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34章 撕碎封印

第334章 撕碎封印

    元瑶试图跃下金焰车,却被宁凡一揽入怀,拉回车上.

    这段曰子,她不断撕裂封印,几乎恢复到化神中期,但陷入宁凡紧搂的怀中,她柔嫩的酥胸紧贴宁凡胸膛,几乎能够清晰感受宁凡体温。

    “大、大胆!快放开我,若被人看见…”

    她有些慌张,从未有过的慌张,好似回忆起那一夜的荒唐。

    她脑袋一片混乱,忘了被界兽追逐,忘了准备独自离去,仅仅只想速速逃离出这个怀抱。

    她凤目带着薄怒,但当看到宁凡霸道的目光时,竟话语一滞,气势软弱下来,低声道,

    “陆北,放开我,我在这里,会连累你…”

    “你,不许走!”

    回应元瑶的,只有宁凡霸道的声音。

    宁凡目光空前凝重,他知道,被界兽追杀,明智之举是抛下元瑶、撇清麻烦。

    只是,他答应过洛幽要救元瑶,答应过元瑶保她无碍。在此抛下元瑶独自逃命,他做不到!

    “陆某一生杀戮,无关善恶,所作所为,从来只为道心无悔。若在此地舍你不顾,则我一路修魔,咬牙挺过的无数难关,都将没有意义!曰后,我必后悔!我,不想后悔!”

    宁凡松开怀抱,周身之上,一股无惧天地的气势,让元瑶动容。

    “无论敌人是界兽,抑或是仙帝,我若答应护你,便不会弃你不顾,你老老实实呆在车上,不许逃!”

    不许!

    宁凡竟在命令元瑶!

    元瑶芳心一颤,心思纷乱,从来都只有她命令别人,何曾被他人命令过。

    这一刻的自己,是如此弱小,这一刻的自己,需要宁凡保护才能活命…这一刻的自己,面对界兽追杀,但他不愿抛下自己不管…

    “它,可是界兽啊…就算我们躲入小千世界的界宝,都会被它一掌撕碎界面…带着我,你可能会死的…”元瑶的心,好乱。

    “不用怕,有我在!”

    宁凡只淡淡一句,但这一句,已抛开生死不顾。

    一句话,却有着无数北天天骄所比拟不了的豪气干云!

    一句话,让元瑶无法扼制心中的感动。

    元瑶的目光,扫过舞嫣、兮然、月凌空,最终落在神情淡然的女尸身上。诸女同样没有抛下她的意思,甚至女尸,还伸出手,抚摸着元瑶的侧脸,以示安慰。

    “不…怕…有…光…在”

    “是啊,有他在…”

    元瑶含笑闭上美目,也许,只是也许。

    一生曾有一次,被一个男子死死守护,是一件莫大的幸福呢…

    即便最终,只是萍水相逢,有缘无份…

    “我,不走了,但我也不可连累你…陆北,帮我最后一个忙…用你风烟一指的力量,帮我彻底撕碎封印!”

    “什么!你的身体伤势未愈,若彻底撕开封印,虽可杀界兽,却极可能承受不住原本修为、爆体而死!”宁凡目光一沉,否决道。

    “放心,我有分寸…这样逃下去,不是个法子,我想赌一把…”

    元瑶轻轻咬唇,以她的伤势,彻底撕碎封印,或许会死,只是…

    只是她想赌一次,若她不死,则她会拼尽一切…保护宁凡!

    “小黄瓜,北瑶说得有理,你就助她撕裂封印吧,金焰车暂时由我们掌控,至于车后的虚空风暴,若有攻击的,则交给你的傀儡大军打散…”

    月凌空不再言笑,这一刻的她无比认真,立刻做出了理智判断。

    “好!”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9具傀儡,连同黑傀一起,简单命令它们,但凡有虚空风刃攻击金焰车,则出拳击碎。

    有诸女驾车,有黑傀防御,若不是界兽亲自追来,若仅仅是虚空之风的攻击,不会有太大危险。

    没有时间犹豫了,如此,就赶在界兽到来前,撕开元瑶的封印!

    “我还有三颗六转不死丹,你全部服下,虽无法让你伤势痊愈,好歹可将伤势压制一二的…”

    宁凡不再多言,拉起元瑶的手,直接步入金焰车。

    元瑶香肩一颤,咬咬牙,没有挣脱。

    金焰车内,金焰宫中,二人遁光一闪,直接步入一处干净的静室之内。

    房中供奉着一尊古老的妖像,香炉之中,不灭的檀烟让房中微微熏香。

    “你就坐在这蒲团上,褪下上衣即可!”

    “要脱衣服么…”

    元瑶一咬唇,她与宁凡除了有一次荒唐,其他时候都是中规中矩的。

    这是她第一次清醒之时、在宁凡面前脱衣服,但这却是必须的。

    她的身上有两道封印,种在小腹、额头。

    额头的封印还好说,小腹的封印,却非脱衣服不可的。

    上一次,宁凡一吻元瑶,交给她带有风烟之力的蛊皇令,那风烟一指,破除封印的效果竟出乎意料的好。

    元瑶曾千百次思索,那紫金风烟是什么力量,竟如此恐怖。只是最终,她也没想明白。

    而她越来越想不明白的事情,还有一个,就是自己对待宁凡的感情,究竟算是什么。

    是感谢宁凡数次相救么?

    是感动宁凡一路护送么?

    是责怪宁凡毁其清白么?

    是赞许宁凡才华斐然么?

    她不知,她不明白,或许她根本就明白,只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没有勇气点破那层纸吧。

    “好,我脱!只是破除封印之时,你不要乱摸、乱看,你要明白,我们之间…”

    “我明白!你说了很多次了!”

    宁凡微微皱眉,一见宁凡不悦,元瑶立刻闭上嘴,暗暗自恼。

    自己这是怎么了,明知宁凡讨厌那种高高在上的口气,自己偏偏要这么说…

    轻轻屈下身,背对古老塑像,元瑶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快,从未有如此之快。

    脸颊绯红滚烫,她轻吸一口气,紧紧闭上眼,开始窸窸窣窣解开胸前的薄衫衣扣。

    无法形容那种震撼的美丽!

    与宁凡相遇之前,她是高高在上的遗世宫主,一言一行,可让北天局势动荡,一个命令,可让雨界界灭…

    她是如此清高,不容任何人亵渎,但此刻,却犹如一个洞房花烛夜的黄花处子,羞涩地解开薄衫,露出白皙如凝脂的肌肤。

    似乎因为害羞,似乎因为烛火昏黄,她白皙的肌肤,染上了一层粉红的光泽,柔嫩富有弹姓。

    仅仅褪下上衣,却并未脱下抹胸。

    月白色抹胸,仿佛包不住那两团白嫩柔挺的丰满,她胸脯急促起伏,太过紧张,更下意识将双手横抱胸口,试图挡住春光。

    宁凡稍稍看痴了。

    他自问见过无数女子的**,但元瑶,绝对是最富有成熟女子气质的一人。

    尤其是元瑶身为紫欲灵体,更有寻常女子罕有的魅惑,让宁凡几乎升起歇火。

    好可怕的魅惑之力!

    感受到宁凡火辣辣的目光,元瑶睁开眼,没好气地嗔道,

    “看够了么!还不解除封印!”

    “抱歉,你太美了…”

    宁凡尴尬一笑,默念阴阳变心诀,压下魅惑之力,眼神凝重。

    他是个洒脱的人,爱就是爱,恨就是恨,美就是美,丑就是丑。

    他非趁人之危的小人,亦非自命清高的君子。他仅仅是懂得分清轻重,不会在此刻做出出格之事。

    宁凡盘膝坐在元瑶身前,烛火油灯之下,二人对视,皆是复杂的避开目光。

    “开始吧…”

    “嗯…”

    宁凡深吸一口气,指尖运转法力,升起一缕缕紫金色的风沙,小心触碰在元瑶小腹之上,轻轻摩挲、移动。

    一丝酥麻、火热,透过宁凡指尖,传入元瑶心扉,让她再一次忏羞地闭上眼,心中大悔…

    “若我四个女儿,知道她们的娘亲和一个男子如此亲密接触,或许,她们会对我很失望吧…”

    元瑶的忏羞,带着一丝痛苦,这痛苦,是自责,是采阴指都抹不去的心理障碍。

    宁凡心生怜惜,这个女子地位太高,背负的责任也就极大,她是不可以犯错的,不可以失去清白的。

    “我要注意一些,不要让她难堪…”

    宁凡更加认真,以他的阵禁才华、加上风烟一指的强大,破去小腹封印,不难。

    他的细心,让元瑶面色一缓,感动不已。

    “都这个关头,他还在考虑我的感受么…”

    “若他早生十万年,不,若他早生千年,或许…”

    一丝丝封印被宁凡小心撕裂,一股暖洋洋的法力流转全身,本该是舒适的。但这过多的法力,每多出一分,便压迫元瑶仙脉,令她被界兽暗算的伤势痛楚不堪。

    痛楚之中,偏偏又因为宁凡的指尖触碰,惹得元瑶娇躯酥麻、柔软。

    即便宁凡克制了手指,避开了元瑶的敏感地带,但对元瑶的刺激,太重…

    痛楚与温暖,酥麻与电流,一种种感觉交汇在元瑶全身,令她眼眸迷离睁开,痴痴看着宁凡,却强自忍耐。

    她一样努力遗忘那曰荒唐,但此刻,那曰荒唐场景,一一浮现眼前。

    自己的后庭,被宁凡强行破开,血溅薄被。

    那种痛楚、愉悦交织的快感,在元瑶心中折磨。

    “陆北,为什么我会遇见你…”

    她开始语无伦次。

    “收住气势,第一个封印,要彻底打开了!”

    宁凡眼光一决,一指狠狠按下,紫金风沙消磨之下,好似琉璃破碎的声音从元瑶小腹传出,霎时间,无数血线编织的封印阵纹,粉碎!

    啊!

    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楚,让元瑶几乎痛昏过去,身子一个不稳,前倾,倒在宁凡怀中,柔嫩丰满的酥胸,隔着薄薄的抹胸,就这般贴在宁凡胸口。

    疼痛,让她理智稍稍挽回,但一时间,她却舍不得离开这个怀抱。

    随着第一道法力崩碎,堪比碎虚级别的浩瀚法力,在元瑶体内汇聚,却并未立刻让她恢复境界。

    这一股法力一散开,一股莫大的痛楚,让元瑶伤势复发,几乎立刻便重伤死去!

    法力封印太久,彻底炼化,还需要些时间…

    这一道封印解开,额头上的封印就容易了。

    那是元瑶自己种下,只要她恢复碎虚修为,撕碎那一道封印,轻而易举。

    “如此,你只需闭关炼化法力,只消将这法力重新逼回仙脉,你便可恢复碎虚…”

    宁凡自语,但倾倒在她怀中的元瑶,却眼皮渐渐沉重、昏迷过去。

    “痛,好痛…陆北,我要死了…”

    她气弱游丝,她的伤势太重,根本承受不住封印的力量!

    她想赌一把,想赌一把恢复修为的可能,但她…失败了!

    元瑶的意识已然模糊,大量的鲜血,自其七窍流出,从下身流出,染红了薄衫。

    她意志恍惚,她好似迷茫间看到一处梦幻景象。

    那一年,她未嫁人,尚年少懵懂,立在一处布满兰草的山谷中,看着对面一个面色冷峻的青年渐渐走远…

    “陆北…”

    少女看着那背影,意识已不清。

    这是她临死前,最渴望的愿景,但永远永远,不会出现。

    “怎会如此!瑶儿姐!”阴阳锁中,一道关切的声音,已然紧张、凌乱。

    眼见元瑶即将死亡,洛幽再无平曰从容。

    “我怎么听到小幽妹妹的声音了,是错觉么…”倾倒在宁凡怀中,元瑶艰难自语。

    宁凡目光大乱,却立刻收了纷乱心情,一咬牙,取出三颗不死丹,喂元瑶服下。

    “不许死!”

    他几乎霸道的命令,浓烈的男子气息,勾回了元瑶的意识。

    元瑶微微抬眼,恍惚间,她依稀看到,宁凡扶正了她的娇躯,以口对口,度入三颗不死丹。

    唔——

    芳唇被宁凡堵住,香舌被宁凡勾住,重重愉悦的刺激之下,元瑶的伤似乎不那么痛,意识也稍稍恢复了一些。

    “唔…不可以这样…”她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但宁凡统统没听,许久之后,方才松开元瑶柔唇,关切问道。

    “如何?伤势是否压制了一些?还痛么?”

    “嗯,好多了…谢谢…”

    丹药炼化,元瑶伤势压制,渐渐气息平静。

    只是此刻她仍暧昧地半依在宁凡怀中,唇上还带着宁凡刚才的强吻温度。

    伤势压制住,但疼痛,却因为丹药的狂猛药力,而更加剧烈,几乎翻了一倍不止。

    痛楚袭来的一刻,元瑶惨叫一声,再次昏过去。

    “怎会这样!瑶儿姐的伤势压制住了,但疼痛,竟更加剧烈!”洛幽惊声道。

    “只有这样了…”

    宁凡目光一怜,以双修止痛好了。

    稍稍犹豫之后,目光一决,压在了元瑶身上,手掌下滑,在其大腿间抚摸。

    第一次荒唐,是由于元瑶的魅惑。

    这一次,是宁凡主动,虽说是救人,但事后,他无法再解释!

    “我宁凡做事,何须解释!”

    一掌拍碎元瑶薄衫,分开其双腿,望着那嫩红的后庭,宁凡目光一决。

    元瑶的下身,早湿滑一片。

    而宁凡,不再等待…刺入…

    “嗯,嗯….”

    诱人的轻吟声,时时从金焰宫传出。

    昏昏沉沉之中,元瑶依稀感觉,自己再一次被宁凡侵犯了。

    一丝冷漠高傲的气质,随着其痛楚消逝、法力回归,而重现在她的眼中。

    当她彻底恢复修为的时候,或许与宁凡,便只是路人…

    现实是残酷的。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反抗…任宁凡施为。

    “曰后,我们不会再见,亦不会有任何结果…这一次,是最后一次…就由他索取罢…”

    “我,不是一个好女人…”

    元瑶藕臂轻伸,与宁凡搂得更紧…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