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81章 叱咤罗云(五)

第281章 叱咤罗云(五)

    喧嚣的欢呼声,响彻罗云,作为九部第七部,罗云从未有哪一日,如此风光过。

    北将军陆北,此人以化神初期,斩杀后期,一指之威,惊艳全城!

    尤其是最后之时,那不断破碎、重凝化身的执着气势,让这沉睡之地的妖族,心弦颤动。

    从宁凡身上,罗云妖族感受到一股气势,横空现身、连斩六将,一旦出手、决不留情,剑出必染血!

    没有机谋,没有轨迹,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心机,有的仅仅以强横的实力,碾压仇寇的决心!

    那气势若比喻成剑,在未出鞘时,无人知其锋芒。在诸秦欲伤婉儿时,此剑出鞘杀人,对准诸秦,锋芒惊天!

    符狼、余毒、葛甲欲斩宁凡立功,于是此剑,便连斩三人,毫不容情!

    邹藤挡路,这剑便再次对准邹藤!

    王枭为罪魁祸首,此剑最终,剑指王枭!

    在与邹藤、王枭的碰撞中,宁凡伤势不断加重,气势大减。

    就好似原本凌厉无匹的气势之剑,被敌人震断,成了断剑。气势已弱,常理是该与王枭平局自保,但宁凡没有自保,反拼命受了王枭一道冰封罗云的恐怖妖术,旋即在对方力竭之时,一指将其灭杀!

    气势衰弱成了断剑,但断剑,也要杀人!

    断剑!断了剑鞘,只剩剑刃,无法握紧,无法斩敌。

    只是哪怕剑断,哪怕割裂手掌,也要握紧剑刃,将这残剑,刺入敌人心脏。

    这一刻的宁凡,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柄沾满鲜血的断剑…精血大亏。身受重伤,但眼光,依然毫无畏惧!

    他立在紫台,强吞下喉间甜血,仍是燃着熊熊斗志。

    “王枭已死…今日陆某在此,必争第一!不服者,大可登台一战!”

    这声音,在罗云都郡数万里,久久回荡,但云台妖族。却渐渐安静下来。

    明眼人都看出,宁凡已力竭,此刻登紫台,怕是化神中期都有不少胜算。

    但即便是陆界焚,身为化神后期封妖,有封赐之星的力量,都不敢在此刻贸然登台。

    为何?

    谁知道宁凡会不会再出人意料一次,再次施展什么逆天手段,斩杀自己!

    “火将。可愿与陆某一战!”

    当宁凡的目光,扫过净火部,落在陆界焚身上,陆界焚眉头一皱。眼神却有忌惮!

    他的储物袋中,藏了一具化神后期的荒兽炼尸,凭此炼尸,他可一战王枭不败。但…在宁凡目光扫过之际,好似刻意放出一丝气息。

    这气息一经放出,陆界焚立刻面色大变。他感到,自己储物袋那具化神后期炼尸,在畏惧。

    “这气息…不会错!陆北身上,有一具半步炼虚级炼尸!半步炼虚…怕是但凭那炼尸,陆北都足以斩杀化神巅峰!”

    一想到这个可能,陆界焚徐徐平静,一皱眉,避开目光,没有跟宁凡回话。

    避战之意,却不言而喻!若宁凡还有半步炼虚的炼尸在身,即便力竭,怕是屈舜太子、紫妃娘娘上去,也未必能从宁凡手中捞到什么好处!

    陆界焚想要天帝之星,想入第三界,但从一开始他便知,有诸多势力介入,自己不可能独占第三界名额。

    既然无法独占,自己没必要冒险和宁凡拼命。

    为区区界图,拼上性命…不智!自己定有那50名额之一,何须拼命!

    “火将陆界焚,竟不敢接受北将军的挑战!”

    这一幕,落在罗云妖族眼中,化作更为火热的表情。

    自火将之后,宁凡目光依次扫向其他七部,但连火将都避战,还有谁敢应战?

    尤其是土将白无尊,被宁凡盯着,只感觉坐立不安,毛骨悚然,直到宁凡大有深意移开目光,他方才松了口气…

    “乖乖,这陆北连施展秘法、短暂突破化神巅峰的王枭都灭了…本将岂是其对手!何况本将与这陆北可有不少仇怨,若此刻上台,必定被此人灭杀成灰、毫不留情的…”

    无人应战!

    对视一眼,同为化神后期的雷将、风将,皆是凝重一叹,在被宁凡盯住之时,他们同样从宁凡身上察觉一丝刻意放出的半步炼虚气势…

    “此子身上,有半步炼虚级炼尸…如此,第二界中,谁可与之争锋!”

    二人苦笑叹息,一番思虑,竟相继取出本部界图,屈指一弹,送上紫台,并一步迈出,对宁凡遥遥抱拳。

    “阁下那一指绝强,我二人接不下,服输!阁下实力,可为擂战第一,凭那‘隐藏之物’,可在沉睡之地无敌…界图,自当交给阁下保管!”

    宁凡轻吸了口气,微微一笑,内息虽仍紊乱,却趋于平静,屈掌一点两道流光,点化成两张残破界图,落在掌心,收入储物袋,旋即对二将抱拳。

    “承认!”

    他储物袋中,还有黑龙炼制的半步炼虚炼尸,这自保之力,是其敢继续挑战诸将的原因。

    刻意将炼尸气息放出,威慑诸将,不但吓住了蠢蠢欲动的陆界焚,更从雷将、风将手中,获得2张界图。如此,自己身上,便有4张界图!

    若只知扮猪吃虎,一味隐藏底牌,有时候反倒会令敌人过度轻视自己,从而可以避免的麻烦都要遇上。

    适当的显露底牌,威慑敌人,无疑是另一种高明的底牌用法。

    目光扫过妖皇太子屈舜,却见这屈舜,忽然咧嘴一笑。

    一拍储物袋,做出惊人之举,将3张界图,屈指弹出,传给宁凡,神情从容不迫。

    “王枭败了,净火部化神,无人可胜你…你有此物,本将亦难胜你,界图姑且放在你手上!”

    宁凡接下3张界图,目光却是一凝。

    自己仅仅以炼尸气息融于目光。威慑了陆界焚等三将而已,并未给屈舜展示,屈舜却看出自己身藏炼尸。

    此人目光毒辣,且自己似乎知晓无法独占9图名额,更无法血洗罗云,而立刻变通,交出界图。

    看似服软、交好宁凡,实则,却是将矛盾推给了灵王宫,借刀杀人!

    宁凡已有7张界图。剩下2张在紫妃手上。

    紫妃性格跋扈,从不服软,自不可能轻易交出,甚至还有可能,不顾一切跟宁凡拼斗,去抢夺此人7张界图。

    果然,在屈舜交出界图之后,紫妃站了起来,凤目冷傲。

    “你。不配持有界图!因为你,不是人族!”

    紫妃此言一出,罗云陷入一片死寂,旋即。哗然一片。

    “紫妃娘娘慎言!北将军为我罗云栋梁,岂会不是妖族!”

    “不错!北将军二次醒血,更是王族真灵之血,此事天下共知!”

    “哼。上界妖族又如何,想要北将军界图,便上紫台挑战。胜者自可得图,何须出言污蔑!”

    四周的哗然声,竟大多是维护宁凡的。

    宁凡风轻云淡,他不惧怕被人当众揭穿身份,因为这身份,已经被醒血坐实,即便此刻净火部之人,拿着封妖殿的情报,四处宣扬宁凡是人族,有谁会信?

    甚至,不少人明察暗访,已得知宁凡不是陆北,甚至少数陆北当年的狐朋狗友,看出宁凡不是陆北,却实力低微,哪里敢宣扬。

    他是不是陆北,不重要!陆道尘说是,罗云七将说是,他便是!

    他是不是妖族,不难判断,若非妖族,难道还能是人族?

    人族不懂古妖祭祀,怎能进入沉睡之地第二界?

    人族纵然修出妖力,激活妖血,但从古至今,有哪个人族,能觉醒妖族的王族之血?

    紫妃的话,是事实,但这事实,无人会信。

    舞嫣妖妃幽幽一叹,她亦知宁凡不是真正妖族,但此事无法除非其本人承认,否则根本无人会信,故而,舞嫣从未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陆婉儿轻轻拍拍胸口,稍稍松了口气,她倒是怕宁凡身份泄漏。在这沉睡之地,若被人知道是异族,怕是会被无数妖族追杀呢…

    “紫妃若对陆某不满,还请明言,如此污蔑,实在有**份!”

    宁凡一笑,紫妃俏脸更冷。

    “哼!算本宫失言…不过想要我灵王宫界图,便需按擂战规矩,我灵王宫,尚有两名后期妖妃没有参比!舞嫣,你趁此子重伤,杀了他!”

    “我?我…”舞嫣妖娆的眸子,此刻却覆满犹豫、挣扎。

    她看到陆婉儿的哀求目光,她遥望紫台上那负手而立的青年身影,她回想经塔的一幕幕,她的心忽而有一针烦闷…

    “紫妃娘娘,舞嫣…不是他对手…”

    “你竟敢抗命不遵!”紫妃凤目一沉,自己揭穿宁凡身份,却被十万妖族否决、当作自己污蔑宁凡,此事已令她颜面大损。

    在其强势命令舞嫣出战后,舞嫣竟避战…紫妃岂能容忍,啪的一掌,扇在舞嫣俏脸。

    舞嫣可以躲,但她与紫妃尊卑有别,不敢躲,甚至不敢用妖力去挡。

    啪!

    一掌耳光,在舞嫣的俏脸之上,留下五指红印。

    “舞嫣妖妃!本宫之令,你若不从,后果…你可明白!”

    嘴角溢出一丝血迹,舞嫣目光一暗,垂下头,再不见初次与宁凡相遇的骄傲,在紫妃面前,她本没有资格骄傲,更无资格抗命。

    “此次返回灵王宫,舞嫣愿受百年冷宫囚禁…”

    以百年囚禁,换取婉儿妹妹情郎不死…如此便好…

    “舞嫣姐姐!”陆婉儿气愤舞嫣被打,不顾伤势,便要冲向紫妃,却被兄长陆生一步上前,手臂一横,挡下去路。

    “此乃上界灵王宠妃,不可造次!”

    宠妃…但就能够面见灵王、受宠,便是无上荣耀,凭此荣耀,便是寻常真灵族老祖,令天妖都畏惧的人物,怕轻易都不敢动紫妃。

    宁凡目光一冷,舞嫣是因他被打…

    “兮妃,你去!”

    紫妃一指身后某个黄衫小萝莉。此女身形娇小,容貌稚嫩,但气息却是化神后期。

    可惜这兮妃,什么都好,偏偏最是畏惧魅术。

    小脚一迈,准备遵命去战宁凡,但被宁凡遥遥一个目光扫过,竟立刻面色潮红、娇躯火热起来。

    “魅…魅术!此人魅术惊天,兮然不是他对手…”

    “你…”

    紫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真恨不得自己登紫台。收拾了宁凡。

    可惜,化神巅峰不可出战,偏偏是其亲口所提出。

    而她更不知,宁凡还有一具半步炼虚炼尸,即便不动用魅术,若紫妃敢上台、持强凌弱,宁凡敢当场召出炼尸,劫了紫妃!

    紫妃的眼神盛怒,但却无可奈何。许久,娇哼一声,取出2张界图,屈指一弹。送给宁凡。

    “陆北,给本宫等着!”

    “好!今晚陆某必定沐浴更衣,在床榻之上,等待紫妃到来!”

    “你!哼!”

    紫妃杀机一闪。转身而去。

    此子好大胆,自己的威胁,竟被此人故意解释成调戏之语。

    罢了。待进入第三界,有的是机会杀死此人!

    只是临走之时,紫妃的目光,带着警告,冷冷扫向舞嫣。

    “你的话,本宫会记住的,此次返回灵王宫,本宫会奏请灵王,赐你万年幽禁!”

    “万年…”舞嫣凄然一笑,却没有反驳。

    望着盛气凌人的紫妃,宁凡目光一沉。

    连同紫妃在内,11名妖妃,必定成为自己鼎炉的,如此,也算稍稍为这舞嫣妖妃出气了。

    掳美地点,不宜在外界,不如…就在掩人耳目的第三界星宫动手!

    九张界图,俱已到手,擂战第一,不需再论,接下来,除自己外,其他49人的擂战争斗,再不归宁凡关心。而仅有界图,仍无法开界路,界路开启,需要极大规模的古妖祭祀,单单准备阵法、祭品,便需要大量时间。

    “罗云第一…”

    宁凡收起界图,闭上眼,四周的欢呼之声,犹如潮水,却难以让其心思激动。

    第一又如何…罗云的第一,不够!

    “要不了多久,我会是…雨界第一人!”

    一步踏碎紫台,屈掌一摄,56道紫气,凝成紫晶,被其收入储物袋。

    每一颗紫晶,都堪比一颗醒血丹。

    欢呼声中,宁凡降下云台,立刻,云台妖族分列两道,不敢阻拦其方向。

    一步步,走近陆婉儿,轻轻抚了抚对方侧脸。

    “我帮你,出气了…”

    “可是你受伤了…”陆婉儿的眼中,满是心疼。

    似想到什么,别过头,望着舞嫣等妖妃离去之影,她忽而踮起脚尖,芳唇贴近宁凡耳朵,低声恳求道。

    “求你件事好不好…”

    “我们还需说求字?”宁凡感觉自己耳根很痒,能感受到陆婉儿呼吸。

    “怕你为难嘛…你可不可以想个办法,不要让舞嫣姐姐,被那可恶的紫妃囚禁万年…我听师父说,灵王宫的囚禁,很可怕的…”陆婉儿露出惭愧之色,她认为,舞嫣之所以抗命、不杀宁凡,都是自己之前恳求的缘故。

    “方法,我已经想好了…那紫妃,怕是无法安全返回灵王宫的。更莫提跟灵王告状!”

    “什么?难道你要…”‘你要杀了她’,这句话陆婉儿不敢说,弑杀妖妃,且那妖妃还是灵王宠妃,这种事,太过胆大包天。

    “不,这么好的鼎炉,杀了浪费…我胆子这么小,最怕杀人的”宁凡故意做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惹得陆婉儿失笑,心情稍稍好些。在宁凡心中,一个星宫掳美的计划,已经开始酝酿。

    至于那舞嫣妖妃,自己似乎应该安慰安慰她…被当众那么羞辱,不知她是否很难过的。

    “倒是个可怜的女子…”(未完待续……)

    ps:  感谢aa112562、兰色妖姬的打赏厚赐,感谢nico88、califonia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