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70章 斩凡化神(一)

第270章 斩凡化神(一)

    轮回残像,天帝药圃,宁凡长久伫立。

    日复一日,几乎每日,慕微凉都会来到药圃,坐在青石上,手中时时捧着那只蝶。

    所有心事,毫无保留,都对那蝴蝶诉说着。

    “小凡,你知道么,天妖界被人碎成醒界与梦界了…无数王族真灵,失去王血,更失去它们引以为傲的力量…”

    “小凡,你知道么,魔渊被人镇压了,以九座‘帝岳’,镇住魔渊九个入口…”

    “小凡,爹爹为我择的未婚夫,听说要返回天庭了…他最不喜凡间生灵,你切莫恼了他…”

    “…他没有回来,还好,我才不想嫁人了,我还没有玩够…小凡,你看,爹爹将‘界门钥匙’给我了保管,嘻嘻,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哦…界门那边,很危险的,是仙皇当年亲自封印,决不可打开…”

    时光如水,慕微凉日日在药圃闲坐,肩上总停着一只蝶,一只黑白相间、名叫小凡的蝶。

    蝴蝶的命,很短,很短,少的只能活半月,多的只能活2个月。

    在慕微凉柔软掌心,蝴蝶一日日生机枯萎。

    慕微凉感到心痛,这陪伴她不足两月的小蝴蝶,就要死了。

    这是一只敢以凡身飞上天庭的蝴蝶,它不应死…

    “如果你能修炼成蝶妖,一定是好妖…”

    她淡淡咬唇,开始在药圃忙碌,搜集百万年灵药的露水,给蝴蝶饮用。

    蝴蝶的生机渐渐复苏,而她则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发现,自己竟爱上了这小小蝴蝶。

    多么傻的女子,会爱上一只蝶…她便是这么傻。

    手脚笨拙的她,开始向天庭仙女,请教刺绣。一个个女仙,皆是目瞪口呆。

    以懒散、悠闲著称的天庭公主,竟然要学女红…

    自是无人敢不教她的。

    从此,青石上,多了一道忙碌的倩影,手捧仙针,在那一道白绸之上,刺绣。

    绣的不是龙凤呈祥,不是鸳鸯戏水,不是草木山河。而是一对翩翩起舞的蝴蝶。

    半黑半白的蝶,自然是小凡。

    而她,则是那普通到不起眼的另一只。

    “小凡,我为你留了守宫砂呢…你可要好好修妖,有朝一日,做个蝶仙,带我走…我不喜欢这里。”

    慕微凉认真地看着那小小蝴蝶。

    日月更迭,慕微凉始终是幸福的,没人了解她的幸福。亦无人可走进她的国度。

    这幸福,直到那一日。

    那一日,她没有来药圃。

    第二日,没来。

    第三日。没来…

    第十日,她面前憔悴,来到药圃,肩上停着小蝶。身后却跟着一个金发男子。

    男子长发如瀑,修为之强,实在是宁凡生平仅见。

    容貌看不清。但从此人举止、气度可以判断,这是一个俊美青年。

    青年金袍飒飒,跟在慕微凉身后,不言语。

    他在给慕微凉考虑的时间。

    “你没有骗我?如果我将界门钥匙给你,你就跟爹爹说,取消我俩婚约么…”慕微凉眼光犹疑道。

    “我怎舍得骗你…呵呵,你喜欢上这区区凡蝶,着实让我惊讶,你做事,总是这般出人意表呢,不过这也是无奈,作为‘掌情仙帝’,我是最不会勉强她人感情的,甚至,只要你将这钥匙给我,我便以仙帝之力,为你二人,牵起情线,即便陷入轮回,生生世世,也可重逢…如何!”

    “可是,这钥匙,很重要,万一…”慕微凉神色意动,即便肩头蝴蝶扇动翅膀,劝阻她,她也意动。

    “放心,我的实力,你信不过么,钥匙在我手中,无人可夺走。倒是放在你这里,很危险呢…”

    “那,那你不许骗我…”

    慕微凉轻轻咬唇,将一柄紫金色钥匙,递到金发男子手中。

    男子催动仙力,为慕微凉与小蝶牵起情线,而后,离去…

    在其走后,慕微凉终于松了口气,重新捧着小蝶。

    “小凡,你要快快修妖,快快化形,快快带我走…我不喜欢这里。带我去,凡人的世界,许我一生,手不染血…好不好…”

    蝴蝶第一次飞了起来,落在慕微凉脸庞,以蝶翼,轻轻抚摸慕微凉的侧脸。

    那手势,让宁凡一怔。

    这手势,他做过千万遍,轻抚纸鹤的侧脸…

    “纸鹤!难道纸鹤,便是女尸的魂魄!而那蝴蝶,莫非是…我…”

    “这,便是轮回?”

    好似一道无形的情线,将二人生生世世相连…

    好似有一根弦,在宁凡心头,触动。

    “前世,你是天帝之女,我是蝶…”

    他沉默,懂了。

    妖鬼林中,对慕微凉的特殊好感,沉睡之地,与慕小鬟的重逢。

    若他没猜错,纸鹤,是慕微凉三魂其中一魂,甚至是…主魂!

    而在同一刻,宁凡的脑海,浮现出一道白衣圣洁的倩影。

    舞袖招,七彩霞光动…

    若宁凡没猜错,那思无邪是…

    她来越国的目的,实际是…

    “我,懂了!”

    这一刻的宁凡,目光变得深邃起来,黑白分明。好似一个眼光,便能看透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这是一颗种子,一颗轮回之力的种子,限于修为,宁凡无法领悟,但有朝一日,这颗种子生根发芽,甚至足以让宁凡拥有改变轮回的力量!

    他没有多言,负手立在青石之畔,等待。

    曾经在女尸的残损记忆中,他看到慕微凉遭人背叛的景象。

    他知道,在慕微凉将界门钥匙递给那掌情仙帝之时,这命运,便再难改变。

    那个人,没安好心!慕微凉傻傻看不出,宁凡岂能看不出。

    掌情!甚至慕微凉这傻丫头,会爱上一只蝴蝶,其中未必没有此人算计!

    妖族灭。魔族镇,接下来,轮到天庭神族了么!

    “掌情仙帝,此人,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风起天庭。

    这长风,令人不安,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气势,席卷整个天界。

    在天空之上,忽而现出一尊不可测量的紫金巨门。

    一道紫金光芒飞逝门扉。旋即,巨门开!

    在这一刻,无数道惶恐、惊怒之声,从天庭每一个角落,传来!

    “界门开了!不好!‘它’要回来了!”

    “是谁!是谁开的界门!界门钥匙,陛下给予公主保管,难道是,她!”

    “可恶!这微凉公主,不识大体也就罢了。竟犯下如此弥天大错,若避过此劫,即便此女是公主,老夫也要奏请陛下。诛杀此女!”

    一道道怨恨之声,传来,一道道真仙之影,腾空而起。冲向巨门,试图重新将之封印。

    但当数以万计的真仙,逼近巨门、试图封印之时。巨门之中,一道金影一步踏出,化作一个金发男子。

    此人手中,捧着一颗血淋淋的眼珠,有拳头般巨大。

    无数真仙看到此眼珠,立刻大惊。

    “天帝之目!你剜了天帝之目!你做了什么!掌情!这一切,是你干的么!”

    “掌情?我的名字并非掌情,而是…”

    金发男子说了什么,但那个名字,宁凡听不清,仿佛传入耳中的一刻,立刻被一道奇异之力抹去。

    宁凡终于明白,自己为何看不到此人面容…不是看不到,而是看到后,记忆被生生抹去!

    轮回之力!

    “死!”

    金发男子的真正姓名,让真仙颤栗。

    他袖袍一卷,一道金色光圈,以圆扩散,在圆散之后,第一批冲向他的真仙,纷纷暴散成血雾而死…

    不屑地将天帝血眼,抛向脚下药圃,在那里,立着一个泪眼婆娑的女子,望着爹爹的眼睛,心痛。

    那眼睛望着慕微凉,似乎在怨恨,怨恨她为何开启界门。

    “不是我,不是我开的门,不是…”慕微凉想要解释,但她知道,爹爹拥有无法听到她的解释。

    天庭,今日之后,怕是要灭了…

    她抬起头,望着那高高在上的金发男子,痛心。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开门…为什么要背叛天宫,父皇那么信任你,我是那么相信你…你却…”

    “呵呵,慕微凉,你还不懂么…我本是界外之人啊!你乃天帝之女…是我的…仇人!愚蠢的你,做了更愚蠢的决定,所以,你可以死了…”

    金发男子,一指点下,诸天崩溃。

    那一指之力,正对慕微凉,若指落,此女必死,魂飞魄散,不得轮回。

    那一指,可寂灭轮回!

    在这一关头,慕微凉颤抖的香肩上,一只黑白相间的蝴蝶,抖动了翅膀!

    仿佛一道灰光,直冲上天,其遁速,远超金发男子想象。

    “凡蝶,凡蝶怎会有如此遁速!啊!”

    他惨叫一声,因为那蝶,撞向其左目,并将那一目,一撞而碎!

    足以轻易灭杀无数真仙的金发男子,竟被一只看起来毫无法力的小小蝴蝶,碎了一目。

    只是这一撞,反震之力,却让蝴蝶自身,粉身碎骨…

    但它,终究保护了慕微凉。

    慕微凉捂着嘴,心如刀绞。

    她捧着自天空坠落的残灰,那残灰,是小蝶不自量力的下场。

    “区区凡蝶,敢抗衡我…真是不自量力!”

    “闭嘴!你,不如他,不如,永远不如!”慕微凉的眼光,露出怨恨之色。

    以她的个性,从来不懂得怨恨,但今日,她懂了!

    “以我掌情之命,从今日起,剥夺神族之心!”

    金发青年神情冷漠、不屑,但心头,却着实震撼着,即便他不愿承认。

    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便足以引起飓风,改变一场轮回。

    在蝴蝶身死之时,天道轨迹,偏移了!

    心神彻底从轮回钟抽回。

    宁凡双目时而纯黑,时而纯白,分外诡异。

    他抚摸轮回钟。眼神徐徐清明,喃喃道。

    “我的前世,是一只蝶…一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蝶,但这蝶,伤了掌情,救下微凉的魂…”

    “掌情…此人,究竟是谁!”

    宁凡闭上眼,再睁开时,双目已恢复正常。

    轮回,不是如今的自己可以触碰。

    掌情。亦不是如今的自己可以抗衡。

    知道的越多,未必越好,想要看清过去,唯有拥有更高的实力。

    至少…成为仙帝!

    “纸鹤…我说过,这一世,我不会让你手上染一丝血,不会…”

    散了所有心思,宁凡面色不动,转身离开轮回钟。对身旁的秃头麻衣老者,抱拳!

    “多谢前辈两次相救之情!若有一日,宁凡能入天界,必定报答此情!”

    “少来。老夫可不想与你扯上任何关系…能看到轮回的人,太可怕,可怕…不过,若你有朝一日。飞升北溟天,或许…可以来我玄武星坐坐,抛却轮回之力。老夫对你这小子本人,还是很看好的…”

    “前辈有请,晚辈若有机会,自会来玄武星拜谒…尚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宁凡本欲向老者询问,谁是掌情仙帝。

    但想想,放弃了这个打算。

    现在知道这些隐秘,不是时候,而且,或许连眼前的老者,都未必知晓谁是掌情。

    “老夫梦玄子,为四溟天界掌碑仙帝…走吧,去斩凡第三步,第三步是问道崖,稍后你只需要朝崖下一条,摔死**凡胎,就可度过…”

    “问道崖…”

    宁凡记下此言,随老者步步穿行云海。

    心有疑虑,再次抱拳,问道。

    “不知北璃姑娘与一清道友何在,他们气息,似乎已不在云海…”

    “他们走开了,被老夫赶走了!都是因为你!小子,老夫好心告诫你一句,轮回之力,不是你的境界可以触碰的,下一次,你不见得好运,有老夫救你第二次!”

    梦玄子暗暗腹诽。

    身后跟着的这小小青年,修为不高,但每次所为,必定是惊天之举。

    融灵敢神念化线,化神敢敲响轮回…人们都说年少轻狂,但这青年,根本不是轻狂的程度,太狂…

    这并不奇怪…毕竟宁凡的前世,便敢以凡蝶之身,飞上天宫。

    他的人生,从没有不敢二字,只要有可能成功之事,他都愿意去尝试。

    与其考虑失败,不如考虑如何避免失败。

    问道崖,是一座七百万丈的巨峰。

    梦玄子一拂袖,天地一颤,好似波纹荡开,二人已跨越无数距离,出现在问道崖之巅。

    这种遁速,实在是宁凡生平仅见,比老魔高了太多…

    宁凡可以想象,在下界嚣张霸气的老魔,在上界,官位未必多大…至少在仙帝面前,很小。

    七百万丈的高峰,天风之强,足以将化神之下的修士统统刮走。

    但宁凡步履坚定,玉命第二境的肉身,可不是白来的,岂能连天风都挡不住。

    峰顶万丈开阔,并有紫雾缭绕。

    梦玄子在万丈紫雾外收住脚步,不耐道,

    “此问道崖为仙皇所立,为斩凡第三步。好了,臭小子,跳下去,摔死自己,然后你就可以化神了!”

    “跳下去…”

    宁凡拳头微微一握,行至崖边,向下一看。

    七百万丈之下,无法看清,但隐隐约约,可见密密麻麻的血尸、骸骨,似乎都是往年化神跳崖的修士,留下的凡胎。

    坠崖,脱凡胎,若是之前,宁凡或许会认同这种做法,但经过十步桥、轮回钟之后,宁凡却感觉,这问道崖,既名为问道,就不该是跳崖这么简单,否则,为何不叫‘脱凡崖’‘坠骨崖’更为贴切?

    仙皇立下斩凡三步,看似让修士斩断凡尘,指责,却在必斩凡尘的境地中,留有一线机缘,唯有不斩凡尘,才能抓住那机缘。

    十步一幻,君莫回头…但宁凡偏偏回头,心境有了极大提升。

    轮回一响。君道成空…但宁凡之道,不仅没有在轮回钟声中成空,反倒窥探到轮回、明悟了凡尘,道心更加坚定,气运亦改,威压亦提升。

    每一步,都有机缘,那机缘,似乎是仙皇对敢于保留凡心的修士,一种奖励。

    仙皇。亦思凡…正因有凡尘牵绊,有道心挣扎,他才会那么强大。

    修道,终究修的是强大之心,这是宁凡在十步桥上感悟。

    坠崖自尽,确实需要胆魄,胆小之人,看到七百万丈高度,便不敢跃下。

    但自尽。无论什么理由,都是逃避,逃避**凡胎的自己,逃避弱小的自己。逃避卑微的自己…

    弱小不可耻,卑微不可耻,**也不可耻…有了这些,人才是人!

    纵然是仙。但仙之一字,实际左半部分,仍是人!

    当年在鬼雀宗。丑汉云烈问了宁凡一个问题,何为仙。

    当时宁凡,仅仅是凭乱古记忆的道悟,去回答。

    仙,是站在山上的人!

    而现在,宁凡就站在山上,站在问道崖之巅,他心头,对这一句话,忽然有了空前明悟。

    站在山上,便是仙。

    下了山,便是人。

    这才是仙皇认为的修真之路。

    他轻吸一口气,没有跃下。梦玄子的不耐之色,化作一丝赞许。

    他的不耐,都是装的,他仅仅是想考校宁凡,能否看破问道崖的真意。

    “你,为何不跳!为何不脱去凡胎!”梦玄子故意朗声问道。

    “为何要跳!”宁凡仰头看天,目露精光。

    “我站在山上,便是仙!既然是仙,何来凡胎之说!这山,亦是一种比喻,只要凡人将心境,放在那比仙更高的山上…他,就是仙!”

    一只蝴蝶,如何可凭凡人之身,飞上天庭?

    因为这蝴蝶,眼中从未想过仙凡之别,在蝴蝶的眼中,它自己,本就是高高在上的仙!

    它或许没有法力,但心境,却比任何真仙都要高傲!

    “我是那只蝶!我在此,不跳崖自尽…我要在此,问道!”

    在此声音传出的一刻,梦玄子哈哈大笑。

    “你,果然是妖孽之才!当年老夫在这问道崖,犹豫了七七四十九日,才看破真意,没有跳崖,你却短短数息之内,便看破关键…你有资格在此问道!”

    梦玄子刚刚言罢,万丈崖巅,紫雾一笼,幻境重重。

    这一刻,梦玄子的目光,升起空前严肃。

    “问道幻境,是这斩凡三步,唯一可增加修为的一步!修士所修,乃是心!心若坚,法力自涨!所以,当修士修为跨越修真七境后,一步成仙,若想屹立于巅峰,很少会再服食丹药、灵果修炼,那些都是假借外物的手段…想要达到巅峰,必须要有坚定如这七百万丈巨岳的道心!”

    “你虽妖力化神,但因以人身为主,法力却是你的根本。幻境之内,你每多逗留一日,法力可增十甲子,六百年…六百年,一场轮回,一日便是一轮回…寻常修士,能撑六日,但罕有撑过七日者…老夫当年,撑过97日,你,能撑几日!”

    紫雾之内,宁凡眼神茫然,出现在一片竹篱笆中。

    他手中捧着瓷碗,装着鸡食,却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童之身。

    他茫然望着鸡食,感觉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记得,我应是在问道崖,问道…咦,问道崖是什么,问道,又是什么…”

    忘了,一切都遗忘,在这幻境之中,一切过往,似真似幻,如梦如烟。

    “凡儿,快快喂了鸡,将这篮鸡蛋,拿去给塾里的先生,拜师习字,也省得你日日无所事事…”

    一个麻布旧衣的女子,提着一篮鸡蛋,没好气递到宁凡手中,旋即,宠溺得摸摸宁凡的头。

    “傻孩子,又在发呆了?”

    这女子是孩童母亲,与孩童相依为命。

    她衣衫虽旧,但容颜却好似蒙尘的珠宝,是村中有名的美女。

    其名,宁倩…

    宁倩又是气又是好笑,自家孩儿,总是爱发呆,每次发呆,还偏偏自称,梦到自己成为神仙。

    世间,哪有什么神仙…

    “不要发呆了,乖乖去拜师傅,读书习字…”

    “可是,我真的梦到,我成了神仙…我还梦到纸鹤,成了天帝的女儿…”

    “傻孩子,那是梦而已…纸鹤是王木匠家闺女,哪会是天帝的女儿…去吧,好好读书习字,将来有了本事,娘帮你跟王木匠家提亲…”

    “是,娘…”

    小童接过一篮鸡蛋,神情微微失落。

    他看着天空飘渺的紫色流云,微微疑惑。

    “那些杀戮,都是梦么…”

    “在这里,我有娘,有纸鹤,很幸福,但应该,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呢”(未完待续……)

    ps:  感谢妖幺儿112、兰色妖姬的打赏,感谢zhou玉an性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