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12章 有缘无份

第312章 有缘无份

    因为这一夜荒唐,宁凡不得不在离鲲宫多呆几日。

    给兮然、元瑶康复身体的时间,他自己则趁机利用300荒兽妖魂,为众傀儡提升品阶。

    邪寒蛊,已被无数妖血化开,使得宁凡神念之力突破到了化神巅峰。

    其他四蛊,仍未炼化,体内妖血,亦积压着,没有时间炼化。

    一旦炼化,宁凡势必需闭关不短的时间,如今他急着返回星岛,自是暂时不会炼化的。

    升傀秘术,他本已从石兵口中问出。

    而这一次元瑶所给的秘术,乃是遗世宫最为完整的傀术传承,自然绝非石兵所给可比。

    诚如元瑶所言,这升傀术之厉害,只消得宁凡走遍九界,苦修千年,以无数灵材炼制傀儡,千年后,他可凭傀儡大军,碎虚之下无敌手。

    “可惜千年太久了…罢了,姑且为傀儡升品吧。”

    石兵、元瑶玉,这种禁忌的东西,宁凡不会取出,以免多惹麻烦。

    需要提升修为的,只有十具黑傀,损坏了5具初期、4具中期、1具后期,其中损坏了四具初期傀儡。

    不过傀儡有一个好处,就是只要你材料足够,无论傀儡受多重的伤、都可以轻易修复。

    仅半日,宁凡便修复四具傀儡。

    300余妖魂,共有化神初期207条,中期55条,后期41条,巅峰15条,半步炼虚9条。

    初期妖魂,用处不大,中期妖魂才可为初期傀儡升级。

    耗去50条中期妖魂,5具初期傀儡俱都升级为中期。

    耗去40条后期妖魂,4具中期傀儡提升至后期。

    10条巅峰妖魂,使得那具后期黑傀升至化神巅峰。

    9条半步炼虚妖魂,却不足以让黑傀修为再进一步。

    一咬牙,宁凡将剩余的所有妖魂,尽数灌入巅峰黑傀之内。

    最终,强行使得黑傀修为提升至半步炼虚,甚至单论气势,比其黑龙还要略强一分,与洞虚实力相当。

    5具化神中期,4具化神后期,1具半步炼虚!

    如此,宁凡单论半步炼虚的打手,就有黑龙、黑傀两个!

    这一番杀伐,果然是没有白费的。

    且元瑶所赠的升傀术,其中记载了某种傀儡合击之术——兵鬼加身之术!

    此术是通过献祭傀儡、提升某具傀儡的单一实力。而被献祭的傀儡,将受到不可修复的毁坏。

    若献祭了其他九具傀儡,宁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黑傀实力秘法提升至炼虚初期!

    这是一个底牌,一个足以让他星海纵横的底牌!

    便是日后返回无尽海、与内海七尊为敌,宁凡也可自保无敌!

    当然,明面上内海只有七名半步炼虚,暗地里是否有炼虚存在,宁凡不知。

    无尽海自成一域、不受雨殿界法拘束,若说没有足以让雨殿忌惮的力量,宁凡是不会信的。

    起码,半步炼虚的七尊,不足以让雨殿忌惮。

    “永远不可轻敌,即便我足以扫平内海,也仍需谨慎…”

    收起所有傀儡,宁凡开始稳固邪寒蛊带来的神念提升。

    神念,化神巅峰!

    神念的提升,对常人而言或许是感知敏锐、炼丹炼器术提升,但对宁凡而言,却意味着实力直接暴涨!

    这即是说,施展了念魄化身之术后,宁凡周身虚化,可凭化身之体与化神巅峰修士硬碰硬对决!

    在稳固神念境界之时,宁凡又忽然发现另一桩好事。

    体内的扶离祖血,多了一丝!

    原本只有四滴祖血,但如今,宁凡凝聚出四滴祖血后,在第四滴血之旁,多了一道紫黑色的晶莹血丝!

    “这是…”

    他轻吸一口气,有些不解。

    在葬龙城抢夺到一滴半祖血,他没有吞噬,而是直接点燃、大杀四方,看似疯狂,实则是一种考虑之后的趋吉避凶。

    黑龙祖血确实珍贵,但他已有扶离祖血,服之无用。

    理论而言,黑龙祖血吞噬之后、可提升妖力,强化血脉,但这强化,并不包括增加祖血的数量,顶多是提升血脉品质。

    他身边没有龙族女修,黑龙祖血自是无用。

    若留着祖血,反倒可能被两名星主级别的高手围攻,点燃了,反倒一了百了。

    此物太过珍贵,所以才会怀璧其罪。

    但在祖血燃烧之后,扶离之血却增加了。

    “这其中,有着什么我想不通的原理么?还是说,扶离之血,本就是其他真灵燃烧后的残灰血脉…”

    宁凡将此事抛在一变,这一丝祖血,可谓意义重大。

    只要善加培养这一滴血丝,日后,此血丝成长茁壮之际,便是宁凡凝聚第五滴祖血之时。

    而若日后还有机会获得其他真灵的祖血,宁凡倒是很乐意再次燃一次血脉,试试能否再多出一条血丝。

    这一次,宁凡确实可以说是大丰收了。

    一晃十日。

    鬼尘等人,被永远留在星海,供奉宁凡庙像,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香火。

    风寒等人,暂时留在离鲲宫养伤,并决定不再进入天殿,一旦接到风将命令,则退回第二界。

    海风有些萧索,宁凡终究破出海面,离去。

    他与兮然、元瑶乘着金焰车,化金光遁行,拉车的黑龙,仅被宁凡变作普通大小,不yu再惊世骇俗。

    虽然黑龙大小改变,金焰车遁速不减就是了。

    距离离开星岛,已过去两个月了。卫玄说帮自己阻天骄六个月,但连元瑶都从北天来到星宫,宁凡可不担保会不会有其他高手提前降临。

    唤醒药魂,以淬星紫芝为微凉重塑识海。

    入天殿,处置紫妃,解救陆吾,获得天帝之星。

    然后,离去…

    两个月的紧张、杀戮氛围,并非让宁凡稍露疲惫之色。

    只是他的眼中,却始终有一丝隐忧。

    “你竟有金焰车,这可是古天庭的战车,你为何拥有?”几日的休息,元瑶心情稍稍看开,吹着海风,不时扶正凤钗。

    “侥幸而已,对了,有件事想要问你的,在我救你那日,与你同时降临星宫的,只有一头界兽之尸。”宁凡淡淡道。

    “只有一头!不可能!我昏迷之前,强行催动紫yu神术,应该足以灭掉两头界兽的,为何仅有一具兽尸?”

    元瑶一霎,凤目霜寒。

    这霜寒,并非针对宁凡,而是因为她猜想到什么事情。

    “难道另一头界兽,还未死!那他此刻,在何处!”元瑶想到了某个可能性。

    “会不会受伤逃了?”兮然在一份精致的玉简上,不断鼓捣着什么,随口应了一句。她在刻印什么玉简,没有告诉宁凡,更不许宁凡看,似乎是个小秘密。

    “不,此兽应该没有离去…我有七成把握,此界兽已潜入了星宫,并伺机攻击于你!剩下三成,也并非猜测此兽离去,而是此兽有三成机会,死在的法术下,只是尸骨无存,若是这种情况,倒是好了…”

    宁凡语气果决,眼神担忧。

    他担心,那未死的界兽,就在星宫,等待着攻击元瑶!

    “哦?你为何如此肯定,另一头界兽会留在星宫,而不是逃走了?这猜测,可有依据?”元瑶对宁凡忽然有了些兴趣,后者明明只是个骨龄不足400岁的小家伙,言行风格,却偏偏老气横秋。

    “你这是在考校我?”宁凡古怪看了元瑶一眼。

    “算是吧。”

    “依据么…界兽一般只会攻击仙修,你已将修为压低至碎虚,它仍攻击你,这不合理。腐仙之毒不可能是界兽携带,必是有人暗算于你,特意饲养的界兽。若是有人指使,则不达目地,界兽不会离去。”

    “星宫第三界,最多只能承受炼虚级修为,那界兽若仍在星宫,最多也就炼虚,否则第三界早就因它一兽而崩溃。故而我猜测,此兽要么已死,要么便是重伤滞留在星宫,正试图找到你、追杀你!”

    宁凡的话,将兮然说得云里雾里。

    但元瑶却点点头,深以为然。

    “我也是这么想得。你的心智不错,实力似乎也不错,只是**有些烂了…”

    元瑶轻轻叹口气,望着宁凡大感可惜。

    “阴阳魔功,采yin补阳,却并非正道**,亦难以修到仙道巅峰。当年我也有一个朋友——姑且算是朋友吧,她也曾渴求这种**,甚至不但偷学了这种**,更四处寻找乱古仙帝留下的帝宝阴阳锁…”

    元瑶幽幽叹气,阴阳锁中,洛幽好似轻轻香肩颤抖了一下。

    往事已矣,即便是当年的恩怨,如今也让人怀念。

    “阴阳魔功?”兮然脑袋一歪,不解。宁凡不是扶离妖族么,为何又成了魔功的**者?

    没有解释,元瑶继续劝说,语气惋惜,

    “这**不适合你,采补女子,太伤天和,且终于纠缠于男女情爱,是无法**到‘太上**’的境界,终究无法突破仙道巅峰…你若愿意,我破除封印后,可助你废除此功,为你重新选择一种厉害的神魔**。甚至,我有一个朋友,是北天界遗世宫的仙人,可许你飞升名额,日后助你飞升北天,避过天劫…”

    元瑶是一番好意,她不愿看到宁凡一块良玉被垃圾**糟蹋。

    只是若元瑶知道,阴阳变根本不是垃圾**,而是可三族同修的恐怖神功,她定不会说这多此一举的话了。

    “飞升名额?”宁凡望着元瑶,这似乎是他第三次被遗世宫的人看重了。

    北小蛮是看中了宁凡、负气故意不招揽。

    北璃是想招揽宁凡,但没有机会。

    元瑶则直接为宁凡许下了美好前程,只是这其中,未必都是怜惜宁凡的资质、才华,也许也有复杂的心情在里面。

    “我不会放弃这部**!”宁凡决然道。

    “什么!你可知我将给你的**,是何等厉害,以你资质,若**此神脉,千年便可碎虚!万年便可突破命仙!三万年来可突破真仙三境!十万年后你甚至有机会成为掌位仙帝!为了一个阴阳变,你舍得抛弃如此厉害的**么?”

    元瑶轻轻咬唇,她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男子如此好脸色。

    今日许诺给宁凡如此强悍的**,宁凡却拒绝了…这个小子,是笨蛋么!

    只是元瑶并不知,为何宁凡拒绝**,她却会生气。

    或许冥冥中,她希望宁凡有一个远大的前程,与自己减小差距吧…或许,她内心深处也在渴望些什么,只是现实太难,彼此身份差距太大,让她连想都不敢想。

    “你嫌我给我的**不好么!”

    “不是。”

    宁凡深深吸了口气,目光柔和起来,脑海中一幕幕回忆闪过,皆是由阴阳变连接。

    “这个**,曾经是我报仇的希望,但如今,却有更加重大的意义。我许诺了一个女子,要通过**此**,给她**!我答应过师尊,要通过**这部**,复活师娘!最重要的一点…这部**,是纸鹤送给我的…这里面,有我的道!我不会抛弃它,正如我舍不下七梅,舍不下师尊,舍不下纸鹤,舍不下那些让我眷恋的女子…太上**是什么,我不知,但若到了那一步,我想,我不会选择**!”

    宁凡的话,掷地有声,不卑不亢!

    他身躯瘦弱,但背影却好似高山雄伟!

    他表情从容,但眼神却似磐石般坚定!

    他修为化神,但这一刻,他的身体之中,有道在!

    “我有我的道!”

    宁凡的话,久久回荡在元瑶耳边,令她美眸深深折服。

    以她的境界,原不可能看上宁凡任何优点。

    只是这一刻,宁凡的道心之坚定,让她这舍空期真仙都自愧弗如。

    “若你早生百万年,就好了…”元瑶望着天边,自嘲一笑。

    “北瑶姐姐,你在说什么?”兮然八卦之心燃起。

    “没什么…根据你的推断,那界兽若不死,便会在星宫伏击我,如此,我毫无反抗之力,只会连累你…在进入天殿之前,我会与你分道而行…”

    “你太小看我了…我虽自私了些,但对于同过房的女人,可还没有袖手不理的。”宁凡调笑道。

    “你、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变!”元瑶温柔的表情,化作凤目冷寒,不论如何,她都不喜欢宁凡重提旧事。

    “好,我不说了。只是你可放心,在你拥有自保之力前,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宁凡摇头,暗道这北瑶,性格属于较真型的,一举一动,中规中矩,思虑缜密,在乎名节。也难怪,若北瑶是北小蛮姐姐,是遗世宫小姐,名节被毁,应是重罪吧?

    这种玩笑话,可对其他女子说,却不能对元瑶提。

    “罢了,这北瑶是舍空期真仙,我连真仙的等级划分都没弄明白,她却已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我与她,只有这一夕露水之缘,应无第二次同床共枕的机会了…她的身份,自有人追求,岂会看上我。我只护她星宫之行无忧,之后她修为恢复,有的是办法自保,自是再也看不上我。而我,只求问心无愧就好。”

    宁凡不是傻瓜,他知道,自己与这元瑶间,怕是隔了巨大的境界差距。

    他的骨子里,终究是有一分倔强的,若别人看不上他,他也不会倒贴。

    宁凡沉默,但却没有抛弃元瑶不管的意思。

    见宁凡忽然不再开玩笑,倒是元瑶无所适从了。

    心中,恍然有一丝感动,一丝失落。

    感动的,是以她身份,从来不需任何人保护的,今日面对可能存在的界兽大敌,宁凡却一口应下、保护自己,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她第一次感受。

    失落的,是自己的话,似乎戳中了宁凡的自尊心。

    “我并非瞧不起你,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们…算了,你以后就会明白的,现实残酷,很多时候,人们根本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利。”

    元瑶望着遥远的天空,似勾起往事。

    多少年,没有如一个孩童,瞭望过天空了?

    你可还记得,那年一起输过的星星,尚有几颗?

    元瑶在想,宁凡会不会明白,这世上有一种感情,叫做有缘无份。

    七杀海域,一处绝渊之中,一个浑身腐烂的巨兽,在吞噬了无数海兽之后,稍稍稳固的伤势。

    身形一摇,化作一个披着斗篷的大汉,容貌不露一分,只露出幽绿的双眼,好似邪灵鬼魅。

    “那**婢身受重伤,被我封印至元婴修为,若跌落星海,定然已被凶兽分吃…不过,我终究需要找到她的尸骨,才好像大人交差的。而若她没死么…哼!”

    斗篷大汉一步踏下,十万里海域化作齑粉,炼虚初期的修为散开!

    “若她未死,我便让她,生不如死!遗世宫宫主…元瑶!”

    大汉邪异地冷笑。

    (第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