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300章 星海乱(二)

第300章 星海乱(二)

    这批行伍整齐的妖兽到来,令宁凡目光一沉。

    前列有十万丹兽开路,好似过境之蝗,中有五千婴兽保驾,在婴兽中心,列着13辆雷光闪闪的银色战车,每一辆车头,都立有一名星甲化神,身躯银光虚幻,却流露这莫大的威压。

    13名星灵荒兽,俱都是人相之身!

    这人相并非变化彻底,尚有兽身残余,但已不容小觑了。7名初期,5名中期,1名后期。放话诛杀宁凡的,则是那后期化神。

    随着其一声令下,前列五千名海兽,直接分开海浪,发着怪吼直冲而来。

    “妖军!”

    宁凡眼光一凛,这些冲锋陷阵的海兽,绝非零散之妖,而是训练有素之妖军!

    虽对星海不甚了解,但宁凡亦能揣测,如此庞大的妖军,突然出现于此,目的绝不简单。

    只是,不论这些海兽有何目的,是何居心,都不容阻止兮然搜集炼魂沙。

    “死!”

    宁凡一步迈出,大势成剑,剑光横扫,首当其冲的五千丹兽,俱一个照面被斩作血雾。

    一步踏大势,瞬杀金丹,如此惊人的手段,让那疾行的妖军,震惊驻步于宁凡千里之外。

    一股惊天杀机,自宁凡周身散开,在此杀机之下,荒兽之下,无兽不畏!

    “外来化神!我等不敌,请荒将出阵!”

    荒将,便是荒兽妖将。既是化神,自非金丹可敌,这已不是凭数量能战胜的程度。

    “不过是一名化神初期,慌什么!老夫血枯,杀此人不需十息!”

    十三驾银车之上,第11车的化神初期冷哼一声,一纵缰绳。车化银光,分阵而出,却是一名星甲老者。

    老者立于车头,气势如云,指诀一掐,似催动某种妖术。

    此术一经催动,五千海兽丧命处,旋即暴散出无数血雾,在星海银光中,一团团血雾相继融合。最终演化成五十团硕大血影,三头四臂的血光之身,并无脸无鼻。

    每一道血影,都发着怪吼,散着元婴巅峰之气息,五十头血影元婴,不知畏惧,化作血线闪烁向宁凡二人。

    “是血影术!此来血将军的最强之术!想不到竟能在覆灭星岛之前,看到血将军出手。真是万幸!”

    “哈哈!这血影术最是难以抵挡,若不知抵御关键,那小子要倒大霉的!”

    一个个妖兽露出崇敬、兴奋之色,最终。所有的神情化作狰狞,冷视宁凡,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而沉浸于搜集魂沙的兮然,一感知到血影来袭。立刻俏脸紧张,提醒宁凡道。

    “小心!这是血影术!通过操纵血气、演化死灵,以血影伤人。这血影万万不可斩杀。一旦斩杀,会不断分裂、融合,最终甚至可化作化神之上的更强血影!”

    此刻她施展秘术,不可移动,需要依仗宁凡保护,与宁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是担心宁凡安危的。

    这一提醒,不免分心,秘术反噬下,立刻识海一痛,小脸苍白起来,不敢再多言。

    “血影么…杀我无需十息,大言不惭!死!”

    宁凡左目紫星一闪,早已洞穿这血影术虚实。

    牵动大势,连迈三步,三步之后,大势成剑,暴散成无数剑光。五十道血影尚未靠近,已被剑光乱斩,传出一道道凄厉的惨叫,纷纷爆成血雾。

    只是爆开后,五十团血雾再次融合,竟化作五道化神初期之血影。

    血将露出冷笑之色,“小子,你的女人都提醒你要注意老夫血影术,切不可斩杀,你却不听,如今便要自食恶果!”

    血将言语未完,笑容却瞬间僵住。

    却见宁凡步伐若行云流水,毫不停歇,将剩下六步彻底踏下。

    九步成剑,以宁凡如今修为,便是寻常化神都斩得,更何况是区区虚幻血影!

    在这剑光升起的一刻,五具尚未彻底凝实的化神血影,纷纷暴散,却再无法融合,彻底被剑光斩成飞灰。

    血影被破,老者心神大创,身影不稳,几乎跌落银车,面色已是骇然。

    “九步成剑,剑诛化神!你不过是化神初期,为何能有如此实力…等等,你的脸!”

    名为血枯的老者这才注意到,宁凡的容貌竟与先锋拔营前、四名圣妖千叮万嘱要注意的那名化神初期画像,如出一辙!

    起初间隔太远,未曾看得真切,这一刻随着宁凡逼近,不但血枯认出宁凡,就连稳坐中军的化神后期,都面色一变。

    “血枯,速退!”

    速退!不速退则死!

    只是现在才想退,不觉得有些晚了么!

    宁凡身影一晃,化作紫烟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现在银车之上,剑光一斩,任血枯身负三层星甲,却被宁凡一剑贯穿,纵剑一挥,此将已化作尸身两段,退出人相,显露出六百丈巨大的两截妖尸!

    妖丹收,这是提升修为的好东西。妖尸收,这是绝佳的炼器材料!

    立在银车之上,宁凡眼露寒光,冷漠道。

    “十息斩我?我斩你,何须一息!”

    这话好似红芒利剑,刺入每一个海兽耳中,化作铮铮剑鸣,耳膜刺痛。

    一个个海兽兽瞳圆睁,难以置信,那以血影术在星海威名远播的血枯将军,竟一个照面,被宁凡斩于车下!

    最让他们无法置信的,是竟会在距离星岛尚有一亿二千万里的距离,遇到四圣妖特别嘱咐要小心的狠人。那自第四圣妖鲲魔手中从容离去的恐怖化神初期,便在眼前,剑斩化神!

    寂静,除了海流之声,只剩倒吸冷气之声。

    但旋即,便有一道狂放的厉笑,带着化神后期气势,打断这沉默氛围。

    “原来是你!你便是鲲魔大王嘱咐必斩之人!好。本将南星海先锋荒将——曲风,正好斩你,先立一功!列阵,杀敌!”

    化神后期的曲风,一令之下,十万海兽立刻分阵而列,各逞妖力,合击成阵。

    千丝万缕的银色阵光,自十万海兽体内没出,形成一道硕大的光幕。庇护住妖军,避免宁凡仗着让鲲魔大王忌惮的金焰车遁速,横行军阵,冲阵斩将!

    这一道军阵,为人阵,为人和所布大阵。

    训练有素的阵光,已是化级后期之阵,不但足以防御寻常化神中期的任何攻击,更足以发出堪比化神中期的阵光攻击。

    “鲲魔?人阵!”

    宁凡目光一亮。当年他便曾想训练黑魔三神军,以达到以人成阵的地步,只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而不得不暂时放弃那种打算。

    这十万海兽。若是零散,宁凡斩尽金丹、元婴不会多费功夫,但偏偏,这些海兽合击成阵。一守俱守,一攻俱攻,好似将十万海兽的攻防。凝聚成了整体。

    欲破军,先破阵!

    随着曲风令旗一挥,十万海兽俱在同一刻发动攻势,十万道零散攻击,在阵光的凝聚下,汇聚成十万道如出一辙的银箭。

    箭雨破空,刺鸣而来,每一道银箭,都可穿破金丹巅峰的防御,十万合一,化神中期,亦难抵挡。

    “焚!”

    宁凡看也不看那剑雨,张口喷出一道黑火,那黑火呈莲形,一经散开,立刻化作绵延千里的黑色火海,在此火出现的一刻,海浪滚沸、蒸腾,十万箭雨根本无法穿越火焰障壁,便被尽数焚作飞灰!

    随即,宁凡再点一指,火海分作近2000朵黑莲,从各自玄异的方向轰在阵光之上,爆炸开来,所炸位置,正是这化级中品的阵光所有阵眼位置!

    黑莲动,阵光碎!十万海兽被破强阵,皆是反噬,而莲火波及之下,直接便有七万丹兽,被此黑火轻易焚成飞灰,惨叫惊天!

    破阵斩敌,宁凡却未追击,反倒跃下银车,退回兮然身边,守护之意暴露无疑。

    先锋军,未战先损七成!这一刻,曲风第一次动容!

    在出战前,第三圣妖猿妖袁方,曾叮嘱曲风,这一支先锋军,只为试探星岛虚实,若遇老熊进攻,能避则避,若遇宁凡剿杀,能逃则逃。

    对老熊,曲风是敬畏的,对宁凡,曲风却是看不起。

    此人虽能逃过鲲魔追杀,不过仗着金焰车遁速,若无金焰车,此子不过是名弱如蝼蚁的初期化神,不值一提。

    是以知晓宁凡身份后,曲风仍敢下令诛杀,在曲风看来,以军阵布中品化级阵,足以防御其遁速偷袭,而一名区区初期化神,绝对挡不下十万海兽一击的。

    但曲风的认知,彻底错了!

    宁凡一个照面,斩杀血枯。一道黑火,焚尽十万箭雨,更一眼识破中品化级阵的2000阵眼,一击破阵,火灭7万海兽…

    曲风自问,换做自己,一人对上十万妖军,在对方严密列阵之下,绝讨不到半点好处。

    “本将小瞧你了!损兵七万,可斩先锋!除非取你头抵罪,否则本将必受重罚!你,必须死!一起动手!”

    这一次,曲风没有再派寻常海兽出手,军阵已破,阵损七万,残存的三万海兽也大多负伤,难以为战。

    再无半点轻敌姿态,十二道银车冲阵而出,十二名化神朝宁凡包围,竟是想拼人数,灭掉宁凡!

    那九步成剑,让人生畏,那黑火,让人心惧!

    便是曲风,自问独自对上宁凡,也没有必胜把握…他不敢再小觑宁凡!

    甚至,曲风等人已看出,宁凡在保护兮然,故而攻击方向,也渐渐偏向兮然,试图让宁凡分心则乱。

    “十二名化神…鲲魔的手下,果然喜欢以多胜少,更爱欺负女流,只是,你以为只有你人多么!傀儡,列阵!”

    宁凡一拍储物袋,挥袖间,已有十二具傀儡分列身前。

    十具黑傀,五名初期,四名中期,一名后期!

    石兵一具,黑龙一具!

    十二具傀儡炼尸。唯有石兵尚有灵智,这石兵的战力如今已不足道,但他却是一具灵智完整的傀儡,仍有不少用处,譬如,在此刻!

    “这是什么情况…”

    石兵一被召出,就感到头皮发麻。他素知宁凡能惹祸,却不知宁凡这一次惹了多大的祸。

    星海远方,有无数凶兽的气息蛰伏。

    近处,更有12名化神围攻。其中甚至有一名后期!

    只是石兵刚一回头,惊讶更大了。

    自己这边,不但有宁凡这怪物,有一名似乎暂时脱不开身的化神后期小萝莉,还有11具傀儡、炼尸!

    十一具傀儡,每一具肉身强度都不弱于自己,甚至中期、后期的傀儡远胜自己几条街!当然自己是有灵智的,具体争斗起来,比没有灵智的傀儡占优不少。

    但最让石兵震惊的。无疑是那黑龙炼尸。

    半步炼虚!

    敌人很强大,自己这边,更强大!

    曲风等12名化神,还没列好阵。就已经胆寒,这胆寒,皆因那半步炼虚的黑龙炼尸出现引起!

    “半步…炼虚!不好!逃!”

    若宁凡只有一人,便是宁凡是化神巅峰。曲风这群滚刀肉也敢战一战。但半步炼虚与化神巅峰不同…虽只朝炼虚踏出半步,但这半步,却是寻常化神无法企及的高度。有着天壤之别!

    先锋已败无疑,但这败北不可耻,必须要通知四圣妖王,告诉他们,他们所忌惮的那名化神初期——宁凡,确实值得忌惮,此人有大量化神傀儡在身,更有一具半步炼虚的炼尸!

    这个消息,足以将功抵罪,但前提是,他能逃走!

    “你叫我出来,有何吩咐…”石兵尴尬望着宁凡,这一刻的他,再无第一次见到宁凡的骄傲。

    那时的宁凡是元婴,石兵是化神,是外海跺跺脚抖三抖的存在,但现在么,无论是敌人中、还是自己这边人手中,石兵都属于末流,并不多么厉害了。

    自己被叫出来,难道是…当炮灰送死?

    石兵有点心寒,确实,如果宁凡愿意,在这种级数的群战中,自己就是一个炮灰。

    “我暂时无法分身,你有灵智,此黑龙、十具傀儡,皆由你掌控,你如何控制他们,我不问,我只要一个结果!三万里内,寸草不留!”

    “什么!”

    石兵错愕了,自己这点微末实力,宁凡竟让他做头头,率领所有炼尸傀儡?

    他没有听错?

    宁凡这么信任他的能力?

    “你办不到?”宁凡皱眉。

    “办得到!”石兵有点兴奋了。

    即便在北天之上,遗世宫中,论实力,他也不过算是普通级别的傀儡,只是因为创造之时、灵智高于寻常傀儡,心智更是不弱,遂被指定为北小蛮的本命傀儡,守护此女。

    在北小蛮尚未离开北天之时,界战之中,他也只能受其他高级傀儡管辖,似今日这般、统领一队远超自己的傀儡作战,他是想都不曾想过。

    一般情况下,傀儡是无法晋级的,但是北天有一种秘术,名为《升傀术》,专为傀儡提升实力研发,主要提升途径,是吞魂!

    傀儡无魂,故而想要晋级,必须先吞魂、凝魂,仿造成人,才有办法提升实力。

    化神初期的石兵,起码需要吞噬十条中期化神的魂魄,才能晋级!

    凭他自己,办不到,但今日,有这么多手下,吞掉这12名化神魂魄,轻而易举!

    这是一场机缘!

    石兵不在乎生死,不在乎实力,但总有一天,他要回到北小蛮身边,重新守护北小蛮,为此,他需要实力!

    “三万里,必定无一活口!”

    石兵郑重一抱拳,一步踏上黑龙龙头,掐动秘术,立刻,十具黑傀、黑龙,俱都如为臂使,操控自如!

    这种极其高深的控傀秘术,宁凡不会,若由他使用傀儡,威力未必高于石兵的。

    有石兵带领,加上黑龙厉害,这批虾兵蟹将,跑不掉!

    十二道黑光追击而去,立刻,原本气势如虹的南星海先锋军,瞬间遭受重创,惨叫连天。

    啊——

    在石兵的精准操作下。黑龙不断吞吐黑色龙息,三万残兵,数息灭尽,12名化神敌将,除了曲风外,已尽数伏诛!一道道妖魂,被石兵吞入腹中,三道初期,八道中期!

    曲风喘着粗气,望着重重包围自己的群傀。心知难以生还,露出狠色,目光望向宁凡,最终,落在兮然身上!

    “老子要死了,但老子死的不冤!死在半步炼虚手下,不枉了!只不过,老子不能白死,老子杀不了你。便杀你的女人!邪寒蛊,现!”

    曲风掌中,似乎握着什么,捏碎。他动作太快。无人看清其捏碎的是什么,唯有宁凡看清,那是一条寸许大的深紫色蚕形蛊虫!

    此虫捏碎的一刻,一道莫大的危机感。涌现在兮然心头。

    尚未做出反应,一道深紫色的虫刺,凭空出现在兮然一丈之外。化作紫色流光,直刺兮然胸口。

    一旦打入兮然胸口,凭兮然此刻状态,必死!

    “此女此刻无法防御,若中心口,中蛊必死!便是稍稍抵御,中其他位置,最多三日必死,无药可救!”

    宁凡知道曲风没有撒谎,因为即便是自己,面对此蛊虫,都无法轻松!

    兮然露出绝望之色,她施展秘术,无法移动半分,更无法抵挡分毫。

    她胆小,她不知所措,她感到无依无靠…

    她怕死,她根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必死危机…

    怎么办!躲不掉!

    在其香肩颤抖之时,一道白衣身影,摇身一晃,挡在其身前。

    没有多余的时间催动法宝,仅仅是肉身,去挡那蛊虫。

    “我说过,护你无伤!”

    宁凡一步,挡在兮然身前,区区紫刺,竟轻易破开尸魔之体的恐怖防御,刺入心口,化作一道紫色寒气,在体内乱窜。

    立刻,宁凡心口一痛,喉间一甜,便要咳血。

    但他生生咽下此血,更是疯狂以黑火,强行焚去此蛊虫!

    “杀了他!”宁凡阴沉令道。

    “不可能!你心口正中此蛊,为何不死!”曲风眼神化作浓浓的惊骇,这蛊,若中心口,化神巅峰也必死…宁凡为何不死!

    没有回答!

    石兵控制黑龙,龙爪一撕,将曲风撕成碎片。

    这一刻,兮然望着宁凡嘴角溢下的一丝黑血,心中感动、却难受。

    这一刻,南星海,海底巨宫——离鲲宫之中,正筹备大战的鲲魔、袁方二妖,此刻面色大变。

    曲风的命牌,连同其他12名荒将命牌,俱碎!

    但凡有名头的金丹、元婴妖兽,命牌亦碎!

    半日之内,连碎十万命牌!

    “不可能!我亲赐曲风邪寒蛊,除了半步炼虚,谁可杀他!先锋军,更加不可能全灭!是谁干的!”

    “难道是那名化神初期!”袁方豁然站起,目光大变。

    “绝不可能!那人不过法宝遁速快些,其他则一无是处!他没有这种能力!”

    鲲魔不愿相信,宁凡有能力独灭十万先锋!

    只是旋即,一道道飞剑传音,传来情报,让鲲魔再难镇定。

    三日之后,南星海鬼雄关被屠!

    十日后,葬龙海城被覆!

    十七日后,南牢国被人一掌粉碎!

    一个杀气腾腾地煞星,动了杀机,直逼南星海而来!

    所有的情报只知,覆城灭国者,是一名化神初期!

    而此人的目的,分明是南星海的离鲲宫!

    关于此人身份,没有任何线索,唯一能知的,只有此人惊鸿一现的初期修为,以及每一处战场尸骸处的留字。

    杀人者,罗云陆北!

    “原来那化神初期,名为陆北!如今大哥二哥并不在南星海,但若这陆北敢入我离鲲宫,本王必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鲲魔大怒,按碎传音飞剑。

    那陆北,是在挑衅自己威严!自己不去星岛杀他,他反倒来南海惹事!

    找死!(未完待续……)

    ps:感谢书虫狂人2010、书友131216192235689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