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77章 叱咤罗云(一)

第277章 叱咤罗云(一)

    罗云上空,高悬云台,云台上空,更有宁凡一步凝聚的千里紫台!

    三名上界化神初期妖将,俱化烟挪移,一步出现在紫台之上,傲视宁凡.

    “尔弑杀上界妖将,罪恶滔天,还不速速俯首受死!”

    言辞如剑,气势升腾!三将目光一凝,于各自身后,依次凝聚出玉狼、雪蟒、旋龟等三道妖血虚影。

    三道虚影高逾千丈,在凝聚一刻,长空卷起狂风,天现惊雷,流云俱散!

    一股莫大真灵血威,搅乱云台,令在座十万妖族,但凡化神之下,齐齐妖血颤动,似是本能畏惧。

    真血!真灵之威!这三人,与鲤伴等人相同,俱是‘真血级’真灵血脉!

    且三人指诀一变,威压一融,三道虚影徐徐相融,传出的威压,急遽上升,根本不是寻常真血的程度!

    整个陆族九部,107名化神,真血级血脉者,不过寥寥数人,能有残血,在这沉睡之地便是天骄。

    陆战、陆青等罗云妖将,在此威压下,后退数步,方才卸去血脉畏惧。

    罗云第二将陆生,指诀一变,仅退半步,卸去威压,眼神却凝重。

    第一将陆螯,是一个红甲壮汉,短须如刺,眼光凝重,已是半步突破化神中期的存在。此人一步踏下,红光一颤,震散真灵威压,但神情,亦不轻松!

    ‘残血级’化神,尚且如此疲于应付,那些混血、凡血的元婴、金丹,根本无法凭自身之力,抗衡这真灵真血之威!

    除非化神中期,否则谁能在如此强横的真血威压下,镇定自若!

    王枭眼露寒芒,冷笑中,对身后三名中期妖将言道。

    “符狼、余毒、葛甲,此三将虽是初期妖将,但修炼有融威之术,三人真血之威融合,怕是仅仅威压,都能压死这陆北…”

    三重威压,三重海浪,将宁凡卷入中心。

    只是立在威压之内,他却纹丝不动,拂袖施展挪移之术,送陆婉儿回到罗云席位,眼神在这一刻,陡然而凝。

    “区区真血…”

    这四字,平淡之极,但随着宁凡目光一凝,其背后生出一尊千丈之高的扶离虚影。

    紫黑色的妖血,充斥着不祥、邪异,在呈现的一刻,一股浩瀚、不可鄙视的威严,自宁凡身上传出,化作惊天的一个眼神!

    在这个眼神之下,仿佛连天道都可蔑视,仿佛虚空都要在这一个眼神下崩溃!

    三道真血虚影,无论是玉狼、雪蟒、旋龟,都在这一刻,虚影颤抖、畏惧、崩碎!

    三将面色一变,齐齐飞退百丈,方才稍稍抗衡住扶离王血之威,眼神却已骇然。

    “王血!竟真是真灵王血!只是我等为何从未听闻,真灵族中,有扶离存在!”

    没有解释,何须解释!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一步踏出,身影一晃而逝,瞬息间仿佛青烟一丝,闪烁至三将身前,一点眉心,斩离在手!

    一道星光剑影,落在三将眼中,根本没有看清是何物,只知是剑形,但已是给三将极端危险之感,心头俱是大惊。

    三人脸上,再无之前蔑视宁凡的不屑!

    此人遁速,太快!

    此人之剑,太过危险!

    必须立刻防御!

    “玉狼族天赋,玉罡!”

    “雪蟒族天赋,滑鳞!”

    “旋龟族天赋,岳甲!”

    符狼妖将的身前,升起玉命境方才施展的罡灵,整整十二道!十二道玉质罡灵,护在身前,怕是化神中期一击,都足以挡下。

    余毒现出妖相,化作一只六百丈雪白巨蟒,蟒蛇之身,则徐徐浮现幽绿色的偏偏蛇鳞。这些鳞片,若是细看,每一片都堪比地玄下品的甲胄坚固,更重要的是这蛇鳞,极端光滑,怕是寻常法术神通打在蛇鳞上,直接会被滑开、卸去。

    葛甲的背后,现出一个玄铁般的黝黑龟壳,在吹动一口妖气之后,这龟壳不断变大,化作一尊比山岳更高的巨大龟甲,将葛甲护在中心,化神初期一击,玄天残宝之威,根本击不破这厚厚甲壳。

    三人,竟在被宁凡逼近的一个照面,施展出绝强的防御,甚至一面防御,一面开始掐动妖诀,准备在挡下宁凡一剑神通之后,给宁凡致命打击!

    只是斩离剑,并无三人想象的神通广大,唯一有的,却是…锋锐!

    宁凡手持星光长剑,黑发飘摇,仿佛身剑合一,一剑如雷,在身前横削一道半月之圆。

    在这一剑之下,万里之内,天灵之力,俱被引动!

    哧——

    在这星光舞动的一刻,一股莫大的锋锐剑芒,传出刺耳剑鸣,以宁凡为中心,将其身前千里长空,一剑而碎!

    在天空崩碎的一刻,更有一万五千道星光剑丝,密密麻麻的撕裂,令所有围观者头皮发麻。

    化剑为丝!一万五千道剑丝!每一道剑丝,足以轻易撕碎金丹,这一剑剑丝,足以平定一万五千名金丹小妖!

    十二道罡灵,碎!

    真血蛇鳞,碎!

    山岳龟甲,碎!

    一抖斩离,宁凡傲然而立,身前三将,却在这一剑之下,被攻破所有防御,将甲裂,妖身灭!

    三道妖魂,化作烟尘,疯狂逃出妖身,已是胆寒。

    那一抹剑光,太过锋锐,是灵宝,且是即将突破中品的灵宝,更可怕的,是这一剑之上,附加有15000道之上的锐字灵印!

    除非化神中期修士,否则,谁能挡下这一剑之威!!

    必须逃!

    “想逃?刚才不是很嚣张么!”

    宁凡一指定天,三魂俱被定住,拂袖一招,三魂在手,看也不看三人惶恐神情,一口,吞下!

    一连四将,四哥储物袋,尽被宁凡收起,看也不看。

    周身之上,戾气飞腾,这一刻,其化神初期的气势,暴露无疑!

    “化神?!此子竟化神成功了!”

    王枭猛然起身,双眼瞳孔收缩,难以置信。

    十一年!十一年前,这陆北传闻只是元婴初期,但十一年后,他确确实实,突破到化神境界!

    且突破化神也就罢了,此子一剑之威,分明已堪比化神中期的一击之力,那星光长剑,若王枭没有看错,半步中品灵宝,15000道以上锐字灵印,且更是太古神兵…有此剑在,化神初期之内,此子几乎无敌!

    裂土部土将白无尊,虎目一惊!

    他裂土部,算是与宁凡有着深仇大恨了,甚至此次来罗云,白无尊本就存了斩杀宁凡、回报前仇的打算,但此刻,他却动摇,即便是之前听说宁凡独占三神,他虽心神难安,却也没有如此动摇。

    此刻亲自目睹这一剑之威,白无尊心头暗暗震惊,这一剑,除非动用封赐之星的力量,否则…他无法无伤接下!

    若这是宁凡全力一击,也就罢了,他白无尊还不至于如此忌惮,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一剑宁凡没有动用丝毫剑术,仅仅是凭借斩离剑的本身锋锐,便轻易斩杀三名化神。

    且这一切,还是在三名化神施展出令白无尊都棘手的防御后,做到的!

    没有花哨,没有取巧,即便给三将重生的机会,仍挡不住宁凡一剑!

    身为裂土部封妖,白无尊第一次惧怕起一个刚刚化神的小辈。

    卢昊辰眼神苦涩,自己曾与陆北为北漠两大纨绔,但十一年过去,自己仍在谷底,对方却已化神,更成为剑诛三神的存在!可笑自己当年还在明玉楼嘲讽此人,当年的自己,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舞嫣妖妃没好气地一笑,心道这宁凡,真是妖孽资质,十一年化神,如此困难的事情,他竟做到了…如今的宁凡,怕是不动用魅术,都足以与自己争锋呢。

    陆婉儿俏脸之上,浮现一丝自豪,这便是她看重的男人,这便是王枭口中的‘元婴蝼蚁’、‘区区陆北’,结果呢?宁凡在紫台之上,目空一切、剑指王枭,刚现身不久,已接连斩杀四名上界化神。他的风采,无人可比,陆族九部比不了,上界真灵天骄亦比不了…

    陆道尘捋捋白须,眼神露出欣慰之色。宁凡化神成功了,如此,此子应该会遵照承诺,前往第三界、送葬陆帅魂魄了…

    陆道尘仰望苍穹紫台,望着那一眼一剑煞气惊天的青年,微微一叹。

    曾几何时,他亦曾有这般剑指天地的豪情,可惜,自己已老…

    “陆北,接图!”

    眼光一决,陆道尘取出罗云界图,屈指一弹,烟光一卷,将此图送至紫台、宁凡身前,与界图一道的,还有一轴古画,正是曾经被宁凡赞为仙宝之物。

    界图到手,宁凡收入储物袋,对陆道尘点头,其他事,不需多言!

    此图他收下,则他承诺之事,不会改变。

    如此,他的手上,便有两块界图!

    “界图!这陆北,已获得第二张界图!”一个个化神老怪,神情霎时间火热起来。

    甚至有不少人,已将擂战置之脑后,意图冲上紫台,抢夺此图。

    只是想起之前宁凡连斩四名化神的恐怖战绩,寻常化神,岂敢与之争锋!

    毕竟连裂土部封妖,都怂了…

    旁人的目光、敌意、畏惧,宁凡统统不看。他一点斩离锋芒,剑指王枭,剑气如云!

    “陆某在此,王枭,你可敢上来受死!”

    “可恨!纵然你当真化神了,又如何!纵然你当真拥有种类都不知的真灵王血,又如何!区区化神初期,在我王枭眼中,不值一提!杀你,岂需要本将出手,邹藤,你去杀了此子!”

    “是!”

    王枭身后三名化神中期中,修为最高的一人,化作青烟跃上紫台,气势浩瀚如海。

    青甲厚重,面容干瘦如尸,周身却充斥着磅礴的力感,是个炼体为主的高手!

    “老夫邹藤,修妖2900载,手[***]有27条化神姓命,其中21名初期,5名中期,1名受伤后期…邹某奉王将军之令,来取你头!”

    在此人话音一落之际,妖力陡升,周身升起一片片藤甲。

    这藤甲给宁凡极其厚重之感,怕是斩离剑都未必可攻破,除非斩离剑真正突破中品灵宝,才有一丝可能。

    此人不可小觑,让宁凡第一次感受到势均力敌之感。

    “邹藤么,陆某记住你的名字了”

    松手,斩离化作星光飞回眉心。

    迈步,宁凡周身浮现罡灵,气势亦在节节攀升!

    看情形,竟是要以炼体之强,击败邹藤!

    邹藤目光一缩,自己藤甲之坚固,便是玉命第三境界的高手都难以击碎,这陆北竟斗胆跟自己拼体术,不知是此子太傻,还是太狂…

    “你接不下老夫一拳!”邹藤傲然道。

    “聒噪!”

    宁凡一步化作流光,一拳轰向邹藤。

    邹藤面不改色,同样拳带玉色,一拳迎上。

    拳拳相触,宁凡连退七十步,邹藤却退了百步。

    玉命第二境的对拳,那对撞寂静无声,却在数息之后,忽然自拳芒相触之地,化作罡风震裂。

    浩大的气势,令化神之下的妖修,尽皆露出敬畏之色。

    “好硬的拳头…”宁凡目光一凛,这化神中期的邹藤,是个血战之辈。

    “哼!彼此彼此!”

    邹藤面色冷峻,心中却是一惊,同是玉命第二境炼体境界,自己竟弱了宁凡一线。

    此子竟如此妖孽…修为提升之快,匪夷所思,炼体术竟也如此强横。

    心头再次升起苦战之感,那种感受,只有当年诛杀的那名重伤后期妖将,带给过邹藤!

    此子之强,怕是远在王将军预料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