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32章 十八滴血

第332章 十八滴血

    宁凡这边,五头血狼已死其死,最后一个虽然燃血,但终究耐不住一龙一傀的围攻,渐渐伤重败北,一具大好狼尸,被黑傀近乎残爆地连皮带骨,吞入腹中。//访问下载txt小说 //.

    余下八头星狼,则在诸女、封妖的围攻之下,相继死亡。

    雪谷入口,宁凡镇守谷口,但凡有狼靠近,皆挥剑杀之。

    一堆堆狼尸堆积于脚边,却无一能越过其防守。

    在八头星狼俱死之时,宁凡一步迈出,跃上金焰车,载着己方高手,抛下陆界焚等人,先行一步,奔入雪谷。

    “不好!钥匙要落在陆北手上了!”

    陆界焚、屈舜、两名老者,一见宁凡先一步入雪谷,立刻面色一凛,再无任何保留。

    虽然仍被大批狼妖包围,但索姓星狼、血狼都已杀尽,留下诸多元婴、化神在此屠狼,陆界焚等四人不再逗留,四道遁光直追金焰车而去。

    “可恶…”

    林素眼露嫉妒之色。

    他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杀出群狼重围,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半步炼虚级高手争夺星宫钥匙了。

    雪谷道路,起初有十丈宽阔,行到最深处,仅三丈宽,金焰车通行已颇为勉强。

    偶尔与山壁的碰撞,在金焰车上留下刮痕,足可见这一座座星峰有何等硬度。

    足足遁行了数个时辰,雪谷的尽头处,已只有半丈宽,浑然是由星峰围成的一线天。金焰车无法通过,只容单人依次进入。

    越过此一线天,景物变得开阔,现出一个巨大的冰雪盆地,豁然开朗。

    盆地中心,坐落着一座银色冰山,足足有万丈之高。

    只是若仔细看,便会发现,这根本不是冰山,而是一座寒冰凝聚的万丈巨蛋。

    蛋壳为寒冰凝结,冰晶之中,尘封着一具五千丈躯体的巨大狼妖,似在沉睡,隔着冰山,发出沉稳而有力的呼吸。

    “这冰山,是‘沉睡妖卵’!其中封印的,就是沉睡狼王么…”兮然捂着小嘴,惊叹道。

    虽然身为妖族,但她阅历不多,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妖族高手沉睡的场景。

    甚至,兮然小丫头过度兴奋,还想飞上着冰山,近距离看看狼王沉睡的姿态。

    “嘘,傻丫头,小声些…吵醒了狼王,以他炼虚修为,怕是会立刻吃了你!”舞嫣拉住了跃跃欲试的兮然,一笑讶然。

    这也怪不得兮然激动,妖卵沉睡,乃是上古妖族才懂的自我封印之术,只要妖卵够强大,将一个高手封在妖卵之中、沉睡亿万年不死都是可能的事。

    陆吾、陆道尘等,都是上古妖族,在妖卵中活过了一亿五千万年不死。

    妖卵沉睡,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隔绝岁月,让古人活到后世。

    最大的弊端,则是沉睡状态无法**、没有安全保障,同时也无法精确控制苏醒时间。

    贪狼的沉睡有些特殊,并非彻底沉睡,没有隔绝岁月,只是借助妖卵凝聚妖力。所以他会老,会死,也可以在卵中沉睡**。

    只是贪狼终究是沉睡着,若无外界血狼唤醒,他想凭自己醒来,难!

    “这就是,沉睡妖卵么!”

    宁凡眼露震撼,他与兮然一样,都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妖族高手沉睡。

    卵,即是蛋。

    当宁凡还是凡人小子之时,便听过不少凡间神话传说。

    譬如某个巨人沉睡蛋中无数年,最终破碎蛋壳,开天辟地,形成一处小千世界。

    譬如某个仙子,曾以石卵补天,那石卵最终遗留一颗,留存在凡间海岛,最终竟破石而出一个猿族高手。

    当他还是凡人的时候,对这种传说,只是一笑而过。

    但随着修为的提高,离奇古怪的事他见得越来越多。

    妖族沉睡之卵,原来…真实存在着!

    “血狼差不多尽数伏诛,那九头血狼、十八头星狼,应该得到过这狼王的封赐力量,所以远比普通狼妖强大,同时也拥有唤醒狼王的能力…可惜星狼、血狼死绝,任我等如何攻击巨卵,狼王都不会苏醒了…这,就是妖族沉睡的风险!某些上古妖族的天骄,无法在当时时代称雄天下,便自我封印,期待在未来无数年后问道成功…但,不知有多少天骄,在沉睡之时,死于暗算…”

    陆道尘叹息连连,在进入第三界之前,除了他与宁凡,无人知陆吾已死。

    其他八部封妖,大多和陆界焚一样,进入第三界,是为了暗算、偷袭陆吾,并非存了什么唤醒陆吾的好心。

    这是妖族沉睡的悲哀…

    这是隔绝岁月的代价!

    “还等什么!打碎着冰山,灭掉这狼王!”

    风将、雷将露出兴奋之色。

    灭杀一头炼虚凶兽,对任何好战的妖将而言,都是一件荣耀之事。

    只是二人刚刚迈步而出,还未出手,一线天雪谷之内,又有四道遁光追赶而来,化作四个人影,正是陆界焚、屈舜等半步炼虚级高手。

    屈舜是个例外,化神巅峰,曾打残一名半步炼虚,他的实力不容质疑,同样也很妖孽。当然没有宁凡妖孽就是了。

    “呵呵,北将军的金焰车跑得真快,本尊等人险些赶不上了。”

    陆界焚等人匆匆赶来,自是为了分一杯羹的。

    一旦斩杀贪狼,获得星宫钥匙,他们将毫不犹豫地争夺。

    前提是,贪狼身上得有星宫钥匙才行。

    “他们来得倒快!不如在灭狼王前,先处理了他们四人!”月凌空稍有不悦,她自是不喜欢和人分享胜利果实的。

    她一句话,立刻引得陆界焚四人面色一变,气氛剑拔弩张。尤其是陆界焚,望着月凌空暗暗心惊,心道这貌不惊人的小女童,竟有如此胆量,敢在屠狼王前,先窝里斗…

    看不出来啊,这小女童是个狠人…

    对月凌空的提议,宁凡却一摆手否决,并拉住了这个好战的小女童。

    “傻月儿…”

    “你骂我傻!老娘是想帮你抢钥匙好不好!还有,松手!老娘和你很熟么,注意称呼,注意礼貌!”

    月凌空不满地挣扎身体,试图将手腕从宁凡魔爪中挣脱出来。

    偏偏宁凡实力暴涨之后,气力也提升了不少,以月凌空此刻的女童身体,竟无法挣脱宁凡手腕,只能被宁凡摸着小手、占尽便宜。

    “傻丫头,想击杀狼王,还需击碎这冰卵、才能伤到狼王。这冰卵,可不容易击碎,还需我等合力出手才可…要杀要打,等斩了贪狼再说!”

    宁凡的话,让场面冷静下来。

    他阻止争斗,一方面是早知贪狼身上没有钥匙,根本没有争斗的意义。

    另一方面,也是陆界焚四人给他的威胁感不轻。

    陆界焚、屈舜,此二人不简单,至于另外两个老者,已被自己暗算,随时可以弄死。

    宁凡杀贪狼,不为钥匙,只为开启天殿中心区域的通路。

    他只想早些离去,对陆界焚、屈舜二人,倒是没有必杀之心。

    眼见宁凡出言阻止,众人也大多冷静,如宁凡所言,就算真的要打,也该在合力打碎冰山巨卵后再说。

    “不简单!这狼王沉睡的冰卵,借助了整片雪谷的寒气所凝聚,怕是其坚固程度,已足以抵御炼虚中期的一击之力…看起来,我等还需要再联手一次,一齐出手、攻破此冰卵了!”屈舜目光凝重道。

    “好!本尊数到三,我等化神修士,齐齐施展最强手段,打碎这蛋壳!”

    陆界焚目光扫向众人,对他的话,屈舜第一个点头,宁凡亦是点头同意,而两个白魔宗的老者,对视之后,冷光一闪,却亦点头。

    计议一定,众人纷纷取出法宝,掐动指诀,各自提升起气势,冰雪盆地之中,一时间气温陡升,狂风大作。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血剑在手,眼中剑意丝丝升起,剑尖剑气化作剑丝缠绕。

    “一!”

    “二!”

    “三!”

    在陆界焚这一声三喊出的一刻,众人各自拉开距离,并朝冰卵发动最强一击。

    除了…白魔宗的两个老者!

    一重重攻击,轰在冰山巨卵之上,集合了在场数十位化神的攻击,却只在巨卵之上轰出道道裂纹,并自裂纹中,流出一丝淡金色的妖血。

    宁凡亦一剑斩向冰山,只是心思却时刻牵挂着一旁的白魔宗二老。

    在众人纷纷攻击冰山、皆是力竭一半的时候,白魔宗二老,眼光皆是杀机一现。

    这二人,各自取出一道寒气逼人的仙符,指尖冰炎一闪,竟焚了仙符,化作两道刺骨冰风,仅一个瞬息,席卷向在场众人!

    “呵呵,僧多粥少,攻破冰卵的事,我等会自行想办法,尔等下界蚁民,可以死了!”

    夺宝!毫无疑问,这二人是想夺宝!

    诸人大多留了心眼,第一次攻击冰卵,皆留了一半之力,防备有人背约出手。

    只是纵然有防备,也无人料到这白魔宗的二老如此嚣张,直接攻击所有高手,想独吞贪狼冰卵。

    冰风席卷之下,纵然是陆界焚、屈舜二人,都被冰风一吹,略有受伤,眼神大怒。

    “可恶!你二人竟想独吞星宫钥匙!”

    “哈哈!独吞又如何!烈!”

    二老齐齐喝出一个‘烈’字,念念有词,立刻,冰风更加猛烈,纵然是化神初期修士,若无防备,都可能被冰风直接撕碎!

    震飞陆界焚、屈舜,二老望着已被轰碎一半的冰卵,一个遁光,皆已出现在冰山之前,齐齐催动搬山之力,竟生生将偌大冰山抗在肩上,试图收入储物袋中!

    那冰风,很厉害,起码可拖延在场高手一炷香。有一炷香功夫,二人大可带着贪狼冰卵,逃之夭夭,择一处地方,慢慢攻碎此卵、斩杀贪狼!

    冰风卷向宁凡等人,仿佛要将这一群高手卷走一般。

    一个个封妖面色含怒,欲骂白魔二老无耻,但骂声未出口,骤然间,一道冲天而起的黑色火墙,平地而起,挡住了部分冰风,护住了诸女、诸封妖不伤!

    甚至,在挡住冰风之后,那火墙更化作九条黑炎腾腾的千丈火龙,令得冰风威力大损!

    “独吞宝物,可不是好事啊…”

    宁凡穿越黑火,脚踏火龙,冲破冰风封锁,身影一摇,重重落在冰山巨卵之上,出手如电,自那冰卵裂缝处狠狠一吸,将一滴滴淡金色的妖血吸出冰卵。

    这些妖血,与第一界获得的金血极其相似,拥有莫大力量。

    这些妖血,曾经属于陆吾,之后被贪狼吞噬,而现在,被宁凡沿着贪狼一个伤口,生生抽光!

    无人知,宁凡趁乱,抽光了贪狼妖血,于袖中,凝出一十八滴金色妖血!

    抽干贪狼的妖血,这贪狼,已是将死之人,气息萎靡!

    可怜两个白魔宗老怪,还不知,自己肩头抗着的巨大冰山,其中沉睡的贪狼,已即将是死狼。

    这死狼没有钥匙,也被宁凡抽干妖血,根本没有利用价值。

    既然这两个白魔宗老怪想争,就让他们争去吧!

    “碎!”

    宁凡立在冰山之巅,猛然屈身,朝脚下冰山狠狠一拳。

    轰——

    冰山裂纹碎得更多,而这一拳之力透过冰山裂缝,传至山体之内,将沉睡贪狼妖身一震,直接将妖魂震碎,彻底灭了贪狼孽狼!

    余下拳力传至两名老怪肩头,一震之下,二人肩骨尽碎,口喷鲜血,却眼光一狠,强行将冰山收入储物袋。

    “小子,下次再见,就是你的死期!速走!”

    神情阴狠地一望宁凡,二人却知此刻不宜与宁凡拼杀,应当立刻携宝而逃。

    一持冰玄武盾,一持风雪净瓶,二人一遁而走,惹得一群高手大骂。

    “无耻!竟出尔反尔,亏尔等还是上界白魔宗高手!”

    “哼!想独吞星宫钥匙么…休想!”

    几乎一个瞬间,陆界焚、屈舜便狠狠一遁,追杀白魔二老而去。

    月凌空、元瑶亦是大急,想要追杀二老,却被宁凡一掌拦下。

    “我们不必去争!”

    “为何!他们夺了星宫钥匙…”

    “不,他们没有得到星宫钥匙!”

    宁凡一笑,将一十八滴金血收入丹瓶之中,向焦急的元瑶等女传音道,

    “钥匙,从一开始,就在我手上…”

    唰!

    除了女尸依然是悠闲的表情,其他四女俱是惊讶不小。

    “怎、怎么会呢…我不懂…”兮然凌乱了,如果星宫钥匙一开始就在宁凡手上,他这一番屠狼的努力,都是为了什么。

    “此刻没有时间解释了,刚刚我已趁乱拍死了贪狼,在那群人发现、折返之前,我等可趁机进入天殿中心区域…”

    这番话,宁凡只对诸女传音。

    陆道尘不必说,他当然知道钥匙在宁凡手上,是他亲自给宁凡的嘛。

    其他七名封妖,有些被宁凡收成妖奴,有些则交情浅薄,不值得以秘密相告。

    “陆夫子,我要去完成与你的承诺了…你们封妖身份,早些离开星宫,返回第二界、维持部落大局吧,我有预感,星宫之中,再过不久,不会太平…”

    宁凡一想到那越来越近的危机感,眼神一凝。

    “去吧,去完成与老夫的约定…老夫只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大恩,不言谢!”

    陆道尘老眼浑浊,激动不已,他终于要完成一生夙愿,解脱陆帅残魂的罪罚。

    这夙愿,是宁凡帮他达成,他深深记下了宁凡的恩情。

    无论他陆道尘曰后飞升妖灵之地、多么飞黄腾达,他都不会忘了,曾有一个人名为陆北,帮他完成了比生命都重要的夙愿!

    冰风还未彻底消散,但这冰雪盆地,已经气氛寥落起来。

    其他七名封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呃…这就完了?结束了?回家了?”

    他们不知钥匙在宁凡手上,各自脸上仍有些未分到一杯羹的愤愤不平。

    而听宁凡话语里的逐客意思,很显然,宁凡进入天殿中心区域,存在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不准备带其他封妖进入。

    这些封妖,只道星宫钥匙被白魔二老抢走了。

    忙活了一圈,敢情好处都被白魔宗的坑走了,各是无可奈何。

    不过转念一想,这星宫一行充满危机,诸人能活下来,很多因素,都是因为宁凡出手庇护的缘故。

    甚至陆道尘以外的七名封妖,四人都被宁凡种下妖禁、收为妖奴。

    将与宁凡分别,虽不至于不舍,七人好歹要客套两句。

    “哎,陆北,那个…钥匙丢了,只怪白魔宗太无耻,你也别往心里去,谁都料不到白魔二老会突然反水的…”

    风将、雷将对宁凡安慰一句,各自面色复杂,取出阵盘催动,离开星宫,返回第二界。

    余者依次与宁凡抱拳见礼,短短数句道别之后,纷纷离去。

    星宫钥匙已被别人夺走,他们再逗留此地,除了多增加危险,也无法获得帝星,又有何意义?

    “走吧,都走吧…散了散了…且我等还需回归部落,将陆帅身死的消息,传回…”

    想到陆吾已死,任一个个封妖再铁石心肠,也不免有些唏嘘了。

    七名封妖相继离去,最终,轮到陆道尘,他略感欣慰、不舍地朝宁凡一抱拳,催动阵盘,离去…

    “陆北,小心些…曰后有机会,回来看看婉儿…”

    “自然!”

    宁凡抱拳,眼神略有伤感。

    人生充满了悲欢离合,有聚便有散。

    收起所有表情,收起所有傀儡,只留下黑龙黑傀防身。

    待诸女坐上金焰车,宁凡一纵金焰车,朝冰雪盆地另一端疾驰而去,不再管白魔二老与陆界焚、屈舜的你死我活。

    “钥匙真的在你手上么…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元瑶眼神稍有嗔怪,这表情,像极了**间的轻嗔薄怒。

    “我怕早些告诉你,你会为了争夺钥匙、与我拼命…从内心而言,我并不想和你动手,若我获得帝星传承,自会分你一丝黑星力量,让你救妹妹。”

    “这样啊…谢谢…”

    元瑶幽幽一叹,有一句话,她本想说,却最终没有多言。

    “我也不愿和你为敌…”

    随着贪狼的死亡,冰雪盆地的尽头,那封闭所有道路的大雪山,已经只是徒有其表,在金焰车一撞之后,立刻冲撞开一条道路,道路的尽头,是一座光门。

    金光一闪,金焰车冲入光门,进入下一地…

    而元瑶、舞嫣、兮然,纷纷感受到一丝别离的氛围。

    “陆北获得帝星,便会离去了…此生,还会相见么?”

    这是三女共同的疑问,却没有谁不知好歹、问出口,徒增伤感。

    另一边,白魔二老小心收好装有贪狼尸身的储物袋——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贪狼已死。

    他们亦不知道,因为他们的反水,宁凡没有立刻催动风雪、杀死二人,而姑且让二人作为替罪羊。

    催动,不过是让他们早死一步。

    不催动,要不了多久,风雪之力也会自己催动的。

    不过在他们死前,宁凡仍旧利用了二老一把,让他们当一回替罪羊,引开陆界焚等人的注意力。

    自己,则趁机去找陆吾,去完成帝星传承。

    陆界焚很气愤,非常气愤!

    他自问已经留了一半力、用于提防有人背约出手。

    只是陆界焚提防的,却是宁凡。陆界焚最担心的,是宁凡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子,一个脑筋发热,偷袭于他。

    “想不到,陆北没有偷袭本尊,却是本尊找来的两个帮手反水!早知如此,之前本尊就不该邀请白魔宗,更不该救下林素,让那林素死了便好!”陆界焚怒火中烧。

    “本皇子也没想到,这一次陆北都安分守己了,却有另外两个老鼠生事…白魔二老,没什么了不起的,杀之不难,夺回狼王妖身亦容易,不过本皇子有一事不解…以陆北从不吃亏的个姓,被白魔二老偷袭、抢走星宫钥匙,为何竟不追来?这不像他的作风啊…他难道不想要帝星吗?还是这其中,有什么东西,是本皇子漏算了的…”

    屈舜目光一沉。

    任他再聪明,也想不到宁凡一路争夺钥匙,只是**。

    星宫钥匙,早在他来第三界前,就已得到。

    雪谷之内,群狼尸体之上,只剩七名妖界化神、林素等七名白魔宗化神及少数元婴存活,余者皆死。

    双方前一刻还并肩作战,与狼为敌,但在白魔二老逃遁归来的一刻,双方立刻火拼起来。

    “师弟!钥匙到手,速走!”白魔二老对林素急切唤道。

    “赵葛!动手!杀了白魔宗之人!”屈舜目光冷漠,向某个化神手下吩咐道。

    立刻,赵葛与林素目光一变,大家都不是笨蛋,白魔宗抢了钥匙,那么,敌人就不再是宁凡、不再是狼妖,而是白魔宗了!

    “杀!”

    陆界焚紫阳镜一闪,拦住白魔宗二老退路,屈舜趁机取出一柄金色芭蕉扇,一扇之下,金火腾腾。

    白魔二老心知,若不跟陆界焚等人拼个你死我活,怕是难以独吞钥匙了。

    “哼!与我白魔宗为敌,找死!”

    “白魔宗又如何!我等是妖族,尔等是人族,本就是敌人,杀了你们,谁能把我们怎样!现在交出狼王冰卵,一切还有回旋余地!”陆界焚怒吼道。

    “休想!”白魔二老冷笑不绝。

    一场火拼,就此展开!

    只是无人注意到,雪谷之外,一个斗篷大汉遁光一闪,出现在星峰之巅,冷冷注视下方。

    “妖族…白魔宗…”

    他的出现,无人知。

    而当他听到‘钥匙’二字之时,目光猛然一喜。

    “就是这个!星宫钥匙!只要获得此物,便等于获得了帝星!那**婢为了帝星,定然会想法设法找我,我有的是办法杀之!”

    大汉阴森一笑,立在星峰之巅,沐着苍天风雪,一步踏下!

    这一步之下,十万里之内,虚空俱碎!

    而原本争斗的双方高手,俱是在这一刻,恐惧异常。

    “炼虚高手!此地为何会有炼虚高手!”

    “一步踏碎十万里虚空!这种修为,怕炼虚中期都比不鸟…是后期!”

    一道道恐惧的声音响起,但下一刻,俱被一道霸道之声淹没。

    “交出钥匙,可留全尸!”

    斗篷大汉,冷声道。

    “这位朋友,我等是白魔宗…”林素目光暗惊,面对这个斗篷大汉,他根本连反抗的勇气的都没有。

    唯一能做的,就是报出身份,试图让大汉忌惮一二。

    “谁是你朋友!”

    斗篷大汉一步踏下,毫无征兆的,一道道虚空之力凝聚的漆黑刀刃,将林素斩成肉泥。

    一命呜呼!

    白魔二老惊怒不已,但这惊怒表情,却在下一刻,化作恐惧。

    因为斗篷大汉,隔着千万重距离,将目光留在二人身上。

    “把钥匙,交出来!”

    事实证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独吞贪狼的妖卵,未必是好事

    (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