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24章 凶险之敌

第324章 凶险之敌

    宁凡十指连点,指影翻飞,一切来的太快!

    快到纳兰紫根本无法明白,此刻的宁凡,为何给她如此惊人的压迫感。

    十道指芒,好似十道淡若无物的月光,却让纳兰紫娇躯一阵冰冷。

    “这是…魅术!”

    几乎是一瞬间,她便认出此指为魅术,并立刻,催动将甲护身!

    除她以外的9名妖妃,3人化神中期,6人初期。

    在那渺然如月光的指影之下,6名初期妖妃根本还未反应,已然指力透体,娇躯立刻火热、法力全失!

    3名中期妖妃,亦只堪堪召出将甲防御,立刻追随纳兰紫连退!

    四女勉强逃过采yin指力的攻击范围,却仍被那指影波及一二,各是面色异样红润,气息微乱。

    一股从未有过的动容之色,出现在纳兰紫眼中。

    “不可能!这是什么魅术!竟如此厉害!一指擒拿六名初期化神的女修!”

    当年纳兰紫曾令兮然斩杀宁凡,但兮然畏惧宁凡魅术,最终畏战。

    那个时候,纳兰紫便不屑,不屑宁凡如此低三下四、竟修炼左道魅术。

    她更是不信,宁凡有何等魅术,能让化神后期的兮然畏惧!

    但这一次,她却不得不信,世间真有一种魅术,可让一名男修,拥有同级女修无敌的实力!

    “采yin指!他竟将此指修炼到‘月光指影’的境界!”

    元瑶凤目微惊,片刻后却面色晕红,朝着宁凡方向轻啐了一口。

    这个陆北,还真是不学好呢…一本魅术功法阴阳变,竟研习到这种地步…怕是四天之上,其他修炼阴阳变残本的人,都未必有他这种程度的魅术呢。

    且寻常yin贼,心术不正,施展采yin指,大多邪气凛然。

    而宁凡施展此指,毫无道德愧疚,明明是魅术,偏偏施展的出尘若仙、飘若鸿影,好似临风起舞。

    若定要找什么词句形容宁凡此刻飘逸洒脱,便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这个臭小贼…”

    舞嫣亦是轻轻骂了一句,美目之中似想起经塔之中、被宁凡指力轻薄的往事,一霎失神。

    “臭黄瓜!”

    月凌空亦回想起那日被宁凡小黄瓜刺破的疼痛…

    “是真的!月姐姐没有骗我!陆北哥哥若想辱我,根本不需唇药呢!”

    兮然点点头,她犹记得那一日刚刚被宁凡救下,误会宁凡用唇药迷她的经历。

    她更加回忆起,第一次遇见宁凡,被宁凡一个魅术的眼神,吓得娇躯酥麻。

    唯有宁凡怀中女尸,不看采yin指,只看宁凡。

    她捧起玉手,抚摸着宁凡的侧脸,神采奕奕,

    “蝴…蝶…”

    在她眼中,宁凡这潇洒从容的指影,恰若当年那翩跹起舞的蝶。

    起初因为纳兰紫等人出现,诸女尚有精惕,但随着宁凡魅术逞威,再无任何人担心宁凡会败、会伤。

    同级女子,无人是宁凡对手!

    并非瞧不起女子,只是…我偏偏克你,你无可奈何!

    宁凡目光淡淡扫向纳兰紫,眼光冷漠。

    这是他化神之后、第一次全力施展采yin指,威力已于当年大有不同!

    对女修而言,这一指,比半步炼虚的法术都要恐怖!

    “纳兰紫,你注定要做陆某鼎炉!”

    “大胆!”

    纳兰紫俏脸含煞,犹如一个胭脂遮面的罗刹。

    她苦心孤诣,才爬到如今的地位,成为灵王宠妃。

    她受尽苦难,才终于可以挣脱艳奴的命运,不受任何男子摆布!

    但今日,宁凡要捉她当鼎炉,让她回到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她,誓死不从!

    “杀了他!”

    紫妃一令,四道倩影将宁凡包围,皆是指诀似穿花蝴蝶,掐动妖术!

    并在掐决的一刻,紫妃一摇舌尖,祭献出一道幽紫血线。

    “灵牢之术!”

    四道娇柔的声音冷漠传出,立刻,宁凡脚下凭空浮现数十万幽蓝的灵线。

    只一个瞬间,灵线汇聚,凝成一座幽蓝光牢,将宁凡封印其中。

    光牢之上,滋滋作响着紫色电光,便是半步炼虚修士,轻易也不敢以肉身触碰光牢紫电,否则必定被紫电劈成灰烬!

    “陆北,你与炼尸皆被封印于灵牢之中,这灵牢之上,有灵王大人赐下的‘紫电之血’,即便只有一丝,也不是你可以破牢而出的!此地更被本宫设下禁傀之阵,你根本无法使唤你那半步炼虚龙尸。你这边,只剩下舞嫣、兮然等叛孽四女,何足挂齿!”

    收起指诀,纳兰紫露出冷笑。

    有四名化神设下的灵牢,更有灵王大人布下的紫电,宁凡逃不出光牢!

    自己这边,只剩三名化神中期,但还有自己这个化神巅峰。

    而宁凡那边,舞嫣、兮然是化神后期,不过兮然可忽略不计。

    有月凌空这化神后期的女童,倒是让纳兰紫稍稍感觉危险,但另一个化神初期的元瑶,则似乎又不足为惧了…

    “全部拿下!”纳兰紫冷笑不绝,似乎已吃定了舞嫣四女。

    只是若纳兰紫知道,单单一个月凌空便足以力敌半步炼虚,而那元瑶更是真仙,她绝对不敢大意的。

    最重要的是,她太低估宁凡!

    “灵牢,紫电…不错的困敌之术,但挡住我,似乎还不够啊。”

    宁凡周身范围吹起一阵阵紫金色风烟。

    在那紫色风烟之下,足以囚困半步炼虚的灵牢紫电,竟徐徐风化、苍老、消逝于时光中!

    紫术,风烟!

    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这一指,比当日灭杀王枭之时,威力提升了太多、太多。

    那紫金色的风烟,给纳兰紫一种不可战胜的错觉!

    “你竟破了灵牢!破了灵王大人的紫电之血!”

    “你不必惊讶的,我能做的,还有更多!碎!”

    宁凡一步踏下,紫金色的裂纹,自脚下风驰电掣般蔓延。

    在那紫金色的碎裂中,纳兰紫暗中布下的禁傀之术,轰然粉碎、风化!

    以宁凡修为,风烟之术,远远不足以破掉这远古森林的仙阵。

    但,破去区区化级巅峰的禁傀之阵,不难!

    随着此阵一破,女尸立刻眉头舒缓,气色恢复。周围那压制炼尸傀儡的阵力,消弭无踪。

    同一时间,宁凡左目闪现血月之芒,催动了第二颗妖星的神通——血月幻术。

    此术只能在黑夜施展,而此刻的远古森林,便是黑夜。

    在与宁凡血月目光交织的一霎,纳兰紫等四女俱都娇躯一颤,心神仿佛沉沦到一处血月幻境之中,无法自拔!

    “幻术!”

    幻术,蛊惑的是修士的心。

    心越乱,则越挣脱不了幻术。

    宁凡故意在此女最骄傲之时破去灵牢,更刻意当着其面踏碎阵法,便是为了让紫妃等四女心乱,加上之前采yin指的乱心之效,趁机催动血月妖星,幻术重重,施加在四女心中。

    有着种种谋算,这只足以迷幻化神初期的幻术,硬是让三名中期妖妃彻底沉沦。

    唯有紫妃稍稍果决,这心神失守、沉入幻术的一刻,立刻狠狠咬破舌尖,清醒过来。

    只是在她双目清明的一瞬,宁凡已浮身而现,单手掐住纳兰紫脖颈,只需掌力一吐,便可取此女性命。

    绵绵不绝的采yin指力,透过纳兰紫粉嫩的脖颈,没入其娇躯之内。

    丝丝的蛊惑之力,让纳兰紫娇喘渐渐不堪,眼神迷离。

    只是那迷离的目光,已再无当日扇舞嫣耳光的跋扈,只剩…不甘!

    “我乃灵王宫…灵王宫妖妃,你不可以,不可以…嗯…”

    她狠话尚未说完,宁凡却故意在其酥胸之上狠狠捏了一把。

    本该极痛,但在采yin指的刺激下,此女竟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欢愉…与耻辱!

    “杀了…杀了我…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任何…任何男子…碰我!紫鹃血泪…之术!”

    两行血泪,自纳兰紫双目流出。

    这一刻,她中了采yin指,动不了丝毫妖力。

    这一刻,她以自瞎双目为代价,施展了紫鹃一族的天赋神通!

    一道紫色的血滴,自纳兰紫眉心飘出,化作一道玄异的封印血纹,刻印在宁凡左脸之上!

    而纳兰紫口中,念念有词!

    “诸天之下,非灵族之人,皆永种此印,百年必死!”

    她瞎了双目,但她露出快意的笑容,她在宁凡身上种下紫鹃血印,她看不到,但能感到,那印、成功种在宁凡脸上!

    百年!百年之后,此印必定发作,宁凡必死!

    如此,她也可安心自尽…

    “陆北!”

    舞嫣、兮然俱是惊叫出来。

    紫鹃一族,没有特殊才能,但这百年必死的血印,却是任何同级修士的噩梦。

    一旦中了此印,若不能破解封印,几乎百年必死的。除非百年之内,修为修炼到种印者一个大境界以上,强行破去此印…

    只是二女刚刚惊呼,却旋即发现,种在宁凡左脸之上的血印,滋滋一响,消失了。

    血印无效!

    “不可能!血印为何无效!”

    原本准备碎妖魂自尽的纳兰紫,血泪斑斑的脸上,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非灵族之人,都会死在此术之下的,宁凡,为何不死?

    “难道你…是‘主族’之妖,若是如此,妹妹她…啊!”

    纳兰紫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忽而一喜,竟再无半点跋扈。

    只是这喜色,落在宁凡眼中,却看也不看,直接十余指点下,以采yin指令纳兰紫彻底昏迷,以免此女再做出惊人之举。

    有惊无险!

    “紫鹃血印么…虽然我不惧什么百年必死的诅咒,但中了此印,仍是麻烦。你姑且沉睡吧,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屈指连弹,在其他妖妃身上各自补上十余指,收了诸女储物袋,宁凡一抖鼎炉环,将十名妖妃分开收入不同的红雾空间。

    心中暗道,这纳兰紫倒是个心狠手辣的女子,竟舍得自毁双目、自爆妖魂和自己拼命…从前只道此女是个跋扈无能之女,倒是小觑她了。

    虽对此女品性不喜,但此女临死不降的举动,倒是比很多软骨头男子都强很多。

    可惜,宁凡不会因为这点就放过她。

    她对舞嫣、对兮然、对婉儿,都是威胁!

    “小黄瓜,你又多了十个化神鼎炉,高兴么?”月凌空挖苦道。

    “你说呢?”

    宁凡不置可否,目光最终落在舞嫣身上。

    “纳兰紫已被我擒下,你此次返回灵王宫,应无忧患了,加上寻回帝药药灰的功劳,你与兮然,怕是成仙之日不远了…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

    “谢谢…”舞嫣轻轻垂头,盈盈一礼,妖娆倾尘。

    她会记住宁凡的相助之情。

    “搜集药灰吧…越快越好,不知为何,我有些不安。”

    宁凡微微凝眉。

    这天殿之内,最大的敌人,不是纳兰紫,不是屈舜太子,不是白魔宗,甚至不是那贪狼星主…

    “但愿那界兽已死…若他未死,则此兽,会是此行最恐怖的敌人…”

    七杀星海,一个披着斗篷的大汉,踩着无数海兽尸骨,幽绿的目光,冷冷望向眼前两名高手。

    在斗篷大汉身前的二人,一是儒士打扮,二是剑客模样。

    若此地还有活着的海兽,必能认出,二人便是星海的执掌者——破军、七杀两位星主!

    只是堂堂炼虚初期的二人,面对身前的斗篷大汉,却皆是面如铁凝,忌惮不已。

    “阁下究竟是谁,为何要在七杀星海行凶!”

    “我在找一个女人…你们二人,见过她么!”斗篷大汉桀桀冷笑。

    “女人?世间有千万女人,我怎知你要找谁!”七杀冷哼道。

    “不知?那么…你们便滚!”

    斗篷大汉一步踏下,炼虚中期的气势狠狠震出,一步之下,两名星主竟无法站稳。

    “炼虚中期!且此人似乎是重伤跌落修为,若再吞噬一定海兽,便是恢复后期,都有可能!”

    “速走!”

    两名星主望着斗篷大汉,面色大骇,皆匆匆遁去。

    就在二人遁去不久,四方十万里之内,无数虚空毫无征兆地崩溃,风暴如雷!

    若二人退地再慢半分,必死于虚空风暴之中!

    “修为不高,跑得倒挺快,不愧是此地星海星主…罢了,没有头绪找下去,也未必能查出那贱婢死活…不过大长老曾说过,那贱婢私自下凡,是为了此地的天帝之星、给其女儿治伤。哼,区区一颗帝星,何足挂齿,不过么…若我入天殿、在帝星附近等候,此贱婢只要还活着,必定落网…”

    “如此,便去这七杀星海的星门!沿途再吞些海兽,恢复炼虚后期,不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