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14章 号令星海

第314章 号令星海

    蛮山一掌击碎昆吾二老掌印,立刻显化本相,化为一尊三千丈之高的银背巨熊。

    拍碎二老掌印,蛮山面上毫不示弱,实则暗地里并不轻松…眼前的两个瞎眼老者,决不可小觑!

    “半步炼虚!”

    昆吾二老冷吸一口气,在二人身后,紫川等紫衣人冷面赶来。

    蛮山很强,在贪狼星海失去星主之后,他可谓贪狼星海第一高手!

    而随着蛮山现出妖相,又有两个丑妇摇身而来,与蛮山汇合,护着月凌空等女无伤。

    在之后,则是四面八方的海兽围来。

    紫川粗略目光一扫,星岛之上,起码有40万海兽,其中蛮山等人除外,还有七头荒兽…

    “公子,怎么办!”

    昆吾二老已然大悔,在他二人看来,这三个女人有老熊保护,若是与星岛海兽死战,即便紫衣宫等人能胜,也会损伤不小的…

    早知如此,低调在星门等候、不惹此女便好了。

    只是事已经惹了,二老也受到了重伤,若让他们就此退让,是绝对不甘心的。

    “自己惹的事,自己处理!”

    紫川眉头一皱,冷漠道。

    但这一句话,却好似一句默许,让二老立刻露出狞色。

    二人皆是一步迈出,各自化作两千五百丈的紫甲巨人之身。

    雄浑的气势散开,索性惹事,便一不做二不休、屠了星岛!

    对方虽是半步炼虚的熊妖,但只有一人,斩杀此人,余者不足为惧!

    “退后!”

    熊妖蛮山目光阴沉,他知道,今日之战难以避免。

    他本可不卷入此事,任三女被擒。但他却决意救下三女。

    这其中,有六分原因是看在宁凡的碎虚背景上,有三分原因看在宁凡的覆海魔威上,有一分原因,则是老熊挺喜欢宁凡的个性。

    不喜欢多说话,不爱张扬,但一出手,必是地覆天翻的大行动。

    “陆北坐南,老子坐北,共占星岛。好歹也在星岛当了几个月的邻居,尔等想动他女人,先问问老子的拳头!”

    蛮山气势大放,在这气势之下,风云逆动,山河动摇!

    无数海兽露出敬畏之色,他们已多年未见过老熊发狠了。

    若非为了吞服淬星紫芝、摆脱星灵之体,老熊才不会在星海沉寂这么多年,多半早干翻了四圣妖其中一个。占海为王了。

    “陆北?”

    紫川皱眉,此人是何来历,竟有三名化神女子为妻妾。更有蛮山这半步炼虚效死力!

    而昆吾二老则没有紫川那么多的心思。

    二人化为巨人,直接巨掌拍出。丝丝魂力缭绕指尖,最终凝聚成硕大的紫色掌印!

    紫光逆流,更有一股吸扯魂力的恐怖气息。伴随这掌印拍出,一片片虚空相继崩溃。星岛猛然晃动。

    “大玄魂印!”

    两道魂掌,迫体而来,蛮山蓦然吼声如雷。气势陡升,周身银光大现,张口朝那两道掌印一吞!

    “吞山术!”

    在蛮山施展出此术之后,两名丑妇皆露出自得之色。

    “夫君自创的吞山术,以星光锤炼脏腑,炼虚之下的攻击,几乎尽可一口吞噬的,任你人数再多,只要无法发出炼虚一击,都伤不到夫君!”

    “是么!”

    昆吾二老讥讽冷笑,这一掌的厉害,可不是能轻易吞下的!

    蛮山一口吞下两道掌印,却半步不退,气势沉稳如山。

    在蛮山眼中,昆吾二老炼体境界远不如他,这二掌之力,可谓轻若挠痒的。

    只是掌印入腹之后,他面色立刻大变,其脏腑之坚固、可挡炼虚之下一切攻击,但这掌力却太过诡异,根本不攻**,而是直接攻在蛮山妖魂之上!

    噗!

    妖魂重创,蛮山巨身连退百里,踏碎一片片山河,方才稳住身形,目光震怒。

    “好个卑鄙的掌印,专攻魂魄么!哼,只是想凭这掌印斗败老子,远远不够,‘星疗术’!”

    老熊怒吼一声,周天星海的星光立刻好似潮水般没入其巨身之内。

    原本魂魄所受的创伤,仅瞬息便痊愈了十之**,这一幕,让昆吾二老面色大变,便是紫川都目光一动。

    “星光淬体之术?不,应不是的…此熊也不知获得了什么机缘,竟能借助一丝星光疗伤,但这并非真正的星光淬体,只是模仿…也是这昆吾二老的大玄魂印修炼不到家,否则,此熊妖绝对无法轻易伤愈!”

    蛮山怒了。

    他当年何等凶狠,一人独斗四圣妖都能全身而退!如今,却被这昆吾二老偷袭受伤,着实大损颜面了。

    但蛮山又不得不承认,那昆吾二老的大玄掌印,确实极为玄妙。凭自己一人独斗两人,似乎有些托大了。

    “婆娘们,操家伙,帮老子砍人!”

    “好嘞!”

    两名丑妇是标准的传统女性,在外人面前没有夫君命令,绝不擅自做什么决定,当然,回到家里,二女会成为家中老大,这是后话。

    应和一声,二女皆显露化神巅峰的修为,各自化出两千丈巨熊之人。

    并在化出本相的一刻,立刻围住了昆吾二老其中一人。

    “区区化神巅峰…”

    昆吾二老眼露轻蔑,但下一个瞬间,所有轻蔑化作不可思议。

    这两名丑妇,单独一人仅仅是化神巅峰,昆吾二老杀之不难,但合击之后,二人的攻击绝不弱于半步炼虚!

    一个猝不及防,其中一老的巨人之甲,直接被二妇熊掌拍出道道裂缝,巨力更是将此老震飞百里。

    趁此机会,蛮山怒吼一声,单对单,他还真没怕过谁!

    “你,给老子死来!”

    轰——

    即便早有防备,另一老也直接被蛮山一拳。震退万丈!

    二老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两名化神巅峰的丑妇,竟然如此彪悍。

    这一大意吃亏下,二老各自与敌人交手,渐渐攻击出现劣势。

    被熊妖等人击败,只是时间问题。

    “废物!”

    紫川目光一沉,这昆吾二老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辈。

    若非之后还需依仗二人力量,此刻他真恨不得二人死在熊妖掌下。

    “纵然我紫衣宫之人再不肖,也不是尔等畜生可欺凌!剑晶现!”

    紫川一拍储物袋,取出三块紫色水晶。毫不犹豫,一掌捏碎此三晶。

    一霎之间,三股紫气惊天的剑气,在紫川身上缠绕,并瞬息之间,化作三道凌厉无匹的剑芒,瞬息千里,斩向蛮山三熊!

    战场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蛮山、昆吾等人身上。根本无人注意紫川的出手。

    此人化神中期,资质虽不错,但修为却是不值一提。

    但蛮山等人忽略了一点,那便是紫川身为世家公子。拥有者寻常化神无法企及的底牌。

    剑晶!还是炼虚初期剑修以剑意所凝,每一块水晶中,都含有那剑修的全力一击!

    三块剑晶,便意味着三道炼虚剑气。此三道剑气一处,立刻形成一股难以想象的呼啸剑风,并一碎十、十碎百。碎成数以千万的剑影,有真有假,有虚有实,将三熊所有退路封死!

    “炼虚剑气!”

    月凌空、舞嫣俱是花容失色。

    剑晶是剑意所凝,承载了剑修高手一击之力,作为小辈的护身底牌再好不过,但制作起来极为损耗心力,故而每一枚炼虚之上剑气的剑晶,都可谓天价之物。

    只因这寻常一块剑晶,便足以赋予一个辟脉小辈一击击杀化神巅峰的力量!

    如此珍贵之物,那紫川却一掌捏碎三个,足可见此人在家族宗门之内,有多么受到重视!

    最可怕的,是这紫川偷袭之下,更令蛮山等人毫无准备,被昆吾纠缠、同时腹背受敌,极可能死在剑光中。

    二女明白,蛮山之所以护着她们,只因在蛮山眼中,她们是宁凡的女人。

    这个身份,二女不愿当面承认,但经历了这么多,或多或少都有默许之意。

    蛮山若死于剑光,诸女岂有生还之理…

    若落在紫衣宫的淫徒手中,还不如…一死!

    月凌空无奈发现,被此等淫徒侮辱,她做不到被宁凡玷污一般,当黄瓜刺破身体…

    “炼虚剑光,又如何,老子和你拼了!燃血!”

    并非只有宁凡舍得燃血,但凡有血性的妖族,都敢燃血拼命!

    身前有一老打来的掌印,但蛮山看也不看此掌,应是硬接此攻击,并大口一张,一口吞下那炼虚剑光。

    大魂掌印,让蛮山妖魂重创,炼虚剑光,让他引以为傲的脏腑防御,开始崩溃,却硬是凭着燃血之后的周身星光,勉强压住伤势,并不顾一切大步迈出,张口朝攻击二丑妇的漫天剑光吸去。

    这剑光,太厉害!即便是他被剑光偷袭,也唯有重伤一途,而若是两个化神巅峰的婆娘中了,必死!

    “老子一路修妖,没给你们什么好处!”

    “但老子,不能让你们死!”

    吼!

    老熊吞下三道炼虚剑光,任剑光刺破其妖身,却仰天无畏。

    “夫君!”两名丑妇拼命挡下一老攻击,望着老熊,眼眶含泪。

    “不许哭!记住,让陆北,给老子报仇!老子就算死,也要自爆,也要拖一个下去!”

    这一刻的老熊,拼死之下,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原本无法跨越的炼虚瓶颈,水到渠成突破了。

    好消息了,想不到生死危机,竟让自己突破瓶颈,如此只要闭关个百八十年,突破炼虚轻而易举。

    “可惜,老子没有机会炼虚了…”

    “让陆北,给老子报仇,老子不甘心啊!”

    蛮山周身血光腾烧,那是燃血到了极点、将要自爆的疯狂。

    昆吾怕了,连紫川都目光大变。

    “愚蠢!若此熊逃跑,他可轻易不死,若他对此事袖手旁观,亦可不死!他为何要救人。为何要拼命保护两名丑妻!愚蠢!”

    紫川话音未落,却有一道金线撕破长空,遁行而来。

    那金仙未停,已有一道紫烟飘出,飘落在蛮山身前,立在蛮山巨大的熊头上。目光望着昆吾二老,望着紫川,眼神好似万载不化的寒冰!

    宁凡,他来了!

    “炼虚遁光!是何人来此!”紫川面色大变。

    而宁凡,没有给他解释的心情。

    “蛮山并非愚蠢。他有他的道!但若为了守护执念,纵然道碎,纵然身死,又何妨!”

    一股冲天的煞气,化作煞气之云,染红了万里云霞!

    “陆北,帮老子报仇…”

    “闭嘴!我不喜欢欠男子人情!”

    宁凡遁身,一拍在老熊天灵,狠狠一抽。

    三道在老熊体内肆虐的剑气。被其一掌抽出,反手弹射向紫川等人。

    这剑气,被老熊强吞,而被破开劲猛之势。有了抽出的可能,若老熊肉身弱小半分,宁凡做不到将入体的剑气抽出!

    这剑气,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三道剑气,各攻向紫川、昆吾二老,化作漫天剑光。将紫衣宫所有高手…淹没!

    “抽剑气!此子可抽炼虚剑气!”

    “他,难道就是陆北!”

    紫川面色一沉,宁凡的出现,让他空前紧张。

    并非紧张宁凡的修为,而是因为宁凡身上,那染红天涯的煞气!

    此子究竟斩杀过多少化神,才能拥有如此惊天的煞气,凝结煞云!

    此子区区化神初期,但为何面对此人,他堂堂紫川,会心魂颤抖!

    “碎!”

    宁凡一指,剑光崩!

    被剑光淹没,昆吾二老巨人之甲俱碎,重伤之下退出法相,已然重伤,甚至修为隐隐几乎跌落半步炼虚!

    紫衣宫一行12名化神,百名元婴,在这剑光之下,却立刻开始惨叫不绝。

    危机关头,紫川再次取出三块剑晶,捏碎,与反弹的剑光彼此抵消。

    但即便如此,被宁凡打个措手不及,紫衣宫直接便元婴死尽,就连紫川带来的12化神,也死了3人,伤了4人!

    蛮山未死!

    若宁凡迟来半步,剑气碎体,他必定会选择自爆、同归于尽的。

    此刻,他侥幸保住了性命,虽然重伤,却也因生死而突破炼虚瓶颈,可谓收获不小。

    但宁凡,胸中仍有一腔怒火。

    他的世界,永远是孤独一人,鼎炉是过客,兄弟则是一段伤感的往事…

    然而今日,蛮山那悍不畏死的气势,那一句‘让陆北为我报仇’的决然,令宁凡冷漠的血液,都无法平静!

    “今日,无论尔等是何身份,都休想活着走出星海!”

    噗!

    昆吾二老重重咳血,怒极反笑。

    有意思,有意思啊!

    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个化神初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抽了剑气、逆了剑光,就因为自己了不起了!还敢放狠话,让自己等人葬身星海?

    世上有比这更可笑的笑话么

    只是下一刻,昆吾二老对上宁凡此刻的目光,忽然猛然一惊。

    这一刻,周天煞气,万里血霞,化作一个由煞气凝聚、绵延万里的巨大血目。

    这一刻,对上宁凡的目光,昆吾二老却感到仿佛正被那苍天血目俯视一般的感觉。

    那是怎样藐视苍生的冷漠眼神!

    那种冷漠,是骨子里的冷漠,是为了执念、血屠百万而不悔的执着!

    “煞气成云,煞云凝目!此子是天生的杀道天才!此事若让四天‘杀戮殿’知晓,必会不顾一切收此人入门墙!”

    自己等人,为何惹上了这种狠人!

    传言那杀戮殿千年之内只收一徒,每一名弟子,行走在四天,都是无人敢惹的煞星!

    但任宁凡资质再妖孽,煞气再强大,昆吾二老也不信,宁凡有实力让自己等人死在星海。

    只是昆吾二老若知晓,宁凡这段时间在星海做了什么好事,他二人绝对直接会吓退!

    若昆吾二老知晓,燃血之下的宁凡,生吃半步炼虚如猪狗,他二人死也不愿招惹此人的!

    可惜他们,注定没有机会知晓了。

    “你就是陆北吧,呵呵,你资质不错,但任你修为再高一倍,也不是老夫等人对手。老夫倒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能让我紫衣宫高手,葬身星海!”

    昆吾二老冷笑。

    不信,他们终究不信,宁凡有实力灭杀他们。

    只是纵然他们不信,宁凡又何须向他们解释!

    “我杀尔等,何须亲自动手!星海诸奴,依本尊陆北之令,速速出海,驰往星岛,斩杀紫衣宫孽畜!”

    “不从者,族灭!”

    宁凡这一道声音,顷刻传遍三万里。

    在煞云的辅助下,那声音传的更远、更远。

    三十万里,三百万里,三千万里,三亿里!

    “煞音!此子不但化煞为云,凝煞成目,更碎煞成音!”紫川目光一震,但这震撼,在仅仅不到十息之后,化作心神大震!

    以星岛为中心,但凡目力可及的海域之中,皆不断有海兽遁天而出,神情惶恐。

    距离星岛最近的,共有三大势力,每一族势力,都带来了十万海兽,共出动十名化神,驰援星岛而来!

    三族族长皆是化神荒将,但面对宁凡,竟头也不敢抬,垂下头,惶恐抱拳道。

    “飞蝗族、蚁毒族、蜃噬族,驰援星岛来迟,求星主恕罪!”

    百息之后,又有四大势力,紧急遁行而来。似乎因为隔得太远,四个势力只出动了四大高手,但四人,每一人都是化神巅峰!

    “慕容城、堕凤城、雪乱城、恨天城城主来迟,求星主恕罪!”

    千息之后,三名半步炼虚的老者,从各自方向遁来,望着宁凡满面复杂,最终,抱拳俯首。

    “道衍国、玄剑国、奉天国国主来迟,求星主…恕罪!”

    更远处的妖族势力无法到来,但不断用飞剑传音,破空而至!

    每一道飞剑传音,都是不惜耗损偌大代价、才能激发的特殊传音飞剑。

    这种传音飞剑,甚至可瞬息传音数亿里之遥,但能传达的字数,却少得可怜。

    一道道传音飞剑炸开,化作惊恐的声音,却俱是讨好、遵令之声。

    “古云国已封锁海域,贼至必死,星主恕罪!”

    “狼王城已出动妖军,半月之后可达星岛,星主恕罪!”

    “北海星龙,随时可出动追杀逆贼,望与星主冰释误会!”

    当日的仇寇,一个个降服。

    宁凡两月之杀戮,几乎灭掉了贪狼星海二分之一的荒兽!

    无人敢不服,无人知,宁凡会不会还有另外的底牌,再来一次燃血的疯狂!

    谁人可挡!

    星主!他们称宁凡为星主,因为在这贪狼星海中,除了宁凡,便是老熊、星龙都没有让星海畏惧的魔威!

    远方,海天相接的地方,密密麻麻的全是赶路来援的海兽。

    这一刻,昆吾二老怕了!

    此人,就是陆北!

    此人一令之下,可令一海之内、所有海兽效死命!

    必须撤退,这贪狼星海,呆不得!

    由不得昆吾不惧,他们面对的不是宁凡一人,而是整片海域的力量!

    他是陆北,他是这贪狼星海的…星主!

    “撤!”

    紫川目光一决,他深知,若再不退,便再无可能退去了。

    但他尚未取出某件遁宝,宁凡直接一步踏下,大势成剑,将紫川震下长空。

    “想走,不觉得太迟了么!”

    (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