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86章 界路开

    三年,弹指过去。

    第三件太古神兵,终于炼成,并附加了18450道坚字灵印。

    只是除了灵印之外,宁凡一出元瑶界,立刻在罗云搜集各方古阵,耗尽无数仙玉,制成各个品质的阵法罗盘,一身仙玉,几乎耗空!

    无人知,他索要阵盘做什么。虽然没有仙玉制作阵盘,他仍搜集了数千种阵图。

    他的身后,跟着女尸,在陆婉儿出关之后,他身后时常跟着两个女子,在第二界九部之中,搜罗阵图。

    有着龙尸拉车,金焰车的遁速,堪比炼虚!

    一遁便是十万里,一日便可驰行三千万里。

    一年时间,宁凡走遍九部,偶尔出手,搜刮仙玉。实际并不需搜刮的,当那金焰车驾临某座妖城,一见拉车黑龙是半步炼虚级炼尸,没有哪个妖城城主,敢不自动上门送礼。

    如此,宁凡一面遁行,一面搜集阵图、以仙玉制作阵盘,完善着第三件太古神兵。

    可以说,这一件神兵,绝对凝聚了他最大心血。

    云台之战过后的第五年,宁凡驾着金焰车,返回罗云,因为他收到了陆道尘的通知,界路已通!

    陆婉儿有些无语。

    自宁凡出关,一年多的日子,她都与宁凡相守,随宁凡走遍第二界天涯海角。

    只是这一路上,却太过吵闹,起初只有女尸干扰二人的好事,后来,宁凡索性将鼎炉环女子,俱都放入金焰车中的金焰宫内,让这些女子出来透透气、解解闷。

    陆婉儿知道,这些是宁凡鼎炉,但她不知道,宁凡对待鼎炉的态度,竟并不严厉。而这些鼎炉,不知是从哪里被宁凡搜罗的,一个二个,对宁凡忠心耿耿,甚至自命为宁家女卫…

    对敌人,宁凡冷漠无情,对自己人,却又毫不吝啬。

    一路搜罗的丹药,高阶的,都塞到陆婉儿荷包,低阶的,都给诸融灵、金丹鼎炉分吃。

    加上有不少个妖精、狐媚子,需要突破瓶颈,则会央求与宁凡双修…

    刨除修炼、制作阵盘等原因,十夜里面,顶多有一夜,宁凡能和陆婉儿温存。

    “你的后宫,是不是开的太大了…”陆婉儿颇有些怨言。

    “日后,她们会派上用场…我有这个预感!”宁凡微笑。

    修为越高,对天人感应的领悟便越深,高阶修士的预感很多时候,都会成真。

    陆婉儿也不辩驳,她知道,宁凡游身花丛,但令他真正动情者,罕有。

    她也能想象,搜罗这么多高修为鼎炉,宁凡经过了多少杀戮。

    “我若不在,她们能替我陪着你么…”陆婉儿叹道,她与女尸相处已久,知道此女对宁凡重要程度不输自己的。

    只是,莫看有一千多鼎炉,但真正能体会宁凡心事的,没有一人。女尸灵智亦不高,很难让她在宁凡疲惫之时,加以宽慰。

    “你是特殊的…说起来,你不随我离去么?”

    界路已开,在进入第三界后,宁凡应会直接离去。

    他愿带陆婉儿走,但却不想让陆婉儿背井离乡、日夜困在鼎炉环中,暗无天日。

    而若留陆婉儿在此,他又着实无法放心。自己杀戮太重,自己杀戮太重,而第二界世人皆知,陆婉儿是他宁凡女人。会不会报复呢…

    “现在我的,没有与你同行的资格,只会成为累赘…我要留在妖族,修习附灵之术,安全么,你大可不必担心,我有哥哥、师父、舞嫣姐姐保护…倒是舞嫣姐姐,你真的有办法帮她么?”

    “嗯…”宁凡不yu多言,对陆婉儿的安全,他放心不下。

    “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肯定便可放心了…你可知,灵王宫为何希望招揽我师父?”陆婉儿明眸一眨。

    “嗯?我也很奇怪,堂堂灵王宫,竟会看上化神中期妖将。不但是舞嫣,便是那跋扈的紫妃,都对你师父极为忌惮的样子。”

    “紫妃说,师父的附灵才华被灵王大人看中,最多百年,便会派人接引师父飞升妖灵之地,赐予‘二阶星陆’,并许诺在千年之内,倾尽手段,助师尊成为命仙!嘻嘻,师父的地位,便是那妖皇太子都不敢招惹呢…上界命仙,挣脱寿命桎梏,仙寿无涯,可是下界碎虚老怪都畏惧的存在…若是,若是师父突破命仙,我便求师父,为你除掉那可恶的涅皇,帮你报仇!”陆婉儿认真道。

    “命仙…附灵才华…”宁凡目光一凝,灵王宫为何如此看重陆道尘的附灵术,他不知,不过若是真如陆婉儿所言,似乎,她跟在师父身边,远比跟在自己身边安全。

    自己招惹的敌人,一个个都远超自己境界,或许哪一日,便不敌而死。

    而陆道尘则是被灵王宫重视的红人,甚至,陆婉儿的附灵资质同样不弱,想必要不了多久,便会受到灵王宫器重,同样有机会成仙的。

    如此,跟在自己身边,反倒埋没了陆婉儿成仙的机会。

    之所自己结下的仇怨…一旦陆道尘将被招揽之事彻底宣扬,便是上界真灵族,也不会动罗云妖族了。

    冰枭族之流,还不至于为了化神小辈,伤害陆婉儿,得罪陆道尘。一旦如此,便会重重得罪灵王宫!

    具体可参考跋扈的紫妃,如此目空一切的女子,竟无人敢动,足可见灵王宫威名了。

    “灵王宫…如此,我更加要掳了紫妃,救下舞嫣。此次回归灵王宫,只让舞嫣一人归去,如此,舞嫣不必囚禁万年,而紫妃的失踪,我要让它成为一个迷!如此,内有陆道尘相护,外有舞嫣帮助,婉儿安全再无疑问,甚至千百年后,她突破成命仙,都是极有可能…”

    宁凡心思飞转,最终没有再劝陆婉儿离去。

    可以安然在兄长、师尊的庇护下修炼,没必要随自己颠沛流离。

    能跟家人在一起生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家人…”宁凡苦笑,与家人相守对他而言,是一种奢望。

    他注定了要四海为家的忙碌。

    女尸始终沉默,时常坐在金焰宫外的青石上刺绣。

    慕小鬟则啃着小饼,睁着迷迷糊糊的大眼睛,望着那刺绣的图案,怔怔出神…

    那图案,是两只蝴蝶,一只渴望平凡,一只黑白相间…

    每当这时,宁凡心头便会有一丝伤感升起。

    “陆吾,星宫,药圃…不知第三界中,是否有办法,让女尸稍稍回忆起一些东西,恢复些灵智…”

    一道金光穿过都郡上空,直奔罗云之南。

    半月之后,金焰车降落在罗云南域、与风韵部接壤之地——太秋原。

    太秋原是一处雪原,一列列裹着厚厚貂裘的重甲妖卫,正在此驻扎,一见金焰车降落,立刻,近万名妖卫面色大变,尽皆放下兵器,抱拳相迎。

    “风昀部妖将风寒,拜见罗云北将!”

    万人之中,有四百元婴妖兵,为首的,却是一名化神初期妖将。

    风昀部为第三部,若是以往,风部妖将对待云部,绝对是居高临下的口气。

    但自从云台一战,因为宁凡一人,罗云声名大振。甚至有许多妖族,提出重列妖部排名,将罗云尊为第一部,却被陆道尘笑着回绝。

    往年,化神初期的风寒妖将,绝不可能给任何罗云妖将好脸色。

    只是如今立在金焰车前,风寒却有一股快要窒息的恐惧。

    半步炼虚的黑龙炼尸!如此修为的炼尸,竟然只负责拉车!

    有此黑龙拉车,仅仅一撞,便足以轻易将风寒撞死。

    不需要宁凡露面,风寒已然对宁凡敬畏得无可复加。

    鼎炉,早被宁凡收起。

    跟在身后的,只剩陆婉儿,甚至女尸都收起。

    宁凡掀开金色火帘,出车一望,一个目光,却令得风寒在内的所有妖兵,全部气势一缩。

    这目光,并不凌厉,却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压。

    风寒心生错觉,仿佛站在自己身前的,并非是化神初期的宁凡,而是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真灵老祖!

    四滴祖血,带给宁凡的第一个好处,便是对妖族,有了几乎恐怖的威慑。

    风寒抱拳,头低地更深,不敢多看宁凡一眼,恭敬道。

    “上界尊妖,九部封妖,皆在太秋原极西之地等候将军前往。古阵已设,祭祀诸事皆已完备,只差将军奉上界图,即可登临界图,入第三界!”

    “嗯,极西之地么,你来给陆某驾车,带路!”

    宁凡语出惊人,竟让风寒为其驾车,这倒是大出陆婉儿意料。

    万名风昀部妖卫齐齐怔住,但不以宁凡的话为羞辱,反倒以之为机缘,一个个竟望着风寒,露出羡慕之色。

    而风寒,更是面色激动,一步迈出,抱拳应下为宁凡驾车之事。

    “是!”

    风寒目露火热,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竟有荣幸,坐一坐金焰车。

    被半步炼虚的黑龙拉动的金焰车,遁行速度,无人可看清,在九部间几乎被传成神话。如此遁速的金焰车,风寒做梦都想经历一番,看看这金焰车究竟有多快,能每到一处妖城,都‘无人知其何时来、何时归’!

    风昀部,主修是风,风寒,主修更是遁速。化神初期的风寒,却有着堪比中期的遁速。

    风寒可以想象,若自己坐一次金焰车,对自己的遁速领悟,绝对大有好处。

    非但不已给宁凡驾车为耻,甚至…以之为荣!

    陆婉儿再次无语。

    敢情自家夫君,使唤敌部妖将,好似使唤自己手下一样,说让对方驾车,便让对方驾车。

    最无语的,是那风寒竟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巴不得为宁凡驾驶金焰车。

    “宁凡,你一眼就看出,那风寒想乘金焰车感悟修炼吧?”陆婉儿眼眸一眨,心思灵巧,瞬间明白宁凡为何语出惊人。

    “我没想这么多…若他拒绝,我则有理由杀人夺宝,最近仙玉不够用了…”

    宁凡摇头一笑,不知其所言真假。

    若陆婉儿知道他在妖鬼林的所作所为,将会明白,宁凡在这沉睡之地,有多么仁慈。

    杀戮,并不多呢。

    没办法,一个个封妖,都挺精明,似那土将,为了之前得罪,主动奉上数亿仙玉为赔罪之礼,如此,宁凡再穷凶极恶,也不好意思灭了裂土部…

    雪原极西,远远可见绵延数十万里山川的恢宏巨阵。

    阵外密密麻麻、立着无数妖族,阵内,悬祀着无数妖兽,并有一道若隐若现的巨大殷红光门,挂在空中。

    光门仍未开启,差的便是界图。

    九张界图,其中实则蕴藏了一道陆吾气息,这气息,便是通行界门的最后钥匙。

    越逼近界门,越临近分别,陆婉儿的心头便越是不舍,一旦宁凡入界门,怕是短时间内,再不会重返罗云了。

    “宁凡…”陆婉儿好想让宁凡留在罗云,陪她一生一世,但她知,宁凡还有太多不得不做的事情。

    “我会回来!”宁凡抚了抚陆婉儿的侧脸,温柔一笑。

    刺破天际的金光,一闪而来,最终化作一尊金车,降临雪原。

    在车至的一刻,所有妖族,俱是面色畏惧。

    “看!果然是半步炼虚的黑龙拉车!传闻非虚,这北将军不能惹啊!”

    “不错!半步炼虚的炼尸,一具炼尸,便足以覆灭任意一部…陆北有炼尸,罗云有陆北,罗云决不可得罪!”

    一个个妖族,纷纷屏气凝神,而更有不少人注意到,在车头驾驶金焰车的,竟是风昀部妖将风寒。

    风将露出苦笑,罗云北将的威名,让寻常化神拉车,绰绰有余…可惜,偏偏是自家不成器的妖将,给人家拉车,他也唯有尴尬笑笑。

    舞嫣的眼神,露出一丝羡慕,当看到宁凡与陆婉儿并肩走出金焰车,那羡慕更添几分。

    可有一人,能陪自己,驾着金车,走遍天涯海角?

    可有一人,能为自己,冲冠一怒,云台连斩六神?

    “他说过,会帮我,他会守诺么?”

    紫妃凤目一沉,亲眼见到半步炼虚的黑龙炼尸,让她着实难以平静。

    “此子竟有此品阶炼尸,可恶…如此,第三界中,本宫轻易还不能动他了!”

    屈舜太子则目露精光,若有妖界之人看到,必会惊讶发现,这妖皇太子,竟对人露出了如此熊熊战意!

    “这陆北,会是我问道之路的劲敌!他,不是蝼蚁!”

    屈舜隐藏,不弱于宁凡,甚至若他施展全部隐藏手段,此刻与宁凡拼生死,将有七成胜算的!

    毕竟他是化神巅峰,更是巅峰之中的天骄精英。

    他做过最狠的一件事,是曾将一名半步炼虚老怪,打成重伤!

    此刻的屈舜,对宁凡的敌意削减,将后者视为劲敌!

    劲敌,是必须堂堂正正超越的对象,与这种人争锋,屈舜不会用任何阴谋手段!

    “可惜,你刚刚化神初期,且主修的法力,才仅仅半步化神,现在的你,仍无法杀死本皇子…本皇子会给你足够的成长时间,待有一日,你提升到本皇子一般境界,那时,本皇子会与你堂堂正正一战!”

    屈舜脸上浮夸之色收起,露出一道极为霸道的目光,但见唇动,不见声出。

    在这一刻,屈舜身后的妖界化神,皆是身躯一肃。

    他们,收到了屈舜太子的传音命令!

    “争抢天帝之星是要事,但能不伤陆北性命,便莫要伤他…我有预感,日后我与此子,还有再见之日!那时,或许是妖界与雨界的碰撞!此子,我要留到那时,将其击败,以绝对实力压制此人,以其败绩,提升我百战不摧的胜心!他有资格,成为本皇子九界路上的最强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