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95章 碎虚道果!

第295章 碎虚道果!

    巨熊被黑袍老者一吓而退,虚空愈合,长空趋于寂静,那猎猎风中,老者一纵葫芦,降落于宁凡数丈外。

    只是宁凡对老者的警惕,仍有不少,本能地一振妖翼,连退百丈,右手袖中已握着一段乌金黑龙,左掌则藏着一抹璀璨星光,不知是何宝,但一取出,方圆十万里的地脉之力,都隐隐汇聚于此宝之中。

    “我不知你是谁,亦不知谁是韩元极。”

    宁凡语气平淡,他不是初入修界的雏儿,别人上来一套近乎、便信以为真,这种事他不会做。

    至少宁凡无法保证,眼前之人会不会是老魔仇人伪装,如此,一旦出言不慎,则必定麻烦不小。

    催动紫星,宁凡目力大增,扶离之目一眼洞穿老者底细。

    此老者本尊或许是碎虚老怪,但这身躯却是分身之流,仅仅化神初期,或许可勉强驱使碎虚老怪的虚力神通,但自己有东溟钟在,若是拼死,并不怕区区分身的虚力攻击。不过此人给自己的危险感,确实在黑熊之上,多半分身战力已接近炼虚…

    “不可小觑此人!”

    殊不知,宁凡这一番警惕,却让老者赞许、惊诧、苦涩,满面复杂。

    赞许的,是宁凡处事小心。

    惊诧的,是宁凡化神初期,却有半步炼虚傀儡,且以老者眼力还能看出,此物是宁凡自己所炼化。不但如此,宁凡左手之宝,引动十万里阵力,这不由让老者眼光一亮,此宝竟是阵道之宝,不凡!

    只是最终,老者却是在苦涩、歉疚。

    “我叫卫玄。”

    “晚辈陆北,见过卫前辈。”宁凡的表情纹丝不动。其中没有一丝熟识之意。

    “你师尊,没有给你讲过我么,是啊,我这种人,他多半是不愿提的…”

    老者指诀一变,收了青玉葫芦,接下腰间紫葫,狠狠喝了口酒。

    “你所修炼,是黑魔决,你体内气息。有韩老头气息,你却不知,黑魔决这功法虽然不强,却有特别意义存在的。此功法传承,代表着黑魔派掌门之位的交替,日后你若飞升北天,入两仪星,便可继承黑魔大统。如今的黑魔派,虽已没落。倍遭欺凌,但宗门之中,好歹尚有四万八千化神,七名命仙。这些都是你的势力…你师尊对你很好啊。”

    “…”宁凡沉默,仍未承认自己身份,但心头却是惊讶不小。那黑魔决功法,虽非绝强。更非完整的神魔功法,然而竟有这等涵义。

    初次获得黑魔决,自己嫌东嫌西。还几乎想扔掉、拒绝…

    确实,老魔说过,自己是黑魔派第972代掌门,但宁凡本以为这个掌门是个空壳,却不曾想,北天之上还有四万八千化神、七名命仙的势力,归自己统领!

    “给老子高兴一下!老子的功法,不知有多少人想要!”

    回忆起老魔的话,宁凡慨叹一声,就在自己不知情时,老魔已将偌大的势力,交给自己…

    且那势力之强大,便是九界高手加在一起,都比拟不了!

    话说到这里,宁凡仍未承认身份,卫玄大为赏识地点点头。

    韩老头仇家不少,若随便宣示身份,怕此子早被人暗中灭去。

    此子处世太过谨慎,必是那宁错杀十万、不放一人的凶狠个性,倒是和韩老头很像的。

    想要此子相信自己,只有一个办法了。

    发下心魔大誓!

    “卫某可发心魔大誓!你是韩老头徒弟,则卫某绝不伤你半分。在我面前,你无须掩饰身份…当年老头有难,我碍于家族,无法明面相助,此为平生大愧…但便是白魔宗逼至我河洛卫家,废我人仙修为、毁我仙基、打落至碎虚二重,我也未出卖他!卫某若有半句虚言,可登时心魔反噬、灰飞烟灭!你,可以信任我!”

    “心魔大誓!”

    宁凡有些错愕了。窃言术可看清女子真话,心魔大誓则可辨别男子谎言,若这卫玄有半步谎言,早已被心魔反噬、修为重损。

    此誓不可轻易发,便是宁凡都不会随便跟人发誓,但这卫玄如此郑重,不但发现心魔大誓,更发下灰飞烟灭之誓言,足以看出,此人所言非虚。否则,天道已降下心魔,灭去此人!

    此人,真是老魔的兄弟!

    此人甚至为了老魔,被废仙基!

    “晚辈宁凡,之前顾忌前辈身份,不敢实言,望前辈海涵!只是家师从未向晚辈提及四天往事,故而晚辈不知前辈,并非家师不看重前辈的。”

    此人是老魔兄弟,则宁凡不再隐藏真实身份。

    “原来韩老头什么都未告诉你啊!”

    卫玄的面色一缓,宁凡的那句解释对他而言,无疑是莫大安慰。

    并非韩老头忘了自己,而是韩老头不愿让自己弟子介入往昔恩仇,所以什么也未说。

    只旋即,卫玄便叹气道。

    “韩老头什么都不告诉你,我却说漏了不少事情,似乎有些不妥了。他不告诉你,有他的顾虑,定是不想给你太多负担,不过你需明白,黑魔掌门,是一种荣耀!莫要小视!”

    “是。”

    “你师父,还好么,他不是要在雨界寻找‘阴阳道果’,为妻疗伤么。为何去了剑界?”

    “阴阳道果!”宁凡心中一凛,道果不是唯有斩杀修士才有小几率获得么!难道老魔收自己为徒,最终是为了培养到碎虚、斩杀自己?

    不!不会!

    斩杀修士得道果、仅有百分之一都未必的几率,即便老魔是个城府极深、心狠手辣之辈,也不可能去赌这百分之一几率。

    老魔在越国,一是为了寻阴阳传承,二是为了等待古天庭开启,在那神魔荒墟中寻找这种道果,这是他的目的。

    老魔也曾说过,他要救妻,会需要自己帮助。对自己伤害不小,但不会死。

    宁凡闭上眼,往事历历在目,最终却渐渐摇头,心平气和,睁开眼,一片安宁。

    “师尊,不会杀我…若他想杀我,以他真仙的底蕴,大可传我一些迅速提升实力的秘法。极快提升至碎虚,而后斩杀…甚至,以他的手段,似妖界一般,施展类似‘换血’的秘术,强行在百年之内,将我提升至碎虚,他做得到!但他没有…我不信师尊会杀我!”

    宁凡目光一变,既然相信老魔伤害自己。那么,获得阴阳道果,应该还有其他方法。

    “敢问前辈,道果除了斩杀敌修以外。还有什么途径获得么?”

    “当然有。此术但凡真仙修士,都会施展一二,那便是种道!道果道果,其名有果。自然是可种出来的。比起斩杀修士的低微几率,种道获得道果是最为稳妥的了,只要搜集到一定品质的‘道力种子’。种在特殊的‘道土’中,不出意外,最终是必定会结出道果的。只是,种道之术,太过缓慢,一等便是千年万年…品质越高的道果,所花费的时间越是久远…”

    “原来如此。”

    宁凡点点头,自己选择相信老魔是对的。

    老魔的方法,定是种道无疑。届时,自己或许会提炼出阴阳之力的道种,颇有些伤害,但这些伤害,回报与老魔的一场师徒之缘,不过分!

    “对了,你还未回答老夫,韩老头为何要去剑界,他找到了阴阳魔脉的拥有者么?还是说,他得到了阴阳道果?但为何要去剑界?”卫玄疑问不少。

    “我便是师尊寻找的阴阳魔脉。”宁凡淡淡道。

    “什么!”卫玄面色一变,如此说来,自己刚才提到阴阳道果,此子心中经过一番挣扎了?

    此子不知种道,必定会猜想老魔是否要斩杀他。

    但最终,此子并未挣扎多久,便决定信任老魔。

    这份信任,落在一个处世极端小心的身上,很难…在师徒之情凉薄的修真界,更难!

    多少师尊收徒,最终为的仅仅是以徒儿为道尸吞噬。多少徒儿弑师,夺位争药,杀戮无情。

    这样的大背景下,宁凡还愿意相信老魔,并平静的询问可有其他获得道果的途径。

    “此子是从内心之中,信任着韩老头!而韩老头,必定也是如此信任他,才会将偌大的势力,毫不犹豫,送给此子!”

    这师徒之情,由利益构架,但却没有背叛。

    卫玄深深吸了口气,看待宁凡的目光,已大不相同。

    老魔一生收徒极多,大多惨死,而能视若亲子的,本只有一人,如今有了第二人。

    “你与韩涅天,对韩老头而言,必定是特殊的…对你,韩老头直接给了所有势力,对你绝无加害之心,老夫可为他担保。对韩涅天,此人本是一介凡人,体质弱小,不适合修道,但韩老头硬是为了为此子炼体,冲上数个真仙级宗门,杀戮如云…呵呵,若你们都不信任韩老头,他怕是会寒心咯。”

    “韩涅天!”在卫玄提及此人之时,宁凡的眼中,却露出仇恨之光。

    “对了,涅天在何处?也去了剑界么…”卫玄露出追忆之色。

    “他!叛了师尊!他曾放言,古天庭开启之日,便是取师尊性命之时!因为他,师尊去了…剑界!”

    “韩涅天,背叛了?!”卫玄的双目,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而宁凡没有多言,直接将当日记忆,刻印下来,给卫玄一览。

    神念浸入玉简,卫玄的双目渐渐血红。

    他拳头握的很紧,指甲都渗入肉中。身躯因为过于震怒,而不住颤抖。

    数息之后,一把捏碎玉简,一道疯狂的吼声,响彻星岛!

    “畜生!畜生!若无韩元极,你韩涅天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废弃仙种、凡夫俗子!若无韩元极,你韩涅天岂有化神之日!如此说来,当年之日如此蹊跷,令韩元极被七宗真仙追杀,也是你这畜生所为了!魔界涅皇,涅槃魔脉,碎虚五重!哼,好大的名头!若老夫修为尚在,杀你,如屠狗!涅槃魔脉?韩老头为他凝成的,明明是‘黑火魔脉’!这畜生,归附了白魔宗么!”

    卫玄闭上眼,愤怒之情却难消。

    只是最终,却无奈一叹。

    韩涅天,大势已成,如今的自己,都未必是此畜生对手。

    只是,只是…

    “第一次被此子背叛,第二次被此子反噬…韩老头,为什么从来不说…”

    “他心里,其实很苦…”

    卫玄眼神最终寂寥,他老了,和老魔一起老了,力不从心。

    当一个人开始悲叹往事,他的心,便老了。

    “这畜生,由我斩杀。”

    宁凡淡淡的言语,却有抹不掉的杀机。

    “他会去古天庭,之后…我不会给他降临剑界的机会!”

    “你要杀韩涅天?”卫玄错愕地看了宁凡一眼。

    韩涅天是碎虚第五重高手,宁凡却只是化神初期而已。而据卫玄所知,似乎这一次古天庭遗迹开启,仅有不到七十年了。

    具体时间他推算不出,毕竟他的专长不是卜算。

    但数十年时间,即便是一个真仙宗门,用无数天才地宝堆积,也无法将一个化神堆成碎虚,何况是碎虚五重!

    只是宁凡眼中战意,并非作伪。卫玄虽不信宁凡有此实力,却相信,此子不会重蹈韩涅天的叛师之路。

    “韩老头有你做弟子,不枉了…我职责所在,无法擅自前往魔界,即便去了,也不是涅皇对手,而韩老头往昔好友,能不出卖他已是艰难,想要指望他们对付韩涅天,亦难。虽不知能找到多少人,但我会尽力去找,在古天庭开启之日,尽量带些人马,为你撑场子!兴许能斩了那畜生,也未可知!”

    “在此之前么,老夫得给你一些好处了。老夫不能让你这声前辈白叫!能给你的帮助,老夫都会给你!老夫这里有四枚炼虚巅峰道果,一枚碎虚一重道果,本准备重新突破碎虚第三重使用…给你了!”

    卫玄解下腰间储物袋,递给宁凡,神情郑重!

    “此乃老夫的见面礼,你若拒绝,便是不给老夫面子!”

    宁凡目光一变,他万万想不到,自己会意外从这卫玄手中,获得五枚如此惊人的道果!

    这五枚道果,以他如今修为,尚无法服用,否则爆体。但若身怀五枚道果之事传出,足以在雨界一起一阵疯狂,便是碎虚老怪都可能利欲熏心,追杀自己!

    这五枚道果的价值,已难以用仙玉衡量!(未完待续……)

    ps:  感谢kjhekjh、小盼哥、书虫狂人2010打赏,感谢清晨的吻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