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16章 一吻伤人

第316章 一吻伤人

    紫衣宫来犯之人,悉数击杀,在得到宁凡准许后,星海群兽纷纷奉命告退。

    老熊伤势虽重,但有宁凡所赠的六转丹药,保命无忧,伤愈也只是时间问题,一旦伤愈,甚至可尝试冲击炼虚瓶颈。

    “陆北!老子这么拼命帮你,你有了好处,可不能少了老子啊!”老熊笑得很奸诈,一点也不憨厚。

    “…”宁凡没有回答,只是也没有否决。

    星岛之上,数百万海兽匍匐于地,向宁凡方向拜倒,神情毕恭毕敬。

    那一幕,兮然等女,永生难忘。

    经此一战,宁凡挡下炼虚中期剑光,这即是说,即便面对两名星主的攻击,宁凡或许不可胜,亦不会败,大可凭定星盘阻挡下。

    宁凡成为贪狼海星主,几乎再无任何人质疑的。

    有遁速,有防御,即便修为不高,已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散了吧!”

    随着宁凡一声令下,无数道兽影离开星岛,南岛再次安静。

    回岛已三日,宁凡调息法力,重新恢复巅峰状态。

    仍是那洞府,镶着月光石的洞墙,折射下的柔光,让宁凡心神恍惚。

    沉默走出洞府,望着漫天星光,轻轻闭上眼。

    “离开越国,已三十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纸鹤还好么…”

    “凡人的一生,三十年,就是半辈子。修士的一生,三十年却仅仅算一次长关,一场杀戮。一路走来,我的手上,染满了血与罪,只是,我不悔,亦无愧。宁我杀戮苍生。莫教苍生斩我…这,就是修界的残酷现实!”

    “当年在越国,辟脉十层便是人才,融灵便是天骄,金丹即是老祖,但如今,我被奉为星海之主,掌控亿万丹兽的性命,在下级修真国,我无人可挡。中级修真国。我可掌灭一国。上级修真国,寻常化神老祖见我,须绕道而行,便是放在雨殿,我也可为一殿尊老。只是,仍不够!”

    “我历尽千辛,始才炼出定星盘,碎尽百万法宝,才可激发防御星阵。但那紫川。随意出手,便有十块剑晶在手…我与那些上界天骄相比,终究少了背景支持。但我,非他们可比!我有我的道。我身虽弱,我的道,便是掌情仙帝一目,都敢粉碎!”

    宁凡的周身。升起一股孤独、萧索的气息。孤独中,却有不屈的信念。

    大道为囚笼,修士为困兽。有的困死。有的犹斗。

    睁开双目,宁凡并不回头,淡淡道。

    “不好好休息么…嗯?你重开了一丝封印,恢复到元婴后期了?”

    “托你的照顾,三日之后,应能恢复到元婴巅峰,十日后,差不多就可以恢复到化神了。一旦有化神修为,凭我手段,应可自保…进入天殿后,我会离去,以免那可能存在的界兽攻击你…”

    元瑶轻柔的脚步,踩着落叶,在宁凡身旁停下,眼波如水。

    “十日恢复化神么?我可帮你撕破一些封印,助你一夜恢复化神,但限于境界,我也顶多助你恢复到化神初期而已,剩下的,还要靠你自己。”

    “你很想我早些离去么…”

    元瑶轻轻咬唇,实际上,她骗了宁凡。

    她只需三日,便可撕破部分封印、恢复到化神初期。

    她决意化神之后离去,是因为不愿多欠宁凡人情。

    她故意拖延恢复化神的时间,又是因为不知为何,有些不舍。

    或许,她只是从未被人呵护过、保护过,而有些怀念被宁凡遮风挡雨的时光。

    或许,她根本无法将那一夜荒唐真正遗忘。

    她不知,唯一知道的,是十日之后,离去的决心。

    但宁凡,却说可以一夜助她恢复化神,这是否是变向的赶她走?

    “好…今夜之后,我便离去…你,你做什么,你放肆!”

    元瑶没由来一阵失落,但这失落刚刚升起,她柔嫩的手掌,却被宁凡握住。

    心头不由有些恼怒,恼怒宁凡的轻薄,她元瑶何等身份,怎可被男子触碰肌肤!

    只是这恼怒中,似乎又有一丝迟疑。

    宁凡握的并不紧,她可以抽回手掌,但她没有。

    “做什么?我修炼的是阴阳变,助你撕破封印的方法,自然是双修了!”

    好似故意般,宁凡神情轻佻,并一口堵住了元瑶的唇。

    “你放肆!”

    元瑶有着万人之上的高傲,这高傲可容一次意外的荒唐,却不容第二次亵渎。

    这一吻,让元瑶心烦意乱。

    狠狠抽出皓腕,并一口,咬在宁凡唇上。

    挣脱宁凡亵渎的元瑶,匆匆向后倒退,靠着石壁,酥胸不住起伏,面若桃夭、含怒绽放。

    “你以为,与我荒唐了一次,便可占有我么!你,无耻!我不可能与你双修!”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助你撕破封印,并无须双修,只是需要借助这块蛊皇令而已…想不到你竟如此讨厌我,这一口,咬的真狠心呐。”

    宁凡收了调笑之色,齿关咬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块。

    此物,是宁凡为镇压元瑶腐仙之毒打入其体内的。

    此物,在进一步驱除界兽封印,还有大用,故而被宁凡一吻取出。

    只是小小的蛊皇令上,却沾了丝丝唇血血丝,正是被元瑶所咬。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在取令,我以为,以为…”元瑶心乱如麻,此刻慌张的她,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以为我想趁你修为未复、强暴你么?我在你眼中,原来也就是这种人么?”

    宁凡自嘲一笑,在蛊皇令上打出一道紫金色的风烟,将令递到元瑶掌心。

    “此令有我一式法术,对破除封印有奇效,我本可一鼓作气、撕了界兽封印,只是担心你伤势未愈、承受不住从前的法力,故而一直没有撕封,非我做不到。只要你伤势痊愈,我可一日之内为你撕破两重封印,让你重新成为那高高在上的舍空期真仙!只是你大可放心,我宁凡虽未君子,亦非小人,既非善,也非恶,然而答应过的事,从无反悔。”

    “莫说追杀你的是界兽,就算是碎虚,是真仙,我若答应护你无碍,便是粉身碎骨,也绝不失信!你大可放心!”

    宁凡的表情有些冷漠了,转身回归洞府,独留元瑶一人。

    月色下,星光中,晚风里,元瑶忽然有些委屈。

    她不喜欢宁凡以冷漠的眼光看她。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太莽撞,也不说一声…”

    言及于此,元瑶忽然沉默。

    宁凡自然没有提前告诉元瑶,他要吻住元瑶、吸出蛊皇令的。

    若说了,元瑶会让宁凡亲么?

    或许,以她高傲的个性,宁愿不破封印,也不会失去这一吻的。

    这一刻,她再分不清对错,更分不清,宁凡那一吻,是仅仅取令,还是已动了情。

    “陆北,我们是…不可以的…这是错的…”

    平复下所有心绪,元瑶最终恢复平静,收了所有脆弱。

    她本不会有任何脆弱的表情,只是从舍空期跌落元婴,生生跌落七重大境界,她的心境难免受到波及,若修为恢复,她不会再有半点脆弱。

    轻轻将掌中的蛊皇令、含入口中,立刻,元瑶俏脸晕红。

    蛊皇令上,还有宁凡和着血的口水…

    这取令吞令,无异于,又是一次间接接吻了。

    若是让四天知道,堂堂遗世宫宫主竟如此不守妇道,与一个陌生男子有了肌肤之亲,她,必死…

    那咬伤宁凡的动作,也仅仅是本能的自保而已…

    “陆北…这虽然是一场荒唐的缘分,只是,若仅仅是星宫之旅,我元瑶会保你无碍的…”

    “我,保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