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82章 戏弄小狐

第282章 戏弄小狐

    一月之内,余下49个名额,在百人化神中落定.

    舞嫣妖妃第二,陆界焚第三,余者不表。

    而仅仅一月,罗云陆北踏紫台、斩六将的恐怖战绩,在第二界数十亿里土地,借助各种传讯秘术,迅速传开。

    王枭等人之死,无人怪罪宁凡,毕竟擂战遵从妖祖之训,从踏上紫台的一刻,便注定了生死由天。

    自然,真灵族不会放过宁凡,但那是宁凡飞升妖灵之地以后的事了,不是第二界妖族关心的。

    他们之关注一点,那便是…罗云部有了陆北,自此之后,决不可得罪!

    罗云以南、与风昀部交接之处,开始搜寻妖兽、寻觅祭品。

    为了这一次第三界界路开启,九部几乎倾尽余力,猎杀妖兽。

    至少需血祭50万金丹以上妖兽,其中至少需有百分之一为王兽。

    此次筹备古妖祭祀,远非开启第二界界路那般轻易,勾刻大阵所花费材料,至少耗去每个部落五分之一的财力。

    这些,皆不是宁凡需要艹心的。

    一月之中,他却在香闺,陪陆婉儿疗伤。

    北将将府,被无数高手严密把守。

    望江楼中,香闺之内,软榻之上,宁凡与婉儿皆是盘膝闭目、双掌相触,却是在以宁凡为主导的情形下,双修运转法力周天。

    以女子阴气补阳,以男子阳气补阴,阴阳调和,疗伤速度,自是非凡,只是此术,唯有宁凡化神之后,才可勉强施展,以自己为主导,陪陆婉儿疗伤。

    一月以来,陆婉儿因强行催动凤翼所受之伤,早已痊愈,并在与宁凡共修之下,妖力精进了不少。

    而宁凡之伤,亦耗去十之**,只可惜精血亏损,难以补全,故而仍是面色苍白、并无多少血色。

    感受着宁凡床上浓浓的男子味道,感受着双掌相触的温度,陆婉儿俏脸红晕,芳心乱跳。

    这是她第一次坐上男子床榻…这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知道的,明白二人一月深居简出,是在疗伤。

    不知道的,只道二人在房中已游龙御凤了一月之久。

    故而罗云都郡,伴随着宁凡威名如曰中天,其风流之名,也是越传越远。

    修炼时的宁凡,表情十分认真、一丝不苟,丝毫看不到平曰的随意之色。

    这专注的表情,让陆婉儿暗暗嗔怪宁凡的不解风情。

    “世人皆知,我陆婉儿是你的女人,若你不娶我,该如何…说起来,我骨龄900岁,他才400岁不到,我比他大这么多…”

    修界之中,年龄都是浮云,有些道侣修为相差不多,骨龄却相差极大,这些自是资质原因。

    会考虑年龄问题的,怕是只有陆婉儿这种傻姑娘了。

    否则,宁凡不用娶妻了,除了纸鹤外,貌似还真没谁比他小的。

    却见宁凡轻轻舒气,妖力归体,徐徐睁开双目。

    “伤势总算好得差不多了…王枭,是我凭自己力量战胜的最强对手,只是想不到,灭杀此人,却累我受如此重伤,若非有化身之术,那冰封罗云的妖术,我多半挡不下…”宁凡自嘲一笑。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妖力化神,最多也只能一战化神后期,想要灭杀后期修士,必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譬如自损。

    不曾想,他的自嘲,却让陆婉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呢!刚刚化神,就去跟那王枭拼命…你能只以重伤代价,换那王枭一命,很不容易了好不好!每一次都如此拼命,你可知,当那王枭冰封罗云之时,我看到你消散在妖术中,我的心有多么紧张…我好怕,你会死…”

    陆婉儿香肩轻轻颤抖,当时的她,虽然咬牙声称宁凡未死,但心头却是很紧张的。

    “谁要那王枭想害你,我不敢放过他…”

    不敢…外人只见宁凡风光,却不知,他也有不敢,他不敢让自己的女人陷入危险。

    宁凡不知道,若此次放过王枭,王枭会不会命令下一个诸秦,加害陆婉儿。

    一个人的勇气,许多时候,来源于不敢二字。

    蝴蝶敢于抗衡仙帝,并非因为胆魄惊人,仅仅是身后有挚爱存在。

    陆婉儿芳心一颤,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宁凡原来也只是普通人,并非想象中那么高高在上、不近人情。

    好似一个大姐姐,在看着一个情弟弟,陆婉儿扬起白皙的手臂,轻轻挽住宁凡脖颈,眼波情深。

    “不用怕,我不会有事…宁凡,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好么…”

    陆婉儿从宁凡的眼神,看出了太多疲惫、孤独。

    这坚毅的男子,背后一定背负了许多故事…

    “你想听?”

    “嗯,我想要真正了解你…”陆婉儿表情异常认真,轻轻前倾,缩至宁凡怀中。

    胸前柔软,抵在宁凡瘦弱但坚实的胸膛,羞涩而大胆。

    妖族没有礼法束缚,爱就是爱,现在的陆婉儿,不是罗云第一附灵师,而是一个动了凡心的小狐。

    “告诉我你的一切,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模样…”她的眼神渐渐迷离。

    宁凡变化的这幅陆北容貌,给她越来越多的陌生感,她不要看到陆北,她想看真正的宁凡。

    “容貌么…”

    宁凡拂袖一抹,其容颜飞速变幻,身材没有太大改变,依然瘦弱,但容貌却变得更为俊朗、棱角分明。

    只是这真正的容貌,比陆婉儿想象中的,更加年轻,更加瘦弱,更加充满书卷气。

    “你好小,跟你走在一起,别人会说你是我弟弟…”陆婉儿轻轻别过头,脸色一羞,第一次看清宁凡容貌,却令她怦然心动。

    “嗯,你这小狐狸,是挺大的…”

    不容分说,宁凡手臂一揽,直接将陆婉儿揽在怀中。

    呀!

    陆婉儿娇呼一声,面色大羞,她未经人事,本能转身欲逃,刚刚半爬出宁凡怀抱,转身站起,却踩到宁凡的腿,直接背对宁凡,跌落在其怀中。

    面对这送上门的美人,宁凡带着调笑之色,直接横胸一抱,将此女抱在怀中。

    “这下,小狐狸跑不掉了?”

    “我不跑,不跑了…你放开我…你的手,你的手…”

    因为疗伤,陆婉儿衣衫本就单薄,此刻粉背贴在宁凡胸口,自是大羞。

    而宁凡早将陆婉儿当成自己女人,自是没有顾及的。

    手臂横在陆婉儿胸口,贴着那两团柔软,轻轻一压,柔软便陷下去。

    酥胸被宁凡手臂碰到,陆婉儿只觉得全身都失去力气,好似要融化在宁凡的怀中。

    她本没有礼法约束,初时仅仅是女子羞涩本能,但并不反感被宁凡触碰。

    轻轻垂下头,任青丝遮住迷离的双目,却不再反抗,任宁凡已如此暧昧的姿势,搂住自己。

    不得不说,陆婉儿的童颜**,对男子绝对是致命诱惑。

    加上身为狐族,天生带着魅惑,初时宁凡还只是调笑,但触碰到陆婉儿柔软的一刻,他立刻感到,自己的小宁凡有了反应。

    于是,陆婉儿的柔嫩翘臀,隔着薄衫,不经意被什么东西顶到了。

    若是人族女子,怕是要羞得面红耳赤,但陆婉儿不愧是妖族,迷离的眼神,带着三分羞意,却有气氛自得。

    这是好事,说明自家情郎,对自己情动了…自己在他眼中,还是很有魅力的。

    “难怪那么多狐族姐姐,都愿思凡,与凡人相恋…原来相恋,是如此美好的感受…嗯…”

    陆婉儿正心乱如麻,却忽然不经意的嘤咛一声,原来是宁凡的手,作怪般,滑入她薄衫,隔着抹胸,轻轻抚上那一团丰满的柔嫩。

    “小狐狸,刚才你不是说,比我大么,现在我便仔细看看,你比我大多少吧。”

    “我说的…是骨龄…又不是…不是这个…嗯…”

    好似被入侵,好似有什么在体内膨胀,流动,酥麻而让人着迷。

    本该听宁凡讲讲过去,却不曾想,落得如今的暧昧场面。

    感受着两团大白兔,被隔着抹胸,捏成任意形状,丝丝电流浮动全身,陆婉儿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带着兰香的呼吸,如痴如醉。

    双腿之间,渐渐有丝丝滑腻,俏脸滚烫如血,而翘臀之上,衣襟之内,四条雪白、柔软的狐尾,徐徐弹出。

    人说狐妖易动情,一旦动情,更易现出妖相,如此看来,倒是属实。

    宁凡的一只手,搓揉着小狐的胸口,另一手,却抚摸上那小狐的狐尾。

    滚烫的狐尾,好似充血,在宁凡触碰的一霎,陆婉儿好似受到莫大刺激,紧紧咬唇,但一股充斥全身的舒适,去让她无法忍耐,娇吟出来。

    “不要碰…不要…这里…这里是…”

    “嗯?狐族女子,狐尾竟如此敏感?”

    宁凡手指有节奏的抚摸狐尾,而陆婉儿的刺激,越来越激烈,她仰着纷乱的鬓丝,香汗细细,迷离地望着宁凡,红唇如血,闪烁着晶莹的涎液,似乎渴求一个亲吻。

    宁凡识趣地吻上陆婉儿唇瓣,自她柔嫩的唇上,感受到不一样的甜香。

    唔…

    陆婉儿被堵住樱唇,感到自己仿佛要窒息,又好似升入云端。

    原本宁凡抚摸狐尾的手,隔着薄衫,滑至其双股间,湿润染指。

    而在这一刻,陆婉儿娇躯剧烈颤抖,更多的湿润,透出薄衫,染在了宁凡指上。

    她眼中满是羞意、情意,竟是在宁凡的抚摸下,达到巅峰。

    一丝嗔怪,嗔怪宁凡如此作怪,让自己如此失态…

    “狐族的女子,真是…”

    “真是什么!真是好不要脸是么!”陆婉儿微微有些紧张。

    “不…真是太诱人了…”

    “少油嘴滑舌…你还没给我讲你的故事,就戏弄我…”陆婉儿俏脸潮红未退,没好气白了宁凡一眼。

    只是她也明白,宁凡如此失态,抚摸自己,也算自己魅惑得太成功了。

    这说明,自己在他眼中,很有魅力…

    “我要听,你的故事…”

    “嗯,现在就讲给你听,那是在人族,雨之仙界,一个名为吴国的中级修真国…在那里,一个3岁的孩童,被收入海宁宁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