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75章 我愿替他

第275章 我愿替他

    等待,仍是等待,这一等便是三日,但宁凡仍未至。

    陆道尘眼中,终于浮现一丝忧色。以他对宁凡的了解,对方既说会来,定不会迟到。

    但已多等了三日,宁凡仍未到,怕是此人被什么事情,绊住脚步。

    “该不会,此子偏偏在接近擂战之前,摸到瓶颈,正式冲击化神了?”

    陆道尘苦笑,这个可能性,绝不能说没有。

    没有天劫出现,他自不知宁凡已化神成功,但料想,能令宁凡无法分身参加第一轮选拔,恐怕是出了什么变故。

    紫妃与屈舜太子,皆是不耐起来。

    他们给足了陆道尘面子,多等三日,既然这陆北不出现,便没有再等的意义。

    “陆道尘,再不开始擂战,则此擂战取消,本宫要凭武力扫荡罗云、夺图了!”紫妃凤目一沉,言辞带着威胁。

    “不错!区区一个元婴蝼蚁,耽误太多时间了…”屈舜的言辞亦有些冰冷。

    这雄踞罗云的两位化神巅峰发话,立刻得到场内不少高手的呼应。

    陆道尘咬牙,形势相逼,明智的决定是立刻宣布第一轮开始,缓解各方矛盾。

    但若无宁凡参与,此人必定失去名额,自己多年等待落空,这一切所作所为,又有什么意义…

    陆道尘,没有让步!

    一时间,云台之上,充斥着硝烟气氛。

    在这一关头,却有一道冷漠之声响起。

    “本将有个折衷之法,不知诸位可愿一听!”

    说话者,声音不大,但却在声音响起的一刻,令得在场化神中期以下修士,齐齐识海一震,双耳嗡嗡作响。响声久久不退。

    无数妖修面色唰地一变,齐齐望向出声之人。能有如此手段,岂是常人!

    那个方向,是净火部席位。

    一名银袍白发的妖将,傲然而立,周身化神后期气势纵横,冷冷出言。

    “本将冰枭族妖将——王枭!有个建议,希望大家听取!”

    他话语决断,根本不给任何人否决的机会,但他的身份。有这资格说出此话!

    “什么?此人便是此次上界降临的十将之首…真灵冰枭族人,王枭王将军!”

    “不知他有何提议…”

    议论之声四起,却在陆道尘干咳之后,徐徐安静。

    陆道尘皱眉望向王枭,暗暗寻思,此人想耍什么花样,姑且听听。

    “不知王将军,有何提议?”

    “呵呵,诸位的争执。王某皆收入眼中。争执的关键,不过是区区陆北而已…云将想要陆北参加擂战,这无可厚非,但我等十万妖族。却不可能为了区区元婴修为的陆北,如此苦等下去…所以,王某有个提议,希望云将一定得听从才好!”

    王枭的口气。咄咄逼人,令陆道尘一皱眉。

    “什么提议?”

    “陆北本人不能前来,却可让他妻子儿女。代为出战…妖祖有训,‘本妖犯法,可由妻儿抵罪’,同理,既然这陆北本人无法到场,便由他亲眷代替参比,等他本人到来后,再接替亲眷出战,如此便可省得我等苦等!”

    王枭的话,让不少妖族暗暗点头。妖族之中,确实有这个传统。

    一时间,应和之声,纷纷响起。

    “王将军所言不错!我等在此等了陆北三日,已给足罗云面子,陆北既然不来,便让他亲眷代替出战!”

    “速速开始第一轮选拔,莫要在拖延时间!谁是陆北亲眷,速速出列,否则,剥夺了陆北的参比名额!”

    甚至不少罗云妖族,都对着建议表示认同。

    只是迟迟无人走出,代替宁凡参比。

    唯有少数知道陆北家族没落的,才了解,这北漠城陆北,根本没有任何妻女的…

    陆道尘眉头皱得很深,这王枭突然出言,明里好似在调和双方矛盾,但暗地里好似犹在谋划什么…

    只是陆道尘根本没有时间想透王枭目的,因为在这个提议提出后,便是紫妃都表示认同。

    唯有屈舜,深深看了王枭一眼,看不出喜怒,只有不屑,

    “这王枭,心境浮躁,难以成为强者…我身份不如他,但他日飞升天妖界,却有资格与上界俊杰一较长短,只是那俊杰中,不包括王枭之流…”

    屈舜,有着千战不败的骄傲!

    他是下界妖皇之子,一路走来,不断挑战强者,脚踏骸骨,朝着更高目标攀登。

    他骄傲,强大,目中无人,看不起王枭、陆北,甚至这沉睡之地,让其稍稍侧目者,没有一个!

    “皇子,这王枭似乎有些不安分,他的提议,不知有何谋划,是否要回绝他…”一名妖界化神仆从,传音道。

    “不必!不论王枭有何目的,想针对谁,都不足为虑…且这个提议确实不错,让那陆北亲眷替战,我等也省得浪费时间!”

    “可属下听闻,陆北没有亲眷…”

    “他无亲眷,与我何干!”

    屈舜豁然站起,气势放出,大有一副再不开始选拔,便强抢界图的气势。

    这是威逼,逼迫陆道尘屈从!

    陆道尘长长叹了口气。

    王枭的方法虽好,但陆北偏偏没有亲人代替出战…

    “老师勿忧,陆北,有妻子呢…”

    一袭紫衣的陆婉儿,娉娉袅袅,走向陆道尘,惹起一阵香风。

    “呃,你是说,他留在将府的两个金丹妖婢?让她们代替出战?”陆道尘无奈摇头,那风女、茶女,在如此场面,修为不够,去也徒劳。

    “不,她们修为不足,我陆婉儿,修为却足够…我,便是陆北之妻!”

    陆婉儿一笑,莲步踏天而起,背后升起一双动人的紫火凤翼。

    步步生莲。香风阵阵,紫炎腾腾。

    原本她的容貌,便倾世动人,在催动凤翼灵装之后,她的身上,更多了一股空灵脱尘的气质,令在场任何看到她容颜的妖修,齐齐砰然心动。

    好美的女子!就好似坠落凡尘的凤仙!

    明明高贵,却又有狐仙的深情款款!

    那是一种矛盾的美,稚嫩的容颜。却有着蜜桃熟透的气质,寒冰般冷漠,却藏着火焰般的痴情,目光看不上一切男子,偏偏心中,始终藏着一个身影…

    “陆北有妻,我陆婉儿便是其妻,愿替他,进行第一轮比试!”

    元婴后期的气势。徐徐散开,地玄巅峰的凤翼,更令得无数高手目光火热,即便是…屈舜、紫妃。也目光一怔!

    如此高品质灵装,便是他们都难以获得,此女有此凤翼在身,怕是化神都难伤她…

    唯有裂土部土将。目光狠狠一怒。

    他一眼看出,这凤翼是他部将徐日所有…徐日被陆北所杀,双翼赠给爱妻做灵装么…呵呵。好一个风流的陆北…他,该死!

    陆婉儿并不知道,这一刻的自己,令多少男子瞩目、仰视,亦不知,有多少人垂涎自己凤翼灵装,垂涎着自己的身体,更不知,暗处是否有人恨上自己,有人想算计自己…

    陆婉儿亦不知道,自己一声‘我是陆北之妻’,已令无数男子,羡慕起宁凡的艳福。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不在乎,她心中有一丝羞涩,毕竟是第一次当着十万妖修的面,承认自己是陆北妻子…

    妖族的女子,总是大胆的,但陆婉儿似乎大胆地过分了。

    陆生失笑摇头,自己妹妹对陆北如此一往情深,他自不会阻挠,唯一担心的,便是陆婉儿代替宁凡出战,会不会有危险。

    能给元婴修士争夺的,仅有55个名额,但在座大修士,可是有很多的…

    有地玄巅峰的凤翼灵装,陆婉儿遁速堪比化神,倒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她仍是元后修为,跑得快,不代表攻击强,能否从大修士手中夺云、升灵台,还是未知…

    陆道尘反倒放下心来。

    当他目光落在那凤翼之上,立刻露出欣慰、感叹、惭愧的神色。

    “好一对凤翼,这凤翼竟是攻、防、遁一体,老夫都炼制不出…有此翼,便是化神,婉儿都可稍稍抗衡,自保有余…加上我罗云其他七名化神相助,婉儿灵台升紫品,不难…”

    陆道尘暗暗对七名罗云妖将传令,竟许可了陆婉儿的言行。

    她有此翼,可争名额!

    如此,宁凡虽迟到,名额却是保住了。

    会场中心,25600座白品灵台悬浮于天,飘若流云。

    一个个妖修跃跃欲试,第一轮筛选,终于要开始了!

    只要陆道尘一声开始,所有妖修便要尽最快速度,自场外遁向会场中心,择一座白品灵台登上。

    开始之后,唯有遁速最快的25600名妖修,才可抢到白品灵台,余者,淘汰!

    “开始!”

    陆道尘一句话,传彻万里!同时其自身,亦化作青烟瞟向会场之天。

    在这一刻,十万道流光,冲向会场中心,化神修士,几乎一个片刻,便挪移万里,个占据一个方向,踏足灵台。

    在那145道化神遁光中,陆婉儿化作一道紫色火烟,不弱于人,同样抢到一座白品灵台。

    心头暗暗一喜,只要自己有凤翼在身,定能帮宁凡保住名额。

    只是有一点,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这凤翼灵装,确实强大,可谓陆婉儿生平的巅峰之作,但正因强大,凭她一人,根本无法彻底炼化此翼…

    她一直在等宁凡帮她炼化双翼,只是未等到宁凡出关,却不得不用此翼,帮宁凡维护名额。

    心头一阵绞痛,面色一白,无人知,强行催动凤翼,有多痛…

    她不在乎,此刻她的身份,是宁凡妻子,她不知,宁凡一路走来,这种痛吃了多少。只是她却知,若自己承受不住这些痛,便不配做宁凡的女人…

    一息,二息…十息过去,25600座灵台,各自站上妖修。

    其中,化神145人,大修士1900人,余者皆是元婴后期!

    在所有灵台被人踏上之后,会场中心,立刻升起一道绵延五千里的阵光光幕,将中心笼罩。

    在这阵光升起一刻,所有没有灵台立足的妖修,都在阵光中,被传送出会场。

    一个个妖修,灰头土脸传送而出,望着这阵光暗暗乍舌。

    甚至有人不服、一时大意被人夺走灵台,想要攻破阵光、再次冲入会场夺台,但任何攻击轰在阵光上,皆被轻易挡下。

    任何元婴攻击,都无法撼动阵光,即便是化神后期一击,也无法彻底轰碎此阵。

    “凡虚级阵法!这陆道尘竟在云台之中,布下如此恐怖的阵法!”

    屈舜第一次目光一变,重视起陆道尘,此人修为不值一提,但这阵道之术,远超自己想象。

    传闻此人博学多才,阵、丹、卜、附灵、炼器等诸多方面,都极其精通,今日一见,果然不虚,难怪此人能被灵王宫看上…自己之前,倒是小觑此人了。

    阵光一升,便是另一个讯号…灵台争夺,开始了!

    接下了,25600名修士,必须混战、争夺,最终只有200人,能拥有紫品灵台!

    几乎在阵光亮起的一瞬,会场中心,云空之上,一个个妖修脚踏浮台,向身旁对手,发起攻势!

    云台之外,一个白衣身影,轻烟一闪,徐徐现身,没有惊动任何人。

    望着混战一片的云台中心,苦笑。

    “想不到领悟离日枪,竟意外激发真阳之力,令我半颗阴融神星,渐渐趋于圆满,如此拖延三日,才会没赶上第一轮考核…眼下看来,是婉儿在代替我么…”

    青年嘴角一笑,心头一暖,陆婉儿对自己,真的很好。

    而见识到陆婉儿强横的手段,他稍稍放下心来。

    那火凤灵装,根本不是飞遁那么简单,竟是攻、防、遁一体,飞遁之快,可激发火焰障壁防御,亦可催动火海伤敌。

    在那火海之下,便是大修士,也落败了好几位…

    “十一年不见,婉儿实力进步了。”

    宁凡一笑,但眼神忽然一凝。

    风起了,这风,让人不安

    风中,一名银甲妖将,窥探了陆婉儿一眼。

    那一眼,含有杀机!但下一瞬,眼神平淡如初。

    “那人似乎是王枭带来的上界妖将那杀机,是错觉么”宁凡皱眉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