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39章 舍空境界!

第339章 舍空境界!

    望着那浑身是血的冷漠青年,元瑶的心,好疼好疼。

    她无法想象,宁凡经历可何等苦战,遭受了何等折磨,才积累了如此沉重的伤势。

    一直以来,元瑶都有意无意避着宁凡,因为现实提醒她,有些事情,是想也不可想的。

    只是这一刻,她无法隐瞒自己的心,当她看到宁凡如此重伤的模样,她无法压抑心中的恐慌。

    “他会不会死,他不可以死…”

    “若他死了,若他死了…”

    她的香肩,在颤抖,甚至,她不敢去看此刻的宁凡。

    她不敢触碰宁凡的身体,因为宁凡周身没有一处皮肤是完好模样。

    元瑶咬着下唇,咬出鲜血,眼露悲绝,眼泪流了下来。

    “不值啊,不值啊…为了守护我,付出这么大代价…不值!我明明什么都无法给你…”

    重伤的宁凡,明明抬起手指都乏力了,却仍是艰难地抹去脸上污血,露出一贯人畜无害的笑容。

    对元瑶的自责,更是不以为然的摇头。

    “北瑶小姐,你来得太慢了…若我死了,你岂不是要守活寡?”

    “呸!休要胡言!”

    元瑶眼泪都流到唇边,偏偏又被宁凡一句话气笑了。

    这个臭小子,总是这么气人。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开自己玩笑。

    说起来,之前宁凡借来的元神,究竟是谁的,为何气息好熟悉…

    元瑶摇摇头,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间。

    只要看到宁凡未死,她便安心了…

    心头一安,元瑶凤目冷寒,有些帐,要好好和这群界兽算算了!

    “谢谢…之前你护了我。此刻开始,由我护你!”

    她的凤目很冷,很冷,从未有如此愤怒过。

    即便是被这些界兽口口声声,骂作贱婢,她不在乎。

    只是看到宁凡被界兽所伤,她的心,无法冷静!

    “你们,不该如此激怒我的…刚才是你,一步步踏伤他的?”

    元瑶婀娜的娇躯。骤然间一步迈出,莲步踏下!

    那纤柔的锦鞋,似乎娇弱乏力,但这一步之下,一股震撼人心的气势,一霎之间,席卷了足足百万里虚空!

    在这一步之下,百万里虚空好似畏惧,不住颤抖!

    在这一步之下。三名界兽皆是猛然吐血,面色大变!

    “贱、贱婢,你恢复修为了,不好。速走!她是舍空期,我等绝非其一掌之敌!”

    两个黑袍老者,毫不犹豫地掐决,试图开启界门。逃之夭夭!

    之前嚣张之极的斗篷大汉,此刻牙关颤抖,全盛之时的元瑶。让他连反抗的勇气的没有!

    只是那界门刚开出一个缝隙,下一刻,元瑶秀足一抬,恨恨一跺。

    一重重虚空,在一股无法阻止的崩溃之力撕裂,那撕裂迅速扩散开,两道界门刚刚浮现,便立刻被元瑶一脚踏碎。

    三名界兽,刚刚欲逃,却在她一步之下,再次吐血,尤其是斗篷大汉,早已伤势极重,在元瑶踏下两步之后,轰得一声,真仙级强悍的妖身,就此崩碎!

    “啊!”

    斗篷大汉惨叫一声,肉身俱灭,只剩一道妖魂,神情恐慌,蓦然跪地,朝着元瑶方向倒头就拜,死死叩头求饶!

    “仙、仙子饶命,之前是黑木一时糊涂,才会追杀仙子,请仙子恕罪…”

    而另两名真仙,眼见元瑶强大,对视一眼,皆是目光一狠,催动背上祖符。

    “祖符,碎!”

    二人一人有6道祖符,一人有7道,其他的都在从前的死斗中用掉。

    祖符崩碎,何其厉害,足以炸毁天殿。

    但元瑶看也不看祖符之光,素手屈指一点,一层层法力荡开,竟封锁了所有祖符之力,再一点,二人所有祖符就此烟消云散,荡然无存,一股莫大的指力隔空点在二人胸口,重重吐出鲜血,竟已重伤!

    面对元瑶,这两名真仙竟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幕,落在数百万里外的北天天骄眼中,竟皆错愕!

    “这女人是谁,太强悍了吧!才一出现,两步之下,就让三名真仙骇然欲死!”

    “不知,她的修为太高,不是我等可窥探的,甚至我等修为太低,除非她愿意,否则连她容貌都看不到!”

    “随手重伤三名真仙,令堂堂渡真境界兽跪地求饶,难道这女人…是舍空境的老怪!”

    “可我明明看到,这女人是从陆北储物袋跑出来的…难道说,这女人是陆北家中的前辈?”

    舍空境界!

    一想到这个境界,北天天骄的心头,皆是头皮发麻。

    修真七境,为第一步境界,从辟脉到碎虚,需要明悟一个虚字。

    在虚字修成之后,方可破碎虚空,飞升成仙,突破到仙人境界。

    修仙三境,为第二步境界。刚刚突破碎虚巅峰、飞升成功的高手,便是第一境界——命仙境界。

    命仙分人仙、鬼仙。人仙明悟‘生’,鬼仙明悟‘死’,当修士达到命仙巅峰之后,可不老不死,寿数无涯,但随之而来的是小天劫、大天劫。

    比命仙更高的境界,是真仙!

    真仙共分三等境界,关键是明悟一个‘真’字。修真修真,为的便是领悟道真。第一等真仙为渡真境界,第二等真仙则是舍空境界。

    三名界兽,仅仅是渡真期修为,但元瑶,已是舍空境高手!

    莫看二者只差一个境界,但这一境界的差距,完全是天壤之别!

    若硬要打个比方,就好比碎虚老怪与元婴修士的差距!

    不可战胜!没有任何元婴修士,能战胜碎虚老怪!

    也从无任何渡真修士,能战胜舍空!

    即便是元瑶封印修为到碎虚,面对两头界兽,尚且斩杀一人重伤一人。

    此刻她全盛状态,杀三名界兽,若蝼蚁!

    以元瑶的全盛修为。若她不愿谁看到她的容貌,即便不带上面纱,舍空期之下,谁又能看清她的容颜!

    这批北天天骄根本不知,元瑶就是遗世宫宫主,他们更加不知,元瑶根本不是宁凡长辈,而是宁凡女人!

    尽管不知,但这批北天天骄对宁凡的敬畏,已无以复在。

    “这陆北。究竟是什么身份!难道是十大秘族留在下界的遗腹子?否则为何能有舍空老怪贴身保护?舍空老怪,那可是足以一掌覆灭下界九界的狠人!纵然放在上界,每一个舍空老怪,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无人敢惹…陆北,不能惹!”

    “妈的,我袁家老祖也不过才人仙修为,平日老子能得到老祖一点提点,都是千恩万谢。乖乖。这陆北随身带一个舍空期打手,什么人敢惹他?什么人敢动他!”

    这批天骄,早已错愕。但凡是男修,无一不对宁凡敬畏不已。

    反倒是女修。一个个更加犯花痴,几乎将宁凡当成了梦想之中的白马王子。

    在她们眼中,宁凡虽然瘦弱些,但模样不算差。阴柔的时候很特别。冷漠的时候又很酷很帅气。

    实力惊人,战绩辉煌,能败紫川。说不定已经把林素也干掉了。

    人品实力一等一,更重要的是…人家动不动能拿出个舍空期打手!

    标准的高富帅!

    这批少女,虽然都是各自宗门、势力的翘楚人物,但少女爱英雄,本没有不对。

    就好似男人爱美女一样,本性而已。

    他们在此围观,甚至不少人准备向家族传音通秘,禀报此地发生的重大变故。

    只是一个个天骄,刚祭起传音飞剑,取出传音罗盘,却毫无征兆,就此崩溃,并立刻,传来一道冰冷高贵的女子声音。

    “任何人不许在此逗留,不许将此地之事通报家族,如违此令,本宫必杀之!”

    嘶!

    一个个北天天骄毛都吓竖了。

    他们被威胁了,被一个舍空期老怪威胁了?

    他们敢不听话吗?不敢啊!

    “撤,速度撤!老夫有言在先,在撤回北天天界的路上,谁若敢以秘术传讯,说漏此地之事,莫怪老夫杀人无情!”

    一个半步炼虚的老怪,目光冷冷扫过一批青俊,语带威胁。

    人家元瑶都说了,让这群天骄滚,且不允许传讯,这名老怪不敢不听,只是他怕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传讯给家族,惹怒元瑶杀人、牵连其他无辜群众。

    所以,他必须把丑话说在前头。

    这老者一席话,立刻引得无数人支持。

    “元明老祖说得有理,谁敢传讯,得罪这位舍空前辈,就算你是天骄俊杰,老子也朝杀不误!”

    “谁敢传音,我就杀谁!”

    “老子同意!”

    元瑶一席话,直接让数万天骄乖乖屈服,更无一人敢违逆。

    当威名强横到一定程度以后,甚至不需要念禁,就可让人不敢违背命令!

    北天天骄这次是彻底走了。

    三名界兽,除了跪了的斗篷大汉,两名真仙各是面色恐慌。

    “元…”

    “我叫北瑶!”元瑶担忧看了宁凡一眼,生怕宁凡知晓自己身份。

    她怕,从前她不敢告诉宁凡身份,此刻更加不敢告诉。

    从前不敢,因为怕宁凡对自己图谋不轨。

    此刻不敢,是怕连累宁凡。

    她与宁凡不可有结果,即便此刻保护宁凡,也不可在一起,只因元瑶是遗世宫宫主,是一个极其特殊的身份。若逾越规矩…她会死,宁凡也会被无数势力灭掉。

    凤目冷冷扫向三名界兽,斗篷大汉犹在叩头谢罪,两名界兽心魂一颤,一咬牙,亦是跪下。

    “北…北瑶仙子,我等鲁莽,都有得罪,这一切,都是大长老的命令,我等也是听命行事…”

    “大长老么…”元瑶咬牙,却没有多言,似乎早已猜到几分。

    凤目淡淡望向宁凡,再一次看到宁凡的伤势。她的心头再次一疼。

    她从不是一个毒辣的女人,但今日,她要毒辣一次!

    “给本宫跪,没用,我要你三人,给陆北叩头!”北瑶脸若霜寒。

    “什么!我等堂堂渡真境真仙,岂可跪拜一个化神蝼蚁!”

    啪!啪!啪!

    却见元瑶身影一倾,好似动了一下,却又似站在原地没动。

    只是三名高手的脸颊,皆无端被轰出一道凹陷的恐怖掌印。半片脸上齿骨俱碎!

    这赫然是元瑶以快到恐怖的速度,所打的!

    “你们骂我可以,骂他,不行!”

    “可恶…”

    三名真仙皆有傲骨,这傲骨可以面对元瑶屈服,但面对宁凡屈服,比杀了他们都难受…

    只是若不想死,他们便必须向宁凡叩头。

    三人咬着齿关,好似受到莫大痛苦。最终朝宁凡十叩九拜。

    元瑶的脸上,露出怨恨的冷笑。

    这个表情,她平生第一次露出,曾经她责怪宁凡对白魔宗下死手歹毒。

    今日她才明白。若是重要的人被人所害,再善良的人,都会歹毒!

    “你们叩头了,但。我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本宫不喜杀人,却更不喜他受伤。陆北,你被他们追杀。损失了两具傀儡是么…现在,本宫送你三个!祭傀之术!”

    元瑶心中的疼,都化作手中一道紫芒,一指点出。

    起初是一道紫芒,最终却分出三道,没入三人体内。

    那紫芒一经入体,立刻化作紫火笼罩三人,紫火焚体,三人痛不欲生,惨呼而死,眼露怨毒。

    “你…不守信!我等已跪…”

    “我从未说过,会放过你们!傀,现!”

    滋滋!

    在紫火之中,三具高手妖魂俱灭,只留下大好的肉身。

    元瑶的一言一行,宁凡始终默默注视,没有干涉,只是看到元瑶含恨杀了三人、更将三人炼成傀儡,宁凡不免有些怜惜元瑶了。

    “你不必勉强自己的…杀人,从来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我知道,你不喜欢杀人。有你帮助,由我出手杀人,或许好些。”

    “可他们,伤了你…”元瑶的目光,再无之前半分高贵,只有迷茫、颤抖。

    自责,歉疚,畏惧…畏惧宁凡若死,她会如何疯狂。

    噗!

    一口鲜血喷出,元瑶俏脸立刻苍白,指尖紫火烧了一般,便停歇,只留下三具半成品的傀儡,眼前一黑,几乎昏迷。

    她实际上根本没有彻底恢复修为…

    只是看到宁凡有难,她不愿再等,以自损为代价,强行将庞大的法力炼入仙脉,险些没有重伤致死。

    “北瑶!”

    宁凡目光有些紧张,将元瑶扶住,一探元瑶内息,方才发现,此女根本没有彻底恢复修为,仅仅是强撑着来救自己…

    “对不起,这三具大好的真仙尸首,炼制傀儡却失败了…”

    元瑶恨自己没用,或许,她即将与宁凡分别了,或许再不会相见了。

    临别之际,想给宁凡炼制三具仙傀,都办不到么…

    半成品,区区半成品,只相当于炼虚初期,护得住宁凡么…

    “这三具傀儡,我很喜欢,炼虚初期么。正好,以我的修为,若是控制碎虚、仙人傀儡,定是控制不成,甚至可能被傀儡反噬!”

    宁凡作怪地捏捏元瑶手腕,毫不吝惜地对这三具界兽傀儡予以表扬,并立刻收入储物袋。

    被宁凡这么一摸,元瑶好似恢复了力气,没好气地抽回手,凤目挣扎。

    “上一次荒唐,是最后一次…你,注意分寸!”

    对受伤的宁凡,元瑶真是又心疼、又生气。

    明明伤个半死,还来调戏自己,要色不要命么!

    “不过…谢谢…谢谢你一路保护我,若有机会,北天之上,我会报答!”元瑶认真道。

    当宁凡面对三名真仙都没有出卖她时,她无法不感动。

    “怎么报答?”宁凡的目光故意在元瑶丰满的酥胸扫了一眼。

    “你…休想!”元瑶微微紧张,藕臂横抱胸口。

    绝对不可以与宁凡发生第三次荒唐!一次是意外,二次是无奈,第三次自己会泥足深陷!

    一定要守护自己的底线!(未完待续……)

    ps:  (感谢潜水虾、羽熙、兰色妖姬、剑魂仙魄、北武四支队、张小天师、书友131229021757938打赏,感谢清晨的吻、nico88、寂寞の黑夜、陆风胖子月票支持,感谢北武四支队、剑魂仙魄更新票,感谢゛╮你若安好丶便是晴天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