨皇一并丟失。

    这雨皇令可是神皇身份的象征,更有着唯有神皇知晓的特殊用途。

    此令丢失,雨殿自然疑惑是遗世塔藏起此令,再一想,或许红云的‘死’都可能是遗世宫加害。

    如此一来,几乎再无任何雨殿碎虚来遗世宫修炼,纵然是炼虚都是极少…

    这是旧怨!

    雨界之中,怕也只有宁凡知晓,这所谓的旧怨,不过是红云咎由自取罢了。

    盗遗世宫的光**晶,死在第八层,纯属咎由自取,就算是宁凡,在进入第八层之前,也做好了最坏打算,一旦死亡,只怪自己福薄,只怪天意如此,怪不得他人。

    至于红云的请求,宁凡深思熟虑后,并未决定帮助红云。

    帮助红云将消息传递给雨殿,他能获得什么好处?

    救出红云,雨殿便会多出第二个神皇,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谁知道如今的神皇得知这个消息,是弄死宁凡、杀人灭口,还是救人?

    即便如今的神皇宽宏大量,愿意救出红云,并让出神皇之位,但红云脱劫,会如何对待恩人宁凡呢?

    之前红云分明认出宁凡的命囚悼术…

    若是红云脱劫,会不会杀宁凡、恩将仇报?

    那红云敢偷盗光**晶,自然和宁凡一样、不是什么好鸟。

    恩将仇报说不定真做得出来…

    “红云之事,姑且放在一边,如今的我想要救他,绝对要冒极大风险,不值…”

    “不过说起来,此行不但获得光**晶,更获得雨殿的神皇功法,亦获得雨殿失传的神皇信物——雨皇令…收获倒是不小。就算毁去不少傀儡,倒也值了。”

    宁凡望着掌中水晶,目露火热。

    他恨不得立刻吞下这水晶,修为大涨,但他知道,此刻仍不是提升修为之时。

    在此之前,必须先借助黑星之力疗伤。

    收起黑色玉简、雨皇令、水晶,宁凡闭目不语,头顶虚空现出五颗黑色星辰,周身则缠绕起无数黑色星光。

    白发开始变回黑色,苍老干皱的皮肤也开始复原。

    伤势正徐徐缓解、痊愈…

    (1/6)(未完待续……)

    ps:  昨天有事,今日补昨日三更,共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