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65章 因为我懂他

第365章 因为我懂他

    与洞虚一番详谈之后,宁凡返回周府,开始闭关炼丹.

    三个月后,宁凡离开姑苏,给许秋灵留下四颗丹药。

    玄血丹、离合丹、破将丹、云生丹,俱是提升化神几率之物。

    “我走了…”

    宁凡抚了抚许秋灵的侧脸,对白素点头示意,一纵离去。

    他在姑苏待得够久了,太多的事让他无法在此停留。

    入内海之前,有一些事他必须去做。

    在立刻姑苏的同一时间,宁凡拍出一道传音飞剑,令余龙带人办些事情。

    收集恢复元神力量的灵药、丹药,越多越好,仙玉不是问题!

    这一切,自然是为了尚在沉睡的洛幽。洛幽为了救宁凡,耗尽最后的元神力量,最终陷入沉睡,若不尽快将她唤醒,她便会有生命危险。

    她数次救宁凡于危难,宁凡不可能弃她不顾的。

    想要为其复苏元神的力量,一方面需要一些珍惜药物,另一方面,需要尽快将阴阳变修炼到第三层。

    一旦修炼到第三层,便可开启玄阴界,将洛幽解救出来。

    “一定要快,不能让她元神死亡!”

    宁凡目光肃然,阴阳变已是第二重的巅峰,突破功法只需一个契机。

    那个契机,便是与碎虚女修双修,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宁凡心中早有决意,意欲通过与一千多名鼎炉的双修突破瓶颈。

    这并非是一件赏心悦目之事,他不愿在姑苏做。

    遁光化作一道紫烟,飘至千万里外的一座魔岛之上,这一处海岛是一处修匪聚集之地,仅万里之广,并不太大。

    岛上有一做魔城,数千名魔修驻守其中,似乎刚洗劫了某个三流势力,劫掳了不少仙玉灵药。

    一岛之人正欢庆做乐,下一刻,伴随着一声轰隆巨响,护岛大阵被人一指按碎。

    “大胆!何方宵小,敢来我墨兰岛生事!”

    一名元婴初期的大汉,似乎是群修的首领,已是半醉,听闻有攻岛之声,立刻带人出城一探。

    数千修士蜂拥出城,极目而望,却只看到一个白衣青年踏天不语。

    这青年的气势,浩瀚如海,却又丝毫不泄,寻常修士根本看不出他具体修为。

    一见攻岛者只有一人,数个金丹大汉眼露讥讽,挥刀腾空,便欲攻击青年。

    然而伴随着青年一个冷漠眼神,数个金丹大汉忽而汗毛竖起,只感觉自己是被凶兽所盯上。

    再一看清青年容貌,数千修士俱在同一时间颤抖起来,而那名元婴首领直接吓得酒都醒了。

    “他是‘内海八尊’…明尊!住手,都住手!不许惹他,谁都不许惹他!”

    这名元婴首领也算一个杀戮无数的狠人,但被青年一个目光扫过,他却只觉元婴颤抖,仿佛只要青年一个意动,他一生修为都会成空!

    啪,啪,啪!

    数千名魔修,竟不待青年开口,一个个放下法宝,跪地死命叩拜。

    “明尊饶命!切莫屠岛!我等不知骆阳宗与明尊有关,我等有罪!请明尊息怒!”

    元婴首领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刚带了一群修匪灭了三流势力骆阳宗,劫掠了大量财富,想不到还来不及欢庆,就惹来了周明。

    元婴首领忽而想起,那骆阳宗的诸位长老之内似乎便有一个姓周,暗暗胆寒,难道那个周姓长老是周明的后辈,这周明是来屠岛报仇的!

    完了!死定了!

    上次刺明联盟杀了几个凡人,就惹得周明一怒灭岛,诛杀百万修士、二十化神。

    这一次,自己带人灭了周明后人,肯定死得极惨!

    一个个修匪,皆露出绝望之色,足可见宁凡覆灭瀛洲,在无尽海种下何等凶名。

    宁凡目光一扫群修,并无兴趣理会他们。

    骆阳宗是何势力,他根本不认识,亦没有屠岛的心思。

    也许如今的宁凡,不论走到无尽海哪个海岛,都会惹得海岛势力恐慌吧。瀛洲仙岛都被宁凡一人攻破,无尽海中还真没有几个海岛能挡住宁凡的。

    “滚!此岛十万里内,本尊不想看到任何人!”

    宁凡拂袖一扫,一股惊天狂风升起,化作无数紫色烟丝,朝数千修匪一卷。

    霎那间,便以挪移之术,将数千修匪扔到万里之外。

    嘶!

    数千修匪就是倒吸冷气,他们立刻意识到,宁凡一拂袖的力量,就将数千人扔到万里之外!

    据说化神老怪的挪移之术,可传送物体飞遁,并可借助挪移之术,施展飞剑传音,让那飞剑达到无法想象的遁速。

    然而群修从未听过哪个化神老怪能将挪移之术修炼到宁凡的地步,拂袖间,传送数千修士!

    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

    一个个修匪,皆是陷入了震撼之中,只片刻后,便被元婴首领一吼打断思考。

    “你们这群兔崽子,还不跟老子一起滚!明尊说了,让我们滚出十万里外,还要再滚九万里!”

    元婴首领庆幸不已,能从宁凡手中活命真是太意外了。

    此刻他对宁凡的话如奉圣旨,不敢违逆分毫,带着一群修匪越逃越远。

    神念扫过空无一人的墨兰岛,宁凡微微一笑,看起来覆灭瀛洲的影响还算不错。

    如今他的威名席卷无尽海,再无任何不长眼之人敢滋扰与他亲近的人了。

    一点眉心,取出定星盘,屈指一叹,霎时间,星光阵图席卷万里,将墨兰岛防护其中。

    一抖鼎炉环,女尸、月凌空被唤出,纳兰紫被唤出,冰灵月灵被唤出,茶女风女被唤出,连同一千多名宁家女卫都被唤出。

    “光…”

    女尸素手撑着画绳,正与慕小鬟傻兮兮玩着翻花绳的游戏。

    宁家女卫似乎正在训练,纳兰紫气色已恢复,被宁凡驯服之后,面上的倨傲之色变作恭顺,从一个极端变到另一个极端。

    月凌空正在洗澡,忽然被宁凡唤出,女童身躯暴露无疑,无物遮光,春光在宁凡眼前大泄,当时就气炸了。

    “小黄瓜!老娘在洗澡,你把老娘变出来,诚心占老娘便宜是不是!”

    “是!”

    宁凡莫名一笑,他还真就是要占所有女人的便宜。

    “我修炼双修功法,如今到了瓶颈,必须与大量的鼎炉双修才可能突破…此次唤你们出来,是为了与你们双修,希望你们配合。”

    宁凡言毕,月凌空唰地小脸通红,反驳道。

    “你修炼功法遇到瓶颈,凭什么要我们配合…还跟我们双修,你以为我们会答应你?”

    月凌空话音刚落,其身后一千多名娇滴滴的女子,却俱是面色红晕,皆是恭敬垂下身。

    在冰灵月灵、风女茶女四人的带领下,一个个女子竟训练有素的开始宽衣解带,短短熟悉,一千多个美女,俱是赤身[***],或有人大胆向宁凡抛媚眼,或有人羞答答的闭上双眼。

    无论表情如何,这批女子竟无一人抗拒和宁凡双修。

    月凌空愣住了,她完全想不到,宁凡一句话就能让一千多个女人顺从地脱衣服。

    她知道这些都是宁凡的鼎炉,但这里面绝大多数女人都还是黄花闺女,怎么就这么听宁凡的话,一点都不排斥么?

    宁凡亦是颇为诧异,他虽意欲与诸女双修,却并未要求诸女当场脱衣服。

    一千多个女人,脱衣服脱得如此整齐…真是训练有素。

    “主人!我等宁家女卫,愿时刻奉献自己,取悦主人!”

    冰灵月灵姐妹二人得意一笑,把一千多个女人驯服,自然是她二人的功劳了。

    这批女子大都是宁凡买下的鼎炉,本就温顺。少数是宁凡的仇家,但都被宁凡震服,经过漫长的时间,早就被二女洗脑,听话地不能再听话。

    冰灵月灵二女不但训练女卫脱衣服、寝技,更训练列阵杀人。

    她们是一心想为宁凡分担危险,时刻准备着冲上战场,帮宁凡挡下刀光剑影。

    “谢谢。”

    宁凡走近二女,拍拍二女的头,望着一千多名**的女子,百感交集。

    “接下了数月,我会与你们双修…一个个来吧,不必一起上的。”

    他不是好人,买下鼎炉自是要双修的。

    但被许秋灵影响后,宁凡对自家鼎炉开始关心。

    不少鼎炉女子都是第一次,若像畜生交配一样滥来,会给她们留下阴影。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让诸女一个个上阵,至少给她们留下一段美好回忆。

    “小黄瓜,你是色魔!曰御千女,你不要脸啊!”月凌空嘴上骂的凶,心里有点没底。

    她不知道宁凡会不会把她也双修掉,用来感悟什么功法瓶颈。

    她的身体是女童身体,完全没有发育,做那事实在太痛了。

    她的第一次差点痛死,她有心理阴影。

    “月儿,你怕?”宁凡问道。

    “老娘、老娘…”月凌空有点怂,她真的有点怕,只是看到宁凡戏谑的眼神,她女暴君的尊严告诉她,不能被宁凡吓趴下。

    “老娘不怕!就算被你这小黄瓜捅死,老娘也不怕!”月凌空一副坦然赴死的模样。

    “傻丫头…若是不愿,我不勉强,你和微凉、小鬟一起,在岛上透透气吧,不要乱跑。”

    宁凡第一次对月凌空如此温柔,那阳光的笑容,一如当年七梅的表情。

    月凌空芳心一颤,她早已习惯了宁凡的虐待,第一次被宁凡温柔对待,竟有些不知所措。

    鼎炉是鼎炉,妻妾是妻妾,或许星海的一番生死相随,早让宁凡将月凌空当成妻妾了。

    “小黄瓜,谢谢…那我就不和你双修了啊…”月凌空也不逞强,果断接受了宁凡好意,不和宁凡双修。

    没办法,她下面洞口太小了,宁凡疼,她也痛,何必呢。

    只是话说说出,月凌空忽而有些失落,平生第一次特别讨厌自己是女童之身。

    “帮我照顾微凉、小鬟。”宁凡拍拍月凌空的秀发,让宁家女卫穿好衣物后,入魔城。

    眼神却是决然。

    他并没有和诸女解释,如此荒银的采补,是为了尽快突破第三层功法,救出洛幽。

    不需解释,何须解释。他要了这些女子的清白,犯了事,就不准备用借口推搪。

    用借口去搪塞,是对这些效忠宁凡的女子一种侮辱。

    宁凡宁愿隐瞒她们,告知他们,他是垂涎她们美色,彼此情投意合,故而双修。

    此后一连数月,墨兰岛中,魔城之内,不时有女子惹火的娇吟声传出。

    宁凡的阴阳变,在一次次采补之中,徐徐突破着…

    墨兰岛上空,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图腾,映照长空,好似一个门扉,等待着开启。

    只要开启了这扇门,阴阳变便突破了!

    时光一曰曰过去,一个个无知误闯墨兰岛的修士,一见此地有恐怖之极的星光大阵防守,更于阵光中留有宁凡的一声警告,立刻惊骇离去。

    在阵光的遮掩下,无人可窥探墨兰岛内的艳事。

    但不少修士都隐约听到,岛中有撩拨人心的女子娇吟,且还不止一人。

    “不会错!墨兰岛上的高手,是明尊!”

    “是啊!绝对是明尊,且从那些女子娇吟判断,明尊是在和女人双修,且女人还不少,怕是有几百上千个。”

    “什么!明尊与如此之多的女子双修,难不成是在修炼双修功法!”

    “对!是双修功法,且那种功法,我还在古籍上见过!在墨兰岛上空,天现阴阳鱼异象,若我没猜错,明尊修炼的是…阴阳魔功!”

    “什么!竟然是那种无耻之极的神魔功法!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再无耻的功法,由明尊修炼了,也就不无耻了…”

    一个个修士不敢得罪宁凡,自不敢说坏话。

    但宁凡修炼阴阳魔功的消息,还是传开了。

    对低阶修士而言,神魔功法很稀奇,对化神而言,神魔功法只能算高端功法,不少化神都修炼了。

    只是即便修炼同一种神魔功法,没有正统的传承,效果也是大不相同的。

    宁凡需要掩饰的,不是修炼阴阳魔脉的事实,而是拥有阴阳锁的事实,这就够了。

    世上修炼阴阳变的人或许还有不少,但没有阴阳锁,他们的魅术永远没有宁凡那么玄妙。

    姑苏岛上,许秋灵接过一道飞剑传音,阅读其中内容,却是淡然不语。

    其中内容,是欢魔岛许如山传来,告知许秋灵宁凡修炼魅功的事,希望她理解宁凡,不要生气。

    这些事,许秋灵早便知晓。纵然宁凡与那么多女人双修,她还是爱着宁凡。

    她理解宁凡,她知道宁凡没有选择,没有退路。

    “大哥,你还是那么爱逞强…”

    许秋灵一笑置之,她知道,宁凡曰御千女,自然有不得已的理由。

    “阴阳变第三层么?灵儿听说,阴阳变虽是无耻功法,却亦难以修炼。能将此功法修炼到第三层的,也唯有古籍传闻的一些碎虚魔头而已。大哥若能在化神之时,将此功法修炼到第三层,也算是资质非凡呢。不愧是大哥,总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如此温婉的姓子,不做母仪天下的皇后,真是可惜了。

    “爹爹,你不必担心我,我怎会责怪大哥…因为我懂他。”

    晚风中,许秋灵望着海角天涯的方向捋了捋鬓丝,眸光思念。

    无论宁凡背负何等轻薄的骂名,她都会陪伴宁凡走下去,不再让宁凡孤独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