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96章 卫玄

    南岛,彻底成了一个禁地!

    这一次,黑熊不由分说,直接下了死令。

    “谁敢去南岛惹事,斩!”

    外界风闻,他老熊对一个化神初期怂了。

    若之前还有不甘,此刻老熊却再无不甘。老子就是怂了!怎么着!面对碎虚老怪,怂了丢人?

    当然,黑熊不可能宣扬卫玄的存在,夫妇三人的口风很紧,不露一分,生怕惹恼了卫玄,血洗星岛!

    洞府之中,二女仍在沉睡,宁凡派出女尸、月凌空看护二女,自己则随卫玄,去了岛上偏远的某处阴郁山谷。

    山谷之中,卫玄与宁凡相继浮现身影。

    之所以回来此处阴森山谷,因为卫玄许给你宁凡另一个好处。

    先说说宁凡的收获吧。

    卫玄首先给了他五枚道果,四枚炼虚巅峰,一枚碎虚一重。这五枚道果蕴含的法力无法想象,至少宁凡如今修为,一颗也不敢服用的,否则直接便爆体而亡。

    丹药,卫玄给了宁凡一些,却大多是五转、六转丹药,七转丹药已极难获得,便是卫玄都只有少量,且还大多是对宁凡无用之药。除了伤药、秘法药等灵药,提升修为的丹药却并无太多,两瓶五转中品雷玄丹,共20颗,一颗可提升化神初期百甲法力。一瓶五转上品紫霄丹,共11颗,一颗提升化神中期200甲法力。

    丹药,卫玄并不多,他又非炼丹师,且境界摆在那里,对低阶丹药本就不需要,这些还是不知从哪个倒霉修士储物袋抢来的。

    法宝,卫玄没有给宁凡,因为宁凡亮出三件太古神兵。已着实让卫玄赞不绝口。

    山谷之内,卫玄望着掌中一块星光罗盘,感叹不已。

    斩离剑主锋锐,碎神鞭伤元神,尤其是第三件神兵——定星盘,此物让卫玄目光匪夷所思起来。

    “此宝,融有灵级阵法11万种,丹级阵法2万种,婴级阵法1700种,化级阵法257种。凡虚级阵法7种!此宝之上,已有一万道‘星灯’,若能点亮万盏星灯,怕此宝防御,便是炼虚一击,都能勉强抵挡的!”

    只是赞叹之后,卫玄又稍稍蹙眉。

    “你或许另有机缘,竟能知晓如此多的强横古阵,阵道修为确实不弱。此宝以阵炼宝的构思,也让老夫目光一亮,怕想出如此炼宝方式的,定是某个惊世骇俗的前辈…只是。此宝瑕疵不少,这瑕疵不是古阵、材料、炼器手法的问题,而是对阵道的领悟不够。”

    卫玄目光沉思望向宁凡,摇头道。

    “你修得是哪一派阵道?”

    “哪一派…”宁凡无奈摇摇头。他的阵道修为,完全是继承乱古记忆而来,炼丹术还是河车九转的派系。阵术则完全没有正宗派系。

    乱古大帝好歹是仙帝,对仙虚以下阵法自是手到擒来,不过同级别仙帝中,乱古并非以阵道著称。他所精研的,大概是双修、服丹的快速修炼术吧。

    也算是宁凡阵道资质不错,继承了乱古的驳杂记忆,勉强算是阵道修为不弱,但这阵道修为放在真正的阵道宗师眼中,就有不少瑕疵了。

    阵法修炼,需要缜密的心智、修为,才能自茫然地势中分辨、计算出一个个繁复错综的阵眼。

    需要不弱的神念,才能将阵眼勾刻。需要大量的钱财,才能催发阵力。

    这些宁凡都通过自己的努力,一一拥有了,只是他没有经历过阵法的基础学习,在阵道的宏观领悟上,他超出同辈很多,在细节上,却瑕疵不少。

    卫玄有些无语了。

    宁凡这小子,没有经过正统的阵道学习,怎会有如此惊人的阵道修为。

    就算是获得了灌顶传承都不可能!阵法跟别的东西不一样,你就算知道阵法的布置方法,没有妖孽的心智计算,就是摆不出。

    能摆出凡虚阵法,说明宁凡妖孽。

    但在灵级阵法上都有瑕疵,则说明宁凡阵法基础太薄弱了。

    “罢了,你终究是出身下界,不知阵宗九派,并不奇怪。在四天之上,阵道被分作九个派系,而老夫所在的卫家,居住的‘河洛星域’,便被称作河洛派系的发祥地。在我河洛派系中,阵道修为被分作‘式阵’、‘心阵’。式阵指需要事先排列的阵式,需要外物支撑阵力,共分三种,‘人阵’、‘地阵’、‘天阵’。”

    “人阵便是以人为阵,凡武之军阵、仙卫之战阵,皆是此类,重在‘人和’二字。地阵需要借助地势,但凡借助地势布下的阵法,皆归为地阵,重在‘地利’二字。天阵以天象为阵,阵道修到一定程度,日月星辰的布局、风**雪的变动,都可作为阵法杀敌,重在‘天时’二字。天地人三重阵法,皆属于式阵,关于式阵,你基础薄弱,但悟性之高,放在河洛星域都罕有的。但关于心阵,你几乎毫无建树。”

    “心阵,可类比法术。真正的阵道宗师,斗法之时根本无须阵盘辅佐,挥手间的法术便是一道道阵法,类似念禁,类似你这法宝灵印,便是心阵的运用,不需特意布阵,便可作法术攻敌。心阵厉害,但却有一个制约因素,那便是,需要‘心血传承’!在河洛星域,杰出子弟往往会获得家族、宗门赐予的祖先心血,不但阵道天赋突飞猛进,就连神念都能提升一大截。最重要的是,获得这种传承力量后,便可开始心阵修炼!”

    卫玄娓娓道来,宁凡越听越感叹。

    自己盲目摸索的阵道,比起真正的阵道世家,所差不是一星半点。

    乱古记忆的用处越来越小,想必在碎虚之后,对自己的帮助便接近于零了。

    自己的阵道,必将止步仙虚,比起那些四天子弟,自己从一开始就少了心血传承这一关,更少了系统的阵道教学。

    卫玄咕咚咚喝了口酒。眼中似乎在犹豫什么。

    良久,一咬牙,猛然一挥袖,取出一个精致玉瓶,递给宁凡。

    其中盛放的,是一滴血,一滴银色的血!

    仅仅手持这玉瓶,宁凡便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力量,让自己的神念之力都极为活跃起来。

    “这是…”宁凡目光一肃,此物价值绝不寻常。

    “这是心血。是我河洛卫家某个命仙祖辈,死前以秘术留下的心血。老夫本打算凭此血令阵道修为再进一步,不过看起来,此物给你会有更大作用。”

    有一点,卫玄没有告诉宁凡,那便是本族心血万万不可传给外人。

    卫玄没有将宁凡当作外人,但若是他私赠心血之时被家族所知,逐出家族都极有可能。

    毕竟,心血就好似妖族血脉。其中蕴含了阵道世家的某些秘阵传承!

    宁凡不是愣头青,即便卫玄不说,他也明白心血如此珍贵之物,必定受到家族的严令监管。

    “我收下此物。恐怕会连累前辈。”

    “你拿着!”卫玄的话不容拒绝,他不顾一切给宁凡好处,起初是对老魔的愧疚,此刻却越看宁凡越顺眼。

    如此。宁凡不会再装腔拒绝,只是对卫玄的恩情,却悄悄记在心上。

    若卫玄因为此事而在卫家受了委屈。那么日后,自己便提升实力,帮他在卫家找场子即可!

    “心血你已得,索性老夫已犯了次族规,再犯一次,有何不可!此物,你也拿去吧!”

    卫玄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古旧玉简,交给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此玉简,立刻面色一变。此玉简记载的,竟是河洛派阵道的修炼功法、阵录。

    其名,《河洛阵秘》!

    阵录记载了大量古阵,甚至更有仙虚之上的阵法。至于阵道功法,专门修炼心力、念力,毕竟这二者是修士能否成功布阵的关键。

    如此完善的修炼体系,若宁凡一路修下去,他日成为阵道宗师、挥手成仙阵都未必不能的。

    “不必回绝,收下即可!”卫玄严肃道

    五枚道果,大量丹药,心血传承,卫家阵秘。

    这些好处,短时间能派上用场的不多,但对宁凡的未来,却有天大的帮助。

    “前辈所赐,晚辈不敢遗忘!”

    “不必如此拘谨,我赐你机缘,与韩老头赐你,有何不同?好了,不说这个。你可知老夫为何带你来此山谷?”

    “此地阴气极浓,想必是前辈看出我修有尸魔脉功法,而欲再赐机缘,助我提升魔功!”宁凡目光一热,妖力已化神,法力化神也只是时间问题,魔功却仍是短肋,仍只有109甲魔气,停留在元婴中期。

    最大的原因,便是寻不到大量尸气、阴气、恶念修炼《尸魔录》,但似乎,卫玄能帮宁凡抹平此障碍。

    “心智不错。如你所言,老夫便是这个目的,虽然老夫不知你为何修了阴阳魔脉。还能修炼尸魔脉,更身具妖血,但这是你的秘密,老夫不问。在此之前,老夫有事问你,这星宫藏有什么秘密,你可知?”

    “此地是天帝之星所化迷宫,对那天帝之星,我志在必得!”宁凡没有隐瞒,卫玄是自己人。

    “天帝!”卫玄目光一变,“原来是这样,难怪这么多妖族汇聚此界。不但有妖灵之地的真灵妖族,还有灵王宫妖妃…你小子,是不是连灵王妖妃都收了?”卫玄古怪看着宁凡,他隐约感知到,那临时洞府中有两道女妖气息,是灵王宫妖妃特有妖气。

    “侥幸而已。”宁凡没有否认。

    “有一套!那种身份的女人都敢动!”卫玄露出赞赏之色,不愧是韩老头弟子,跟韩老头一个样子,无法无天。

    天帝之星花落谁家,卫玄不在乎,他监察此地异变,只是职责所在。他也是四溟执事,若雨界有巨大变动,必须向上界反映的。

    若宁凡看中了此地的重宝——天帝之星,作为宁凡长辈,卫玄肯定帮宁凡的。

    “天殿之中,有一仙虚大阵,共49000阵眼。每7个阵眼,便有6死1生,你若获得这心血传承,这49000阵眼对你而言,不难跨过!大阵之后,是十八重生死门,其中有九生九死,老夫共闯了六重生门,皆是死路,其他三门。凭分神的脆弱躯体,无法承受压力,不得进入。你所要的天帝之星,怕是在那三门之中。凭老夫的记忆玉简,你可免入死门及死路生门,只需选择那三门之一进入,从群妖手中夺得天帝之星,有不少成算的。只是我从三道生门之一,感知到一丝炼虚凶兽的气息…你小心些!”

    卫玄取出一个空白玉简。刻印下记忆片段,交给宁凡。

    他的话,让宁凡一怔,听出了卫玄的弦外之音。

    “前辈不随我一道。去取天帝之星?”

    “不去了。每一重生门,都要耗费一月甚至数月。你想要这场机缘,还需耗费数个月功夫,这数个月。我得帮你拖着。”

    “拖?拖什么?”

    “此次调查雨界异变,与老夫同行的还有令一名执事,老夫留在此地继续侦查。他则离开此地、已传讯上界,请人支援。星宫机缘,凭我二人执事的分神之身,无法与群妖争夺,但义理而言,却不能让妖族独占机缘的。神族的天骄,怕会赶来不少,争夺此星,若让他们也掺和,你夺得天帝之星的机会就更少了。六个月!老夫设法拖延,让那些神族天骄六个月内无法抵达此地…所以能否争过那些妖族天骄,还需靠你自己。”

    卫玄相信,宁凡是韩老头弟子,定不会输给那些妖族天骄。

    他本需逗留此地,此刻却必须为了宁凡,先一步离开星宫,去拖延神族的步伐。

    在离开之前,他要给宁凡最后一场机缘,助宁凡突破魔功的桎梏,魔气化神!

    “你需要大量尸气修炼,但此地尸气远远不够的…”

    卫玄咕咚咕咚,一口饮尽紫葫之酒,眼光一决,取出一块破损、暗淡的阵盘。

    那一块阵盘,是他当年所用之仙阵!

    那一块阵盘,曾让卫玄在命仙之境,扬名河洛星域!

    那一块阵盘,伴随卫玄一场场杀戮,却随着其跌落仙位,而尘封。

    在此阵盘出现之际,宁凡目光再次火热起来。

    若其法力达到命仙,凭此阵盘诛杀十个涅皇,都轻而易举!

    此乃至宝!

    “碎!”

    这放在宁凡眼中都是至宝的仙阵阵盘,却被卫玄毫不犹豫,一掌,拍碎!

    伴随着阵盘的破碎,一股浩瀚的尸气、自阵中传出。

    数十万修士的残尸,被封在阵盘中,皆是当年卫玄凶名盛时、杀戮之人!

    这些修士加起来,数量或许不如内海,但修为却大都在元婴之上,最高者,甚至有碎虚!

    这卫玄,如今借酒消愁,消极度日,当从前,却也是个不弱老魔的凶魔!

    “这些尸气,可够你化神!”

    “够了!”

    宁凡此刻的心情,不知该用什么来表示。

    卫玄对他好,他记住了,只是宁凡也明白,卫玄之所以将道果、心血、仙宝,都送给自己,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

    自己是老魔的弟子!而老魔,是卫玄的兄弟!

    卫玄仙基已废,重新成仙无望,无法与老魔相见,故而将自己重新突破碎虚三重的道果赠给宁凡,将心血传承赠给宁凡,将自己当年叱咤星域的恐怖仙宝,碎掉,只为让宁凡魔功化神!

    “老夫先走一步!六个月!老夫尽量为你拖延六个月,六月之后,北天天骄之中,或许会有白魔宗之人到来,此刻的你不宜与白魔宗扯上关系,一旦获得天帝之星,速速离去!”

    卫玄一拍储物袋,取出青玉葫芦,踏巨葫遁去。

    只是眼中,已不再昏沉,只是眼中的狂豪,已无须用酒来麻醉。

    “古天庭,韩涅天?哼,这一战,少不了老夫!”

    对着卫玄遁去方向,宁凡一抱拳,他知道,卫玄如此奔波,为的是自己。

    或许,老魔与卫玄,就好似自己与宁孤,虽非血亲,却有不可磨灭的感情。

    念及卫玄离去所说的话,宁凡眼中一沉。

    白魔宗的天骄?

    自己,为何要躲!

    杂思皆收起,宁凡盘膝而坐,运转尸魔录,吸收起此地尸气。

    此山谷的地势,正符合尸气成形的地利,不得不说,卫玄对阵道领悟极深的。

    “魔气,可化神!”宁凡目光一决,滚滚尸气,汇入体内,而他瘦弱白净的肉身,开始徐徐腐烂,并传出恶臭。

    此为尸魔录中,记载的尸变之术!通过尸变,最终让自己的肉身,达到尸魔级别的恐怖气力、防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