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05章 星海乱(七)

第305章 星海乱(七)

    一路南行,一番拷问,青玄将祖血秘闻全盘说出,不敢隐瞒。

    葬龙海城的地底,埋着一头太古龙骨,那龙骨风化无用,但其骨髓之内,却藏了两滴祖血!

    毫无疑问,此龙生前是龙族老祖人物。

    正是靠着这两滴祖血,葬龙尊者才能实力强横,在化神巅峰之时便可勉强抗衡老熊。

    如今葬龙正藏在妖城某处闭关,炼化祖血,突破半步炼虚。

    具体闭关的位置,只有青玄一人知道,不在任何地方,而是在洞天之宝中!

    若无青玄跟随,宁凡想凭自己招出葬龙闭关之地,难!

    这也是宁凡未杀青玄原因,此人还有用处。

    祖血除了祖辈传承,是无法抢夺的,只能凭自身修炼。这两滴祖血,是例外中的例外,或许是因为星海的天帝力量,或许是因为海城的诡异地势,竟传承下来。

    宁凡是扶离血脉,要这两滴祖血并不能直接提升血脉强度,但也好处不小的。

    且即便不为这祖血问题,宁凡也要灭掉这葬龙城,一切,只因为葬龙城对他出手了!

    被人追杀,便要狠狠还击,最好的手段,无疑是灭了葬龙城这种大势力,让其他小势力掂量之后、不敢再招惹自己。

    杀戒已开,一人是杀,万人也是杀。自己已灭葬龙万兽之军,擒下青玄,与葬龙城之间绝无回转的余地。

    “葬龙城有多少高手!”

    “除了城主是化神巅峰,共有三名后期长老,老夫是城主亲信,故而委任为副城主,与老夫实力相当的中期高手,则有7位。至于初期化神,有15人,其中有4人是新捉拿的俘虏…”

    “俘虏?”

    “嗯。如大人所知,近来不知发生什么变故,星海多了许多外来者…这四人,皆是误闯我葬龙城时被城主所擒下,并种下妖禁,留于城中做护卫之职。”

    对宁凡的提问,青玄不敢隐瞒。他凭一颗头颅施展秘术,重新凝聚出星灵妖身,只是修为却悲哀地跌落到初期。

    这也是无奈之事,能从宁凡手中保住性命已是侥幸。修为跌落是无可避免的。

    这一刻,青玄终于明白,眼前的白衣青年有多么恐怖。

    只是这觉悟,有些太痛、太迟。

    身为葬龙城副城主,青玄却不得不为了保命、出卖葬龙城。

    但在平静之后,青玄又更加悲哀的发现,宁凡实力虽强,竟并无伪装修为的痕迹,似乎真的只是化神初期。

    “此人实力虽强。杀我如蝼蚁,但修为却只是化神初期,不知是否能敌过城主…我被此人种下妖禁,他死我必死。哎,城主当年就能接老熊十掌,如今想必实力又大涨了…若此人败给城主,我该何去何从…”

    哎!

    青玄深深叹了口气。望着脚下金焰车,立刻神情火热。

    此车好快的遁速!已达到的炼虚级别!

    这陆北不愧是从鲲魔手中逃脱的狠人,如此遁速。鲲魔都追不上,城主必定也追不上的。或许此人不是城主对手,但逃跑应该无碍的。

    “罢了,就一路跟他走到黑吧,只可怜了我的家人,会不会被城主泄愤杀掉…”

    金焰车好似化作一道极细的金线,在星海中一遁十万里。在这恐怖遁光中,葬龙城已近,而青玄立刻紧张起来,一列列战车正朝此地逼近。

    葬龙海城,是一处中立势力,其城主葬龙尊者,曾也是一方狠人,只是近些年忙于突破半步炼虚,而深居简出,但凶威仍在。

    城外戒备森严,城北十万里外,据守着十万海兽,七辆银车。

    七辆战车之上,各有一名化神,三人穿星甲、为化神中期。

    另四将则皆穿貂裘大衣,皆为化神初期,个个神情含怒,却敢怒不敢言。

    “风寒,出列!”其中一名化神中期老者铁着脸,冷声令道。

    “是…不知穆南将军有何吩咐…”一名脸带淤青的青年一步迈出,对老者垂头抱拳,眼神有怒。

    若有第二界妖修在此,便会发现,这怒气冲冲、却不得不低声下气的青年,实则是风昀部的妖将风寒!

    “明知故问!城主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今日是最后一日,你可考虑好了!”

    “风寒不敢泄漏风昀部遁术功法,请穆南将军容情!”风寒一咬牙,一月之前,他与其他三位风昀部妖将误入葬龙城,被此地凶兽攻击、擒下。

    四人之中,除风寒外皆是化神中期,但四人面对葬龙城主的强横出手,却只一个照面便尽数落败。那葬龙城主的祖血妖术,威力太过恐怖,一招之下,三名中期化神直接被打落到初期,而风寒关键时刻催动秘术,以化神中期都难比的遁速逃过一击,避免了被打落化神的危险。

    四人被擒,成为葬龙城妖奴,这对风寒等高傲的妖将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而若非葬龙城主对风寒功法稍感兴趣,四人未必能活到今日。

    一个月!葬龙城主给风寒一个月考虑,交出功法可保不死。若冥顽不灵,则葬龙只能强行搜魂,或许获得的功法不全,却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一个月,风寒犹豫、挣扎,但四将商议的结果,却是万万不可泄露风昀部秘术。

    “大胆!若你今日不交出功法,必死!”穆南眼光一冷。

    “为将者,何惧一死!”

    风寒一步迈出,一月屈辱,他已忍够,今日无须再忍!

    “哼,骨头还挺硬,不过稍后老夫有得是办法,让你吐出功法…说起来,那引起星海大乱的罗云陆北,似乎与你来自同一个地方啊。不知再过数日,青玄副城主擒回此人,会不会让你黄泉路上、多添一个朋友!”穆南话锋一冷,暗含威胁。

    却不曾想,这句威胁。反让风寒原本愤怒的目光,渐渐平静,而那平静,继而化作火热之色。

    “青玄,擒不下陆北!”风寒傲然而立,仰天大笑,已有赴死之心。

    “大胆!副城主名讳,是你这区区奴将可称呼的么!不过老夫倒是很意外,你对着陆北,似乎很感兴趣。据老夫所知,在你生活的地界,共有9大势力,你风昀部是第三势力,那陆北则出身于第七势力。且据老夫所知,那陆北似乎仅是化神初期,这即是说,他实力最多和你相差无多了,且更有邪寒蛊之毒伤。战力不继…老夫杀你风寒,只需三息!杀那陆北,怕三息都用不到!”

    对第二界的情报,穆南娓娓道来。令风寒面色一冷,狠狠回头瞪了另外三名降将一眼,立刻,其中一名醉酒未醒的妖将。低下头,露出惭愧之色。

    “是我酒后大意失言…不过没有泄漏太多…”

    毫无疑问,这些情报都是这醉将不小心泄漏。

    风寒深深吸了口气。已经泄漏的事,再追究也没有意义。望着穆南,风寒眼光好不避让,字字铿锵道,“你杀他,无可能!他杀你,何需一指!”

    “哼!老夫倒想看看,什么样的化神初期,杀我不需一息!至于你,在此触怒老夫,老夫即刻便为你搜魂灭忆好了!”

    穆南身形一晃,以风寒都难以看清的烟丝一闪,瞬间出现在风寒身前,大手一抓,便抓向风寒天灵。

    这一击是穆南含怒一击,威力自不容小觑。

    这一抓太快,使得本就重伤的风寒,更是避无可避。

    “会死!”

    风寒目光一悔,他不怕死,只恨身为妖将、不能死于战场,却死在宵小手中。

    但穆南手掌未抓到风寒天灵,忽而停下搜魂之势,目光一惊。

    在更远的北方,一道金线拖着长长的金色火光,直奔此地而来。

    诡异的是,那金光让海水滚沸,而车上却有紫色寒气不断散出,又让海水冻结。

    在这海水滚沸、冻结交替出现的奇景,金焰车直冲而来。

    穆南等三名中期化神,俱是面色一惊,立刻沉声令道。

    “来者止步!”

    只是那金焰车太过耀眼,只是那遁光太过霸道,根本没有丝毫停步的意思。

    唯有一道更为霸道的声音,从车上冷漠传出。

    “挡路者死!”

    好似一道金光冲来,又好似一道炎阳炸开,金焰车生生撞在妖军之中,但凡挡在车前的海兽,俱都被冲撞成肉泥!

    仅仅是撞车的力量,已不弱于化神中期一击!

    “拦下此车!”

    穆南一声令下,与另两名中期一道,飞遁而起,各逞手段,向金焰车发动攻击。

    但风寒四降将,却并非向金焰车发动任何攻击,反倒各自驾着战车,匆匆避开。

    他们知道,车上坐得是谁!

    他们知道,化神中期,根本没有阻挡此车的资格!

    “三才剑阵!”

    穆南三人各张口一噴,喷出一口精气逼人的骨剑。

    三道精气剑芒打在金焰车上,形成十二重剑气阵图,层层相叠,于海中生生形成一道阵光之墙,接连撞碎九重阵光,方才止住了金焰车前进之势,只是穆南三人亦不好受,被反震之力震得五内剧痛。

    三人目光一变,这金焰车的撞击之力,好生猛烈,12重剑阵,足以挡下化神后期一击了,这金焰车能撞碎9重阵光,若三人只有其中一人阻挡此车,必定被此车重创的!

    在这一刻,三人看清了金焰车的全貌。

    在这一刻,三人看清了金焰车头、周身散着惊天戾气血芒的白衣青年。

    “他是陆北?嗯?怎么青玄副城主也在此车之上…”

    穆南三人只一个迟疑,青玄却已化作一道青哄,直冲三人之一,一剑刺入此人丹田,毫不留情。

    三人毫无防备,根本想不到身为副城主的青玄会攻击自己,被青玄攻击之人,虽不至于死于青玄一剑之下,却被这一剑捣碎丹田,修为大损,仓皇退后。眼神已惊怒。

    “青玄!你竟背叛了城主!无耻!”

    “我不想死!这一次,是城主错了,他不该招惹陆北,不该下令夺取其邪寒蛊!”青玄目光狠厉,他必须一路跟宁凡走到黑,只恨没有斩杀此敌,作为投名状。

    “逆贼当杀!”穆南大怒,但这一刻,却有一道紫烟一闪,却是宁凡。瞬间出现在穆南身前,一指按向此人天灵。

    这一指之力,立刻引起海山崩塌,一指凶芒,以堪比玉命第三境的指力施展,让穆南护体罡灵直接粉碎,天灵被狠狠按中。

    仅一指,万里海山彻底崩溃、更有一丝虚空之力缭绕指尖,轻易洞穿穆南不弱的肉身。破入识海。

    “好强的…指力…”这一刻,穆南终于回想起风寒的话。

    你杀他,无可能,他杀你。何需一指!

    风寒没有骗他,这陆北虽是化神初期,但肉身已足以匹敌化神后期!

    “难怪青玄会叛…若我有求生机会,也会向他…”

    他的话再无法说完。已被宁凡一指灭杀,肉身崩成血雾。

    青玄愣住了。这穆南的护体罡灵可是不弱,至少化神中期还没谁能轻易攻破罡灵的。宁凡一指暗杀穆南。岂不是说,其指力堪比后期一指?

    风寒露出火热之色,此人便是罗云陆北,便是自己曾为之驾车之人!

    “一个不留!”

    伴随这宁凡一言,石兵等傀儡、炼尸,俱化做遁光杀戮开来,当黑龙散出半步炼虚的威压之时,残存的两名中期化神,俱都露出敬畏之色。

    “求大人饶命,我吴崖(吴云),愿追随大人战车,攻打龙城!此生不敢背叛!”

    这一刻,两名化神中期连逃遁的勇气都没有,二人之前还痛恨、嘲笑青玄背叛,只是事情轮到自己身上,才发现原来坦然赴死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风寒那一句‘为将者,何惧一死’,他二人说不出口。

    挥手种下两道念禁,宁凡一指妖军,不容拒绝向二人令道。

    “带路!灭龙城!”

    虚空之中,卫玄布着重重迷阵,试图阻挡北天天骄降临。

    星宫之事,已被另一名执事上报,他想要拖延诸人步伐,唯有出此下策。好在此阵只是迷阵,为仙阵品阶,并非杀人阵。

    路过天骄若是误入迷阵,并不会死,只会被暂时困在虚空。

    “宁凡啊,老夫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这迷阵之厉害,困住来人六个月绰绰有余。

    只是让卫玄始料不及的,是三道长虹在虚空急遁,其遁速之恐怖,让卫玄目光一震。

    “‘舍空期’真仙!如此高手,怎会降临此处,难道也是为了天帝之星!还有她身后跟着的,难道是…界兽!不好,我得速速躲开,若被此人看到在此设阵、谋算北天天骄,必有祸端的…疾!”

    卫玄取出一个横渡虚空的紫金星罗盘,一遁之下,直接跑出千万里外。

    他是跑了,不过那三道身影,却没有跑掉。

    遁在最前的,是一个腰肢纤柔、酥胸丰满的宫装美妇,遮着面纱,看不清容颜,只是凤冠霞带,无一不是珍贵仙宝,一举一动间,更有颠倒众生的熟美风情,足以得知此人在四天之中,都身份不低的。

    其修为,有些可怕了。

    其身后跟着的两头凶兽,每一头都有十万丈巨大!

    这种级别的凶兽,一头便足以轻易扫平九界!

    “可恶,不过是想暗中下界,怎会被界兽发觉…不管了,若能获得天帝之星,为蛮儿斩去癸脉赤龙,应不难的,这些年,苦了她…哼!若非下界要自封修为、隐瞒感知,我才不会惧怕区区界兽,罢了,那处星宫应不远了,只需最后一遁…啊!”

    美妇忽然娇呼一声,猝不及防地,中了卫玄设下的迷阵,一时间,花容失色。

    在其这失色的一瞬,身后两头界兽,齐齐发出血红的音啸,音波一阵下,美妇的修为竟极速封印,并五内剧痛。

    “可恶,区区界兽,敢封印本宫修为…找死!”

    “说起啦,哪个天杀的在此地设下迷阵害人,累本宫受伤,若让本宫知晓,本宫必定倾尽遗世宫亿万修士之力,诛杀此人!”

    美妇口中抱怨,眼神却是凝重。

    能否报复那布阵之人,还未可知。

    今日困在迷阵中,被界兽夹击,有些凶多吉少了…

    (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