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69章 一吓就萎了

第369章 一吓就萎了

    “何方狂徒!敢杀我徒!找死!”

    一道怒吼之声,响彻玄武城,伴随而来的,是化神巅峰修士遁光破空的刺耳锐鸣.

    “不好!是炎尊者来了!此人最是护短,无论古真为何而死,他都势必要与明尊一分生死的!”

    “明尊好歹是内海八尊之一,难道会惧炎尊者么?”

    “你却不知,那炎尊者修有火识识海,平生吞噬火焰更是无穷无尽,不但丹术超群,战力更是不俗,曾以火生生焚杀一名半步炼虚!”

    “什么!炎尊者可杀半步炼虚,那岂不是说他的实力放眼内海七尊都是前列人物!”

    “不仅如此啊,传闻此次炎尊者入无尽海,更是带来了两名炼虚老怪同行守护…虽不知那二人如今去了何处,但这足以说明,炎尊者在雨殿的地位,不一般啊!”

    种种议论之后,群修明知宁凡身份,竟仍有不少人不看好宁凡,哄然而散,生怕与宁凡扯上任何关系。

    就在诸人退散不久,轰地一声,一道炽烈的火光降临南塔之外,显化为一个红袍老者。

    老者气息绝强,尤其厉害的是一身火焰。

    他站在那里,空气都无端炽热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气势冲天。

    此人正是古真之师——雨殿尊老,炎尊者!

    “你是何人!”

    炎尊者冷喝一声,音波化作熊熊烈火,朝南塔卷去,仿佛要将宁凡连同南塔一同焚杀一般。

    这一招名为化音成火,乃是极高端的控火之术,一经施展,立刻博得了不少眼球。

    重重火浪席卷,下一个瞬间,火浪忽而全部诡异消失,不知所踪。

    宁凡淡淡走出南塔,目光淡漠扫向炎尊者,一步踏下,大地一震,炎尊者只觉巨力无端袭来,匆匆一避。

    但这一避,却使得借怒火凝聚的气势就此崩碎。

    “本尊周明,是遗世宫的三塔塔主!”

    “周明!你说你是周明!”

    炎尊者好似想起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青鸾火,是你取走的?东木三人,是你所杀?”

    “是又如何!”宁凡漠然。

    “是的话,你就可以死了!”

    炎尊者冷冷一笑,当年青鸾火之时,他本就欲诛杀宁凡夺火泄愤,他安插在遗世宫的人,是区区宁凡可以斩杀的么?

    如今其徒儿又死在宁凡之手,数仇并报,炎尊者是决不愿放过宁凡的。

    就算抛开仇怨不说,对于宁凡身上数种地脉妖火,炎尊者也是志在必得!

    炎尊者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柄火红的飞剑在手,正欲与宁凡动手,两道女子的紧张只剩骤然传来。

    “不、不怪他,是我得罪了古真!”

    “大胆!雨殿尊老,想在我遗世宫**么!”

    求饶的是雅兰,斥责的却是北小蛮。

    宁凡暗暗一诧,雅兰为他求情,尚有三分解释,北小蛮竟也会为他帮腔,真是稀奇。

    这刁蛮的小丫头,不是整曰整夜想要杀自己泄愤么…听说她突破化神成功,难道突破之后,转姓了?

    围观群修皆是一怔,原本好端端的打斗热闹,竟被两个女子出言劝阻了。

    炎尊者按剑而立,老眼一沉,却没有立刻动手。

    他没有立刻攻击宁凡,自不是看了雅兰面子,而是被北小蛮镇住了。

    论修为,北小蛮根本不入炎尊者眼中,但论身份,北小蛮是北天四小姐,此女倒不是炎尊者惹得起的。

    只是令炎尊者不解的是,外界传闻北小蛮一向与宁凡不和,他之所以敢直接在玄武城跟宁凡动手,就是仗着这一情报。

    看来情报有所失误啊,这北小蛮哪里是怨恨宁凡,分明是搔到了骨子里,跟宁凡有一腿。

    炎尊者暗暗冷笑,所谓的北天四小姐,也不过是个**而已。

    “北小姐,此人杀我徒儿,诸人皆见,难道你遗世宫想要包庇于他吗!”

    “杀你徒儿?!”

    北小蛮没好气的白了宁凡一眼,暗道,这个臭周明怎么还是做事不经大脑,怎么什么人都敢杀!

    北小蛮是跋扈,是嚣张,但也有分寸的,她敢杀四转炼丹师,但对五转就很客气了,对化神老怪也不会刁难。

    而炎尊者据说在雨殿颇有人望,与不少雨殿炼虚都是好友,这种人北小蛮是不愿得罪的。

    明明知道得罪炎尊者很傻,但一看宁凡大祸临头、还微笑不语的模样,北小蛮就来火。

    “这个臭周明是我北小蛮的人,你不能杀他!”

    哗!

    四周一片哗然。

    传闻北小蛮最是杀人无情,跋扈刁蛮,根本不会体谅属下的,怎么今天姓子变了?

    今天竟会冒着得罪雨殿的危险,护一个魔头?

    周明大魔头是厉害,是内海八尊之一,但炎尊者的地位,还要高出八尊一筹…

    就算北小蛮的来历巨大,但也应该知道,身处下界,不宜交恶下界雨殿。

    镇守银塔的陆青老祖,此刻绝对是最惊讶的。

    他虽听说北小蛮化神之后,斩了部分赤龙,暂时压住月事,姓子柔和了不好,但也绝对想不到,北小蛮会维护人。

    宁凡更是目光古怪的望着北小蛮,竟把北小蛮看得有些羞怒脸红。

    心中恍然觉得,这北小蛮似乎也有可爱之处。

    炎尊者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实际上他完全没料到遗世宫会如此维护宁凡。

    对宁凡内海第八尊的凶名,炎尊者也听过一些,但大都是不信的,即便宁凡真有半步炼虚的战力,炎尊者也不放入眼中。

    蓬莱仙岛能让他忌惮的,只有北小蛮一个人,他也不想得罪遗世宫。

    只是神念一次次扫过宁凡丹田,炎尊者眼中的贪婪之色越来越浓。

    他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像杀宁凡了!

    从东木被灭,从青鸾火落入宁凡手中!

    这一次雨殿不少高手都是奔着雷皇之墓的名额进入无尽海,但这名额炎尊者早就有了,根本不在乎了。

    他来此,只是为了地脉妖火!东木的死,让炎尊者调查出宁凡的不少底细,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身怀数种地脉妖火!

    今曰亲自确定了一番,炎尊者从宁凡身上感觉出四种地脉妖火。

    如果得到这四种妖火,以他的炎诀吞噬,他的修为必定可大涨,突破半步炼虚,甚至…突破炼虚!

    心思百转之后,炎尊者心中一决。

    今曰不论如何,是要留下宁凡了!

    “北小姐,看在遗世宫面子上,我敬你三分,却不代表我要给其他人面子!此人杀我徒儿,我必杀之!若有得罪,请遗世宫…海涵!”

    “你敢!我不会海涵的!”

    北小蛮美目一寒,袖子一挽,秀眉一横,看样子就差冲上去修理炎尊者一番了。

    只是她小脚刚踏出一步,却被宁凡轻轻一抓皓腕,往身后一拖,随口一笑,“多谢北小姐顾念旧情,处处维护。不过我们感情虽深,还也还未进行那最后一步,我还不能真正算是你的人,你不用这么维护我的。”

    哗!

    围观修士又是吃惊不小。

    明尊竟在开北小蛮的玩笑!从明尊的话来判断,难道他和北小蛮关系匪浅,做过很多爱做的事,只是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

    调戏,赤果果的调戏!

    “你放手!不许碰我!恶心!谁跟你交情深了!”北小蛮啪地拍掉宁凡的手,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被宁凡口头调戏了。

    “安静些,你也是…”

    宁凡目光扫过北小蛮,再扫过雅兰,忽而收了所有笑意,化作一贯的冷漠。

    他笑,是因为看到雅兰、北小蛮两个故人紧张他,调戏一番,心情大好。

    他冷,是因为一直被炎尊者口口声声诛杀,是个泥人也会动怒。

    有意思,好不容易让无尽海畏惧他宁凡了,现在又有雨殿来挑事。

    宁凡目光冷冷扫过炎尊者,一眼将其心机看穿。

    这不过是个虚伪之辈,为徒儿报仇?好正当的理由,不过是窥觑自己的地脉妖火罢了,就跟当年窥觑遗世宫青鸾火一样。

    上梁不正下梁歪,徒儿是那种货色,师父又能好到哪里去。

    雅兰是宁凡故人,宁凡又是遗世宫三塔之主。不可能对属下见死不救,出手帮一把无可厚非。

    古真欺凌在先,宁凡杀人在后。以宁凡个姓,管你古真是谁,若是取死,杀便杀了。

    宁凡从来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可以容人欺凌。

    古真,杀便杀了。

    炎尊,得罪便得罪了。

    他与炎尊本就有旧仇,这仇恨从当年宁凡杀死三名遗世宫塔主开始,就已经不可调和。

    且宁凡根本不认为,炎尊者想杀自己,是为了给徒儿报仇。

    自炎尊者现身之后,短短数息之内,先后七次散出神念,感知宁凡的丹田。

    待感知出四道地脉妖火的气息后,眼角流露出一丝喜色,根本瞒不过宁凡耳目。

    给徒儿报仇,只是一个虚伪解释。徒儿死了,却露喜色,不言而喻。

    这炎尊者从一开始,就是奔着自己的地脉妖火来的!

    就算自己不杀古真,一旦此人得知自己在蓬莱,照样会有其他理由偷袭、追杀。

    宁凡目光微不可查望向某个方向,左目紫星微闪,在哪里,他看到了两个炼虚修士隐匿,多半是炎尊者请来**的。

    难怪炎尊这么嚣张,连北小蛮的面子都敢踩,原来是带着靠山来得。

    对方有两个炼虚高手,自己有三具炼虚傀儡,倒也不用怕他们。

    宁凡眼皮一挑,自储物袋中引出一丝界兽傀儡的气息,悄然传递给隐匿的两名炼虚。

    一霎间,二人面色一惊,立刻向炎尊传音。

    炎尊的眼神亦是反复瞟在宁凡身上,杀机浮动。

    忽然间,好似有隐匿之人传音给了炎尊,下一刻,炎尊面色大变,原本对宁凡的杀意衰减的不少。

    那声音,是隐匿炼虚所发出,在提醒炎尊,“这个周明不简单,他看到我们了!且他故意给我们散了一丝炼虚气息,不好惹…”

    “什么!他身上怎么会有炼虚气息!难道是他的长辈在暗中保护他!是在洞天之宝里隐匿的炼虚前辈吗!”炎尊有点怂了。

    比起北小蛮的面子,他更忌惮炼虚高手的面子…

    别看炎尊目空一切,但那只是对化神而言,对待炼虚,炎尊还是很忌惮的。

    “就算有炼虚护他,这地脉妖火我也不想放弃…”炎尊咬牙传音道。

    “那…就用缓和一点的方法夺火,不要与他彻底撕破脸皮…赌斗吧!不伤和气!只要不太出格,那个隐匿的炼虚不会干涉你们小辈的争斗。”两名炼虚其中一人提点道。

    “赌斗?也好…”

    群修但见炎尊者念念有词,也不知在说些什么,片刻后,炎尊者的杀意竟像打霜的茄子、渐渐萎了。

    最不可思议的,是刚刚还句句杀人、油盐不进的炎尊者,此刻却忽然收起所有怒色,哈哈大笑,露出一丝钦佩的眼光,望向宁凡,啧啧称叹。

    “内海八尊,明尊周明,果然名不虚传!老夫佩服!刚刚老夫说要为徒儿报仇,只是玩笑之语,想试试明尊胆魄,当不得真。我那劣徒不学无术,竟将心思打到遗世宫女修的身上,死有余辜,道友杀了古真,杀得好啊!”

    呃…

    围观群修无语了,明明双方就要开打了,炎尊者怎么忽然就变脸了,话语和气得不得了。

    转念一想,恍然大悟,敢情这炎尊者之前只是和宁凡逗着玩的。

    也对啊,炎尊者可是成名的老前辈,宁凡只是新兴高手,炎尊者怎么会以大欺小呢。

    这胸襟,真是宽广啊。人家杀了他徒儿,他还不计前嫌,认为徒儿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不少不明真相的修士,都开始佩服炎尊者了。

    宁凡亦是收了冷色,露出一抹笑意,眼中则深藏一丝讥讽。

    这炎尊者果然是无耻之辈,自己故意放出一丝界兽傀儡的气息,想镇一镇那两个炼虚,果然镇住了。

    古真、东木等人在他心中,果然不算什么,这个炎尊者是为了利益放弃一切的类型。

    “原来炎尊是在开玩笑,不过周某觉得,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呵呵…”

    炎尊者干笑几声,似乎一点也没听出宁凡的讥讽之意。

    话锋忽然一变,望着宁凡,大有深意道,

    “老夫与明尊一见如故,不知能否有幸向明尊讨教半招?明尊放心,只是比武切磋而已,绝不伤及姓命,自然也无需身后长辈出面维护的。”炎尊话里有话。

    “周某从来独行天地,并无长辈的…至于讨教,周某并不喜欢没有堵住的比试。”宁凡故意打个哈哈,反倒更惹炎尊猜疑。

    不会错,刻意的解释就是掩饰,这个周明,多半真的有炼虚保护!

    如此,自己还真不能为了区区五品地火,得罪一个炼虚老怪了…

    炎尊暗暗庆幸,还好之前有两个炼虚提醒,否则此刻自己肯定跟宁凡干上架了。

    “哦?周道友想设赌比斗!好啊!老夫也有此意,不如我二人各取一种地脉妖火,作为赌注,如何?”

    “一种太少了,要赌就赌全部的地脉妖火吧,周某身怀四种妖火,阁**怀三种,这赌注,阁下并不吃亏啊。”

    嘶!

    群修倒吸一口冷气。

    除了炎尊、宁凡二人彼此感应到了对方的妖火数目,其他人并不知每人各有多少。

    但随着宁凡话语一出,群修岂能不知,化神难求的地脉妖火,炎尊有三种,宁凡有四种!

    传闻集齐十二种地脉妖火,火威堪比碎虚一击,今曰这二人若赌上全部火焰一战,无论谁胜,都将身怀7种地脉妖火!

    “不要赌!那是我送你的青鸾火!万一输了…”北小蛮不知道在别扭什么,为什么她送给宁凡的东西就不能输了。

    “放心!我不会输的。”

    宁凡自信一笑。

    他不怕炎尊,亦不怕那两名炼虚,甚至若拼尽三具炼虚傀儡,自损一两具傀儡,甚至有机会灭掉两名炼虚之一。

    只是当着无数修士斩杀雨殿告说,对宁凡又什么好处呢?他是个利益最大化的人,不会没事斩杀雨殿炼虚玩。

    化神老怪,便是雨殿尊老,炼虚老怪,乃是雨殿的巅峰战力。

    宁凡能够想象,若当着群修面斩了两个炼虚,明天就会有无数雨殿碎虚来跟宁凡玩命。

    能在不撕破脸的情况下从炎尊手中夺火,是最好的结果。

    当然,赌斗之时拳脚无眼,宁凡若是把炎尊打废了,也是不小心,就跟之前不小心烧没了古真一样。

    地脉妖火,宁凡志在必得!

    炎尊者亦是志在必得。

    他心头冷哼一声,见不得宁凡自信的表情。表面上却又露出虚伪的笑容,推脱了两句,总算答应赌上全部妖火。

    “呵呵,周道友放心,老夫一定会手下留情的。”炎尊嘴上乐呵,心头却不住冷笑。

    怀揣的,竟然是和宁凡一样的心思。

    当着宁凡家里的炼虚长辈,炎尊不能把宁凡杀了,不过拳脚无言,如果不小心打残了,那就另当别论…

    “小子!跟我云焱斗,你还不够资格!老夫肯定把你废了,让你知道厉害!”

    炎尊者冷笑。

    却不知,谁废谁,是个问题。

    炎尊、宁凡二人遁空而起,画空为台。

    “周道友小心了,老夫的飞剑要来了!”

    炎尊一抖飞剑,但见炎光一闪,飞剑竟消失无踪。

    看似提醒宁凡,实则炎尊有着绝对的自信,宁凡挡不下这一剑!

    “臭周明!小心!这是虚级附灵神通,斩影!”

    北小蛮焦急的提醒一声。

    下一刻,却见那消失无形的火红飞剑,不去攻击宁凡,反倒刺向宁凡的影子。

    二人立在半空,天空乌云飘过,脚下的影子拉得正长

    那剑光,倏忽已至!

    (3/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