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61章 内海第八尊(三)

第361章 内海第八尊(三)

    十四名化神合击,结局竟是四人败退,十人吐血!

    那吐血的十名化神中,便有紫蛊道人在内,虽然仗着人多分担剑力,但被宁凡一剑绞碎心口,也是重伤不轻的。

    罗森等四名化神中期,险之又险地以剑气护心,方才没有受伤,却也是败退难敌。

    宁凡一指继而点出,渺岛河山,苍天黑日,俱都再次崩溃。

    第一崩,第二崩!

    一指出,百万剑光横扫八方,数千金丹、元婴,直接丧生于剑指之下,14化神之中,6人惨死,被宁凡夺走元神、储物袋。

    这惨死的六人之中,甚至有化神中期的罗森在内!

    “饶、饶命!”

    罗森肉身崩溃,只剩元神,连同其他五名化神的元神,被宁凡摄入掌中,封印修为。

    可怕,太可怕了!

    这宁凡岂止是厉害,简直是不可战胜!

    元神被宁凡所擒,罗森颤抖畏惧,只知求饶。

    但这求饶声,岂会让宁凡有稍稍怜悯之意!

    是罗森,一手血洗了姑苏…他该死!

    宁凡眼神淡漠,拂袖一挥,罗森在内的十二名化神元神,俱被宁凡剑意化线,以剑线串过十二人的琵琶骨,束缚法力,收入袖中。

    剑意刺穿元神,罗森等人只觉痛入魂魄,难以忍耐,以诸人化神魔修的狠性,都不由咧牙叫出声。

    紫蛊等残存的八名化神,皆是心生绝望。

    十七名化神、百万联盟修士围攻宁凡,到头来却被宁凡一人屠得只剩8人!

    纵然是在雨界都算凤毛麟角的化神老祖,却被宁凡以剑意穿丝,极尽屈辱!

    “士可杀、不可辱…”邪骨齿关打颤,黑剑一指宁凡,强作镇静。

    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颤抖,知晓这位堂堂黑佛宗老祖。竟是惧怕宁凡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凶魔!

    独创瀛洲,诛杀百万联盟修士若蝼蚁,擒化神如儿戏…若早知宁凡是如此魔头,邪骨决不愿自寻死路、与宁凡交恶。

    可惜一切都晚了…他对宁凡动了杀心,这取死之路是他自己所选择!

    但他不甘,不甘啊!一路烧杀淫掠,才修到化神中期,才建立起偌大的黑佛宗,邪骨不愿被宁凡当作刍狗戏辱!

    “为何!你之实力明明堪比内海七尊,为何要对我等普通化神动手!周明。你给我等一个理由!”

    邪骨不甘嘶吼,这嘶吼,却只让宁凡冷笑。

    理由?

    联盟血洗姑苏之时,可给过姑苏理由!

    自己来到瀛洲,联盟声势尚且浩大之时,为何不跟自己讲讲理由,上来便开阵诛杀!

    怕了、畏了,想起讲道理了?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理由?这可否…作为理由!”

    宁凡自罗森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麻袋。那麻袋中装满了女人,尚未打开,便流露出极重的脂粉香艳气息。

    麻袋之中,有罗森自姑苏掳掠的万名女子!

    “这便是他杀人的理由?我等就是因为罗森掳掠了些凡人女子。就被周明追杀至此!”

    八名化神错愕了,纵然是云念苏、左桐都感到不解。

    凡人之命,贱如蝼蚁,死便死了。抢便抢了,有甚好动怒的!

    邪骨气得牙关直抖。

    他堂堂化神中期,就是因为一切卑贱如猪狗的凡人。被宁凡追杀得不人不鬼!

    “凡人算什么理由!凡人算什么杀人的理由!”不单邪骨一人,数个化神都不甘嘶吼。

    宁凡此刻心如铁石,岂会怜悯一些敌人,向天冷笑。

    “说得好!凡人算什么理由!”

    “本尊杀人,何须理由!”

    杀!杀!杀!

    他的心境在一股杀意的刺激下,彻底突破炼虚初期!

    他杀人并非没有理由。

    只是若问心无愧,纵然面对天下责骂,他又何须与任何人解释!

    只是若执念不改,纵然面对百万联盟,宁凡也只有一种气魄…虽千万人,吾往矣!

    宁凡一步踏出,眼如寒剑,八名化神惊骇之下,竟各自奔走,向瀛洲仙岛八个方向逃遁。

    他们已放弃了最后抵抗,不是不敢拼死,只是14人拼死的合击,都被宁凡一招破去。如今只剩8个残兵败将,何来胜算?

    纵然瀛洲仙岛被东玄剑阵封锁,进不得、出不得。但这八人已被宁凡吓得心神大乱,逃得一时,便是一时!

    瀛洲仙岛,一片血海,当日剑灵气滋养的灵秀仙府,早已不存。

    踏在无数尸骨血海上,宁凡冷目一扫,望着分而逃遁的八人,目露讥讽。

    肩后一对扶离紫翼伸展,在日光下好似水晶般闪动光泽。

    宁凡紫翼一震,以无法想象的速度,逼近八名逃遁化神其中之一。

    快!太快!

    这遁速放在内海七尊之中,都可列第一!

    古何骇然欲死,他是封妖殿的两名化神中期之一,乃是封妖殿二长老。

    此刻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被宁凡紫翼追杀的第一人。

    他点燃元神,他拼命飞遁,本已遁出数万里。

    但宁凡只一振紫翼,便追至其身后,手起剑落,斩离剑的星光剑影在长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弧度。

    “不可能!你的遁速怎可能比妖尊更快!啊!”

    惨叫一声,古何伏诛。

    剑丝所穿的元神,再多一人!

    宁凡一步踏出,这一次他追击的是封妖殿大长老——化神中期的韩威。

    韩威正在亡命逃脱,骤然间一道紫色烟丝飘然出现在其身前,毫厘之间,已擒下古何!

    韩威心头咯噔一声,一股极其凶险的感觉浮上心头,不待宁凡出手,韩威毫不犹豫咬破舌尖,变幻妖相。竟是一头一千六丈的白虎妖身。

    他出身封妖殿,自是妖族,修得是白虎血脉,那血脉虽然极薄,却好歹也算真灵之一,自是非同小可。

    但这妖相刚刚化出,却见宁凡左目紫星一闪,祖血之威融于剑光,一剑斩落。

    韩威尚未反应过来,妖身便砰然碎成碎肉。妖魂则被宁凡擒拿手中,穿了琵琶骨,束在剑丝之上。

    还剩六人!

    宁凡的目光,落在邪骨身上,霎时间,逃出十余万里的邪骨背心一寒,一股极其不安的感觉浮现心头。

    数息之后,一道紫烟骤然挡在身前,周身身剑合一。一个闪掠,身影带着剑光穿透了邪骨身体。

    噗!

    邪骨狂喷鲜血,下一个瞬间,周身化碎肉崩溃。

    剑丝之上的元神。再多一个!

    短短十余息,八名化神只剩五人,且被灭的三人,俱都是化神中期!

    所剩五人。仅仅是初期而已,何来抵抗之力!

    “拼了,老子跟你拼了。老子不信你敢杀我!老子不信,你敢得罪妖尊!”

    紫蛊状若疯狂,与其他四名化神初期,皆是不要命地冲向宁凡,竟有自爆驱使。

    他们是怕死的,但这一刻,他们终于被宁凡的恐怖威压逼得疯疯癫癫。

    紫蛊扭曲地狂笑,是啊,他根本不是宁凡对手。但他不信宁凡敢杀他,不信,不信啊!

    “老子不信,你敢得罪妖尊!得罪我封妖殿之主!”

    “是么!”

    宁凡一步踏出,接连九步凝聚大势,每一步踏下,都令得东玄剑阵剑峰崩溃。

    九步之后,大势成剑,剑光如虹,卷向紫蛊五人。

    啊!

    五道惨呼,于同一刻响起,被宁凡踏天九部全灭!

    宁凡拂袖一招,剑丝之上,再多五个元神。

    如此,他只此一战,便尽数擒下联盟20个元神,正是喂养傀儡的好口粮!

    他的白衣,彻底成了血袍。

    他遁光连闪,相继收走瀛洲仙岛宗内所有储藏,收走四千七百剑峰的所有阵眼仙玉。

    而后,一步踏下,那一步之力,完全堪比玉命第四境的巨力。

    轰鸣之中,瀛洲仙岛一处处崩溃,化作碎石沉默入海。

    四千七百座剑峰崩塌,化作四千七百道元婴剑气,被宁凡张口一吸,俱都收入剑识之中,成为壮大识海的养料。

    至此,瀛洲仙岛修士死绝,再无一名刺明联盟存活!

    一股骇然之感,浮现在左桐、云念苏心头,就连洞虚老祖,都是目光震动不已。

    “周明大势已成,无尽海中,再也无敌了…”

    这是洞虚老祖,给予宁凡的评价!

    紫蛊绝望了,他的元神被宁凡侵下,穿上剑丝。

    他虽笃定宁凡不敢杀他,但其修为竟随着伤势加重而急遽跌落。

    “放了老子!不想被妖尊追杀,就速速放了老子,跟老子去内海封妖殿赔罪!”

    “被妖尊追杀?你说周某会被陆界焚追杀?他…敢么!”

    宁凡冷笑不绝。

    他是何人?他是外海凶魔周明,他是罗云凶将陆北,他是屠戮星海、横扫群狼、让陆界焚闻风丧胆的存在!

    陆界焚,敢惹他么!

    “周明!你怕了!你定是怕极了妖尊!老子曾融尸吞舍了一种‘降影蛊虫’,领悟了一种‘元神降影’的天赋神通,可凭借自损修为、寿数等代价,呼唤妖尊元神虚影降临!有种你让老子将妖尊大人元神请来!老子不信,你见了妖尊,不吓得屁滚尿流!”

    紫蛊大概燃烧元神、将脑子烧糊涂了。

    他被宁凡擒下,只作为喂食傀儡的养料,死在顷刻,竟还敢对宁凡放狠话。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却再次冷笑。

    “有这等秘术么…很好!你能唤来陆界焚,再好不过!我等着他给我一个交待!”

    宁凡的话,让紫蛊在内20个被擒下的化神,俱都心中咯噔一声,暗暗不妙。

    他们被宁凡擒下,剑丝穿身,原本最后一丝活命的希望,便是希望宁凡畏惧妖尊,不敢斩杀诸人。

    但从宁凡的口气中。诸人分明听出一个讯息。宁凡非但不惧怕妖尊,甚至反过来,妖尊还要惧怕宁凡…这可能么?

    “你胡说!妖尊大人堂堂内海七尊,何须给你任何交待!你以为你是谁,内海第八尊么!”

    紫蛊不信,他不信!

    而宁凡根本不与他多言,直接解了紫蛊一丝修为封印,令他法力足以施展元神扶鸾的秘术。

    “三息之内,唤不来陆界焚一丝元神,便死!”

    “好!周明。这是你自找的。这可不怨我!”

    紫蛊眼露森然笑意,巴掌大的元神小手掐决,似是施展了某种血脉秘术。

    这秘术一经施展,其修为竟飞速跌落,顷刻间只剩元婴后期修为。其容貌更是飞速苍老,顷刻间已减少了五百载寿数。

    这天赋秘术,代价极大,然而若论其玄妙,当真匪夷所思。

    隔著百亿里距离。便能从内海之中唤出一丝妖尊元神,降临外海!

    呼!

    一股紫色火焰席卷天地,而那紫色火焰徐徐凝成一个虚幻的紫袍中年,面色苍白。似乎有伤未愈,眼神却是锐利如鹰,气势更是达到半步炼虚的程度。

    那紫袍修士一出现,一股莫大的压力出现在洞虚心头。而左桐、云念苏则齐齐面色大变,惊呼道。

    “这紫袍中年,便是封妖殿殿主?!”

    陆界焚很愤怒。他自星宫一行被界兽攻击,险之又险才逃得一命,却伤重难愈。故而一返回内海,陆界焚立刻闭关疗伤,连封妖殿诸俗务都无暇过问。

    故而陆界焚并不知有刺明联盟的存在,更不知自己的属下门招惹了陆界焚最不愿惹的人…宁凡!

    感觉到海风中稀薄的灵气,陆界焚立刻知道,自己现在所处之地是外海,而之所以元神虚影降临此地,必是紫蛊那厮呼唤的。

    陆界焚曾叮嘱紫蛊,不到封妖殿生死存亡,不可用降影术将自己请出石关。对陆界焚而言,没什么事比得上疗伤重要。

    “紫蛊!滚出来!你躲在哪里!为何让本尊元神虚影降临在外海!发生何事了!”

    陆界焚不悦地目光一扫,下一刻,看到了不远处踏天而立的宁凡,心头立刻咯噔一声。

    紫蛊,正被宁凡以剑丝穿连,擒在手上。

    望着宁凡冷如寒冰的眼神,一霎间,陆界焚心思飞转,思考着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半息之后,他得出结论…紫蛊惹了宁凡!紫蛊被擒了,所以请自己帮忙,找宁凡麻烦!

    妈的!这群不顶事的家伙,谁不好惹,要惹宁凡!宁凡是他陆界焚能抗衡的么?!

    眼见陆界焚降临,洞虚目光虚眯,这元神投影之术虽然降临的是虚影,但虚影却有本体一般无二的实力。

    好在这虚影最多只能降临一炷香时间。洞虚打定主意,随时出手助宁凡抗衡陆界焚。

    身为内海七尊,洞虚与陆界焚打过无数次交道,深知此人城府极深、更是实力非凡。

    纵然是洞虚,都不认为宁凡能胜过陆界焚,顶多也是自保不败而已。

    在洞虚的眼中,宁凡经历一场血战,正是法力、体力匮乏之时,岂能是陆界焚对手?

    紫蛊道人一见自家老祖降临,立刻露出狂喜之色。

    “妖尊救命!妖族速速诛杀周明,为我等报仇!”

    “报你妈逼!”

    陆界焚堂堂至尊人物,竟爆了一句粗口。

    紫蛊愣住了、古何韩威愣住了,其他化神都愣住了。

    陆界焚不是诸人期待的救星么,为何不骂宁凡,要骂自己等人?

    片刻之后,更让紫蛊等人死都不愿相信的事出现了。

    却见陆界焚面色复杂,望着目光冷厉的宁凡,竟流露出一丝畏惧之色。

    宁凡是谁?!纵然是全盛的陆界焚,单独一人也不是宁凡对手。更别说此刻陆界焚重伤,而宁凡还有两具半步炼虚傀儡相助…

    陆界焚岂敢在此时此刻惹恼宁凡!应该说,无尽海中他最不想惹的就是宁凡!

    “陆,不,明尊恕罪!陆界焚一时失察,不知属下如何招惹了明尊,这些人要杀要剐,悉听明尊吩咐!”

    嘶!

    紫蛊等人美梦中的救星、堂堂内海至尊的陆界焚,竟在跟宁凡…求饶告罪!

    洞虚眼露骇然。

    眼前的陆界焚,真的是洞虚认识的那个目空一切的封妖殿之主?

    这个眼高于顶的老怪,竟会跟一个小辈求饶?

    看起来,陆界焚和宁凡还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二十年来,宁凡究竟做了什么,竟让陆界焚都惧怕不已!

    许秋灵美眸光泽闪烁。

    这便是她看中的男子…内海七尊在他身前,好似萤火比之皓月,根本不值一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