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79章 叱咤罗云(三)

第279章 叱咤罗云(三)

    银袍白发,紫电银锤,王枭没有多言,背心生出一对硕大的银色羽翼,一步踏出,身形不断拔高,数步之后,化作一千五百丈巨大。

    在这巨人之前,宁凡好似蝼蚁渺小、却毫无惧意。

    “肉身化巨…”宁凡不语,此乃上古神魔的作战手段,可惜宁凡的炼体,早与古神迥异。

    银羽巨人发出一声尖锐枭鸣,在这一鸣之后,千里紫台,明明是白日,却凭空降下诡异夜色,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立在黑暗中,宁凡目光一肃,哪里不知此乃冰枭族的天赋神通——残夜之术!

    夜枭,是生在黑夜的生物。

    冰枭,以血脉融妖力,以妖力演化黑夜,也黑夜遮蔽敌人一切目力、感知。

    宁凡尝试神念刺出,竟只得在黑暗中看清百丈事物,外界妖修则完全不知紫台之上发生了什么。

    虽然看不清,但宁凡却感受到,头顶正上,一股惊心动魄的破空气势,轰落而下!

    左目紫星一闪,宁凡的目光刺破黑暗,看清一切。

    竟是在降临黑暗的一霎间,银羽巨人紫电巨锤,当头砸落。

    这一砸之力,在天空震出九重雷云,每一道雷云,都是巨力达到极致、在长空引发的雷力崩溃,沿着波纹,一层层荡开,将虚空击碎。

    九道雷云,九重巨力,这是肉身巨大化后、对力道的极致运用。

    快,太快!这一锤之速,足以堪比化神后期的遁速,且在黑暗中偷袭,若是无法看到巨锤攻击。怕是化神巅峰,都会在这一锤之下重伤。

    望着那比山岳更巨大的紫金巨锤,望着那九重紫浪般的崩溃雷云,宁凡神、妖、魔星点齐齐运转,在这一刻。他肉身没有巨大化,但背后魔纹灼烫、体内妖血沸腾、周身血雷滋滋作响。

    黑发在劲风中飞扬,背后硕大的紫黑晶翼一震,在这一刻,宁凡的速度达到了极致。

    好似一道紫色疾雷,冲上长空。直面九重雷云。

    每一重雷云,都足以轰杀化神初期,九重合一,威力更是足以重伤化神中期。

    但雷星一闪,宁凡目光扫过,区区法术之雷云。一重重开始碎裂、崩溃、烟消云散!

    连穿九重雷云,宁凡斩离剑动,一剑斩在山岳巨锤之上。

    一身气力,尽数凝聚在一剑之上,那情形,就好似夏蚊撞向了凡人手心,看似不自量力。

    但这一剑之力。着实不凡,剑锤相触,极大与极小对碰,‘咚’地一声巨响,巨锤轰落的下坠之势,被宁凡一剑劈开方向,但这一锤之力,透过斩离剑震到胸口,也同时让宁凡气血翻涌起来。

    “这王枭的炼体境界,怕已接近玉命第三层。我的气力,弱他不少…”

    第一锤被宁凡辟开,第二锤再次坠落,一点眉心,取出碎神鞭。一鞭抽在那紫电锤上。

    这一抽之下,万里天空,密布血色雷云,天雷滚滚。

    雷力轰落在紫电锤上,却被巨锤吸收了大半,仅有少数通过巨锤心神联系,轰向王枭丹田。

    心知无法伤到王枭,宁凡收起碎神鞭,双翼一振,以堪比化神巅峰之遁速,顷刻退出数百里,斩离一挥,漫天黑暗,被一剑劈作两半,消散!

    对王枭的实力,宁凡有了极为明确的认识,至少单凭斩离剑、碎神鞭,要取巧胜过此人,是毫无可能的。

    此人心境浮躁自大,但这实力,倒是不弱。

    黑暗之中,外人看不清二人斗法,但那万里血雷、千里黑暗、九重雷云崩溃的巨响、冰枭戾鸣,无一不牵动围观妖族的神经,可以想象,这第一个照面,二人的攻势多么凌厉,施展了多少手段。

    只是这种程度的对碰下,宁凡仍是安然无恙,倒是化作一千五百丈巨身的王枭,巨口之中,一处一丝银色血迹。

    王枭受伤了?!

    银羽巨身的王枭,目光惊怒、不解,自己以冰枭族的残夜神通遮蔽感知,并以紫电锤偷袭,便是化神后期修士,怕也无法洞穿黑暗,在这双锤之下,多少要受伤的。

    但宁凡,洞穿了自己的黑暗,若非如此,绝不可能瞄准自己的攻击,一一击破。

    洞穿黑暗已让王枭无法理解,以身体撞碎九重雷云,更让王枭无法置信,若这一切还有解释,那么之后的事情,则让王枭骇然。

    双锤第一锤,宁凡没有躲避,而是以剑挡锤,三尺青锋,抗衡的是山岳般巨大的紫电锤,但这完全不在一个级数的两件兵刃,对撞的结果,却是王枭气力仅稍稍占优势。

    王枭自忖,自己的炼体境界,无疑是高过宁凡的,更化出法相,但炼体境界低于自己的宁凡,不用法相,只平平一剑,便几乎完全接下自己一击…若说自己是将肉身化巨,对方则是将气力凝缩。

    两种截然相反的炼体之道,但结果,却是几乎不分胜负。

    让王枭受伤的,是第二锤!

    他从火将陆界焚口中,听说了宁凡的真实身份,熟知宁凡抽宝杀婴的神通,关键是借助雷力。故而特意以雷霆之宝——紫电锤斗法,为的便是以雷霆之宝抗衡对方雷霆,免去妖魂受伤危险。

    自己的紫电锤是上品灵宝,宁凡碎神鞭是中品灵宝,但论雷力,却是宁凡之鞭更胜一筹,雷力抗衡下,抽宝杀魂,伤到了王枭妖魂。甚至自己妖魂穿着的一件地玄上品的灵装魂甲,都被雷霆轰碎,若非妖魂之上,还有一道寒冰封印,自己怕不仅仅是受轻伤,而是重伤了…

    这伤势虽轻,却令王枭面色难看之极,自己绝没有大意、留情,但却在第一个照面,被蝼蚁所伤…此乃大耻。

    “难怪此子能杀邹藤等将。实力的确不弱,且第二锤落下,此子以极快的遁速避过,那遁速,似乎不弱本将多少…但想凭此与本将争锋。不够!”

    王枭面色一沉,双锤祭起,指诀一变,雷锤形态改变,其中一锤化作一座雷庭紫山,朝宁凡当头镇下。

    想胜宁凡。不可只动蛮力,要花费些手段了。

    天灵之力,随着王枭指诀一变,被雷山引动,没入山体,初时雷山尚在万丈之空。但一个瞬息,凭空瞬移万丈,已临近宁凡头顶百丈。

    另一锤则化作一片紫电雷狱,封住宁凡四面,一旦被雷山镇压,这雷狱会进一步将之封印,并以太古神兵将宁凡囚禁其中。无法逃脱。

    此乃紫电锤的变化神通,化作山岳、雷狱,专为镇压、围困敌修。

    紫山雷狱!

    一镇之力,空气沉凝,让人喘不过气。气浪吹在脸上,好似针刺。

    宁凡目光一沉,四面被封,头顶被镇,避无可避。若是往常,他尚可凭化神之术。化实体为墨影碎散重凝,避过一击,但此刻他却感觉,太古神兵,有攻击虚幻实体的能力。自己即便化作墨影,也会被此山种种镇杀!

    不可逃,必须在被镇压之前,从正面破去这紫电锤!

    这王枭,一副仗着法宝强悍、吃定自己的态度。

    但厉害的法宝,除了斩离剑、碎神鞭,自己还有一件。

    血剑!

    一拍储物袋,血龙龙魂一闪,一柄残破、古旧的血剑浮现在手。

    此剑一出,王枭面色一怔,旋即不屑。

    “血龙妖剑?此剑是鲤伴之物,血龙族之宝,但剑力被封印,凭此剑被封印的品阶,不是紫电锤对手…而此剑封印,凭你根本无法破开!”

    王枭话未说完,目光狠狠一缩。

    却见宁凡二话不说,双指直接按在剑身之身,狠狠一抹!

    这一抹,紫金风沙流动,血剑剑身一颤,好似灵魂悸动,第一道封印,却在风沙之下极速消融。

    在这血剑封印被破开的一刻,一道镇压已久的龙吟之身,长啸于紫台,化作惊天血色煞气!

    收起斩离,手持血剑,宁凡感到自己的心神,正被此剑血煞凶威动摇,但狠狠一咬牙,同样释放出不弱于半步炼虚的血色气势,强行压下此剑凶威。

    血剑,在反抗。

    剑是死物,但这死物却是天妖级血龙之骨所锻造,拥有一股凌厉不屈的傲骨。

    不甘,不甘!不甘身死,不甘被任何人驱使,不甘心只当区区一柄龙骨之剑!

    吼!

    极为诡异的,血剑之中,却传出孽龙啸天之怒!

    它在反抗,试图自宁凡手中挣脱,试图反噬宁凡的掌控。

    只是当宁凡冰冷的言语响起,当指尖紫金风沙流动,那死物之身的血剑,第一次感到一股渺小、卑微、心悸…

    “又是这一招!这紫金风沙,究竟是何等妖术!”

    屈舜面色一变,豁然站起。

    而王枭,咽了咽口水,额头不禁意渗出一丝细汗。

    因为他分明看到,宁凡撕开了血龙妖剑…第一道封印!

    一股半步虚宝的威压,自血剑蔓延开来!

    “他竟当真解除了此剑封印!不好!”

    这一刻,宁凡剑动!目光一扫雷狱、电山,言辞威胁,似乎在对血剑下达命令。

    “无论你生前在血龙族中是何身份,有何荣耀,但死后成剑,为我所用,自当臣服!若不臣服,胆敢逆反,我便以风烟一指,将尔剑体永生抹去!”

    随着宁凡一声威胁,血剑安静下来。

    撕开第一道封印,是以风烟一指取巧,并未彻底收服血剑,原本可发挥虚宝之威,此刻却仅仅勉强相当于半步虚宝。

    只是这样,便足够。若是真正的虚宝,以宁凡修为,自不足以掌控。

    即便是半步虚宝,也不过是仗着半步炼虚的威压,勉强镇服此剑而已。

    好似自身血气,飞速被血剑吞噬。

    宁凡面色稍显苍白,周身却有一股不可逼视的剑意升腾。

    在剑意至巅峰之际,血剑蓦然一指头顶雷山,所有剑气。在此刻爆发,并随着血剑此处,传出一道不甘的龙吼之声!

    吼!

    十道,百道,千道…在这一刺之下。却生出近百万道血剑剑影,遮天盖地,惊艳而出!

    刺耳剑鸣响彻云霄,凶兽剑威回荡罗云,在这剑威之下,无论是雷狱还是雷山。都无法逼近、镇压半步,被一剑之威生生摄在半空。

    血剑一斩,百万剑气合为一剑,当空一劈,在这一劈之下,雷山碎。雷狱灭,化作两柄灵性大减的紫电锤,重重砸落在宁凡脚边,将紫台砸出百丈深坑。

    不愧是太古神兵,被血剑击溃,却仍是坚固不灭,若是寻常化级上品法宝。怕是早在一剑之威下粉碎。

    噗!

    太古神兵被击溃,王枭胸口一痛,退出法相,半跪一滴,咳出数口逆血,神情骇然。

    鲤伴之血剑,一旦破除封印,竟如此之强…最难以置信的,是宁凡区区化神初期蝼蚁,为何可以破除封印…

    宁凡同样不好受。这一剑几乎抽去他一半精血,若再挥动一次此剑,怕是直接被血剑吸干,血尽人亡了…

    “好剑!但以我如今境界,远无法随心驾驭。否则那一剑之威,不会仅仅是斩灭雷锤,而是…一剑夷平数十万里生灵!斩杀王枭,不在话下!”

    若撕开第二道封印…怕可以唤出,击伤碎虚的力量!

    眼见王枭受伤,宁凡亦被抽取大量精血,屈舜与陆道尘的神情,皆充斥着凝重与震惊。

    震惊的,自然是宁凡刚刚化神,竟在与王枭的战斗中不落下风。

    凝重的,是王枭若与宁凡两败俱伤,九张界图,怕是会落入紫妃等人手中,将无人抗衡灵王宫了…

    这正是紫妃对二人争斗始终默不作声的缘故,何须阻止?越两败俱伤,灵王宫夺得擂战第一的机会…越大!

    “这陆北,确实有一争第一的实力,若本宫所看不差,他只消强行催动血剑,足以一剑趁势斩杀王枭,但那样,他势必也反噬重伤…呵,想不到这陆北竟不是蝼蚁,而这王枭,竟如此不堪一击…”

    “不是王枭太弱,是陆北…太强。”舞嫣妖妃小声纠正道。

    两道身影一跃登上紫台,挡在宁凡与王枭中心,为的,却是防止两败俱伤的局面出现。

    “够了!王将军,暂且退下!此战,以平局处理!”屈舜凛然道。

    “陆北,够了,此战至此为止,再战无益!”陆道尘劝道。

    宁凡沉默,他亦知此刻应以大事为主,只是让他放过此次杀死王枭的机会…他不愿!

    而王枭,更不甘心在宁凡手中吃亏。

    他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宁凡的修为弱于自己,但战力犹比自己强上一线。若这比斗再比下去,宁凡自损之下,以血剑斩杀自己,自己必死!

    但他不甘,不甘败给宁凡!

    “我,不服!若你无血剑,绝挡不下本将一招!陆北,今日胜负,以最后一招比试决胜负,你可敢接下!”

    “一招?”

    屈舜目光一沉,陆道尘眉头一皱,宁凡却目露寒光。

    “一招?你确定么!”

    “不错,我等皆留下不轻伤势,再斗下去,难分胜败…”王枭不甘咬牙,如此之言,他不愿说出,但,这是事实!

    “一招!若你胜,你杀鲤伴等人之罪,可一笔勾销,若败,你死,界图归我!”

    “一招!不拼法宝,只拼妖术!你,可敢接下此比!”

    “妖术!有何不敢!”

    宁凡周身升起一股紫气,一霎间,半边天空,被紫霞染色。

    今日想杀王枭,看来是不可能了,但这一招…

    必定要重伤此人才可!

    王枭很强,但他挡不住自己一指!

    负手而立,一踏地面,却是将身前两柄紫电锤,收入囊中,据为己用。

    见此,王枭眼神一沉,却没有多言。

    “这一招,本将杀了你,自可夺回紫电锤…一招,本将也只有一招的力量…”

    妖魂之上,有一道寒冰封印,在这一刻,王枭将那封印,撕开一道缺口!

    一股沧桑的气势,加持在王枭身上,片刻间,其妖力气势,竟疯狂提升,堪比化神巅峰!

    屈舜太子面色一变,“这是…”

    “这是我冰枭族第二种天赋神通——寒冰印记!此印记为一名天妖前辈为王某加持,撕裂封印的一刻,王某可以提升一个小境界的妖力…陆北,本将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界图,自斩一臂,叩头谢罪,本将可饶你狗命!”

    “聒噪!”

    宁凡抬指,指尖紫金风沙流动,风烟四起。

    风起罗云,紫色的风烟!

    “又是此术!”屈舜目光一凝,如此近距离,他竟从此术之上,感受到一丝危机。

    自己尚且感觉危险,更莫提王枭这秘法提升、重伤吐血的化神巅峰了。

    “王枭,本皇子劝你,退下!你,不是陆北对手!”

    “滚!区区下界皇子,有什么资格直呼本将姓名!”

    王枭已陷入癫狂,转瞬间,目光却渐渐冰冷、平静。

    好似所有情绪,都被冰封。

    左掌之上,浮现一团紫雪飞舞的寒气,右掌之上,浮现出一团带着冰粒的黑色冰风。

    此二物一现,陆道尘面色大变,立刻对宁凡传音道。

    “小心!这一招,王枭动用了两种天霜寒气!排名第六的‘东极风’,以及排名第四的‘帝冥雪’!”

    ps:(感谢aa112562、我5爱2你0、沙滩里的虎皮猫打赏,感谢浩荡中华的月票、评价票,感谢竹子1111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