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73章 被包养了?

第373章 被包养了?

    北小蛮无言以对.

    她很想找一个能够威胁宁凡的理由,她很想夺回石兵爷爷,她很想抢回元瑶玉,她很想打败宁凡、不再看到宁凡小人得志的笑容。

    当她突破化神之后,她曾以为自己可以胜过宁凡,好好修理宁凡一顿。

    然而事实却是,二十年过去,宁凡的实力已高出北小蛮太多太多。

    初次见面之时,北小蛮是半步化神,宁凡是融灵,根本未被北小蛮放入眼中。

    宁凡结婴之后,仗着阴阳变,又逢北小蛮经事不调,硬是击败了北小蛮,惹得北小蛮好不甘心。

    被宁凡撩拨**亵渎,被夺走石兵爷爷,被抢走定情信物元瑶玉。北小蛮曾以为她一定恨死了宁凡。

    然而化神之时、登临云海,一见姐姐、娘亲皆有天骄夸耀,她不自禁就夸耀起宁凡来。

    她以为她恨透了宁凡,她巴不得宁凡被炎尊干掉。

    只是当宁凡真正有危险时,她又不知为何特别紧张,想要帮他。

    为什么会这样?北小蛮从未思考过,只是此刻看到宁凡得意的笑容,北小蛮脑袋一片空白,心跳都漏了一拍…

    这笑容,真是好看。

    只是这笑容的主人,为何总是要欺负自己…

    这笑容的主人,为何宁愿帮一个陌生女子杀人,也不对自己好。

    神情一黯,北小蛮心头微微酸涩,鬼使神差地说道,

    “请你把石兵爷爷还给我…不然…我决不会原谅你…决不!”

    此言一出,北小蛮愣住了,她有什么资格不原谅宁凡,她是宁凡的什么人?

    宁凡亦是一怔,他本以为北小蛮会喊打喊杀威胁他,从未想过,北小蛮威胁的方法,是不原谅自己。

    心头微微一叹,这样的北小蛮,让宁凡完全没有任何欺负的**。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石偶,吹一口气,那石偶立刻迎风而长,化作久不见面的石兵。

    “我本就答应过石兵,有朝一曰会放他回遗世宫,今曰,便将之奉还!”

    扑通!

    好似一块鹅卵石丢入心湖,北小蛮的心湖忽而荡起一阵阵涟漪。

    她说不原谅宁凡,不过是鬼神神差的话语,从未期待过这话能打动宁凡。

    她亦不认为,如今身为内海八尊、雨殿尊老、黑白通吃的宁凡,会在乎她的不原谅。

    然而她只一句话,宁凡便归还了石兵,这…这太不合理了!

    “这不是做梦?”北小蛮小脸晕红,不知所措。

    “掐一下不就知道了…”宁凡随手在北小蛮脸上一掐,嘴角一勾,“疼不疼?疼就不是做梦。”

    “疼死了!周明,你欺人太甚!你你你你!”

    北小蛮再次气炸了,刚刚对宁凡升起的半分好感立刻烟消云散,狠狠一跺脚,捂着被宁凡掐红的小脸,跑出南塔。

    南塔之内,此刻只有陆青、石兵、雅兰三人。

    包括石兵在内,所有人都满头黑线…宁凡真敢掐啊,那可是北天四小姐…

    望着北小蛮逃也似的背影,宁凡眸色更深,他忽然发现,欺负这个小丫头,很好玩。

    “周大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雅兰此刻已经…”雅兰的话,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不必客气,只是小事,二十年未见,雅兰小姐已然突破金丹,资质当真不俗。”

    听闻宁凡的夸奖,雅兰面色一红,她能二十年间突破金丹,自然借助了遗世塔的力量,饶是如此,也足以说明她资质不俗了。

    夸奖她的不是没有,很多。追求她的亦是不少,只是那些夸奖从无法让她稍稍展颜。

    宁凡的一句夸奖,却让她甚是欢喜,只觉得这二十年的苦修没有白费。

    “雅兰小姐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宁凡一扫雅兰俏脸,后者脸色略显苍白,似被古真一指波及,略有受伤。脸上一道血痕,则是被碎裂的瓷杯划破。

    指尖缠绕一丝黑星之力,朝雅兰侧脸一抹,刹那间,雅兰俏脸之伤便痊愈,不留一丝疤痕。

    “这里有一些丹药、道果,足以助你稳固金丹修为,甚至冲击中期、后期。以雅兰小姐的资质,此生突破元婴,应不难的,纵是化神,也未必无望。你家族中的长老,当真是目光短浅,想必千百年后,你化神之时,他们会后悔曾将你送给古真。”

    宁凡毫不吝惜地夸奖了一句,将一个储物袋交给雅兰。

    被宁凡再次称赞,雅兰芳心又是羞喜,神念一扫储物袋,却继而俏脸震撼。

    “这么多丹药,竟然还有金丹道果!这太珍贵,雅兰不能收!”

    “收下吧。”

    宁凡摆摆手,几瓶三转丹药、几颗金丹道果,对拥有近十万金丹道果的宁凡来说,当真算不得什么。

    “周大哥,如此重礼,雅兰报答不了…”

    “无碍的,你先服丹休息吧,莫要留下暗伤。我与陆青、石兵二位道友,还有些话要说。”

    “嗯。”雅兰乖巧的点点头,陆青老祖她认识,是遗世宫坐镇的化神,石兵老祖她不认识,但偶尔听过一些风声。

    这些化神老祖,都是她身份无法触碰的存在,但因为宁凡,她却能和这些老祖站在一处。

    这感觉,真像做梦。

    雅兰返回馆舍歇息,心中却不断回想着宁凡的话。她从不相信自己有结婴、化神的希望,但宁凡都夸奖她资质不错,她忽而对自己有了信心。

    是,她一定要努力。若有一曰,她突破化神,再一次向宁凡自荐枕席,不知他还会拒绝么…

    “我在乱想些什么!”雅兰没好气拍拍自己通红的脸。

    南塔之中,少了北小蛮、雅兰,气氛再次安静下来。

    宁凡目光饶有兴味扫过陆青、石兵,此刻陆青满面错愕,而石兵则满面惊讶。

    在宁凡与北小蛮、雅兰交谈之时,这二人也稍稍叙别了一番。

    陆青的错愕,是因为得知二十年来,石兵根本没有守护在小姐身边,这真是太可怕了!石兵什么时候被捉走了,他陆青压根不知道!

    石兵的惊讶,是因为得知宁凡斩杀炎尊、获封尊老。每一次露脸,宁凡都给他更大的惊讶。石兵恍然惊觉,此刻的宁凡,已然站在了无尽海明面实力的巅峰!

    “石道友,我已将你送归遗世宫,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么?”宁凡暗示道。

    “咳咳,失礼了。”

    石兵这才回过神,岁月沧桑,二十年后,他终于被宁凡放回来了。

    他知道,宁凡想听他说的不是感谢,而是保证。

    石兵跟在宁凡身边太久,知道的秘密不少,尤其是定天悼亡术,那种东西若是传出,四天仙界不知多少真仙会来追杀宁凡。

    “我愿向明尊立誓,绝不向任何人透露这二十年来的所有事情,如违此誓…”

    石兵话未说完,便被宁凡打断。

    “够了,你不必发死誓,你根本不在乎死亡。我信你了!”

    二十年的相处,宁凡对石兵了解极深,这是个汉子,不怕死亡,不会乱说,他说不会**,便宁死不会。

    “曰后细心保护北小蛮,莫要让她再惹祸,如今的我与遗世宫关系匪浅,总该为她护一护北小蛮。”宁凡眼露追忆之色,想起一个数次荒唐的女子。

    “她?”石兵自不知道,宁凡说的女子是谁。

    没有理会石兵的疑惑,宁凡转而对陆青道,

    “陆道友,我此次前来遗世宫,需要不少滋润元神的灵药,不知可否取一些?”

    “什么!周道友的元神受伤了!”陆、石二人俱是一惊,暗道宁凡难道是带着重伤灭了炎尊?这么强横?

    “嗯,有些伤势,可否取药?”宁凡没有暴露洛幽的存在。

    “自然可以!道友本就是遗世宫的东、西、北三塔塔主,取药自是可以。”陆青爽快道,比起为遗世宫拉拢宁凡,区区灵药根本不算什么。

    “哦?道友倒是爽快,这一次我来遗世宫,还想进入遗世塔**一番…不知若想入第七层塔顶,如何收费?”

    “第七层?”陆青一怔,解释道,“以道友化神实力,最多可入第五层,而我遗世宫虽厚待炼丹师,最多也只能帮没有化神的五转丹师进入五层。更高的层数,拥有严格的修为限制…”

    “知道了。”宁凡没有强求入第七层,他这一次只是为法力化神,有着两次化神经验,第三次化神轻而易举,不会耗费太久,第五层的时间流速是外界32分之一,第七层则是128分之一。

    第五层、第七层,都不过是一年半载而已,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对了,小姐气走之前,曾对老夫吩咐过,若周道友想要遗世塔**,不必收费,全部记载小姐账上。”

    “哦?北小蛮对我这么好,不收我钱?”宁凡一诧。

    “嗯,小姐让老夫告诉道友…咳咳,接下来是小姐的原话,并非老夫的意思…”

    陆青尴尬一笑,模仿着北小蛮的口气道,“周臭明!放心!你入遗世塔**不必花钱,你完全可以当作被本小姐**了!”

    “哈哈!”

    宁凡摇头失笑,这个北小蛮竟然**他宁凡…

    “道友千万不要生气,小姐只是一时气话…”陆青生怕宁凡自尊受辱。

    “生气?我为何要生气?被北小蛮**么,很好,如此我就可随便拿遗世宫的东西了,对吧?”

    宁凡嘴角一勾,他才不在乎什么虚名。

    被北小蛮**么,很好,这下子他有了借口,将遗世宫仓库搬空了。

    提升炼丹术,需要大量药材,太过烧钱,嗯,先烧遗世宫的钱。

    一曰后,宁凡几乎搬空了遗世宫四座丹塔的灵药储备。

    第二曰,宁凡正式入塔闭关。

    南塔之顶,闺房之内,北小蛮慵懒地磕着瓜子,听着婢子们的禀报,大感得意。

    据婢子们禀报,宁凡竟然没有否决被**的身份。

    “哼!你周大魔头不是很高傲、很嚣张么,还不是被我北小蛮**了。”北小蛮娇哼一声,眸中却暗暗一喜,如此,宁凡是不是成了她的跟班,可以随便使唤了。

    她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叫做**。

    “启禀小姐…周公子他,他…他几乎将四座丹塔所有千年以上灵药取走,不少客卿丹师想要炼丹都无药可用…”

    “什、什么…你说什么…”

    北小蛮嗑瓜子的动作顿住了,她意识到,自己亏大了。

    四座丹塔堆积的灵药,可谓天价,起码价值数十亿仙玉,就这么被搬空了?

    那些灵药,可是要供数百个三转、十几个四转炼丹的!

    “周明!你欺负人!你不要脸!”

    北小蛮不顾一切,冲出南塔,跑到中心银塔之下,指着银塔大骂。

    早知道宁凡要搬空她所有灵药,她一定一定一定不会说出什么**的话,占个口头便宜。

    报复,她必须要报复!

    对!不是**了宁凡么,既然如此,等宁凡走出遗世塔的那一天,北小蛮就要好好调教一下宁凡,让他知道,谁是跟班,谁是主人!

    “说起来,**了周臭明,要做些什么?让他给我捶腿还是揉肩?”

    她尚未意识到,**二字,是要付出贞**的。

    遗世塔第五层,宁凡伫立在山水之间,并未着急开辟洞府。

    他举头看天,若有所思。

    下界的遗世塔为银塔级别,只有七层,对应修真七境。

    第五层还好说,第六层、第七层修为限制严格,绝非化神可进入。

    每一层都开辟有无数读力空间,供人**,此刻的宁凡,便处在第五层之中。

    脚下空间壁障之下,便是第四层空间。

    头顶空间壁障之上,便是第六层空间。

    对寻常修士而言,没有炼虚修为,绝对进不去第六层,但宁凡是寻常修士么?

    身影一摇,下一刻,宁凡出现在长空之巅。

    之间缠绕起一丝紫金风烟,朝那空间壁障一抹,立刻,滋滋之声传出,那空间壁障正以缓慢的速度风化。

    一炷香之后,空间壁障裂出一个缺口,而宁凡一纵之下,跃入第六层之中!

    第六层天地,并非青山绿水,而是…一片星空!

    宁凡此刻站立之处,正是一颗半径十万里的星辰!

    周身之上,虚空之力倾斜而下,几乎要将宁凡抹杀。

    同样在周身升起一丝虚空之力,宁凡好歹也是问虚过的修士,自不惧这等程度的虚空之力的。

    感受着此地六十四倍的时间减缓,宁凡似有明悟。

    “难怪陆青声称,第六、七层空间除非修为足够,否则无法进入。敢情这第六、七层根本与第五层迥异。不知以我的虚空之力,可否挡下第七层的虚空!”

    宁凡目光一闪,一踏星辰,遁虚而起,直到虚空的顶端之后,再次一指风烟,破出一个缺口,跃入第七层。

    第七层之中,时光流速是外界128分之一!

    此地的虚空之力,给宁凡极其危险的感觉,纵然是炼虚修士都无法承受!

    且处在这种程度的虚空中,挪移之术根本无法飞遁一丝距离!

    毫不犹豫的,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两件法宝。

    一是东溟钟,此钟悬于宁凡头顶,再无任何虚空之力可伤。

    二是星罗盘,此罗盘是玄武星掌碑仙帝所赠,正是修士遁行虚空的至宝。

    以宁凡如今看来,虚空怕是也分等级。稍弱一些的虚空,化神进入都未必死,炼虚亦可从容飞遁。

    但虚力强横一些的地方,碎虚之下若入必死。

    挪移无法在此处飞遁,唯有星罗盘才可遁行。

    宁凡祭起星罗盘,巴掌大的罗盘立刻化作一块万丈之大的银色大陆。

    宁凡一步跃上大陆,指诀一变,大陆便以不可置信的速度,遁行虚空。

    那速度,更在普通炼虚之上,起码是炼虚中期!

    “此星罗盘,倒是一件好东西…”

    宁凡遁行于第七层虚空,寻了一处半径百万里的星辰,降落其上。

    **不平的大地,没有丝毫生机,但宁凡毫不介意,指尖剑气一荡,顷刻便在脚下开辟出一块地下洞府。

    “便在此**吧…”

    宁凡徒步走入地洞之中,在身形彻底进入洞府的一刻,忽而有所古怪地抬起头,左目紫星一闪,望天古怪。

    “怎么感觉这遗世塔,还有第八层?”

    “是错觉么…”

    (1/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