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94章 老者出手

第294章 老者出手

    洞府之内,二女仍在沉睡。

    洞府之外,宁凡却一指决然,引动风烟四起!

    紫金色的风烟,在苍天之上,构成一副万丈巨大的紫色画图,但凡扑入画图中的事物,无论是流云还是飞鸟,皆立刻化作飞灰消散,死于轮回!

    蛮山远远看到这紫金风沙,竟微微有些头皮发麻。

    此术是宁凡施展,凭此指如今威力,可灭化神后期,但对化神巅峰,便减弱不少,对半步炼虚,则不难接下的。

    黑熊可以接下这一指,但这一指蕴含的力量,却让他有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在这一指之前,他蓦然觉得,自己一世所修的妖道,都成了空。

    轮回一响,君道成空!

    两名丑妇,此刻目光已无法平静,她二女自问,若之前宁凡施展此术攻击,她二人虽不会死,却必定受伤。

    此一指风烟,有些恐怖了,而若宁凡拥有化神后期的修为,怕一指之力,可灭二女如蝼蚁!

    若非自己男人挡住宁凡,怕是自己二人,已经非死即伤了…

    “此子,真的是化神初期么?”

    在那天空更上方,黑袍老者放下酒坛,望着那紫金风沙,神情越来越凝重。

    他来星宫的分神,虽只是化神初期,但他本尊可是碎虚第二重的强者!

    但便是如此眼界,竟无法看出,这紫金风沙风化一切的原理是什么。

    当宁凡指诀一变,那漫天风沙化作一个紫金圆图之时,老者目光一亮!

    他的修为放在四溟执事中,属于末流,但其对阵道的领悟,却一些命仙甚至真仙,都比拟不了!

    只一眼,老者便看出,紫金风烟成圆,其中涵盖了莫大的阵道原理。

    “以圆为阵,以沙为图,此子怕是要在这沙图之上,刻下意境、促其大成了…此子阵道修为,恐怕便是寻常碎虚都比拟不了,从骨龄上看,此子尚不足400岁…他是如何拥有如此惊人的阵道领悟的…韩老头,是你教的么…他,是你的徒弟么!”

    老者目光露出愧疚之色,沉默不语。

    只是这沉默,在宁凡勾下一笔雨意之后,露出赞扬之色。

    “八品神意,雨意!此子资质不错,能在下界明悟八品神意,若生在四天,怕是可与天骄争锋的…”

    洞府外,宁凡并不知上方有老者窥伺,只知自己被黑熊夫妇窥伺着。

    他不怕在黑熊面前显露意境,自己身怀三种意境,但勾勒成画图,此画图以风烟一指遮蔽神念探查,黑熊看不出其中门道!

    他的心中,反复念叨着“因果循环”四字,正是那四个字,给了宁凡明悟,让他构思出,如何令意境大成。

    那便是,构造一个圆,将不同的事物,以圆去联系。

    因果二字虽厉害,却也逃不过轮回。世间最大的圆,莫过于轮回二字。前世今生,今世前尘,生死交替,阴阳轮转…这一刻,宁凡对风烟一指的轮回之力,明悟加深了一些。

    他似有所悟,自己的阴阳锁,原来那阴阳大道,仍然涵盖在轮回里面。

    乱古大帝曾在紫斗仙皇座下听道,感悟之下,创出《阴阳变》,自己亦在幻境中师从仙皇,拜入其学堂,并在其帮助下,感悟出风烟一指。

    阴阳变与风烟一指,实则有一个共通之处,那便是…仙皇的道!

    但乱古剥离的仙皇的道,融入了自己的道,自己的风烟一指,却仍远远未达到阴阳变的程度。

    “雨之神意,凝!”

    他目光一决,朝着天际紫色圆图一点,千滴血红,在那紫色画图上渲染开来,如千朵殷红血梅!

    他的眼光露出追忆,这追忆,是对七梅的怀念。

    “这雨,是我一生杀戮所凝,是血雨,是罪…只是,获罪天下又如何!我要让这血梅,绽放!山之魔意,凝!”

    那千朵血梅散开,却被魔气腾腾的黑色连接起来,最终,那黑**意化作梅树的枝干。

    “嘶!这黑色,难道是某种意境!”黑熊试图去感知紫图,神念刚刚扫到紫图,立刻被风烟磨灭,他面色一惊,再不敢探查,心中对宁凡的风烟之术,再次高看几分。

    而那老者,原本的惊讶,却在魔意显化的一刻,俱都化作错愕!

    “山之魔意!一个修士若神通广大,确实可以凝聚第二种意境,但多种意境,必定属于一类才对!神不可修魔,妖不可修神…此子分明凝出了八品雨意,为何又能凝聚山之魔意?!而且,这山意,是何等的不祥…寻常山意不过属于八品,此山尚未完全彻悟,却被此子提升至六品…这是什么山!”

    老者已是错愕,但更让其错愕之事,旋即出现。

    却见一名紫衣青年,分明是16岁的宁凡,徐徐出现在沙图上,凝望魔树血梅!

    这构成青年的紫色,若老者没看错,应当是一种妖意!

    但他自问算是熟知妖族族群的,却不知,这紫色妖意,是哪一族所有!

    “这是什么妖意!好似诅咒,好似不祥,但却有莫大的力量!这妖意,怕堪比真灵大族的一品妖意了!绝不弱于龙凤之族!”

    “难道,这小小修士,竟身怀三族意境!此子,同修神、妖、魔三族!这怎么可能!”

    老者目光深邃如海,想要在宁凡身上看出些端倪,却无论如何,看不明白。

    正常人,不可能有三族意境…此子的所作所为,若是传出,怕要传扬的天翻地覆了。

    “不!或许从今日以后,再无人知晓,此子三族同修!今日,他的真正目的,是要让三种意境,融为一体!”

    黑袍老者深深吸了口气,万万料不到,这小小的化神初期,竟在做无数仙**做不到的事情。

    之前老者认为,宁凡不可能问虚成功,此刻,他却忽然觉得,此子即便问虚成功,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此子行事,大胆心细,这目光,和韩老头当年年轻之时,何其相似!

    问虚,问虚…问虚二字,何其艰难,让多少炼虚初期的修士,止步于此…

    初期炼虚想要突破中期,必须通过问虚难关,达到力虚之境。

    中期炼虚想要突破后期,则必须渡过冲虚之劫,达到气虚之境。

    后期炼虚想突破巅峰,必须渡过太虚之关,达到身虚之境。

    最终,碎虚!

    从炼虚到碎虚,需要不断提升意境感悟,明悟虚字。问虚,非炼虚初期修士不可进行,因为问虚若成功,则可掌控虚空之力!

    元婴修元力,化神修天灵,炼虚则**虚力!

    化神修士无法问虚,甚至,仅仅被虚空之力波及都会受伤、殒命,又何谈明悟、掌控虚力。

    “你可否,问虚成功!”老者凝重道。

    耳边一片安静,只剩风烟之声。

    宁凡感觉自己心神似融入了那苍天画图,与那紫衣青年合而为一。

    他好似重新回到了16岁,回到了七梅,回到了那棵梅树下。

    他恍然升起一种错觉,此刻的自己,就好似站在今生,在回望前世。

    但旋即,他又感觉,仿佛画图之中的自己,才是真,而外界的,则是假。

    轮回之力的种子,渐渐在心头种下,生根发芽。

    宁凡曾经通过轮回钟看到了过去,但他…还未看到过未来!

    “何为真,何为假!何为虚,何为实!”

    “星岛上的我,紫图中的我,幻境中的我,天帝药圃中的我…谁才是真我!”

    问虚!

    修真第一境,分七步,这七步从始至终,都是在明悟虚字。分不清真假,辩不明虚实,便无法掌控虚空之力!

    “何为虚!”

    宁凡冲天一吼,好似入狂,一指点出,那萦绕在指尖的虚空之力,没入紫图,化作偏偏黑雪,飘落。

    “是了,是了…”

    “我是真,画图是虚!”

    “这虚并非虚假,我确实曾站在梅树下,思考过未来,虚真二字,并非绝对,我从此刻看过去,便是虚妄、幻象,未来之我看如今,亦将如今当作虚妄…”

    “幻境之中,我站在七百万丈高山,试图领悟紫术、离开幻境,但紫斗仙皇说,幻境未必是假,当时我不懂,如今却有些明白…何为虚,不重要…在紫斗仙皇的眼中,他让幻境是真,幻境便是真,他说四天九界是虚,一切便是虚…他的境界,已站在虚真之上、更高之处,他可一念改写历史…这,便是轮回!”

    轮回!

    宁凡眼光越来也清明,在这一刻,那苍天之上、紫色画图之中,以扶离妖意凝聚的宁凡虚影,竟忽然望向星岛方向,与宁凡对视!

    就好似过去与未来交错、令二者重叠的,便是轮回!

    “我,懂了!”

    宁凡一步迈出,紫图碎,苍天覆!

    他双目紧闭,气势却节节攀升。

    这气势,并非修为提升,而是意境的淬炼、升华!

    三股意境力量,渐渐融合。

    融合之后的新意境,是紫黑与暗红的重叠!

    此意境,已超越一品!

    这一刻,宁凡意境大成!

    他蓦然睁开双目,抬起双掌。

    左手是紫色风卷,右手是黑色雪片。

    “我左手为风,右手为雪,雪中葬有过去,风中吹动今生,以法力化风,以虚力化雪,风雪相合,便是轮回!”

    双掌相抵的一颗,宁凡周身翻起紫气,背后出现一尊黑色古树,树上盛放着千朵血梅。

    屈指一弹,指尖紫色微**动,但那紫色指着那个,却带着一片片惊心动魄的黑色雪花,晶莹却恐怖。

    指尖轻轻在身前空气上一撕,却好似握住了什么,微一用力,竟将千里天空都撕开,轻易地好似撕开一张纸,就这样,轻易撕开天空!

    黑熊面色大变,纵然是他半步炼虚的修为,也无法如此轻易破开虚空!

    但宁凡凭借那风雪一指,轻而易举便做到!

    “风烟弥漫,是仙皇的道,风雪孤单,是我的道…这并非是说,我的风雪比仙皇的风烟强大,只是这风雪,最最适合我…这是七梅的雪,是故乡的雪…”

    散去意境,散去风雪,宁凡闭上双眼,轻轻抬掌,蓦然一惊。

    随着指尖一勾,立刻有一丝虚空之力,被其勾动。

    这虚空之力或许还不够强大,但却绝不应是化神修士可掌握的。

    从前宁凡靠着东溟钟才可留存虚空,如今他却觉得,此刻的自己,在虚空遁行,只要不是太久,都不会出事。

    因为自己,已经问虚成功,掌控了虚空之力的驱使要诀。

    在明悟意境的过程中,对虚真二字领悟提升,从未水到渠成,领悟了虚力的使用手段!

    自己完善了风烟一指,进阶为风雪之术,融合了三种意境,意境大成化作七梅雪寒的意境,那意境,或许用七梅相称,最为合适。除了这两个好处,宁凡还摸到了虚空之力的门槛…若洞虚老祖能摸到一次虚空之力,他早就突破炼虚了!

    这一丝虚空之力,意义重大!

    天空之上,端坐青玉酒葫的黑袍老者,此刻已感慨地无以复加。

    “成了…这小子竟问虚成功,明悟一丝虚空之力…不会错,其凝聚意境之时,最后散露的法力气息,确实有韩老头**的痕迹…此子,应是韩老头的**无疑。”

    只是片刻后,老者所有目光,都忽然一惊。

    “不好,忘了这茬!小子,小心!”

    黑袍老者忽然想起,宁凡撕开的千里虚空,还未愈合!

    被风雪之术撕开的虚空,无法愈合!

    若是被化神修士法力碰撞,虚空破碎,但不久就会愈合。然而这不是法力碰撞,而是明悟虚力之后,主动撕开虚空,除非撕开虚空的主人令其愈合,否则,虚空并不会自行愈合。

    而若是虚空张开的久了,可是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

    虚空风暴!

    千里虚空被撕碎,引起的虚空风暴,足以覆灭一整个中级修真国!

    若风暴扩散,这星岛范围,除却少数强者,余子皆会死!

    老者不确定,宁凡会不会死于风暴,他必须立刻出手相救,因为这小子,是老魔的**!

    “小心!”

    黑袍老者一声喝出,立刻现出身形。

    这一喝,让黑熊大惊,便是宁凡都惊讶不已。

    此地,竟还有其他高手潜伏?还只是一名化神初期修士?

    此人是谁!

    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虚空之中,一道道虚空之力凝聚成风,那风不断壮大,最终,好似风暴降临,黑色风暴冲天而出!

    在这风暴之下,便是黑熊都有些头皮发麻。宁凡倒不惧怕虚空风暴,他有东溟钟在,但洞府中的二女,可没有东溟钟护体,若虚风降临,二女必死!

    不好!

    宁凡目光一决,几乎yu立刻冲入洞府,护住二女。

    但在这一刻,那之前出声提醒的黑衣老者,一踏青玉葫芦,挡在风暴之前,一指按下。

    “碎!”

    这一个字念出,黑色风暴,尽数崩溃!

    “一字碎虚!此人是…碎虚高手?!”宁凡目光一变,但若是碎虚高手,进入第三界,此界必崩!沉睡之地第三界,应最多只容炼虚进入,此地不可能有碎虚!

    此人究竟是谁?

    “我曾是韩元极的兄弟,如今,已不配…对你没有恶意,你可放心的。”似看出宁凡的精惕,老者怅然一叹,拂袖,虚空愈合。

    “师尊曾经的兄弟?!”宁凡不知此人所言真假,但若真是老魔的朋友,还有碎虚修为,难道是…四天之上的朋友?老魔在九界的朋友,最多也就鬼雀子程度,可没有如此强横、一指按碎虚空风暴的。

    他尚在满腹猜疑,那黑熊,却已面色剧变。

    “那化神初期的小子,竟有碎虚靠山!还好!还好老子刚才没和他动手,否则…”

    否则,怕黑熊有一百个熊胆,都被此黑袍老者一指捏碎了。

    此人,强的可怕…

    而之前对宁凡流露敌意的丑妇二人,此刻已再没有半分骄横状。

    “那人,竟认识碎虚…我们要不要上去,和那前辈打个招呼?”

    二女的话,刚刚说出,却好似被那黑袍老者遥遥听闻,冷冷一声。

    “三息之内,不滚,死!”

    这一个滚字,可比当日宁凡所言有威力多了。

    毫不犹豫的,黑熊拎起两个丑妻,没命得跑,今日所见所闻,有些可怕了。

    他满面苦涩,唉声叹气…这碎虚对宁凡没有恶意,自然是有善意了这是人家的靠山啊!

    宁凡有这么强的靠山,若他提出索要淬星紫芝,自己是给还是给…

    “老子惹得起碎虚?老子有个屁的选择!哎,给啊,不给老子小命都没了!”

    黑熊根本不知,此刻的宁凡,还根本未对淬星紫芝动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