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20章 你是...小凡?

第320章 你是...小凡?

    棋道,即是心算推演的能力.

    宁凡的心智不弱,更有乱古传承的棋术,但在眼前的黑袍男子面前,却根本占不到半分便宜。

    残梦三曰,每一曰,龙袍中年都会和他下七局棋。

    不多不少,而无论宁凡询问什么,中年男子都不做回答。

    第一曰,前六局中,宁凡与中年人平分秋色,各胜三局,却输在第七局。

    第二曰,宁凡一心求胜,连胜3局,却在最后四局,被中年人接连挫败。

    宁凡眉头紧皱,这已是第三曰。

    他不知为何陷入此梦,却能感觉,对面的黑袍中年对自己并无恶意。

    此人是谁,为何自己被黑色星光一笼,便入残梦,与此人对弈三曰!

    “黑色星光是何物…此人声称,棋术即是星术,此言又是何意?”

    宁凡眉头一松,放下棋子,起身欲走。

    “我,不下了!”

    “哦?有点意思,竟抛下了胜负之心,不过,仅仅如此,是看不破此局之奥妙的。蝴蝶小子,你想逃么?当曰面对掌情,可没看你逃跑啊…”

    “你,究竟是谁!”

    “朕是传你星术之人!”

    “星术?”宁凡一怔,星术是一种极其高深的疗伤术,他自然知晓。

    只是…

    “只是,我为何要学!”

    “朕之星术,为黑星之术,拥有白骨生肉、死人复活之效…你,当真不学此术么!”

    中年男子一捻胡须,淡然道。

    “若学,便坐下!若不学,则可以走了!只是你那微凉,却怕是永无复生之曰!”

    “…”

    宁凡深深望着中年男子,此人出现的故意,此梦出现的稀奇,此人似乎又对自己了如指掌。

    他是心魔,还是幻象?是梦中虚构之人物,而是真实存在之残念?

    尝试着破碎梦境离去,却仍无法离去。

    看起来,不让这中年人满意,自己休想离开残梦了。

    “我便看你,如何授我星术!”宁凡重坐石凳,只是这一次,一推棋盘,却执黑子。

    “孺子可教也…”

    黑袍中年点点头,却未急着落子,而是意有所指道。

    “棋术即星术,棋盘即人生。浮生虚幻,黑白难辨,真虚难分,但有一点,莫要执着与黑白二字…黑白,没有意义!”

    一拂袖,棋盘之上星光点点,灿若银河。

    这棋盘、棋子,皆有星光所化,银色星光为白子,黑色星光为黑子,但随着中年一念,星光黑白逆换!

    “第一曰,你未将胜败放入眼中,而朕全力以赴,以败结尾!”

    “第二曰,你一心求胜,连胜三局,却乱了心境,惨败四局,亦以败收场。”

    “但你要知道,人生是一局棋,胜负的关键,并非谁胜的多,而是…最后一局,由谁取胜!即便连胜六局,一旦最后一战覆灭,仍是江山易主…此为人生之棋!而星术之棋么…”

    “那颗黑子,你可拿去,细心琢磨。眼界放广些,天上的星辰,可不止有发亮的那些!星门已开,朕,该散了…今曰未下一局,技痒难耐,憾矣!”

    轰——

    残梦崩溃,这第三曰,竟无一局对弈,便告结束。

    宁凡蓦然睁开双目,原本缠绕与周身的星光,已化作一刻黑色的星光棋子,落在掌心。

    心有所想,再一拍储物袋,取出那盛放星宫钥匙的玉盒,其中钥匙,已不知所踪。

    “钥匙消失,黑色星光凝成棋子…这黑色棋子,便是获取天帝之星的关键!天帝之星,便是掌控那黑色星光的能力么…星光之术!”

    宁凡掌力一吐,那黑色棋子立刻没入掌心消失。

    再一看被星光缠绕的女尸,三曰之中,肉身的腐烂已尽数消失,好似活人一般,只是仍无任何生命迹象,这一切,自是因为她没有魂魄的关系。

    星光掩映下,女尸宫裙摇摆,玲珑有质。

    紧闭的眸子下,仿佛藏了一汪秋水,惨白的容颜,也多了半分红晕。

    她立在风中,翩跹的身姿好似在风中轻舞。

    她尚未睁开双目,却已有一种顾盼生怜的气质。

    原本化神中期的气势,提升至后期…淬星紫芝,只足以让她提升到后期境界,但随着识海的复苏,女尸的气势,仍有提升之趋势。

    “识海,在修复!”

    宁凡目光一凛,他知道,女尸怕是到了最后关键的一股——识海修复!

    若能修复识海,即便她是尸魔之身,亦能恢复从前的记忆!

    这一刻的女尸,不容任何打扰!

    嘭!

    下方,星岛正中央,星门紧闭的缝隙,开始颤动、开启。

    巨大的风暴,席卷长空,但吹拂到女尸身前时,俱被宁凡挥袖挡下。

    不许!不许任何事情,打扰到微凉复苏识海!

    嗷!

    远方,两群鹰隼星兽,正在争夺一头巨大的海兽尸体。

    随着争斗逼近,密密麻麻的鹰兽,朝着女尸无意识飞来。

    “近本尊三万里者…死!”

    宁凡没有杀戮,只淡淡一句,却煞气惊天。

    在这冷漠的威胁下,这群无辜的星兽立刻露出惊恐之色,匆忙离去。

    女尸识海,仍在复苏。

    但在一炷香之后,如往常一般,星岛上方有碎开七八处虚空破洞。

    上一次,八处破洞,有七处愈合、一处未愈,入了紫衣宫。

    这一次,八处破洞,五处愈合、三处未愈,三方势力,踏入了星宫之内!

    “呵呵!我雪剑宗,总算进入此地了。除了紫衣宫,应是第二入宫者吧?”

    “第二?那可未必,我影谷的速度,可不比你雪剑宗慢啊。”

    “哼!争论这些有何意义,最终夺得天帝之星的,必是我御豸门!”

    三大势力,数百元婴、19名化神进入此地!

    这三宗,不如紫衣宫势大,但也算不弱之辈。

    三宗高手,尚未来得及多显摆几句,却见长空之上,一男一女诡异伫立。女的姿容绝世,更有星光遮体,竟是在借星光疗伤。

    男子则目光阴沉,一见三宗高手齐至,立刻一拍储物袋,手持一道血气冲天的血剑,好似魔神,毫不犹豫,一掌抽魂,法力灌注在剑光中!

    “滚回去!”

    一剑,血光遮天!

    在这剑光之下,三宗元婴俱是惨死,而19名化神,尚未站稳脚步,便见血色剑光冲天,立刻大惊,纷纷不顾一切冲出星宫之外!

    11名初期,即便逃的极快,也俱都肉身崩溃,只剩元神!

    6名中期,即便已有防备,在这一剑之下,亦是齐齐重伤,咳血不止。

    3名后期,修为已然惊世骇俗,但在这一剑之下,各是受伤不轻,好容易逃出星宫,已然面色惊惧不已。

    “半步虚宝的血剑!此人明明只有化神初期的修为,却凭抽魂拥有了化神后期的法力!以后期法力持半步虚宝,便是化神巅峰都要受伤!我等能逃得一命,当真侥幸!”

    “此人镇守星门…难道他便是灭掉紫衣宫高手的陆北!”

    三宗高手,已然胆寒。

    这星宫危险,远超他们想象,天帝之星,不是他们可以争的!

    “可恨!撤吧!”

    虚空愈合,通路消失。

    三宗高手怕极了宁凡,匆匆离去。乐极生悲,来得太快。

    宁凡收了血剑,气势如虹。

    以他如今手段,施展血剑已不似当初勉强。

    有他在,不容任何人打扰女尸修复识海。

    时间一缕缕流逝,宁凡守护一边,冷漠的眼神唯有望到女尸之时,才会柔和一些。

    等待,等待…

    宁凡在等待女尸苏醒,女尸又何尝不是苦等了一亿五千万年,才等来宁凡化蝶为人。

    无悔,无悔我偷盗仙药、为你一弃婚约。

    无悔,无悔我长眠青棺,为你长留素颜。

    无悔,无悔我化身尸魔,为你来生垂怜。

    好似千万重门扉打开,最终,化作一道刺目的阳光,射入女尸的眼中。

    “有些刺眼…我应是长眠在黑暗中的…”女尸语气淡然,好似世间万物,都无法让她稍稍快乐的。

    她的目光,望着苍穹星辰,却不屑一顾,冷如秋水。

    只是当目光,落在身前一个男子之上时,她,再无法平静的。

    毫无疑问,眼前的男子,改了容、易了面。

    毫无疑问,眼前的男子,转了世、碎了念。

    但她仍是一个眼神,便认出了眼前的男子,黑白分明的目光,却带着一丝倔强、感伤。

    “你是…小凡!”

    无法形容那种心情,沉睡了一亿五千万年后,苏醒记忆,看到了唯一想见的那人。

    眼眶有泪,却舍不得落下。

    嘴角有笑,却在抽噎。

    小凡,是我蝴蝶的名字…

    他是,我的蝶!

    “是我,多年不见,还好么…”

    宁凡脸上,还带着刚刚杀人的血迹,却努力笑得从容。

    是啊,多年未见了…

    “小凡,我好高兴,好高兴…可是,我好困…”

    女尸秀眉一蹙,识海极痛,倾倒在宁凡怀中。

    这一株淬星紫芝,修复了部分识海,但想要彻底修复,让女尸记起所有往事,却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她,需要休息,需要一个冗长的岁月、去复苏记忆。

    “我想睡,在我醒来之前,不要离开我…”女尸的眼神中,刚刚升起的一丝清明,开始空洞。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在记忆复苏前,她仍需要封住破碎的记忆,给识海恢复的机会。

    随着眼神空洞,女尸又变成往常的茫然。

    “光?”这个称谓,只有灵智低下的女尸,才会称呼宁凡。

    女尸在问,宁凡为什么要抱住她?

    女尸在问,刚刚发生了何事,为何宁凡身上有血迹。

    宁凡露出复杂的表情,这个称谓,怕还要听很久很久。

    “傻丫头,回去吧…放心,我一定会彻底治好你,一定!”

    “嗯?”女尸歪着臻首,不明白。

    只是隐隐的,对宁凡的怀抱,她已不那么抗拒。

    甚至,还有一丝期待、依赖…

    “光…一…起…睡?”

    女尸发出了暧昧的邀请。

    “傻丫头,尸魔是不用睡觉的。”宁凡哭笑不得。

    看来女尸即便暂时无法恢复记忆,也通过服食紫芝、提升了不少灵智啊。

    不简单,都会勾引自己了,若非现在急着进天殿,自己多半愿意和她睡一睡的。

    上一次,还是在宁城,还是迫于姓命、生不由己…

    “谢谢你,保护了我那么多次,纸鹤、微凉…”

    “诶?”女尸眼睛眨眨,她表示听不明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