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67章 十步桥,北璃

第267章 十步桥,北璃

    道童一清,来自虚空界玄武星,当年在鬼雀宗,宁凡服食炼神草,一个不慎,悟出神游万里的神通,神念化线,穿透界面,没入虚空界,若非玄武星某个大能出手,怕是宁凡已识念崩碎,葬身虚空…

    道童持符传音的师姐,名为北璃…

    此地为云海,三碑为刻名所需,在刻名之前,还有斩凡三步。欢迎来到阅读

    最让宁凡在意的,是黑色姓名,老魔那么滑溜的人,刻名都是黑色,这黑色,必定有特殊含义!

    “敢问一清道友,神碑姓名,何以用色彩区分?”

    “不瞒道友,这色彩,便是修士之气运…寻常修士,斩凡化神,法看到气运,所刻姓名,往往便是前五色。若有手段惊人之辈,能识气运之色,便可获赐‘凝运成笔’之术,凝‘气运之笔’,在道碑刻下蓝色甚至紫色之名,一旦刻名成功,此修士气运会得到道碑加持,若是紫色,则此修士碎虚成仙的成功率,至少高于常人一成!”

    一成!这几率,对于万中一的成仙几率,是极为恐怖的。

    在一清看来,宁凡能识别气运,若凝气运之笔,起码可刻印蓝色姓名,将气运提升至蓝运。

    化神之时,便是蓝色气运,若有机缘,一步步将气运提升至紫色,未必不能。

    此人,有望成仙,值得一清重视!虽是下界修士,一旦飞升,说不得,二人还有道缘。

    “黑色又是何意?”

    宁凡心头苦笑,紫色气运,如此逆天,可叹的是,自己气运已污…扶离醒血,好处不小,代价,便是自污气运。

    传闻黑色气运,成仙望,但老魔便能成仙,自己为何不能!

    “黑色气运,别名‘成仙望’…这种气运,持有者需逆天而修,仙途坎坷,运数极差,天劫极强,成仙几率极低…真魔逆修,便算得上成仙艰难,而黑色气运的逆修,能成仙者,百万一…莫说道友法获此气运,即便有能力,在下也不建议道友刻出黑名…”

    一清道童,一番良言相劝。不过可惜,宁凡的气运,除了黑色,还真刻不出其他颜色。

    宁凡心思飞转,种种迹象看来,洞虚所言的化魔,多半是指以气运之笔,刻下魔运了。

    扶离醒血,气运已黑,命格已变,魔运是注定的…

    魔运法改变,也须改变,如此,该考虑的,应是斩凡三步。

    “斩凡三步,为哪三步?”宁凡问道。

    “呵呵,道友刻名气运,需由北璃师姐处理,在下做不了主。但斩凡三步,在下倒可带道友前去。这三步对常人稍有难度,却也不大,但对道友而言,想必是轻而易举了…第一步,为‘十步桥’,十步一幻,君莫回头,百步渡桥,往昔陌路。此桥传闻为仙皇立道所建,过此桥者,对修士心境有不少进益。”

    “寻常修士一日可行十五步,七日之内可行完此桥。而此桥幻象,以七为阶梯,第一个七日,幻象加剧,化神亦法挣脱,第十四日,炼虚亦会被蛊惑,第二十一日,碎虚都有凶险…曾有碎虚高手,yu以此十步桥抗衡心幻、锤炼心境,结果在十步桥呆了超过二十一日,第二十二日,他再难走出此桥,最终,被幻象所吞噬…道消人亡…”

    一清一面介绍,一面领着宁凡,穿越重重云海,行至一座云雾之桥。

    桥边有碑,名为‘十步’,桥下有渊,深不可量。桥身被紫色雾气遮掩,那紫色雾气,可演化诸多幻象。

    “这便是十步桥么…十步一幻,君莫回头…这是要与往昔告别么…”

    宁凡立在桥碑边,眼中忽然一惊。

    这‘十步’二字,字迹很熟悉…他,认得!

    这字迹,与那‘送君一死’的笔迹,几乎一般二!

    “这十步桥,竟是书写名古卷的绝世真仙,所立!”

    宁凡不得不惊,据道童一清所言,这十步桥是太古仙皇所立,那么,若立桥者与书名古卷之人为同一人,则送君一死四字,是仙皇所写么!

    太古仙皇,此人是乱古大帝之师,是十亿世界之主,如此高手的真迹,竟落在自己手中…

    “不知卖了那四字,能否用赚的钱,买一个雨界…”

    宁凡徐徐收起神色。

    “请道友登桥斩凡!”一清道童朗声一言,桥上浓郁的紫雾,其中浮现一道容人之路,供人登桥。

    在这紫雾分散的一刻,宁凡瞅准时机,一步登桥!

    立身云桥,紫雾愈合,宁凡顿时感到一股莫大的仙威,覆压在自己身上,好似数座山岳,背负在肩上,令自己脚步难挪半步。

    仙皇之威!在这威压之下,论仙帝,抑或凡人,都只有寸步难移的感受!

    苦试果,宁凡闭上双目,不再前进。

    丝丝化神后期之威,带着血芒,覆盖全身。

    血芒出现的一刻,宁凡蓦然睁开双目,挣脱仙威,踏出第一步!

    一清道童面色一变,暗暗称奇。

    若他没感知错,这宁凡虽未化神,但威压已是化神后期,不弱自己!

    “所谓万事开头难,第一步,往往是修士最难跨出的一步,资质寻常者,在这第一步困上数个时辰、甚至数日的,皆有,但似此子这般,登桥不超过十息,便跨出第一步者,四天仙界,亿万化神俊杰,能做到的,不超过十万人!只是不知,此子挪动第一步之后,可一口气,走完几步…”

    一清目光虚眯,在他注视下,宁凡足尖连点,竟瞬息之间,跨过整整九步。

    每一步,迫大势成剑,以势剑挡仙威,这九步,一清自问,唯有自己突破化神后期以后,才能踏出!

    “九步成剑,一气呵成,若此子一口气走完前十步,唤出第一道幻象,在四天仙界亿万化神中,他可排万名以上…”

    九步,已是宁凡踏天九步的极限,九步之后,剑势至巅峰,一落千丈,沉重的仙威,几乎令宁凡法喘息,莫提踏下第十步。

    道童的话,落在宁凡耳中,分明是赞美,但宁凡却感觉刺耳。

    即便自己一气呵成、踏下第十步,也仅仅算是四天化神一万名的实力么…四天仙界的神魔传人、青年俊杰,这么多么…

    “一万名,不够!当年师尊在此,又获得了多少名…不知,但肯定不是,一万名!”

    血色威压狠狠一震,将紫雾仙威稍稍震散,宁凡一步决然,踏出第十步。

    第十步强行踏下,仙威一震,他只觉喉咙一甜,几yu咳血。

    但这股逆血,他偏偏不咳,偏偏不咽下,一旦咳血,则力崩,则第十步,便是他的极限。

    “此子果然一气踏出十步!十步一幻,在此处,此子会面临第一道凡尘幻象,第一幻,往往代表着此子第一个死仇,却不知这第一死仇,会是何等修为…”

    十步一停,宁凡身前,徐徐浮现一个黑袍修士,七人神情淡漠,面目年轻,声音却沙哑苍老,融灵后期修为。

    天离宗外门长老,将纸鹤擒入合欢宗、yu收之为鼎炉的吴东南!

    宁凡亲手所杀的第一人!

    道童一清目光动容,失声道,“此子第一个仇人,竟是融灵后期…”

    他动容,并非融灵后期修为多高,只是作为第一个仇人,这个修为,确实不低。

    再强的修士,也是从凡夫开始修行,修士第一次所杀之人,一般都是凡人,或者有辟脉小辈…第一个仇人为融灵,若非这宁凡**到融灵才犯杀戒,便是在刚刚修真之时,便将剑锋,指向融灵…

    “此幻象,此子破去不难,却不知他能否一气不断,接着跨出第第十一步,若他可以,则他可列入四天化神前九千名…但,他应做不到吧,刚才第十步,他极为勉强,几乎咳血…”

    宁凡目光落在吴东南身上,眼中一丝寒芒,闪烁。

    那吴东南,明明是幻象,却又比逼真。

    甚至面对宁凡,还面色狰狞,放着狠话。

    “宁凡,你敢杀我,你竟敢杀我!此事若让我天离宗邪宗主知晓,你,必死!”

    吴东南狠话放到一般,神智渐渐清醒。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似乎死去太久,在这段时间,宁凡早已不是当年斩杀自己的辟脉五层小辈!

    眼前的宁凡,气势高不可攀,就好似一座不可跨越的山,但因为逼近化神,气息几乎丝毫不露,而使得吴东南初见宁凡,仍未察觉此子厉害。

    但随着宁凡眼中寒芒升起,威压毫保留!

    化神后期的威压,落在吴东南的虚幻紫雾之身,令得他心中,升起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这,这是什么修为!金丹?!不,越国金丹,没有一人,有此威压…难道是,传说之中的元婴期,对,一定是元婴期!但,这怎么可能,宁凡这蝼蚁,怎会成就元婴,这不可能!”

    对吴东南而言,元婴期,便是传说之境界。

    只是当宁凡血红色威压镇下,吴东南却胆寒发现,对方仅仅一个威压,便让自己的紫雾之身,崩溃!仙脉,寸寸粉碎!识海,化为乌有!仿佛一生道念,都在宁凡一道威压下,湮灭!

    “这是化神后期之威…吴东南,当年你谋害纸鹤,这仇,便是斩你生生世世,我也不会遗忘…死!”

    威压一震,吴东南肉身崩溃,唯有一颗头颅,落在桥上,不可置信望着宁凡。

    此幻象,名为幻,但幻中又有真,这便是仙皇的手段,真虚只在一念间!

    “化神后期,化神后期…”吴东南吓傻了,这化神二字,比元婴强数倍,对他而言,是传说中的传说。

    第十一步,宁凡踏下!

    这一步之下,他黑发变长,风自动,白衣化作纯黑,左脸浮现纹路。

    一步,将吴东南头颅踏碎!

    旋即步伐不停,举重若轻,跨出第十二步,十三步!

    宁凡修真至今,自创二术,一为踏天九步,二为墨流分神术。

    第十一步,不是其终点,不是!

    道童一清,眼露震撼,若他没有看错,宁凡化为黑色墨影的手段,竟是碎虚神通,化身之术!

    在化身之术加持下,宁凡轻而易举行至第十九步,并一步,踏足第二十步。

    “一气踏出二十步,此人一旦化神,在四天化神之中,名列前五千,绝对不难!第二道幻象,一般而言,都是修士一生最想杀、却未杀之人…不知此人的仇寇,会是什么修为…”

    一清言语刚落,旋即目光大震。

    在宁凡身前,紫雾凝聚的,竟是一尊万丈黑甲巨人,流露着碎虚第五重的惊人气势。

    “碎虚五重,涅槃魔脉!此子所必杀之仇,竟是如此高手!”

    面对巨人万丈之身,宁凡渺小如蝼蚁。

    只是这蝼蚁之身,眼光却凛然不惧,仰头逼视巨人。

    “韩涅天!”

    “大胆!本皇之名,是你这小小蝼蚁可称呼的么!你等着,百年之期,马上就到,你师尊会死,你也难逃一死!古魔道,碎骨成兵!”

    黑甲巨人生生咬下一指,诡异地滴血不流。

    一根小指,便是一座小山,指骨化作黑光,演化十万魔兵,个个穷凶极恶,有着金丹巅峰实力。

    十万魔兵,yu彼此合并,但宁凡屈掌一抓,云海日光,皆被其握在掌中,化作一柄璀璨金枪。

    “古魔道,碎骨成兵么…十万金丹,合一千元婴,合十名化神,十神合一,可达到化神巅峰…在你骨兵未合之前,此术,可破!”

    掌力一拍,金枪好似极光,刺入十万魔兵之内,化作日影,炸开!

    此为离日枪,为化级中品妖术,宁凡还是第一次施展,便面前凝出枪身。

    这一枪之力,十万金丹骨兵,俱是重伤。

    在剑念一扫之下,墨影袭来,十万骨兵,纷纷横死!

    “你这虚假的涅皇,给我滚!”

    宁凡目光好似带着天威,一个注视下,黑甲巨人轰然崩碎。

    幻象之中,有虚有真,若吴东南偏向真,则涅皇未死出现,自然是虚…

    一清目瞪口呆,一般化神修士,若遇上第二个幻象为碎虚高手,必定是苦等一日,一日后,幻象散,紫雾减轻,君不回头,可继续前进…

    哪有人当真以术法去斩杀幻影、以一个目光,震碎碎虚虚影。

    “看起来,是我低估此子了…此子绝对有一气走完十步桥的实力,在四天仙界,化神之列,可入千名以内…之所以只是千名,还是因为此子修为尚低,一旦此子入化神中期,必名列五百。若化神后期,必入前百,若化神巅峰,必入前五十…我绝不会看错,此子,是一个天才!”

    二十一步,二十二步…三十步。

    宁凡发现,只要这一气未断,持续下去,紫雾幻象对自己而言,是绝佳的心境养料。

    仅仅斩灭两道幻象,自己心境,已达到化神初期。

    四十步,五十步…九十步,一个个往日仇敌,昔日好友,纷纷浮现,最后,甚至有宁凡在吴国之时的养父宁大牛出现,在宁凡身后,声嘶力竭呼唤,但宁凡,毫不回头。宁大牛,其养父,虽有恩,亦有仇,恩仇难以分说,但让其留步,资格不够。

    在九十九步,宁凡收住脚步。

    宁凡凭化身之力,横行十步桥,但在即将跨出第一百步之时,他微微一顿。

    下一步,尚未踏出,他却油然升起一种温暖、怀念的感觉。

    十步桥,这最后一步,会出现什么幻象。

    从始至终,宁凡没有停留,莫谈回头。

    但踏下第一百步之后,他蓦然一顿,

    他隐隐感觉,踏下这一步之后,身后紫雾,化作一个女子,伸出淡黄衣袖的手臂,轻轻自身后,揽住自己的脖颈,气息微弱地呼唤,

    “孩儿,我的…孩儿…记住…你姓云,不要恨爹爹,他只是忘了我们…当他记起你的时候,会如约来此地,接你回家…”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一刻,宁凡心头,好似有一道弦,崩碎。

    “这声音,好耳熟…是,娘…”

    第一百步之后,他本可一步离开十步桥,完成斩凡第一步。

    但宁凡,没有离去,却轻轻转身,回头。

    十步桥外,道童一清面色大变,论是凡人,抑或碎虚,在十步桥上,都决不可回头。

    一旦回头,便会被紫雾所侵,被幻象所迷,沉沦幻象,最终碑紫雾所吞。

    “宁道友,不可回头,不可!”

    一清的声音,终究迟了。

    只是在宁凡转身之后,其双目,却根本没有丝毫蛊惑、迷惘的表情。

    他回头了,但是,竟然没有沉沦幻象…这怎么可能!

    “亘古以来,十步桥上,人可回头而不迷失…此子,难道会是第一个?!他是如何做到的!”

    十步桥上,宁凡轻轻转身,望着眼前神情憔悴的温婉女子,心头一暖。

    这女子,淡黄衣衫,好似二十七八的容颜,但又让宁凡隐隐眼熟。

    曾在云若薇梦境中,见过一个黄衫女子,与此女容颜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眼前之女已为人母。

    “孩儿,我的孩儿…”那女子,慈爱**宁凡的头,眼带欣慰。

    而宁凡徐徐闭上眼,微笑。

    “这就是我宁凡的娘亲么…”

    父母,令宁凡自小坚强,但心中却终有一道残缺。

    那缺少的温情,被弟弟宁孤、师尊老魔、妻子纸鹤弥补,但弥补终究是弥补,若未曾体会过父严母慈,便谈不上斩凡。

    “娘,你还活着么…真好,这是否是说,有朝一日,我还能见到爹娘…”

    宁凡屈指一点,没有动用丝毫法力,那黄衫女子,却自行化作紫雾崩碎。

    这幻象,和涅皇一样,偏向虚假,原因,定是因为娘亲还活着,活在某个地方…

    “我曾厌恶修道,但若不修道,我便永远法登云海,踏十步桥,发现娘亲在世的事实…”

    “所以,修道是对的,所以,我应斩凡…这斩凡二字,并非是斩去心头凡尘俗缘,而是要斩掉凡夫俗子的脆弱内心…修真,修得不是法力,而是一颗强大的心。”

    “十步桥上,若不回头,便少了一番挣扎,若回头,却未斩断渺小的自己,则会沉沦幻象,碑紫雾所吞…我之所以回头,却未被紫雾所吞,因为我的心头,没有迷茫,在听到这声音的一瞬,我便坚决决定,要回头看看,我娘亲的模样…”

    “斩凡二字,世人,误解了!”

    宁凡转身,一步踏出十步桥。

    他一言一行,落在道童眼中,化作一道道惊涛骇浪。

    精辟!

    这斩凡之论,简直前古人、后来者。

    世人皆因为,斩凡是要斩断凡尘,殊不知,那个凡字,指的却是自己…

    “恭喜宁兄,度过斩凡第一步!一清敢断言,若宁兄生在四天,怕是诸天青俊,能有宁兄才华比肩者,不出十人!即便生在下界,但凭宁兄道心之坚,不为凡尘迷惘,这果决,飞升四天,亦是早晚之事,一清会在四天仙界,等待宁兄飞升之日,那一日,必不会遥远!”

    “客气了…请道友带宁某,直接前往斩凡第二步吧!”

    二人尚未移步,云海之中,却有一道紫色剑光,泛着琉璃之影,渺然飞来,飘然绝尘。

    琉璃剑影之上,一道紫色倩影,小褂罗衫,软鞋生香,目光望向宁凡,异彩连连。

    “好一个斩凡之论…北璃自问见过不少俊杰王孙,但能如公子这般、于十步桥上回头者,倒是第一次见呢…”

    一道紫烟,自远而近,收剑现身,却是一个清秀可人的紫衣女修。

    淡唇轻启,莲步轻移,香风阵阵。

    目光清冷,不需多言,便让人觉得遗世duli。

    秀额之上,有两颗紫色星点。眉宇间,依稀与北小蛮相似…

    “遗世宫北璃,拜见公子…”

    紫衣女子不屈身福礼,反倒英姿飒爽地粉拳一抱。

    半步炼虚的修为,使得其步步之间,都有丝丝虚空之力缭绕。此女距离突破炼虚,不远矣…

    宁凡抱拳还礼,心头却一怔。

    此女是遗世宫之人,姓北,莫非,是北小蛮的姐姐么…

    北小蛮是遗世宫四小姐,这位北璃,又是几小姐…

    微不可查将元瑶玉收入储物袋,他,万一此女真是北小蛮姐姐,被她看到元瑶玉,自己多半会有麻烦。

    而若这彬彬有礼的女子,真是北小蛮姐姐,那宁凡倒要奇怪,同样是姐妹,怎么一个如此刁蛮,一个如此知书达理了。

    “斩凡第二步,为‘击钟问道’,敲响轮回钟,澄澈心中思凡之心…寻常修士化神,顶多敲响3次轮回钟,当年北璃化神之时,共敲响11次…不知公子,能敲响多少次…”

    北璃神采奕奕,丝毫不因宁凡下界修士的卑微身份,而有丝毫鄙夷。

    在她看来,越是起于微末的修士,反倒越迷人…

    宁凡暗中催使窃言术…

    此女,果然是北小蛮姐姐,遗世宫,三小姐,‘紫青剑’北璃!

    比北小蛮,温柔十条街,至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