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21章 北将军救我

第321章 北将军救我

    半日后,宁凡向鬼雄关、葬龙城、南牢国、离鲲宫各发出传音飞剑,并给老熊留下一个玉简之后,踏入星门。

    玉简之中,有着运用虚空之力的心得,甚至,宁凡从自己领悟的虚空力量中,分出一丝,留在玉简之内。

    有此物,应能帮助老熊突破炼虚了。

    “我与蛮山仅仅数面之缘,若下次有缘再见,或许可好好坐下,喝一次酒,称兄道弟一番吧…”

    兄弟…

    这两个字,是宁凡的歉疚。

    “也不知宁孤与安然如何了,三十年过去,或许早已成亲,或许连子孙都有了…”

    宁凡给二人留下不少增寿丹药,若二人服用,即便不修行,活上200岁都不难的。

    或许,让宁孤与安然做一对凡尘的神仙眷侣,更好吧。

    星门之内,通往天殿的道路,是一条逆流上天的银河。

    银河流速极快,宁凡索性取出久已不用的七梅楼船,乘舟驶向天殿。

    “天帝之星…”

    宁凡目光沉思。

    他获得帝星的初衷,仅仅为了突破化神中期。

    如今,只需彻底炼化体内恐怖数量的妖血,便可突破中期,而若得帝星,修为甚至可在中期的基础上,有一次极大的提升。

    但这已不是宁凡的最终目标了。

    手中握着一颗黑色棋子,那棋子,是一丝黑色星光所化,是天帝的星术。

    那黑袍中年是天帝无疑!

    宁凡左思右想,最终得出结论,那在残梦与自己对弈的,怕正是星宫的旧主、天帝的死后残念。

    而从洛幽、元瑶的口中,宁凡更是得知,天帝的黑星之术,有多么强横。

    百万星光加身。在数个仙帝的围攻下,都可立而不死…若掌握那种星光疗伤之术,帮宁孤疗伤延寿不难,帮妖鬼林中的慕微凉、宁红红二魂重塑肉身不难,甚至,让女尸识海更快修复、都是可行的。

    获取天帝之星,以自己诸多底牌、傀儡炼尸,难度不大。

    但在获得帝星之前,自己有必要弄清楚这枚黑星棋子的奥妙。

    当然,自己也不能大意了。

    天殿之中。还有紫妃,还有那不知是否存在的界兽。

    还有…贪狼星主!

    “陆北,你真的要对紫妃动手么?”舞嫣有些忐忑难安,对立在船头的宁凡问道。

    “若我对她留情,则你必被她谏言囚禁…我会擒她做鼎炉,至于杀不杀她,则可由你决定。”

    “还是不要杀了…”舞嫣犹疑,倒不是为紫妃担忧,而是担心宁凡杀人、罪名过重。

    虽然都是得罪灵王宫。但若是暴露,捉拿妖妃的罪肯定比杀人罪轻。

    或许,只要不杀紫妃,即便此事曝光。舞嫣也可凭家族的名义,保一保宁凡…

    “舞嫣姐姐说不杀,陆北哥哥铁定不会杀的。不过,陆北哥哥。你千万不要大意喔…那紫妃,名为纳兰紫,好歹也是灵王一族的族人呢。拥有真灵紫鹃的血脉。性格跋扈些,实力可不弱,更深得灵王宠幸…此次她代表灵王宫前来,或许携有灵王赐下的秘宝…总之,千万不要轻敌喔!”

    兮然附和道,她似乎忘了,就在两个月前,她还是忠诚的灵王宫妖妃。

    可惜么,她这妖妃,已光荣被宁凡收入后宫,不知不觉,倒是和紫妃对立了。

    “放心,我不会轻敌的,对任何人都一样!说起来,你们灵王宫来星宫,应有重要任务吧?仅仅是为了天帝之星么?我倒是觉得,你们搜集药灰的举动更可疑…”

    宁凡目光落在兮然、舞嫣二女脸上,二女立刻露出为难之色。

    “不能告诉我?”宁凡调笑道。

    “不是!只是…”二女的目光,落在月凌空、元瑶身上。尤其是元瑶,落得更久一些…

    意思很明显,这二人,是外人,尤其是元瑶,更疑似神族高手。

    妖族、神族,是界战的老冤家,能坐在一起聊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妖族的秘密,更不可能告诉神族之人。

    “你们传音吧,我不听就是了…”

    元瑶亦是目光古怪,她也从未想过,自己堂堂遗世宫宫主,会自降身份、跟一群小辈姐妹相称,且那些妹妹,还大多是异族之人…

    元瑶修为,已恢复化神初期,连带恢复的,还有她上位者的气质。

    考虑到有可能在天殿遇到北天老怪,她更是遮上了面纱。

    兮然、舞嫣犹豫,最终还是并未传音,以免彼此尴尬。

    “实际上,此次我等灵王宫妖妃的任务,并非获取天帝之星,而是为了得到这星宫的帝药。”

    “帝药!此地妖帅是陆吾,曾负责看守天帝药圃。但他沉睡如此久远的年代,就算妖身不腐,帝药也都成灰了,你们这一趟怕是要落空,怕寻不到帝药,顶多寻一些药灰…不过堂堂灵王宫之主,竟然需要帝药,难道她受伤了?”

    获得葬月仙妃传承的月凌空,显然对古天庭的事了解不少。甚至,以她的心智,立刻便推断出灵王有伤。

    “她们的任务,怕正是搜集帝药药灰!想不到,灵王竟重伤到这个地步…”元瑶秀眉一蹙。

    “不错,我等妖妃任务,正是搜集药灰,诶,北瑶姐姐好厉害,我等灵王宫妖妃都不明白、灵王为何让我们秘密搜集药灰,你却明白…”

    确实,在场诸女中,元瑶境界最高,高到一种发指的地步。

    她明白,灵王搜集帝药药灰,是为了‘灵’。

    她更明白,灵王定是走投无路,才会派人来下界寻帝药残灰。

    如果得不到帝药残灰,灵王甚至可能会伤重致死。

    灵王一死,若无下任灵王接替,灵王宫的大树也就倒了…至少,兮然、舞嫣、陆婉儿等人,会受到牵连。

    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

    “陆北。我有一个建议,此次入了天殿,帮助舞嫣、兮然两个…两个妹妹寻些帝药残灰,助她们任务完成…”

    “诶!”兮然诧异了,神族的元瑶,会帮妖族的灵王考虑?

    “以你的身份,说出此话,似乎不合适啊。”宁凡深深望着元瑶,此女具体身份他不知道,但多半是北天神族大人物。

    作为妖族的死对头。肯定不会帮灵王说话…难道这个貌似冷漠的女人,在担心兮然和舞嫣?

    “你若不听,便算了,可当我没说,不必故意取笑我的…”元瑶轻轻咬唇,转身走入楼船舱内。

    “确实,若是帝药残灰真的很重要,而灵王有重伤在身的话…小黄瓜,你帮灵王。就是在帮你的兮然妹妹、舞嫣妹妹、婉儿妹妹…你好歹听听吧!”月凌空亦是提醒一句。

    “我可没说不听…”

    宁凡大感有趣。

    这才几个女人聚在一起,怎么就有种宫斗的味道?

    以前收的女人大都是鼎炉,直接种下念禁,自然听话。现在么。船上的女人,一个个不是天骄公主、就是一方女强人,更无一人是听话的主。

    好处么,有这些女子存在。宁凡遇到问题,甚至无须自己动脑筋,就有人给出主意。

    坏处么。这种女人一多,可能会打起来…

    这种想法,宁凡只一笑了之。

    星宫之行后,这一船女子,应该会各回各家,分道扬镳的。

    诸女的争执,宁凡几乎没有插嘴,这一次,他得到一种置身事外的感受。

    若是没有月凌空、元瑶二女在此,多半自己也会提出帮助舞嫣完成任务、搜集帝药残灰。

    但有月、元二女在,宁凡只语不提,却同样解决事情,别有一番感悟。

    那感悟,是对天帝一席话的思索!

    在这一刻,宁凡好似摸索到什么,取出黑色棋子,专注凝视。

    “置身事外,看到的风景,便不同…”

    “我不知星术如何修炼,更不知黑星之术如何修炼,但…若是换个角度去看这片星空,是否能看到那些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色星辰?”

    这念头一起,掌中的黑色棋子,轻轻颤动。

    宁凡知道,自己摸到了星术的关键!

    黑色星光,藏于黑暗中,而不是盛放在夜色里。想要领悟黑色的星术,必须从夜色中,捞出黑星!

    一旦自己获得天帝之星,很可能会借助这一枚小小的棋子,领悟天帝的黑星淬体之术!

    银河的尽头,是另一座星门,过了星门,便是天殿。

    仅仅远隔数万里,便可隐隐听闻法术的碰撞声、自天殿传出。

    甚至,更有三道仓皇的身影,从天殿遁出,一见七梅楼船,立刻直奔而来。

    在三人身后,则跟着一个银色虚幻狼影,有着化神后期修为。

    三人神念远远一扫楼船,方一认出宁凡,立刻大喜过望。

    “北将军救命!我等是第二部雷部之人!啊!”

    求救声传音而来,犹隔了两万里,三人话音刚落,立刻有一人惨呼。却是身后的银狼飞遁极快,追上一人,生吞了三人之一。

    幸运的二人,来不及为袍泽哀痛,已满面疯狂,更加拼命逃遁。

    但眼中,已然绝望。

    刚才的求救,只是二人病急乱投医,他们身为雷部化神,知道宁凡是化神初期,亦知他曾斩了王枭这后期高手,但此刻细想,却未必觉得宁凡有斩杀银狼的力量…或许可依仗炼尸,但这银狼遁速极快,可能不待宁凡取出炼尸,就瞬杀了宁凡…

    “完了…我二人,可能会死…”

    二人望着身后狞笑的银狼,皆是绝望。

    但下一刻,二人齐齐目露震惊。

    却见在银狼之前,一道白衣身影,只一步便跨越两万里的距离,身影浮现。

    并一拳轰出,这一拳之力,即便比上寻常玉命第三境高手,都略强一二!

    轰!

    这一击之下,银狼喷出一口银血,倒飞万丈,神情凝重。

    “小辈,倒是不弱!不过本王只给你三息,三息之内不滚,日后你必定后悔得罪我贪狼!”

    “贪狼?”

    宁凡目光一缓,为了区区两名陌生雷部妖族,得罪贪狼星主,似乎不值…

    只是他这一个犹豫,反倒助长了银狼气势,眼中凶芒一闪,直接张口喷出一道银色毒雾。

    “贪狼又如何!”

    宁凡眼光一寒,他只是忌惮贪狼,可不是怕了。

    一拍储物袋,一掌抽魂,血剑在手,并一剑斩下!

    刺耳的剑鸣之后,无数剑气淹没虚空,银河被从中一剑截流!

    那一道血剑之芒,让银狼目光一骇,让两名雷部化神不可置信。

    “半步虚宝!又是这柄剑!”

    啊!

    银狼惨叫一声,在血剑剑光中,虚影崩溃。

    一剑而死!

    只是死前,似恶狠狠望向宁凡,记住了宁凡的容貌。

    而宁凡身后,两名重伤欲死的雷部化神,已彻底惊呆。

    “罗云陆北,一剑斩化神后期!”

    这一剑,比起云台大比之上,强了何止数倍!这一剑,更无大比之上的副作用!

    此刻的宁凡,给二人一种感觉,若重新对上王枭,杀王枭,只需一剑!

    “短短数年,他竟强到这个地步,且他的身上,为何竟有如此浓厚的煞气…他就在,杀了多少化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