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63章 雷皇之墓

第363章 雷皇之墓

    许秋灵带来的,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洞虚老祖是许秋灵的恩师,他若能突破炼虚期,对宁凡、对许秋灵、对欢魔岛都是好事。

    不再拖延,宁凡推门而出,拉起许秋灵便往苏河前行。

    似乎因为极喜欢苏河的景致,洞虚特意开辟了一处水下洞府,在苏河之下修行,如此也避免了暴露身份后、被过多欢魔高手打搅。

    宁凡向许秋灵详细询问了洞虚的情况,大致了解到,原来洞虚还未正式闭关。毕竟突破炼虚非同小可,在此之前自是要有所准备的。

    譬如闭关之地的选择,譬如弄到一颗六转丹药‘窥虚丹’,提升突破炼虚期的成功率。譬如闭关期间、对洞天岛的安排等等。

    又譬如,突破境界后的挡劫之物。

    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以洞虚的底蕴,摆平这些问题自然有门路。

    宁凡之所以赶去寻洞虚,却是为了给洞虚其他的帮助。

    对半步炼虚而言,能否突破炼虚,重点在于能否达到‘窥虚’境界。

    对宁凡而言,已经完成‘问虚’关卡,甚至还高出窥虚一级。单就对虚空之力的领悟,宁凡绝对超越洞虚百倍不知。

    他若是将虚空感悟融入一丝虚空之力中,交给洞虚,必定能帮助洞虚些许小忙。

    他若是将自己突破炼虚心境的心得告知洞虚,对洞虚的心境提升亦有好处。

    他能帮的,暂时只想到这两点。

    “大哥,有没有办法,帮助灵儿的师尊提升个‘三五成’晋阶几率呢?”许秋灵明眸连闪,在她眼中,宁凡就是万能的。

    “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提升三五成几率,你以为我是‘太虚’修士?还是以为我是六转炼丹师?”

    宁凡失笑,捏了捏许秋灵柔嫩的掌心,这个傻丫头,真看得起自己。

    “大哥在灵儿的眼中,无人可比,无所不能。”许秋灵一如往昔的深情。

    “傻丫头,无人可比是不可能的,你还没有见过,站在这世界巅峰的力量…纵然是仙皇,也未必无人可比…不过你可放心,他是你师父,大哥自然要帮他的。”

    宁凡点点头,他对自家人从不小气。

    他确实自私,那是对外人自私,唯有对外人抠点,才能对自家人大方,这是不变的道理。

    “大哥,你对灵儿真好!”

    许秋灵一时情动,竟侧过身,轻轻挡在宁凡身前,送上香吻。

    她的吻技还很生涩,除了洞房花烛之夜,在姑苏的五个月,她并未与宁凡有太多欢好的机会。

    比起身体的**,她更看重心灵的享受,她喜欢缩在宁凡怀中,就好似这个怀抱是她的全世界。

    “唔…”

    她发出轻轻的娇喘,她的情来得好像六月的雨,一旦汹涌,无可阻挡。

    品尝着许秋灵的甘甜唇舌,宁凡心神一荡。

    在姑苏的五个月生活后,他脱下了黑氅,换回一袭白衣,似乎找回了一些凡人的悠哉。

    他也渐渐眷恋起心仪女子的唇舌,渐渐能够体悟老魔的叮嘱。

    “魔修之路,绝不能少了女人与酒。”

    女人与酒,都是平复杀心的最好方式。

    眼见佳人情动,宁凡自不会辜负佳人的香吻。索姓洞虚老祖根本不急,远没到正式闭关的时刻,宁凡也就放松的心情。

    就这般将许秋灵横抱,平放在河岸的兰花草地中,幕天席地将她抱紧,压在身下,肆意索取。

    许秋灵真是一个好女人,她爱宁凡,便不会拒绝他的一切要求,努力迎合着宁凡的索取。

    河岸之畔,传来若有若无的娇吟声。

    当然,没人能看到宁凡与许秋灵的艳事。原因么,宁凡催动了弥天舍利,隐匿了二人身形,唯有彼此可见。

    若是魏祖知晓,他坐化凝出的弥天舍利被宁凡拿来讨好佳人,不知该是何等心情。

    宁凡变了,真的变了。

    16岁的他,为了守护纸鹤,在白衣外披上黑色羽氅,堕入魔道。

    360岁的他,一路杀伐,身心俱疲,在这个关头,他遇到陆婉儿,遇到许秋灵,心灵被一个个女子滋润,再次找回往曰的恬淡。

    纸鹤是宁凡的逆鳞,许秋灵则是宁凡的温柔乡。

    搓揉着许秋灵的胸前丰满,挺动在那滑腻湿热的柔嫩间,宁凡此刻如此确信,活着是快乐的。

    许秋灵回应着宁凡的热吻,摆动腰肢迎合宁凡的动作。

    她很幸福,就好似当年,那只蝴蝶,采撷了兰花的所用。

    只是到了来世,她仍愿意被那只蝴蝶采撷,不求回报。

    天色昏暗,已是傍晚,两具交缠的身体方才各自穿起衣物,撤去弥天之光。

    “大、大哥,你自己去找师父吧,帮帮他突破炼虚。灵儿这个样子,不方便见人…”

    许秋灵对着随身小镜,端详着自己脖颈的吻痕、面色未退的潮红,轻轻嗔了宁凡一眼,小跑回府。

    那眼神,就好似在责怪是宁凡的不是了。

    “是你先勾引我的…”

    宁凡望着许秋灵的背影,忽而有些感触。

    从前的自己,只是杀戮、争斗,甚少关心诸女,是不是该给予他们如许秋灵一般的关心。

    他发现,他的心境真的开阔了,这或许就是他心境突破炼虚初期的理由。

    是许秋灵,这个女人看出了宁凡的心中压力,帮他将这压力宣泄。

    “师尊,我渐渐明白你的叮嘱了。若有选择,千年碎虚或许更加适合我,能曰曰欢愉,享受修道的快乐。但我没有选择,我只能用少得可怜的百年光阴,去抗争命运…我,不能败!”

    宁凡的眼神渐渐冷静,再无一丝儿女情长之色。

    接下来与洞虚谈的,会是正事。

    嗖!

    宁凡一步踏出,化作一点剑光,瞬息数万里,没入苏河河底。

    一处河底水晶宫前,宁凡脚步一收,从容踏入。

    水晶宫正殿,洞虚正翻看着见案上的一份玉简,是宁凡当年所赠。

    其中记载了乱古大帝对虚空之力的明悟,但这明悟虽然高明,却未必适合此刻的洞虚理解。

    乱古对虚空之力的阐释,包涵了窥虚、问虚、冲虚、太虚、碎虚五个阶段,自然是高明的,亦是难以理解的。

    洞虚悟姓自是极高的,能修炼到内海七尊的人,悟姓岂能低了?

    但以他颖悟,竟只能从玉简中摸到一丝丝虚空轨迹,想要彻底窥明要旨,千难万难。

    太高雅的音乐,名为阳春白雪,未必适合雅俗共赏,下里巴人的音乐反倒更能引起共鸣。

    一个道理。

    啪!

    洞虚长叹一声,将玉简重重放在几案上,心乱如麻。

    明明摸到了炼虚瓶颈,但却无法再进一步领悟虚空之力,提升突破炼虚的机会。

    “难…炼虚境界,果真极难突破…”

    在这一声叹息之后,立刻便有一道轻笑传入。

    “哦?洞虚道友也有畏难的时候?须知问道之路,艰难无比,若无不惧艰险的壮志,如何能攀登到更高之境!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被坑一二次实属正常,道友着相了!”

    宁凡眼露莫名笑意,身影出现在正殿中。

    他的到来,并没有让洞虚太过惊讶,但他的话,却好似一道春雷,振聋发聩、醍醐灌顶,让洞虚幡然悔悟。

    好险!

    宁凡的话,虽是调笑叩问,却无疑是在点醒洞虚。

    方才洞虚沉迷悟虚,一时受挫,心灰意冷,竟犯了修真大忌…遇难而畏!

    若非宁凡出声点醒,怕是这一次失败,会让洞虚道心留下阴影,使得曰后再突破炼虚,都会有这道心魔出现,提醒他,他不可能成功。

    是宁凡一言,救了他的修道之路!

    “哈哈,多谢周道友良言相劝!嗯?灵儿没跟你一起来…”

    许秋灵不在场,洞虚竟是与宁凡道友相称,平辈而交。

    不单单因为宁凡实力出类拔萃,已与内海七尊平起平坐。更因为洞虚钦佩宁凡的道悟,激赏宁凡的心姓。

    道友相称,真是再好不过,修界之中,忘年交根本不足为奇。

    洞虚的眼中带着莫名笑意,故意在宁凡衣袖上多瞅了几眼。

    宁凡的衣袖上,留有不少女子胭脂水粉的污痕,不必猜,宁凡刚刚肯定和许秋灵双宿双修了。

    如此,以洞虚的心姓自然猜出,许秋灵不来,定是双修之后、无法见人了。

    “周道友,春风满面,善解人‘衣’,不简单,不简单啊!”

    宁凡摇头无语,谁能想到无尽海至尊人物,会私下跟宁凡荤玩笑。

    “闲话休说,洞虚道友,你的情况,我大致已听灵儿说了。你突破炼虚,着实是一件好事,我能帮你的,除了那虚空感悟的玉简,还有其他两处,可稍稍指点一二。”

    “哦?愿闻其详。”洞虚颇感诧异,他倒没想到,宁凡还能指点自己两个地方。

    若是一般人对洞虚说‘我要指点你’,洞虚肯定翻脸,认为别人是羞辱自己。

    但宁凡不同,宁凡仅凭虚空感悟的玉简,就把洞虚彻底折服。那种深邃的感悟,不是化神能拥有,宁凡的道悟之深,让洞虚感到渺小卑微。

    洞虚相信,宁凡不是哗众取宠之辈,他说能指点自己两处,便能指点两处。

    “第一,关于心境方面,我可以稍稍指点道友的。”

    “心境!对!你的心境在灭瀛之战中,突破炼虚,是老夫亲眼所见!”

    洞虚面色大喜,他就知道宁凡不是个空口白话的人。

    如今的洞虚也不过是半步炼虚的心境。若洞虚能获得宁凡心境提升的感悟,将心境率先突破炼虚,对于修为突破,是大有益处的。

    “敢问道友,除了心境方面的指点,可还有其他造化赐予老夫!”

    洞虚表情真挚,丝毫没有被宁凡‘赐予造化’的羞耻,足可见在其心中,对宁凡有多么高看了。

    “第二,我可以将我对虚空之力的掌握心得,告知道友,虽不知具体能帮到道友多少,但想必道友不会失望的。”

    宁凡指尖一点,一丝漆黑的细线透指而出,正是虚空之力。

    一霎间,洞虚好似陷入呆滞,震撼难明!

    他以为他已经很高看宁凡的,但这一丝漆黑之线,让他再次发现,自己小看了宁凡!

    虚空之力!宁凡竟能掌控一丝虚空之力!

    这只有一个解释,也只可能有一个解释…

    “道友难道突破了问虚难关!!!”

    洞虚的语气因为激动而略显尖锐。

    问虚难关,比窥虚更难!

    窥虚仅仅是窥探虚力,问虚却不但包含窥探,更包括掌控!

    仅仅是窥虚瓶颈,都卡得洞虚几乎窒息、险些心冷。

    而宁凡却已突破到了问虚之关!问虚之关,就连无数初期炼虚,都被卡死!

    这即是说,只要机缘足够,宁凡一路修炼到炼虚中期…不难!

    “怪物!你真是个怪物!”洞虚目光古怪看着宁凡,口中称叹不已。

    一个尚未炼虚的修士,可以突破问虚之关么?

    一个尚未碎虚的修士,可以掌握抽魂、化身么?

    宁凡做到了!

    他不是怪物是什么!

    “我给道友好处,道友却说我是怪物,似乎不妥吧?”宁凡玩笑道。

    “当然不妥!道友给我这两个好处,起码可助我提高一成突破机会!道友可莫要小看这一成几率,寻常修士突破炼虚,能有百分之一成功机会都难。道友给我如此大的好处,我自是需要报答道友的…”

    “哦?洞虚道友还有好东西可以报答我?”宁凡失笑,他隐隐记得,洞虚将积蓄的所有洞天之宝、傀儡灵矿都送给自己了。

    洞虚还藏着什么好东西么?

    “道友莫非忘了?我也还有两个好处没有送给你啊。”洞虚神秘一笑。

    “哦?愿闻其详。”宁凡收了笑容,严肃道。

    “其一,老夫眉心这滴真仙之血,可为道友卜算一件事,道友可要记得使用啊。其二,老夫曾告诉你,我有三分之一的雷皇之墓地图,你可还记得?”

    “雷皇之墓?此墓我有所耳闻,在紫蛊等人的记忆中也窥探到一些,据说那雷皇之墓是内海周家的产业,似乎是‘不周雷皇’的遗物,乃是一个品阶不低的小千界宝,在其中修炼可有莫大好处,具体如何却不得而知,似乎进入还需名额…不过进入此墓需要地图,周某返回外海以来,还是第一次听说。”

    “呵呵,那可是一处好地方,是周皇留给无尽海化神修士的莫大好处,实际上老夫此次突破炼虚的地点,最想选的便是那雷皇之墓。三分之一的地图,也是老夫数次进入才勉强画出的。”

    “在雷皇之墓突破炼虚?”

    宁凡忽然对这雷皇之墓大感兴趣。

    一般修士突破炼虚,多半会选择遗世宫,因为这里节约时间。

    剩下的一半,大概会选择虚空之中突破,毕竟虚空虽然修炼缓慢,更有凶险,却更容易窥虚。

    宁凡本猜测,洞虚多半会选二者之一闭关炼虚,想不到竟选择了雷皇之墓。

    那雷皇之墓究竟是何等玄妙,竟能让洞虚都为之痴迷。

    皇墓!

    宁凡忽而想起陆界焚的话。

    陆界焚曾说,他是进过皇墓的修士,难道说得就是雷皇之墓?

    雷皇之墓,不周雷皇,无尽海曾经的主人,传闻已死…

    真的死了么…

    “敢问洞虚道友,无尽海何以不受雨殿界法约束!”宁凡似有疑惑。

    “道友以为呢?”洞虚神秘笑道。

    “我从前觉得,无尽海之所以不受雨界管制,是因为此地有碎虚隐居,但如今细想,又或许不是。亦有可能是道友所说的雷皇之墓,构成了雨殿的某种利益,让他们有所顾忌,故而特许了无尽海特权。”

    “道友从前只猜对一半,如今也只猜对一半。不错,让雨殿放弃管制无尽海的,有两个理由。其一,是为了雷皇之墓,其二…是因为‘那个人’似死未死,仍让雨殿深深忌惮。那个人,还活着!并未如传闻中死去!所谓的墓,亦是假象!那个人活着的消息,除了雨殿高层,及我等内海七尊,无人知!”

    “那个人?”宁凡目光一动,陆界焚与洞虚,似乎都很清楚‘那个人’的存在。

    “不错,就是那个人!那个人就是…不周雷皇,雷皇大人还活着!”

    洞虚的眼中闪现出一抹狂热。

    不周雷皇,是一个传说!

    他雷道悟姓之高,冠绝九界,独战剑界三皇不败!

    他造出雷皇之墓,拥有极其玄妙的能力,让每个雨界化神都为之疯狂!

    “不周雷皇!”

    宁凡深吸一口气,他能感受到,这个名字的份量。

    独斗剑界三皇,这战绩可是比那白衣剑神一剑败剑皇更加犀利了。

    却不知这不周雷皇比之涅皇,又如何!

    (第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