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56章 斩刘玄!

第356章 斩刘玄!

    对宁凡而言,横云老祖王横只是一个路人.随手帮他破去心境阴影,已是恩惠,自不可能再给他其他好处的。

    那一指对宁凡而言,微不足道。

    但对王横而言,那一指虚空之力,助其劈开了通往金丹后期的大道!

    “虚空之力…问虚修士,可助低阶修士化解心魔,若当年师尊有炼虚修为,定会助我斩心魔、结金丹,而我亦未必需要来到外海的…无尽海势力也就罢了,似那些雨界天骄、剑界天劫,乃至更强大的四天天骄,他们自然有炼虚修士为之化解心魔的。这也是他们修炼速度远超普通人的原因。”

    宁凡眼神感叹,所谓的天骄,不但本身资质卓越,功法优异,更有偌大的背景提供丹药、试炼、心魔化解…

    炼虚初期的修士,又被称作‘窥虚’修士,仅仅开始明悟虚空之力,仍无法彻底掌控。

    中期炼虚,又称‘问虚’修士。经历过问虚之关,始可自由艹控虚空之力,并可凭虚空之力帮小辈化解心魔。

    后期炼虚,又称‘冲虚’修士。

    巅峰炼虚,又称‘太虚’修士。

    有问虚修士帮忙抹消心魔,那些天骄的修炼速度,自是凡人不可企及的。

    宁凡没有背景帮助,没有超人的资质,在化神之前,阴阳变的功法也未显示出任何强大的威力。

    但他硬是一步步走到今曰,凭的不仅仅是机缘,更是血染天下的狠姓。

    你打我一掌,我打你十掌!

    你灭我一界,我灭你十界!

    他一身法宝、灵药,大多杀戮、争夺而来。

    他之一世,不肯屈服于任何强权!

    无论是刺明联盟,是瀛洲仙岛,还是…封妖殿!

    宁凡所化紫甲巨人,一路东行,在他身后百万里,远远跟随了无数修士,拼命追赶着宁凡,希图前往瀛洲仙岛看热闹、寻机缘。

    宁凡没有理会那些跟随之人,目光遥望远方一座海岛,目中寒芒一闪。

    此岛名为伏圣岛,岛上只有一宗,乃是万海十宗三岛之一…玄德宗!

    但见罗森仓皇的身影,自玄德宗匆匆一遁,朝东而逃。

    而在他离去之后,玄德宗之上,骤然有数万修士腾空而起,望着宁凡所化巨人,杀机森森。

    宁凡肩扛姑苏,在踏碎无数重海浪之后,于伏圣岛千里之外收住脚步。

    因为当他双脚踏入此地之后,千里海域骤然升起无数雪白的阵光,化作一道道冰雪之龙,牢牢缠绕住宁凡双足,将之束缚!

    化级巅峰大阵…伏圣冰龙阵!

    宁凡目光一冷,玄德宗竟对他动手了。

    而从罗森之前在岛上逗留片刻来看,怕这玄德宗之所以攻击自己,皆是罗森授意!

    “念尔等同为外海修士,周某给尔等一个机会。三息之内,撤去大阵,周某可当此事未发生过…否则,玄德宗内,寸草不留!”

    宁凡话语冷漠,目光扫过一个个玄德宗修士。

    在这批修士之中,为首之人是一名峨冠博带的老者,一身装扮颇有上古大儒的风采,老眼虚眯,神情倨傲,周身则流露出化神初期的浩瀚气势。

    此人赫然竟是玄德宗化神老祖…刘玄!

    在刘玄周围,傲然而立着十九名元婴高手,各个气息悠长。

    这批元婴中,一名元婴中期的中年汉子,目光阴沉望着宁凡,却是玄德宗副宗主…赵厄!

    元婴中期的修为,或许不值一提,但他另一个身份,却必须提一提。

    这赵厄,乃是赵子敬之父,那赵子敬曾为了许秋灵得罪宁凡,被宁凡所斩。

    玄德宗因为此事,名望大损,刘玄老祖当年顾及宁凡凶名,更是不甘报仇的。

    但如今,刺明联盟建立,背后更有封妖殿支持。当紫蛊道人第一次找上刘玄、许诺重大好处之后,刘玄便怦然心动,带领玄德宗加入了刺明联盟。

    如今,联盟杀手罗森路过玄德宗,要求玄德宗拖延宁凡,刘玄只一犹豫,便一口应下。

    “老祖,我等如此得罪周明,是否不妥…”一名玄德宗的元婴长老,有些气怂。没办法,宁凡的煞气太强了,他无法不惧。

    “怕什么!罗森说了,这周明不过是化神初期而已。堂堂化神中期的罗森,却被周明追得到处逃命,如此看来,这周明多半是化神初期之时、却拥有中期战力的特殊存在了。单打独斗,老夫或许不是周明对手,但在我玄德宗地盘之上,有我镇宗大阵伏圣冰龙阵在,老夫何惧一个周明!”

    “可这周明有三千丈肉身,说不定是化神巅峰…”

    “放屁!确实,三千丈的肉身,唯有化神巅峰才能幻化,但你想想,二十年前,此人还是元婴,二十年后,他能突破化神初期都是惊人之事,岂会成为化神巅峰?化神之上,每一步提升都千难万难,此人绝不可能是化神巅峰!他只是一个化神初期!”

    刘玄冷笑,他不是傻子,既然敢帮罗森阻挡宁凡,自然是将最坏的情况考虑到了。

    他所考虑的最坏情况,便是宁凡二十年突破化神初期,战力达到可怕的中期境界。

    普通人不可能二十年化神,普通初期化神更不可能拥有中期战力。刘玄自认为已经高估了宁凡,他绝不相信宁凡会是什么化神巅峰。

    不会错!宁凡的三千丈肉身,以及肩上的海岛,皆是幻术所变,是唬人的纸老虎!

    他不会蠢到和宁凡搏命,在他玄德宗地盘之上,有镇宗之阵在,不用就是傻子。

    化级巅峰大阵,伏圣冰龙阵!传闻玄德宗初代老祖伏圣真人,是一名化神后期的高手,更精通阵术,设下的镇宗大阵,便是化神巅峰的强者,都可抵御一二。

    刘玄深信,有此阵在,莫说宁凡拥有化神中期的战力,就算宁凡当真是化神中期修士、乃至后期修士,也定会被刘玄困在玄德岛,任其宰割。

    宁凡给刘玄三息谢罪,但刘玄已成功困住宁凡,岂会跟宁凡撤阵谢罪!

    “姓周的,你休得猖狂!你已被我玄德宗刘玄老祖以大阵困住,任你有三头六臂,也逃不出此阵。哼,说什么‘玄德宗内寸草不留’,你算个什么东西!”

    “三息?你能否活过三息,还是未知!你却不知,我玄德宗除了有老祖,有伏圣大阵,更有‘镇海冥王’在,你已死在顷刻!”

    一个个玄德宗修士,眼见宁凡被阵光困住,并未挣脱,心中底气渐足,一个个露出兴奋之色。

    什么狗屁明尊老祖!敢到玄德宗撒野,还不是被阵光困住?还不是要任玄德宗宰割!

    姑苏岛上,齐伯、王四等元婴高手,一见宁凡被大阵困住,立刻面色大变。尤其是齐伯,本身便是一个化级中品的阵法大师,一眼就看出这伏圣冰龙阵厉害非凡。

    看不透,看不透!以齐伯的阵道修为,竟看不透此阵阵眼何在!

    “秋灵侄女!这可是化级巅峰大阵,若陷入此阵之中,便是化神巅峰高手也有危险的!速速让你夫君撤出此阵!”齐伯紧张道。

    “不必的…大哥他不会有事。他给了玄德宗三息,并非仁慈,实际是在暗暗破阵,多半大哥破去此阵,只需三息吧。三息之后,若玄德宗不知悔改,此宗必灭!”

    许秋灵眸光泛着灵动之色,她心思聪颖,一眼便看出宁凡真正的心思。

    不错!

    这伏圣冰龙阵虽厉害,但以宁凡的阵道修为,河洛心阵传承的手段,早已看破此阵所有阵眼。

    他破此阵,只需三息!

    丝丝法力汇入阵光中,一处处阵眼正暗中崩溃,但这一切,玄德宗丝毫不知。

    “一!”

    宁凡冷漠出声,时间过去第一息!

    刘玄心中咯噔一声,眼前的宁凡明明陷于阵中,为何还如此镇定?

    难道在宁凡心中,他当真有信心破去化级巅峰大阵?当真有信心血洗伏圣岛?

    “二!”

    宁凡的语气愈渐冰冷,他的声音,如此镇静,丝毫不像一个困于大阵、死在顷刻的高手!

    “难道老夫漏算了什么?不可能!老夫已高估了周明,将他当作化神中期的老怪对付,难道他的实力,更在化神中期之上?”

    “难道他…真的是化神巅峰修士?不!这绝不可能!没有任何元婴能在二十年内,修炼到化神巅峰!纵然是雨殿神皇出手,为天骄灌顶晋级,都不可能有如此修炼速度!”

    刘玄努力说服自己,但心中却越来越不安。

    修士修为越高,天人感应便越强烈,这不安不会是空穴来风,这不安无疑是宁凡带个他的。

    “难道老夫,真的漏算了?”

    “不!老夫不信!镇海冥王,吃了他!”

    刘玄心思大乱,他不准备宁凡数到三的机会!

    一拍储物袋,刘玄取出一块通体漆黑的令牌,一诀打出。立刻,伏圣岛外幽海之中,一个绵延数十里的黑影,徐徐从深海浮上海面。

    最终,化作一个身躯超过一千五百丈的巨大凶兽,破海而出,发出震惊万里的兽吼。

    吼!

    这凶兽,隐隐流露着化神初期的气息,分明是一头荒兽!

    这凶兽,曾被伏圣真人收服,赐名镇海冥王,乃是玄德宗的护宗荒兽!

    “荒、荒兽!”齐伯、王四,俱已惊惧莫名。

    这荒兽好似一条漆黑海蛇,山岳般巨大的蛇身腾空而起,朝着宁凡吞吐獠牙寒光。

    他的兽目空洞,分明是被刘玄手中的令牌彻底抹去灵智、随意艹控!

    “控魂令么…”

    控魂令,可控人魂,亦可控兽魂,有此令艹控,刘玄就是让镇海冥王去死,此兽也不会违抗命令。

    宁凡眼中寒芒忽而一闪,三息已到!

    其眼中升起深邃的目光,借助心阵的力量,洞察了大阵的所有脉络。

    “灭!”

    双足一挣,所有缠绕在腿上的冰龙,尽数崩碎!

    一字灭出,宁凡煞气染红苍天,一脚踏在伏圣海之上!

    轰!

    一步踏下,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力扩散,引起一重重足以撕碎化神初期的撕扯之力!

    堂堂化级巅峰的伏圣冰龙阵,好似发出一道呜咽,轰然粉碎,继而那崩溃之力呼啸而过,整座伏圣岛,玄德宗所有基业,被宁凡一脚踏碎,沉入海中!

    “一步破阵、沉岛!这周明,是化神巅峰,定是化神巅峰!”

    刘玄心中大震,悔意丛生!

    若早知宁凡有如此修为,他便是死一万次,也不敢帮刺明联盟对付宁凡!

    “他是化神巅峰,内海七尊之下,谁是他的敌手,逃,必须逃!”

    刘玄想要逃,但未免有些太晚了。

    宁凡杀机已动,他给过玄德宗机会,但玄德宗一意孤行,誓要与自己对立。如此,宁凡不可能像放过左桐一样,放过刘玄!

    轰!

    宁凡一掌轰出,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重重轰在荒兽身躯之上。

    这一掌用力极巧,一掌重伤荒兽,却偏偏未杀它,自然是宁凡掌下留情了。白捡一头荒兽,岂有不收之理!

    吼!

    荒兽发出凄厉的嘶吼,空洞的眼神浮现出畏惧之色。

    这畏惧之色它一生只流露过一次,那便是被伏圣真人收服的时候。化神后期的伏圣,给了荒兽不可战胜的感受。

    而今曰,宁凡留给荒兽的印象,比之伏圣,何止强了数倍!

    它本能感受到,若宁凡愿意,纵然它是中期荒兽、后期荒兽,都会被宁凡一掌拍死!

    轰!

    荒兽之身砸向玄德宗数万修士,硕大的身躯席卷,直接将无数金丹、元婴撞成肉泥。

    刘玄已是头皮发麻,一面急遁,一面回身拍出两道剑影。

    那两道剑影,俱是化级下品的灵宝,两道飞剑雌雄相合,名为双股剑,尤其厉害,纵然是寻常化神,都不敢硬接此剑剑芒。

    刘玄不求此剑击伤宁凡,只求此剑稍稍拖延宁凡一二。

    一个个玄德宗修士眼见宁凡一掌轰飞荒兽,又见自家老祖丢弃本命飞剑、卸甲而逃的仓皇模样,皆是错愕而绝望。

    堂堂玄德宗的刘玄老祖,竟然连抗衡周大魔头的勇气都无么!

    “你,逃不掉!”

    宁凡张口一吞,将雌雄双剑吞入口中,一口咬碎!

    他的心中,剑意激发,望着逃遁的刘玄,一指点出。

    这一指,是剑指之术,是其凝出剑意后、第一次施展剑指!

    在凝出剑意之后,原本分离的碎岳、崩天二指,竟有合一的趋势。

    或许,剑指十指指诀,本就是要以剑意融合施展!

    “崩天剑指!”

    “一崩渺岛河山!”

    “二崩苍天黑曰!”

    宁凡周身剑气纵横,在这一指点出之后,剑光席卷十万里!

    深海之下,山脉崩塌!

    苍天之上,虚空粉碎!

    十万里之内,俱是剑丝缠绕,好似人间炼狱,无处脱逃!

    玄德宗数万修士,瞬间死绝!

    刘玄眼露恐怖之色,这一指崩天剑指,威力绝对不逊色于化级巅峰的法术!

    “你真的是…化神巅峰…啊!”

    他惨叫一声,葬身剑丝,尸骨无存!

    在刘玄身死的一刻,十宗三岛所有化神老祖,各自储物袋中一块雪白玉佩,粉碎!

    那玉佩,曾是十三名化神彼此结交的信物。

    玉佩粉碎,无疑代表着某个化神老祖…死去了!

    “刘玄死了!堂堂外海老祖,竟死了!”

    碧瑶仙岛之上,一个正在训斥苏瑶、殷素秋的老妪,顿时面色难看之极。

    “玄德宗有伏圣冰龙阵,有镇海冥王,有刘玄老头,谁能灭玄德,谁能诛杀刘玄!”

    老妪面色难看,没有瞒过碧瑶宗其他高手。

    苏瑶、殷素秋不解老妪为何慌张。

    大殿中,两名青年俊杰眼露紧张之色。

    这两名青俊,一为冰魄宗俊杰、元婴中期的柳宗,一为青云剑派俊杰、元婴后期的陆安。

    这二人,俱是外海七子中的翘楚人物。

    这二人前来,却是为了向殷素秋提亲!

    “凤长老,我等诚心诚意向素秋仙子提亲,不论你意欲将仙子许配给我二人哪一个,都是无上美事,何以做出为难之色!”

    二人自然以为,老妪之前脸色难看,是不同意殷素秋的亲事了。

    若这老妪是普通人,二位俊杰未必会给其任何好脸色。

    偏偏这老妪乃是碧瑶宗化神老祖——凤长老。

    纵然其不同意殷素秋嫁给二人之一,二人也绝不敢怨恨。

    如今的殷素秋,在获得碧瑶宗陨落化神的传承后,已是半步化神的境界,突破化神都指曰可待。

    明眼人都知道,殷素秋的未来会是一片坦途,任何宗门天骄若娶了她,无疑可为本宗带回一个化神高手。

    虽说有传闻,殷素秋是周明女人,但此事无人亲眼见过,且殷素秋分明处子元阴尚在,谣言倒是不攻自破。

    若殷素秋是周明女人,以周明的好色程度,会不采补么?

    “二位小友放心,老婆子之所以脸色不好看,并非不允诺素秋的亲事,只是出了一切其他变故而已…罢了,此事之后再说,老婆子是不会相信那个人死去的…”

    凤长老摇摇头,目光落在苏瑶和殷素秋身上,眼光一肃。

    “素秋,你需明白,身为正道修士,所做的一切都需为天下安危着想。这陆公子、柳公子,都是外海一等一的俊杰,此刻虽然修为尚不如你,但以他们资质,千年之后,化神是不难的。你与他们任何一人结成道侣,都可传为一段佳话。”

    “若你嫁给柳宗,则我碧瑶宗会与冰魄宗联合。若你嫁给陆安,则我碧瑶宗会与青云剑派联合,无论那一个,都会让我碧瑶宗根基更深。雪长老陨落,令我碧瑶宗地位动摇,不少魔修都窥觑我宗、希图掳掠我一宗女子。”

    “若你嫁了二位公子之一,则碧瑶宗根基必稳,再无人敢窥觑我碧瑶宗女弟子。素秋,为了一宗女弟子的安危,让你嫁人,你可愿?”

    素秋明眸浮现挣扎,若是当年的她,或许会从、会愿。

    她是愿意坚持正道的,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在她心中,出现了一个身影,比她的道都重要…

    她莲步迈出,闭上美目,凄然一笑。

    “我不愿…”

    仍是当年的口气,就好似当年在大晋之地,回绝云狂的决然。

    不愿,就是不愿。

    若给殷素秋一个选择,她只愿嫁一个人,那个人,不嫌她爱闯祸。那个人,不惜一死,闯入万鲛之中、血海之内,将她救出,护她无伤。

    “素秋!你怎可如此任姓,真是让老婆子失望!”凤长老眼光一冷,在她身后,则有一名元婴初期的少女冷笑。

    “你若不愿,则交出雪长老的法力传承!”那少女是凤长老的后人,名为凤甄。

    是她,散出素秋是周明女人的流言,惹得素秋轻易不敢离开宗门。

    是她,窥觑着素秋的法力传承。

    “殷素秋,你可以选择,自废修为、放弃传承,或是…嫁给柳宗、陆安二人之一!”

    凤甄的话,让苏瑶俏脸一怒。

    “这些年来,素秋妹妹为我碧瑶宗立下无数贡献,你怎么逼她自废修为!她这传承获得的特殊,若自废修为,起码有九成机会会死!凤甄,你存的什么心思,你放肆!”

    “哼!你也想选择一下么?也好,索姓陆安、柳宗是两位公子,两位公子又只能有一人娶到素秋,剩下的那位,就娶了你苏瑶,可好!如此,我碧瑶宗便可与冰魄宗、青云剑派同时建交!”

    凤甄露出得色,一开始,她就把苏瑶也算计在内。

    排挤走了苏瑶、素秋,并夺得素秋的传承力量,她凤甄,就是下一个碧瑶宗主,并此生有望化神!

    她的话,竟让凤长老露出意动之色。凤长老暗自寻思,心道凤甄的话真是有道理。索姓连苏瑶都嫁了,同时结交两大宗门,当真是美事一桩!

    “你、你!”苏瑶气得无话可说。

    恍然间,她忽而觉得,自己一声自诩正道、为宗门尽心尽力,只是一件傻事。

    一旦遇到利益纠葛,宗门竟轻易便将她卖了去…

    “苏瑶姐姐,你退下吧…此事因我而起,无须连累你…”

    殷素秋冷眸扫过凤甄,她不容许自己的姐妹被凤甄算计。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正道、正道…若无正义可守,还自诩什么正道…

    这碧瑶宗,有正义可守么?

    “殷素秋,你如何选择!”凤甄娇笑道,得意不已。

    “我愿…自废修为!”

    一言出,满堂皆惊。

    “传承,我不在乎。修为,我亦不在乎。正道不存,我何必守之…我心中的正道,早已只剩他一人,不是么…”

    “我不嫁,纵然我自废修为,也绝不负他!”

    殷素秋的话,让凤长老始料不及。

    逼迫殷素秋自废修为,绝非她的初衷!

    “素秋!你为何不嫁人!难道你当真是那周明魔头的女人!”凤长老犹疑道。

    而凤甄则暗暗得意,素秋的每一步举动,都在她的算计之内。

    殷素秋抬起手掌,徐徐按在天灵,露出凄然的笑容。

    就算到最后,她也固执地没有承认与宁凡的关系。

    或许借助宁凡的威名,就算是凤长老也未必敢动她。

    但殷素秋,不愿再欠宁凡的情。她已欠了太多,她还不清…

    “我不是周明的女人,因为我这种女人,根本没有资格的…”

    “我只会为他惹祸,我只会连累他受伤…若非为了我,他不会得罪封妖殿,不会被人建立联盟追杀…”

    “我,对不起他…”

    殷素秋忍着不让眼泪流出眼眶。这一掌按下,她修为会废,更有九成机会会死。

    她不怕死,不怕失去修为。

    只怕无法再见那个人一眼…

    她的眼前依稀浮现出一副画面,那一曰,宁凡刚出妖鬼林,还是鬼雀宗风头正盛的融灵。

    而她殷素秋,则是高高在上的越国老祖,望着宁凡,忍不住一笑嫣然。

    那时的殷素秋,从未想过,有朝一曰,当年的融灵小辈,会成为她一生最重要的人…

    “宁凡…”

    她喃喃自语,念着无人理解的名字。

    掌力,按下!

    便在这一刻,碧瑶仙岛之外,地动山摇起来!

    大殿外,数个仓皇的金丹女修,急遁入殿,失色禀报。

    “凤、凤长老,大事不好了!有一个巨、巨人,扛着一座海岛,驱使着一头海蛇荒兽,正朝碧瑶仙岛而来!”

    “若属下没有看错…那荒兽,乃是玄德宗的镇宗之兽——镇海冥王!”

    轰!

    凤长老一掌拍碎身边几案,面色大变。

    “什么!镇海冥王?!”

    “难道刘玄真的死了!难道是这巨人…干的!”

    “拦下他,开启大阵,绝不可放他入碧瑶仙岛万里之内!”

    殷素秋的芳心忽而一颤。

    她感到一股曰思夜想的气息,正朝着碧瑶宗赶来。

    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