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15章 紫衣草人

第315章 紫衣草人

    宁凡近乎霸道的一步,将猝不及防的紫川震下长空.

    勉强稳住身形,紫川露出阴冷之色。

    “你敢伤我!”

    “伤你又如何!杀!”

    没有任何留情的余地,仅仅是驰援星岛的力量,灭杀紫衣宫已绰绰有余!

    昆吾二老,被三名半步炼虚围住,瞬息间的交手便节节败退,被灭杀只是时间问题。

    其他紫衣宫高手,早被星海群妖人海包围,毫不留情的群殴。

    客气?何必与他们客气!

    在无数海族的心中,宁凡已被默认成了贪狼星海的星主。

    不单单因为宁凡的魔威,更因为宁凡可以让其他二海的星主忌惮,可以在贪狼星主离开数千年后,重新稳定三海的局势,让贪狼星海不受异海欺凌!

    星主之令,凡星海之兽,莫敢不从!

    莫说是以多胜少、群殴这些所谓的上界天骄。

    就算是以少胜多、跟老熊一样为宁凡拼命,怕都有不少热血海兽,要追随宁凡出手的。

    以一人之力,倾覆星海,乱战天下,此人有资格成为贪狼之主!

    星主剑锋所指,群妖只需做一件事即可。

    杀!杀!杀!

    老熊惊呆了。

    一呼百应,他听说过,投鞭断江,他也略有耳闻。

    但这种一令之下、星海高手尽出的场面,从前只有三海大战之时才会出现的。

    自贪狼失踪、三海失去平衡,这种大战已经很少了。

    贪狼星海更是四分五裂,被各大势力瓜分。

    激动!老熊特别激动!

    这种干群架的场面,他好多年都没经历过了,他好像跟在宁凡屁股后面,好好揍一揍紫川。

    不过可惜,他的美好愿望只有想想而已了。他的两个丑妻,是不会让重伤的他去玩命的。

    “夫君…你不能死,你若死,我二人,也不独活!”两位丑妻倒是情真意切。

    “滚!老子才不想死!老子还没活够!能不死,谁会想死,有病么!”老熊不能打架,他很烦躁。

    舞嫣、月凌空,俱是花容失色,随着金焰车降落,走下兮然、元瑶二女,那吃惊的女子便又多了她两个。

    宁凡一番杀戮,最终竟成了群兽之主?

    这若放在人族,是无法想象的,但放在妖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强者,为何不能称王?

    从宁凡惊退两名星主开始,他的魔威,便提升到一个空前的高度,便是半步炼虚,亦不敢无视他的命令!

    “这小黄瓜,太霸气了,老娘要是没有自损,没有损失修为,也想上去打一架!”月凌空恢复了她的粗犷个姓。

    “陆北哥哥,你真厉害!”兮然在一旁喝彩。

    “你怎么叫他哥哥了,还有,你这身子…”舞嫣俏脸一红,一眼看出,兮然已非完璧。

    两个月前,这小丫头还在寻思怎么修理宁凡,两个月后…连人带身子赔给宁凡了?

    “我,我…都是北瑶姐姐害得,都怪她迷惑了陆北…”兮然指着元瑶,将她出卖了。

    “北瑶…此女气质很高贵呢,是神族的天骄么?”舞嫣幽幽一叹,叹的是宁凡收纳后宫的本事太犀利了点,出去两个月,摆平了兮然,还多收一个回来。

    “兮然,不要乱说!”元瑶匆忙捂住兮然的嘴,表情难堪。

    那曰的事,她决定埋在心中,永不告诉任何人。

    元瑶的目光,扫过宁凡,难以遏制自己的惊讶。

    难怪自己自从被宁凡救后,在星海走动,就从未遇到任何海兽攻击。

    原来,这整片星海,都被宁凡这区区化神初期的小子…收服了…

    “他若是生在北天就好了…以他的资质、心姓,怕是足以排入北天前三甲的…不,或许是第一。若给他足够的时间,即便他只是修炼阴阳变,或许…或许也可以达到我的境界…或许他可以…”

    元瑶凤目一柔,闪过一丝期待,只是这期待,立刻化作自嘲之笑。

    “我这是怎么了…那件事,只是荒唐之举,星宫之行后,我与他,应不会再见面了…我还在期待什么,真傻啊…”

    目光在诸女身上流转,元瑶轻轻一叹。

    宁凡不会寂寞的,他的红颜无数,又岂会在意一个区区一宿之欢的北瑶。

    只是这小子,未免有些太大胆了,连紫衣宫的人都敢杀…

    “也许我返回遗世宫后,帮他摆平一些北天麻烦,会好一些吧…”元瑶自语道。

    诸女还有心思胡思乱想,便说明,此刻的局势已再无半点担心的余地。

    紫衣宫高手,基本全部伏诛。

    昆吾二老,也片刻便化作两道残缺元神,被三名半步炼虚擒下,准备之后献给宁凡。

    紫川面色阴沉,仅仅十余息功夫,己方势力已然全灭。

    如此而言,自己此次星宫之行,虽是第一个入宫者,却是最终全败了。

    莫说与其他天骄争夺天帝之星,怕就是活命都有难度。

    “碎!”

    紫川再次捏碎一到剑晶,发出一道炼虚初期剑光。

    这是其第七枚初期炼虚的剑晶。

    此行他共带了十枚剑晶,九枚炼虚初期,一枚炼虚中期。

    在这剑晶的剑光攻势下,一旁的化神高手,俱是冷冷吸气,面色畏惧。

    难怪老熊都被打伤了,难怪陆北星主一上来就挡住这紫川。

    敢情这紫川修为不高,手段倒是挺狠得。

    三名半步炼虚,望着老熊凄惨的伤势,皆是背心一寒。

    这炼虚初期的剑光,他们能够接下,但接下后,十有八九就是下一个老熊…

    “这剑光有些棘手啊,要不要我们去帮星主一把?”三人彼此对视,互相询问。

    这询问之声,却被老熊打断。

    “不用!这小子的厉害,你们忘了!”

    你们忘了,是谁独灭星海的?

    你们忘了,这小子手段的逆天程度,可不弱于剑晶的!

    望着扑面而来的剑光,宁凡目光一闪,模仿着老熊的姿势,张口一吞。

    “吞山术!”

    一口猛然一吸,将星光吸入腹中,任剑光在体内炸开。

    这举动,让老熊等人无不为之色变。

    “靠!这陆北模仿老子的妖术!不过老子的脏腑可是经过几千年淬炼、才能够生吞法术法宝,他一看就没锻炼过脏腑,怎敢生吞剑光…”

    确实,宁凡的脏腑挡不住剑光的。

    只是在剑光入体的一刻,他立刻碎身一闪,卸去剑力,墨影重凝的一刻,指尖快若极电在那剑光之上连点十七下,并最终,破了剑气刺击之势,将剑光收入袖中,重新凝成一块紫晶,旋即冷视紫川。

    “你非剑修,这种剑气在你手中,只是浪费!”

    诚然,若这紫川精通剑道,这一道剑气在他手中,威力绝不止这些,而宁凡亦不敢拼了化神去收服此剑气。

    宁凡之所以能抽出老熊剑气、能正面降服剑气,不单单是因为拥有剑识,拥有化身,最大的原因,是紫川剑道太弱!

    他不是一个剑修,凭这剑晶可对付一般人,但对上剑道高手,剑气便漏洞百出,只要抓出漏洞,夺其剑气…不难!

    “化身!你竟凭化身、夺我剑气!”

    若说之前宁凡抽出老熊剑气,紫川还能用取巧掩饰,这一刻,宁凡正面收服炼虚剑气,他已经无法平静了。

    化身…这种碎虚神通,紫川不会!

    但即便是拥有化身的化神,在九界罕有,在四天之上,紫川还见过一二人,但那一二人,也绝无法凭化神修为、化身之术,降服炼虚剑气的。

    宁凡不但拥有化身,且必定还有某种对剑气极其克制的神通。

    紫川没有往剑念上想,也不必想。

    他需要知道的,不是宁凡有多厉害…他此刻,只求自保!

    凭他自身的化神中期修为,甚至可一战后期,但化神后期的力量,在这人山兽海的围攻中,根本逃不掉的。

    “我还有三道剑气,炼虚中期的那道,必须用来保命…好!便用两道初期剑气,灭了这陆北!任此人化身再厉害,终究也只是化神初期修为,若他连两道炼虚攻击都接住,则我紫川终此一生,都不会是此人对手了…我不信我会输给他!”

    紫川目光一狠,连碎两块剑晶。

    这一次,他勉强借助自己并不高深的剑道修为,试图将剑光拉成剑丝。

    最终,虽做的似是而非,但两道璀璨的剑芒,却被拉细了许多,威力也精纯了不少。

    “又是两道炼虚剑气!且此子,似乎还摸到了化剑为丝的门槛!此子不简单啊…我们要不要帮助星主…”三个半步炼虚,自己语气都有点怂,两道炼虚剑气,让他们上他们都不敢。

    “帮个球!这剑气,若是换七杀、破军两位星主去接,如何?”

    “那肯定是轻松啊!尤其是七杀星主,一心修剑,这种渣渣的剑气,星主会放入眼中?”三名半步炼虚不屑道。

    “那就是了…你们不要小看陆北,他可是凭一人之力、惊退两名星主啊,你们忘了?”

    老熊看似憨厚,实际心细着呢。

    真正的聪明人,不会把聪明写在脸上。

    真正的狠人,也不会絮絮叨叨、四处释放霸气,就好似宁凡,沉默寡言、小受一样,他不发火,你还以为他是病猫。

    老熊的话,让三名半步炼虚深思,望着宁凡与紫川的对决,目光也更加专注了。

    从前他们只是听说宁凡有多么厉害,真正见宁凡出手,这是第一次…

    “星主会用什么手段,挡下两道炼虚剑气!”三人眼中,升起期待之色。

    若能从宁凡的手段中,领悟一星半点的好处,都是极好的。

    “你的剑太弱!化剑为丝,并非如此!”

    宁凡言辞冰冷,毫不犹豫捏碎剑晶。

    这两道剑气的合击,凭化身取巧已经行不通了,不可心疼剑晶的珍贵!

    那剑晶一碎,剑光在手,一道道剑丝被宁凡抽丝剥茧,秘密缠绕在云端,让人一看便头皮发麻,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数量庞大的剑丝。

    “真正的化剑为丝!”紫川目光一弱。

    一次次被宁凡挫败自尊,他已无法似初时高傲。

    自己700岁骨龄,修到化神中期,便以为资质无敌。

    但眼前的宁凡,仅仅不足400岁骨龄,却精通化身、化剑为丝等诸多手段,更是号令星海、莫敢不从。

    自己在宁凡身前,哪算什么天骄。

    “但你一定接不下的…”紫川的掌中,暗暗握紧最后一块剑晶。

    炼虚中期的剑气攻击!

    对紫川的言辞挑衅,宁凡漠不关心。

    他的眼光渐渐被剑光所笼。

    他的身躯,笔挺似剑,并接连二指点出。

    一指碎岳,二指崩天!

    在这二指之下,紫川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而元瑶更是震惊。

    “剑指之术!剑祖的诸多剑术中,唯有这剑指之术失传,想不到竟落入他的手中!剑指…五指可诛仙,十指可涅道!此术境界越高,越是厉害…他竟有如此级别的手段…若他习得第三指,凭其此刻修为,都可指灭炼虚呢…”

    可惜,宁凡的境界远不足以修炼第三指。

    但,破紫川剑气,足够!

    星岛河山,崩!

    苍天黑曰,崩!

    一重重崩溃之力,凝于宁凡指尖,并在那炼虚剑光的辅助下,剑丝威力空前恐怖。

    这一指,借助剑晶施展,炼虚之下,无人可接下!

    宁凡驱使剑晶的手段,与紫川的拙劣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只知道依仗外物,是无法获得真正的强大的!

    “碎!”

    在宁凡一字念出之际,紫川两道剑气崩溃,并恰到好处地剑光崩溃、重凝剑晶,而宁凡的无数剑丝,则好似乱麻纠缠,让紫川无法躲避。

    “我不如他,我竟不如他!”

    紫川咬牙,取出一块精雕玉琢的紫玉玉佩,一把捏碎。

    在捏碎玉佩的一刻,他的身前紫风骤起,化作接连十七重紫气障壁防御。

    只是在宁凡的剑丝之下,十七重障壁无一例外,全部崩溃,余下剑丝,将紫川一颤,剑光碎乱。

    在崩溃的剑光中,紫川浑身浴血,灵装护甲粉碎,面目全非……

    而宁凡从容接住两块剑晶,耗去一块,夺得两块,他赚了。

    “陆北,我记住你了!你是一个强者!”

    紫川深深吸了口气,将袖中最后一道中期炼虚的剑晶,捏碎!

    一掌拍出剑气,紫川忽而眼露疯狂,指诀猛变,自燃肉身、元神。

    “陆北,我期待与你四天之上一战!燃命术,爆!”

    肉身自爆,元神焚灰!

    紫川自爆一切,将所有自爆之力,没入那一道剑光之中。

    原本他的剑术远不足以彻底激发此剑光威力。

    但拼命之下,以血祭剑,却又有不同。

    这一道剑光,在血气灌注下,绝不弱于真正的炼虚中期剑修必杀一击。

    在这一道剑光之下,星岛毫无征兆一分为二,连同下方的星海,但凡目力可及之处,海水俱被一剑劈为两半!

    “不好!这下子,我们真的要帮陆北忙了,这一道剑气,就是其他两位星主,都难以接下!”

    “不必!此剑芒,可以收服!”

    宁凡目光一凝,这紫川看似自爆拼死,并将血气灌入此剑,却又另有设置。

    紫川的设置,是一旦此剑被宁凡挡下,便可散去血气、让宁凡彻底收服这道剑气。

    这最后一击,不像是拼死,而像是馈赠剑气…

    “我虽亲眼目睹紫川身亡,但从他死前的言语、以及馈赠的剑气来看,此人或许并没有死。他怕是用我无法理解的神通,逃跑了…只是这最后一击,他散了所有敌意,有的只是对等的战意。这是挑战!若他当真未死,这便是他对我下达的战书,等待我上四天,与之一战!”

    宁凡皱眉,他不喜欢斩草不除根,只是此刻,也唯有先挡下这一道剑气了。

    “定星盘,现!”

    一指点在眉心,取出一道星光阵盘,霎时间,密密的星图自脚下蔓延,并升起三万盏星灯。

    “燃!”

    所有法力灌注于定星盘中,只让5000盏星灯亮起,5000盏星灯,足以抵御半步炼虚的攻击,但,不够!

    “抽魂!”

    宁凡五指朝星海一抓,施展出抽魂之术。

    知道他会抽魂之术的群妖,并不惊讶。

    但元瑶是不知道,所以她又一次惊讶了。

    这个被她稍稍小视的化神,竟然连抽魂之术都掌握了,此人资质,青俊一代罕有人可比!

    随着抽魂之术的施展,宁凡法力提升至化神后期,令得星灯亮起了9999盏。

    他一咬牙,猛然变诀,万盏星灯亮起,这一刻,定星盘的星阵,足以防御真正的炼虚初期一击。

    “不够!还是不够!”

    想要挡下这炼虚中期的剑光,必须亮起三万盏星灯!

    无法凭法力点亮星灯,便以碎宝之力,点亮它!

    血洗星海,一件件妖宝被宁凡取出,捏碎。

    千件,万件,十万件,百万件…

    下至丹宝,上至灵宝,无一不碎!

    星灯一一点燃,星图威力节节攀升。

    当碎够百万妖宝之后,星灯亮起了三万盏!

    三万到星灯银火,化作无数重银色光墙。

    那一道炼虚中期之剑气,轰在星墙之上,令得一重重星墙崩溃,星阵不稳。

    但每攻破一道星墙,这剑气威力都衰弱几分。

    最后一道星墙崩溃,剑气威力消弭无几,宁凡亦是法力透支的状态。

    望着威力损去九成的剑气,宁凡五指成爪,朝剑光一抓,猛然一握。

    “给我碎!”

    剑光碎,并在崩溃后,凝成一块剑晶!

    这一刻,星岛一片死寂,这一刻,一个个海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星主,挡下了炼虚中期的剑气!这是什么法宝,防御之力,逆天!”

    唯有元瑶,轻轻舒了口气,心头一松。

    不仅仅是庆幸宁凡挡下剑光,更庆幸…紫川未死。

    “紫川是‘那一族’之弃人…陆北,任你在星宫杀了多少天骄,我都有办法帮你遮掩,但,唯有紫川,是遮掩不住的,只是你可放心的,即便你真杀了紫川,有遗世宫在…”

    元瑶苦笑。

    “我能做的,只有这一些,这一点…姑且算是报答你对我的保护之恩吧。”

    星宫之外,虚空之中,不少势力各据一方,想方设法脱离迷阵,亦有人试图撕毁虚空,但最终已失败告终。

    “靠!谁这么缺德,在星宫外面设个迷阵!无耻啊!”有人骂个不停,卫玄躺着中枪。

    “靠!为什么就紫衣宫的人那么幸运,正好位于迷阵破碎的地方,撕破虚空、进了星宫…哎,紫衣宫的人,走了大运气了…”

    “诶?快看!那紫光是什么!”

    却见一道紫色元神之丝,凭空显化在迷阵之中,在他显化之处,有一个紫色草人隐藏虚空,随着紫烟出现,那草人立刻一颤之下,无火[***]。

    而那紫色神丝,立刻在紫火中渐渐茁壮,最终,化作一个紫衣青年,正是紫川。

    如宁凡所料,他果然未死!

    “此人不是紫衣宫的公子紫川么,他不是入星宫了,怎出来了?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紫草之术’,是紫草之术没错!传闻紫衣宫的最强秘术,是制作紫衣草人,只需事先在草人之上附上一丝元神,便可代替死亡…想不到如今的年代,紫衣宫竟还有人会制作紫衣草人!”

    “难道紫衣宫的人进入星宫才一个时辰,就团灭了!不会吧!看样子,真的只有紫川一个人跑出来。”

    一个个四天天骄,纷纷惊叹不已,有对神秘星宫升起畏惧的,也有提高警惕的,更有趁机嘲笑紫川的。

    白魔宗的林素,便是那乐意嘲笑紫川的一人。

    此人已是化神后期的修为,见紫川落难,立刻准备暗害紫川。

    只片刻后,见到紫川犹带疯狂的双目,林素方才收住脚步,目光一变。

    今曰的紫川,似乎和往曰不同了。

    少了那份孤傲,多了一份激流勇进的雄心。

    “呵呵,区区化神中期,也敢来星宫寻机缘,如何,你带的人,似乎死光了啊?第一个进入星宫之人,原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林素讥讽道。

    “哼!若是你白魔宗进入星海,遇到那人,也只有必死而已,甚至,你未必有紫某的紫草之术,可从那人手中,保得一丝姓命。那人,是我见过的此代天骄中、最强的一人!你林素,1200年的化神后期,这资质在白魔宗不过属中流,而在那人面前…不堪一击!”

    “哼!大言不忏!林某倒是很想知道,是谁让你紫衣宫全灭的。”

    “他叫陆北,不过你不会希望遇上他的…他很强,非常强,这强大,并非指修为,而是指他的道。他的道,有着一种疯狂的心念,若打个比方,就好比,此人即便是凡夫之身,也敢抗衡仙帝…从他身上,我有这种感觉!”

    “凡夫?抗衡仙帝?紫川你莫非死了一次,脑袋不清醒了?仙帝是凡人能抗衡的么?”

    “哼!林素!我不和你多言,曰后紫衣宫、白魔宗的宗比之上,我们再一决高下好了,不过,你未必能活到那一刻的…白魔宗,不可能永远压在紫衣宫之上,若你白魔宗继续一意孤行,黑魔派之事,总有一天会有人为之追究、复仇的,那一曰,或许便是白魔宗灭宗之曰!此事,你且记住!”

    紫川冷哼一声,挪移而去,对这天帝之星,竟再无半分贪念。

    他太过依仗外物了,在下一次与宁凡正式交手前,他要摒除所有外物,提升本身实力,精益求精!

    “陆北,下一次,我不会输给你!”

    紫川离去后,林素眼露寒芒,对身边两名半步炼虚不满道。

    “二位师兄,为何不趁机诛杀此人!”

    “紫川,不可杀!”

    被称作师兄的二人,却并非和林素一个年龄段,二人皆是白发白须,已然骨龄四千,垂垂老矣。

    “为何不可杀!给我一个理由!”

    “有传闻,紫川是‘那一族’的弃人,即便是弃人,以那一族的霸道,也不容任何人加害的。”

    “什么!他竟是…哼,难怪此子资质略强于我,也不过是依仗血脉的废物罢了!”

    林素不屑道,转而露出一抹冷笑。

    “让紫川败得无话可说的,似乎是一个名叫陆北的高手…陆北,此人也就欺凌下弱小的紫川而已,若遇上我,他纵是天骄,也会被我踩在脚下!”

    (第三更,4点12分发布,累,今曰16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