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78章 叱咤罗云(二)

第278章 叱咤罗云(二)

    邹藤放话,宁凡不是其对手,但结果,却是一拳之力逊色对方。

    这结果,无异于自扇耳光,令得邹藤身为苍兰族的自尊,狠狠受挫。

    风卷岚云,宁凡不动如山,气息巍峨,神情淡漠。

    望着宁凡镇定的表情,邹藤面色一沉,切齿不语。

    “你倒是比诸秦之流,强些…”宁凡漠然道。

    “哼!少说大话!不过是接下老夫一拳而已,老夫身为上界真灵族人,有的是手段,让你知道厉害!下一拳,你可休想再接下!苍兰天赋,汲冰之术!”

    干瘦的邹藤,双拳猛然对撞,在这一撞之下,妖力化作青霜,浮现在双拳之上,延伸至全身,好似形成一身青色冰甲,寒气森森。

    其指诀一动,指尖闪烁无数指影,丝丝寒力受到妖力指引,收敛入体,其肉身强横程度,开始极速提升。

    那青霜好似翡翠,却有一股动人心悸的严寒,在浮现的一刻,天空之上,诡异地降下偏偏绿色雪花,此霜之冷,竟足以改变天气!

    随着寒气入体,邹藤无论气力防御、抑或气势,都提升一大截,上升到一个颇为恐怖的地步,怕是距离玉命第三境,都不弱多少。而他的气势,由之前的浮躁,变得安静,好似一块万载不化的玄冰。

    这一幕,落在场外主人的眼中,顿时化作一道道惊异之声。

    “苍兰冰!苍兰族内特有的天霜寒气!”

    “不仅如此…这寒气,可是施展苍兰族天赋神通的必备之物…汲冰之术,吸收冰力,强化肉身,苍兰族的天赋神通,可是冰力越强,杀伤力却大!”

    众人议论,落在宁凡耳中。化作目光一沉,

    原来邹藤手中的青色寒霜,竟是大名鼎鼎的苍兰冰!

    天霜寒气,名列第八,比玄阴气都高一位。

    邹藤是宁凡交手之敌中,第一个持有天霜地火的。

    想不到这邹藤,竟恰好持有一种天霜寒气。

    而其借助冰力、强化肉身强度的秘法,让宁凡眼前一亮。

    好个玄妙的秘术,竟吸收冰力,提升肉身…此术不凡。但若仅仅是依仗寒冰之力,自己…何惧!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宁凡一步踏出,神情不变。

    邹藤干尸之身,则身形一晃,却已化作青光一闪,拳带冰芒,直面而来。

    宁凡侧身一避,目光一凛。邹藤这一拳落空,但拳芒一震,青色冰霜覆盖了万里长空!

    一拳之力,堪比玉命第二境巅峰。青霜之寒,更化作一条席卷万里的冰霜翼龙,龙翼一振,千万道青色雪片好似落花。徐徐降下,却带着肃杀气息。

    寒风一起,雪花一笼。好似一个瞬息,宁凡四面八方,已有成千上万的青雪包围。

    这邹藤不但通过汲冰之术强化了肉身,更在同一时间,施展了一道化级中品妖术。

    而这冰霜翼龙,无疑便是邹藤所释放。

    “此龙很弱,你的炼体术亦不弱,苍兰族的汲冰天赋,更不弱,但这一切,都不是我败给你的理由!焚!”

    一字焚烧,猎猎作响的灰色火焰,蓦然充斥全身,这一刻的宁凡,好似化作了一个灰色火人!

    邹藤的眼中,露出几分不屑,冷笑道。

    “灰色火焰?这是什么火焰,难道是四品灵火?火克冰,但冰未必不能克火,你以四品妖火,抗衡我五品天霜,乃是取死!”

    “是么…”

    宁凡淡然行走在青色雪海中,白衣飘然出尘。

    一片片足以瞬杀金丹的青雪,飘落至宁凡身前三丈,立刻被一股灰色火气融成青雾消散。

    场外,屈舜面色骤然起了变化,他所修神通,便与火有关,在此灰色火焰面前,他体内某道地脉妖火,竟有些失控之兆,这情形简直是匪夷所思!

    陆道尘目光一肃,他对妖火研究颇深,四品之下妖火,有数万种,他几乎全部见过,五品地脉妖火,他亦有幸见过7钟,甚至六品妖火都曾见过一种。

    但眼前的灰色火焰,绝不属于任意一种妖火,这一点,陆道尘可以确信。

    并非单一妖火,而似乎是某种妖火融合之术,但这融合之术太过高明,陆道尘诡异地从这妖火中,感受到一丝寒冰气息…

    “火焰之中,竟融合有冰…这是什么火焰神通!”

    无论陆道尘学识再高,终究没有听说过阴阳火。

    阴阳火,冰火相融,阴阳合一,乃是无上的控火之术!

    以相斥两极之力,合出更厉害的力量,此乃乱古仙帝传出的秘术!

    伴随着灰色火焰溢出,天空之上的冰霜翼龙,区区妖术凝聚的术法之身,妖目中竟流露出畏惧之意。

    却见宁凡一步踏出,直接遁至冰龙之头。此龙之寒冷,足以让任何触碰此龙的化神初期修士冻结成寒冰,但脚踏冰龙,宁凡却丝毫不损,更没有一丝冰冻的迹象,反倒是冰龙,被灰炎一少,竟立刻化作冰气消融。

    “灭!”

    随着宁凡一字念出,冰龙融化成青雾,消散!

    邹藤面色一变,身子立刻后退,在其后退的一刻,宁凡竟带着火焰之身,飞速逼近。

    那一退,是本能!

    但退后十丈开外,邹藤步伐一稳,恼羞成怒,自己明明施展了秘法,强化了肉身,却因为妖术被破,而本能地对宁凡一个化神初期,产生了畏惧之情!

    “可恶!不论你这是什么灵火,但须知,在炼体之斗中,一力破万法乃是不变定则!”

    五指成爪,虚空一探,邹藤整个手臂化作青色寒冰,坚硬甚至堪比中品灵宝,迎面抓向宁凡天灵。

    不退不避,所有灰色火焰凝于一拳,种种轰出。

    明明是一道火拳,但轰出之后。却折射为百道拳芒,碎散成万道灰色拳印。

    被此拳印轰中,邹藤体内的冰气飞速消融,而靠着汲冰之术提升的肉身力量,不攻自破!

    轰!

    宁凡的拳,再次与邹藤相触,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宁凡攻势更凌厉,一震之下,仅后退五十步。而邹藤心境大乱,败势已现,更在宁凡火拳之下,被灰炎焚身,耗去不少手段,才熄灭身上灰炎,眼神大惧。

    他是苍兰族,是草木类妖族,畏火。

    虽不至于似冥罗树族般畏惧火焰。但被这灰色火焰一烧,他的伤势绝对不轻。

    “这是…什么火焰!”

    邹藤原本想仗着炼体术压垮宁凡,但如今,汲冰之术被破。本身炼体术又不如宁凡,想要取胜,多半还是要靠妖力了。肉身碰撞,再被那灰色火焰烧到。自己会吃更大的亏。

    宁凡炼体厉害,但妖力修为终究才刚刚化神初期。凭初阶灵宝,斩不破自己藤甲。

    自己境界终究高于此子。没什么好畏惧的。

    心境渐渐平复,只是邹藤眼中,再无初时对宁凡的不屑。

    此子绝对是个高手,寻常化神中期吗,此子都能灭杀一二…

    “小子,你不弱,但我奉王将军之令,必杀你!”

    “放心,你也不弱,比起王枭,你稍稍不那么惹人厌,我只杀你一世!”

    “好,便看我二人,谁可杀谁!”

    邹藤的周身,煞气腾腾,甚至比宁凡更强。

    此人性格不论,这杀戮之心,不是鲤伴等人可比,即便擒下此人,此人也不会如鲤伴等人、开口求饶。

    不太讨厌的敌人…宁凡只杀一世!

    邹藤确实是个高手,此人能杀受伤的化神后期、亦非偶然。

    若非苍兰族的草木之身、寒冰手段恰好被自己克制,自己想杀此人,除非动用风烟之术。

    但可惜,世间没有入口,下一招,宁凡要取此人姓名。

    二人气势各自升腾,酝酿着妖术。

    却见邹藤双目中,寒冰之力越来越盛,最初的惊惧、自负、嚣张,已荡然无存,化作决生死的冷静。

    指诀带着青色冰影,掐指一变,邹藤周身上下,妖力四泄,化作一朵朵青色冰晶般的兰花,悬浮周身,有数万朵。

    心知凭此术,想杀宁凡仍无可能,邹藤眼中一狠,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剑,生生削断左臂!

    如此惊人之举,令无数妖修诧异,但唯有少数人才知晓,这自残,乃是为了施展苍兰族另一秘术。

    “兰杀损血之术!”

    邹藤面色苍白,冷冷一喝,断臂暴散成血雾,融入数万朵冰兰,令得青色冰兰,皆染上淡淡血色。

    而其妖力气息,一时之间,几乎达到化神中期的巅峰,以半步突破化神后期的妖力,施展化级中品妖术,便是寻常化神中期,都不易接下!

    土将白无尊咽了咽口水,这一道法术,他即便动用封赐之星,都只有四成把握接下…

    “这邹藤好生狠辣,为杀敌修,自斩一臂…本将不如此人!这一招,怕这陆北接不下了…罢了,他接不下也好,就此死在邹藤手中,也算间接报了我裂土部大仇…”

    土将正自寻思,但下一刻,眼光大惊。

    这惊色,不仅在其一人眼中浮现,甚至在这一刻瞬间,紫妃第一次失态,娇躯站起,原本不可一世视的凤目,此刻满是错综复杂的震惊。

    宁凡心知,若拼妖术,自己想胜邹藤,若非动用风烟之术,便是提升妖力一图。

    离日枪不弱于邹藤,甚至凭借阴阳火加持,这离日枪的威力,对邹藤冰兰之术有属性克制。

    但自己的妖力却是一个短板,若这短板增大到一定程度,则即便灰炎厉害,自己的灰炎也可能败给邹藤寒冰。

    妖力必须提升,提升的手段便有一个!

    不怕在众人眼中展示,化神修为的自己,有资格,公然施展此术!

    “抽魂!”

    屈掌一抓,好似要将罗云都郡数十万里的土地之魂,抽出!

    明明只是虚空一抓,却好似自大地之中,取出什么古老之物。一口吞下。

    在这一刻,宁凡的妖力,急遽提升至五万甲,与邹藤的妖力差距…缩小了!

    那古老之物,正是大地之魂,承载了数十万里大地的魂魄,化作宁凡一指之威!

    “竟是抽魂!”屈舜目光火热!

    在宁凡连斩三神时,他没有看重此子。

    在宁凡施展灰炎时,他亦没有看重此子。

    但当见到抽魂之术,屈舜再难镇定。

    毕竟此术。可是碎虚三神通之一,能领悟此术者,此生若无意外,必定碎虚!

    “此子竟不是蝼蚁,而是一个有望碎虚的强者!本皇子倒是看走眼了,看来这第二界,不但有陆道尘这个学究怪物,还有此子这个妖孽存在…陆北么…”

    邹藤原本冷静的心境,却在抽魂之术呈现的一刻。再次出现波动。

    “抽魂…抽魂…此子有此悟性,未来当真不可小觑,对这种人,应该拉拢。而不是得罪,王枭将军做错了…这种人一旦得罪,若是给他足够时间,将会是王枭将军的生平大敌…老夫要为将军。除去此虎患!妖术,‘太息冰兰’!”

    随着邹藤指诀一变,仿佛有一道沉重的呼吸。在天宇响起。

    一呼一吸间,数万朵冰兰好似有了生命,齐齐化作冰虹,带着刺耳的锐鸣,呼啸瞬间临近,在距离宁凡百丈开外,一朵朵冰兰,燃起青色冰焰。

    每一朵冰兰,在升起冰焰之后,撞击之力,都可比拟天外陨石。

    宁凡神色如常,即便那一道道堪比陨石坠落的冰兰,越来越近。

    他的手骤然抬起,在同一时刻,罗云都郡数十万里之内,所有草木,纷纷枯萎,被抽取魂魄生机。

    大地龟裂,河水干涸,失去魂的大地,开始破败。

    五指一抓,丝丝日光,好似抽丝剥茧,被宁凡自天空抽出,于身前,徐徐凝出一柄金光巨枪。

    那枪之上,璀璨耀眼,有着熔化一切的恐怖温度,那温度之所以无法抗拒,是因为其中,有一丝真阳之力存在!

    那种力量,化神修士不可掌握,尽可借助一二。

    但当宁凡心念一动,眉心之上,忽然浮现两颗殷红神星!

    第一颗凝实,第二颗稍稍虚幻,却已不是半星模样,正是在龙潭领悟离日枪时,误打误撞所凝聚。

    这是其迟到的理由,亦是绝强神通,若打个比喻,原本这硕大的离日枪,仅仅拥有一丝真阳之力,但在催动第二颗神星——阴融之星后,雷力逆转为真阳之力,让那枪中,真阳之力提升至十二丝!

    故而这离日枪,因为真阳之力的提升,威力堪比化级上品妖术。

    而随着宁凡将灰炎打入离日枪,金光灿灿的枪身,笼起诡异的灰炎,此术彻底成了化级上品。

    那离日枪,更是不断巨大,几乎有百丈之形。

    “灭!”

    一股浩瀚的妖力,凝聚掌间,狠狠一拍,离日枪化作半金半灰的流光,直射而去。

    枪身折射出真阳之光,朵朵冰兰一经触碰,立刻消融。

    那枪身太快,已无法想象的速度临近,在邹藤身前折射成无数日光金线,没入其体内。

    在宁凡法力几乎与之持平之后,在离日枪的品阶生生提升至化级上品之后,邹藤便明白,他败了。

    在冰兰一一被破、日枪透体,邹藤试图逃走妖魂,但妖魂却被丝丝缕缕的日光给刺穿,覆灭。

    妖魂裹着苍兰冰气,邹藤方才勉强逃出日光范围,但未逃远,已是力竭,却被宁凡一掌摄入手中。

    邹藤知道,他必死的,因为若他擒下宁凡,为免后患,一定会杀宁凡…

    自己必死,甚至邹藤可以预料,王枭都未必是宁凡对手。

    此人若死了倒也罢了,若是日后飞升天妖界,报复自己族人,那就险了…

    “老夫…有一事相求…”

    “我不可能饶过你!”宁凡狠狠一抽,试图从邹藤魂魄之中,抽出苍兰冰,但结果,却失败!

    这苍兰冰,好似被邹藤已特殊秘法与魂魄结合,若非他自愿,无法与妖魂分离。而杀了其妖魂,则苍兰冰消失。

    “咳咳咳…老夫不求活命,只求…苍兰无罪,此苍兰冰,是老夫得罪阁下的赔偿…苍兰,无罪…”

    好似一个心念,邹藤妖魂目光一狠,将苍兰冰气逼出妖魂之外,旋即,引爆妖魂!

    自尽…他自知必死。但与其被宁凡当食物屈辱吃下,不如自爆…

    他不知自己请求宁凡是否应下,但他只求心安。

    手掌之上,一朵青色冰兰之寒气,轻轻绽放,宁凡目光轻轻闭起。

    邹藤性格不论,至少是个汉子…

    若非此人自觉交出苍兰冰,宁凡未必可获得此物。

    “苍兰不犯,我自不伤…”

    宁凡好似自语。鼎炉环一抖,收起苍兰冰。

    他说的是实话,并非安慰死去的邹藤,苍兰族若不再惹他。他不介意放苍兰族一马。

    散去大地之魂,宁凡感到一阵脱力,但目光仍是自紫台之上,俯视王枭。

    “王枭!与我一战!”

    “邹藤这个废物!”

    王枭咬牙。他自然知道,邹藤已尽了全力,甚至在那种情况下。怕是在场的化神中期,没有任何人能比邹藤做得更好。

    但邹藤仍是败了、死了,败则败了,死则死了,最可恨的,是邹藤死前,竟向宁凡服软。

    这好似一道火辣辣的巴掌,扇在了王枭脸上。

    因为邹藤认为,今日王枭与宁凡必有一战,而此战结果,会是宁凡胜,所以,他才恳求宁凡,饶苍兰族一命…而不是求王枭,为自己报仇!

    “你二人,去杀了这陆北!”王枭一指身后两名化神中期,厉声道。

    “我等…”二人皆是迟疑,目光隐隐有畏惧。

    他们没有邹藤厉害,亦没有邹藤杀伐果断、性格狠厉,更没有自尽的骨气。

    明知宁凡有灭杀化神中期的实力,他二人怯了,不敢动手…

    “废物!”王枭狠狠二掌,重击在二人胸口,立刻,二将吐血不止,却不敢反抗。

    紫台之下,云台之上,一片死寂,明明宁凡就站在紫台,明明任何一人登上紫台,击败宁凡,便能抢夺两张界图,但参比的化神,却无一人敢上去挑战。

    尤其是裂土部土将,此刻他面色怔住,手心全是冷汗,肩膀不自觉地在颤抖…

    邹藤都死了!邹藤竟死了!

    如此,自己若去惹这陆北,怕自己同样只有死亡一条路!

    “还好不是本将上去挑战…这陆北摆明了与王枭有嫌隙,本将还是不要搅合了,虽然本将不认为,这陆北能胜过王枭。”

    王枭目光阴沉,如此,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

    他一步迈出,整座云台狠狠一晃,宣示着王枭心头愤怒。

    下一刻,他残影未逝,本尊却已出现在紫台之上,目光冷视宁凡。

    “本将一行10人,7人死在你手,你死有余辜,为何要反抗本将!”

    “因为你,伤了婉儿!”

    宁凡左目紫光大现,霎那间仿若取代了天地光芒,使得这一刻的天空,不经意染上一片片紫霞。

    王血之威,半步炼虚之威,一丝仙威种种威压,皆是宁凡一步步修炼而来,在这一刻,因为心头愤怒,单凭威压便染紫的苍天!

    若自己迟来一步,婉儿会如何,宁凡不知…这一切既然都是王枭的主意,王枭岂能放过!

    重重威压,俱都覆压在王枭体内,但王枭仅仅连退三步,便将之卸去。

    面色,却已经极不好看了。

    尚未比试,自己竟已示弱于宁凡,对生性高傲的王枭而言,着实可恨。

    白发无风自动,杀机亦动。

    一战已再所难免,但王枭嘴角,忽然勾起一道冷笑。

    “陆北,有一个秘密,本将可是慷慨告诉你…你是人族之事,本将已通过净火部知悉,甚至知晓你是无尽海…周明!只要此事被本将宣扬,第二界内,再无你容身之所!”

    “…”宁凡皱眉,想不到这王枭如此不干脆,斗法之前,还要先说点话,恶心恶心自己,乱自己心神。

    知道自己身份?宁凡早知这净火部与封妖殿有鬼,知晓自己身份不奇怪。

    心思没有一丝惊讶,只有平静,身份无法隐瞒,又如何,即便此战之后,第二界再无自己容身之地又如何!

    即便陆族九部,都会在此战之后成为敌人,又如何!

    宁凡不屑一笑。

    “王枭,你的话,动摇不了陆某。不过陆某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想必你会心境大乱吧…第一界界崩之日,你妖身被灭、界门被毁之事…是我做的!你,能奈我何!”

    “你说,什么!”

    王枭勃然大怒,没有恶心到宁凡,反被宁凡一句话,彻底搅乱心境。

    原来界门被毁,竟是这宁凡所为!

    自己的妖身,竟是这个蝼蚁所毁!

    “紫电锤,现!”

    王枭拂袖一招,一对星光熠熠的银锤,浮现掌中。

    上品灵宝,太古神兵!

    随着其一锤挥下,紫电一闪,万里之外,一座巨岳,顷刻化作齑粉,葬身于飞雷。

    “本将知道你有抽宝杀婴之物,但对这紫电锤,抽婴之宝,无效!今日你必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