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80章 叱咤罗云(四)

第280章 叱咤罗云(四)

    陆道尘与屈舜,各自退下紫台,却是议定,今曰第二轮擂战,在此暂止,待王枭、宁凡二人伤愈,便重新开始.

    二人退出紫台,场上只剩宁凡与王枭。

    一招之比…但这一招,却须是最强一击。

    指尖紫金风烟,徐徐消散,望着王枭两种寒气,古井无波。

    “陆北,一招之比,首先我攻你守,其次…你攻我守!”

    “可以!”

    王枭想的,是占先手之利,而宁凡却在寻思,如何给予王枭致命一击。

    看似后攻吃亏,但后攻却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在王枭力竭之时,毫不犹豫…催动风烟一指。

    服下一颗丹药,调息体内伤势,宁凡五指成爪,朝大地一抓,施展抽魂之术,气势节节攀升。

    此术虽已是第二次在众人面前施展,但其玄妙,仍是让众人啧啧称叹,让王枭目光一沉。

    “哗众取宠!本将承认,你是个强者,但你终究不明白,下界的蝼蚁与上界的真灵族人,有何等鸿沟之差!似邹藤,便蒙赐苍兰冰,似王某,更蒙赐两种五品寒气、寒冰印记,这一招,你必死!”

    王枭不再多言,双掌寒气猛然按在一处,剧烈的严寒,化作丝丝冰结之音,向四周扩散。其周身上下,在这一瞬间,折射出冰色月影,周遭再次降临黑夜。

    黑夜神通,是铺垫,铺垫的,是那一轮寒冰之月!

    “冰轮之术…”

    无悲无喜的声音自王枭口中传出,他好似变了一个人,口气异常稳重,两道寒气被其以诡异手段融合,化作充斥紫色冰粒的暴风雪,一霎间,天空与大地尽被笼罩在暴风雪中。

    残夜之上,一尊冰月徐徐浮现,那一尊弯月,渐渐被寒气补全成完整圆月,圆月之中,好似忽而生出一个眼球,锐利、孤傲。

    在这冰月之目浮现的一刻,苍天冰结,风云冷冻,在王枭诀变的一刻,一道道紫冰光环,环绕圆月浮现。

    “冰轮,第一转!第二转!第三转!”

    仅仅三转之后,原本的冰月之目,一道凌厉的冰霜目光射出,好似一道寒冰渔网,当头撒落,但凡被笼罩在渔网之中,所有空间冰结,生灵冰封,这冰丝渔网传出森森冷意,及化级上品妖术气势。

    三转之后,便是化级上品,而这一击,因为有两种天霜寒气相助,威力更接近化级巅峰!

    “以月为霜,以夜为凉,吾等枭族,守葬于天!逆枭者,葬尔族魂!”

    王枭目中冰光大现,长啸而起,腾空一指,点向宁凡。

    那硕大的冰丝渔网,立刻撒向宁凡,誓要将宁凡这小鱼,收罗网中。

    在此术之下,宁凡心头升起莫大危机之感,右手却仍在酝酿紫金风沙。左手一指,铺天盖地的灰色火海,已无法想象的速度飞速腾天,化作九条灰色火龙。

    “焚!”

    九条火龙,相继冲向冰丝之网,八条灰色火龙被生生冻结、熄灭,唯有最后一头,狠狠撞击在渔网之上,将冰丝之网烧出一个破洞。

    并倾尽最后火力,沿着破洞,烧出一个硕大缺口。

    而宁凡一抖紫翼,冲天而起,自缺口遁出渔网笼罩范围,并未被冻结。

    那渔网极快,但宁凡遁速,更快!

    “不可能!你区区化神初期,为何遁速如此之快!不过若你以为,如此便逃出冰网,便错了,月光之下,皆是渔网!”

    避过一击,但宁凡却面色一变,因为在月光的笼罩下,自己周身竟徐徐开始冰冻。

    冰丝之网只是一个诱饵,真正的攻击手段,是那冰月之月光。

    “碎!”

    伴随王枭的冷笑,寒月崩碎,化作一道道月光之线,好似蚕茧一般,将宁凡一圈圈缠绕。

    那冰茧越来越大,没增大百丈,茧中寒力便提升一倍,当冰茧缠绕到九百丈,其中寒力,已足以冻杀寻常化神后期!

    “死!”

    王枭目光一冷,指诀一变,冰茧暴炸,冰力四泄,虚空震碎!

    只一个瞬息,在冰力席卷下,整座罗云都郡,化作一座冰城。

    而位于冰力爆炸的中心,一团团墨影被炸散,已荡然无存。

    “陆北,已死!”

    王枭快意大笑,只是没见到宁凡死后遗留的储物袋,倒是稍稍奇怪。

    自己控制力度,应该没有伤到储物袋,即便伤到,界图特殊,其他东西丧身在妖术下,界图却不会,当然,被宁凡收走的紫电锤也不会。

    若此地没有,多半是虚空震碎之时,被风暴卷入虚空了吧。

    但王枭并不轻松,凭他重伤身体,强行催动秘法,副作用极大,此刻秘法失效,四肢百骸正被冰力反噬。

    四周寂静无声,王枭这一道法术,着实恐怖,而宁凡根本没有施展像样的手段抵挡,纵然死了,也不奇怪…

    尤其是罗云部落,一个个妖族面色颓败,只道宁凡当真死去。

    唯有陆婉儿莲步一踏,美眸凝视长空,望着那天边未散的紫霞,坚定道。

    “不…陆北,不会死!”

    “说得没错!敌人未死绝,我怎可轻易死去!”

    一道淡漠的声音,冰冷响起。

    在这一刻,漫天紫霞,折射出最璀璨的紫光。

    在这一刻,墨影凝聚,化作一具黑衣身影。

    面色冷漠,眼神纯黑,左脸有着近乎妖异的纹路。

    这黑衣青年,面色苍白,咳出鲜血,带着冰渣,即便施展了墨流分神术,仍在王枭法术之下,受伤不轻。

    然而,不会死!

    念魄化身,可碎可散,是一种化身为虚的莫大神通,其中涉及的虚幻原理,唯有碎虚老怪才可能领悟。

    正因化身难杀,此术才被列为碎虚三术之一,便是碎虚老怪,也往往热衷于**此术。

    被冰茧包裹,被冰力撕裂,宁凡伤势绝对不轻。

    但这伤势,却令宁凡对念魄化神空前明悟!

    “念魄化身…念魄二字,我当初理解,是神念、魂魄,如今一次次施展,却隐隐明悟,这念魄二字,并非如此简单…念,是执念,魄,是气魄!若无气魄,便不敢碎身避伤,若无执念,便无法令碎身重凝!此为念魄化身之真意!气魄,我不知,但执念…我有!”

    一碎一凝,再碎再凝!

    黑衣青年化作一此次墨影崩碎,但一次次重凝,而一次次重凝中,原本的躯体伤势,竟徐徐恢复着。

    “化身自愈!”紫妃红唇第一次失措。

    化身是一种虚幻肉身、防御神通,与**含义迥异。

    初步凝聚化身,至少需要碎虚,而将化身**到足以自愈的程度,寻常碎虚都无法做到。

    紫妃不知,为何区区化神初期的宁凡,能掌握这等秘术。

    更不知,此子有何等逆天悟姓,能将化身之术,领悟到自愈伤势的境界。

    她美眸扫过舞嫣妖妃,回想此此女对自己的告诫。

    ‘莫惹陆北!’

    “此子能悟两种碎虚秘术,资质逆天,便是本宫,也不应得罪…只是,此子不是妖族!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黑影重凝,宁凡抬起手指,一指风烟,点向王枭。

    王枭怔住了,他无法理解,为何宁凡可于冰力攻击中心…不死!

    他更无法理解,为何这一指紫金风烟,给自己如此强烈的危机之感。

    他知道,自己必需退,但在之前的一招之后,他已是力竭。

    而宁凡的气势,却在不断的碎身、凝身之间,不断攀升。

    那是一股气魄,一股万死不改的执念!

    必须守护挚爱…在此之前,自己不会死,无论粉身碎骨多少次,都不会死!

    “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紫术,风烟!”

    紫霞渲染,紫云流散,罗云都郡,寒冰消融,取而代之的,是紫色风沙,风起罗云!

    又是风起时,但这一次风起,却是宁凡逆动岚风!

    在这一指之下,王枭想要逃,却被宁凡反手一指。

    “定!”

    殷红色的威压之线,自妖身没入,丝丝缠绕。

    王枭第一次胆寒起来,他不敢的发出一阵怒吼,

    “不可能,你怎会有如此多的逆天手段!你不过是下界蝼蚁!”

    “不可能?我还做过更疯狂的事!你,可知!”

    是,宁凡做的最疯狂的是,不是独战万鲛,不是融灵灭婴,不是席卷妖鬼林…而是前世,已凡蝶之身,踏天庭,伤仙帝!

    凡蝶的身躯虽渺小,但那执念,却定是恐怖的…

    执念!

    “死!”

    一指出,满城烟沙,金戈铁马都消融。

    在这短短的瞬息之中,王枭卷入紫色风烟,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竟飞速苍老,而将甲、衣袍、修为,都在消失无踪。

    消失了…不知去了何方…

    唯有宁凡知,那些失去的东西,被轮回所吞噬!

    人有轮回,仙有轮回,任你万寿无涯,仍逃不过轮回!

    王枭的脑海,回荡起漫长的一生,冗长的思绪,却渐渐模糊。

    他一头白发,开始脱落,俊朗的容貌,生满皱纹。

    最终,一只手臂,竟开始腐朽。

    另一只手想要抓出腐朽残灰,但方一用力,连带整个身躯,都化作腐灰。

    妖魂更是消融、不知所踪。

    这是真正的灰飞烟灭。

    “死了?!王枭竟被此子一招杀死…这风沙,究竟是什么!”

    屈舜第一次,感到一丝恐惧。

    罗云郡,一时寂静,下一刻,却传出惊天欢呼。

    “北将军威武!”

    化神初期,斩后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