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64章 约会妖妃

第264章 约会妖妃

    男子与女子不同,女子若疲惫、痛苦、委屈,会寻姐妹倾诉,男子,却只能将所有疲惫,藏于背影,深埋于心,化作更沉重的步伐,前进…

    无人知晓,亦不需理解,只求走过的每一步,问心无愧。

    宁凡心有疲惫,这疲惫,实际是化神之境的心魔作祟,诱导他放下一切责任,回归凡尘。诱导其修为崩溃,心境脆弱失守。

    只是心魔虽厉,终究只是心魔,能乱宁凡之心,却难改其志。

    只是眼前风雪,虽与七梅如出一辙,但背负越多,便越难转身,更难回头。

    “七梅虽好,但那段岁月,再难回去…”

    宁凡眼中迷惘徐徐消失,精芒闪烁,斩灭丝丝心魔,心境一步步朝化神靠拢。

    一步,踏过风雪,踏过寒梅,踏过所有往事,好似,斩凡!

    步履坚定,一丝丝气势,都收敛入心,朴实无华。

    从凡人,到元婴,每一步,其气势都更加锋锐。

    从元婴,到化神,每一步,其气势都更加内敛。

    这是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

    跟在宁凡身后,望着那瘦弱却可靠的背影,陆婉儿芳心一颤。

    她渐渐升起错觉,宁凡的气息,渐渐如凡人般低不可闻。

    “陆北…不,宁凡…他快要化神了…哥哥说过,当大修士的气势,彻底收敛于心,与凡人再无差别之时,这便是化凡归神的最后一步…斩凡!”

    陆婉儿眼波流转,第一次在明玉楼与宁凡相遇,如在昨日,当时的宁凡,妖力尚只是元婴初期…短短一年有余,他却即将化神…

    “宁凡,你太优秀…优秀得让我。不敢高攀…”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宁凡轻轻一弹婉儿额头,亲昵之举,令这小狐狸,心神一荡,转而露出笑靥。

    郡府,罗天殿。

    不须任何通报,宁凡与陆婉儿,直接步入府内殿中。

    殿内,陆道尘脊背佝偻。正背对二人,望着大殿内的一副画像。

    这画像,明显刚刚翻新,其上所画,是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天将。

    此人一袭虎头金甲,双目精光逼人,负手立在金焰车车头。

    拉动金焰车的,是九头妖兽,血脉各异。有六个头的树鸟。有血色蛟龙,有云兽,有大蛇,斑豹。

    金焰车经过的土地。是一座座灵气盎然的药园。

    宁凡的目光,落在画像之上,蓦然一亮。

    若他没看错,画像中的金焰车。正是陆道尘赠给自己的那辆。此车在上古之时,数量虽多,但每一辆。都因乘坐者不同,而镂刻不同纹饰…不会错!

    这金焰车,果然有特别涵义!

    “你们来了…”

    陆道尘的声音,略略有些感伤。转身,目光落在陆婉儿身上,闪过慈爱之色。

    当落在宁凡身上,神情一诧,转而露出沉吟状,称赞道。

    “不凡,不凡!气势如此内敛,看来你距离化神,不远了…若入龙潭,百年之内,必可冲击化神…若有老夫丹药相助,这成功率,将会提升数成…若有云台祖像之力,你化神之后,三次醒血,说不准,妖力至少提升三成…若有老夫指点你‘星宫之路’,你获得天帝之星,一步迈入化神中期,都未必不能…”

    陆道尘,眼露善意,他渴望获得宁凡相助,而第一个照面,便抛出了种种诱人好处。

    若仔细斟酌,其话语之中,暗示了不少内容。龙潭,丹药,云台祖像,星宫之路,天帝之星…

    陆道尘抛砖引玉,试图引起宁凡兴趣,以步入界图的话题。

    只是宁凡微微一笑,却轻轻避开这个话题,没有立刻谈论界图,而是屈指一指,指在那宫殿画像上。

    “若我没猜错,此画画师,必是真仙!而这话中,立在金焰车之上的天将,怕便是此沉睡之地的陆吾妖帅!”

    凡人书画,只求形似,境界稍高者,追求布局,再高者,只重意,不重形,笔墨淡染,留白山水。

    只是这一步,仍非书画的至高境界。至少,宁凡便知道,比画意更高的境界,是画龙点睛、化虚为真的境界。

    眼前这幅画像,所化中年妖将,给人一种感觉,好似只要作画者心念一动,这画中人物,便能变成真人!

    修真七境,修的终究只是‘虚’字。

    而真仙,才修‘真’字。

    画工达到化虚为真的境界,作画者,定是一名真仙级画匠!

    此画太过古老,灵性丧失大半,否则,一念动,可自画中召出炼虚级妖帅做打手,这区区一画,便算得上仙宝!

    宁凡心有意动,这作画为宝的手段,神乎其技,这简单一副画中,似乎便蕴藏了那位真仙的化虚成真之术…

    若得此画,并加以领悟,对突破炼虚、碎虚境界,绝对大有益处!

    而从这栩栩如生的画像中,宁凡一眼便看出,画中金焰车之端的傲然中年,有着炼虚级的气势。妖帅修为,又被陆道尘挂在此处瞻仰,自然令人遐想,这画中之人,是陆吾妖帅了。

    “不就是一副画么,怎会是真仙手笔…”陆婉儿抿嘴欲笑,暗暗道这宁凡,真有意思,实力如此强横,难道画术也不凡么…至少,陆婉儿自问颇通书画,都看不出这画像有多么不凡。

    但令陆婉儿诧异的,却是师尊的表现。

    若说见到宁凡心境即将斩凡,令陆道尘稍感诧异,那么听闻宁凡如此高谈,则令陆道尘震惊了。

    至少陆道尘自问,若非妖帅当年亲自介绍,此画是古天庭某个画仙所赠,陆道尘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此画像有多么不凡,他看画,仅仅是缅怀妖帅而已。

    这一刻,陆道尘不得不重新认识宁凡。

    此人不但实力强横。城府不俗,学识竟也渊博,眼光更是毒辣。

    “小友眼力之强,老夫自愧不如…不瞒小友,此画是妖帅‘遗物’,确实是某名画仙,赠给妖帅之物,若小友能与老夫合作,此物同样可作为报酬,赠给小友。小友识得此画玄机,拥有此画,也不算埋没…”

    “哦,那陆某,倒是却之不恭了…”

    宁凡面色不动,心中则暗暗震惊,陆道尘话语之中,‘遗物’二字,让其始料不及。

    从陆道尘之语气。就好似在宣称,妖帅陆吾已死一般…

    一老一少,字藏珠玑,这对话风格。让陆婉儿不喜,很不喜。

    “陆北!师尊!此地又无外人,你二人何必如此磨蹭,有话直说好不好!”

    “呵呵。好,好,有话直说。确应如此的…陆北,老夫且问你,你之所以想要界图,可是准备入第三界,斩杀陆吾妖帅,吞噬其妖血,提升妖力?”

    “不错。”宁凡无意隐瞒。

    “好小子…若妖帅还活着,你说出如此忤逆之话,老夫身为守护妖将之后,是要和你拼命的…可惜,老夫已经没有和你拼命的理由了,而你吞噬妖帅精血之愿望,必定落空,正如老夫之前暗示,陆吾妖帅,早在老夫苏醒之前无数年,便已死去,妖血,亦未留存…”

    妖族沉睡,理论上是不会死亡的,只是苏醒时间,却难以控制。

    陆道尘不知沉睡了多少年,苏醒之时,便感应到妖帅已死。

    而之所以能感应,原因是陆帅所赐某物,起了反应,除了陆道尘,其他八将,并不知陆吾身亡之事。

    “第三界妖帅,已死!?”

    陆婉儿素手掩口,被这惊人秘辛震撼,此事若传出,必定会在罗云之中,掀起骇浪风云。

    “你所言,我不知真假,只是陆某想知道,若你所言当真,则我进入第三界,可谓毫无益处,那么敢问云将,你在第三界,又有何谋划呢?”

    宁凡目光一凝,他最想知道的,便是陆道尘的目的。

    从始至终,他看不透陆道尘此人,因为他根本没看出,陆道尘对第三界,有任何企图、贪念。

    “老夫对第三界,别无企图,仅仅是想报恩,拯救陆帅残魂…老夫自卵中苏醒,已有千年,这千年来,老夫反复卜算,对第三界的记录,都在这玉简之中,你可一看。”

    接过玉简,宁凡按在眉心,识海之中,立刻呈现一副广阔无垠的蛮荒大陆。

    这是一幅第三界的大致地图!

    只是此地图中,根本没有妖帅沉睡的标志性建筑——沉睡之卵,有的,仅仅是一道道星路,连接虚空,虚空之上,星光铸成一座广阔无垠的迷宫。

    这迷宫,被陆道尘标注,称之为——星宫!

    星宫之路,错综复杂,危机难测,只在大致方位,标出一个红点,那里被陆道尘特意标注。

    宁凡隐隐感觉,这星宫之中的红点,便是陆道尘的目的!

    “此图何解…”宁凡深深吸了口气,第三界的局势,与寻常沉睡之地完全不同。

    尤其是那星宫,给宁凡以极其危险之感,一旦陷入其中,怕是难以脱身。

    “救出那红点残魂,送其入轮回解脱,则你所有要求,老夫皆可答应,即便你索要老夫的罗云封妖之位!”

    陆道尘,眼神郑重。

    宁凡之所以看不透此人,因为始终已功利之心揣测此人。

    实则,此人所作所为,只为恩情,故而难以判断其动机。

    “他是封妖,是天妖界放逐的孽帅,当年老夫等九部封妖,仅仅是陆帅的金焰车车灵。天庭崩溃,老夫等人被抹去记忆,被迫沉睡,对往事秘辛,更加不知,陆帅究竟做了什么,惹得天妖界放逐,只是老夫揣测,这一切,都与天帝之星有关。具体之事,老夫已彻底遗忘,唯一不忘的,便是陆帅的恩泽,若无陆帅,老夫此生如何能成妖将,如何能学识渊博,如何能被灵王宫之人看中,欲赐予九界飞升名额…但老夫苏醒之后,无法回报妖帅恩泽。便感知到妖帅死讯,此为老夫平生最大遗憾!若此憾不消,老夫无心修炼,更无意飞升…陆北,此事老夫拜托于你,前往第三界,解救陆帅残魂,虽然没有陆帅妖血,但老夫的报酬,绝对可让你满意…你可愿。帮老夫这个忙!”

    “陆帅虽死,但其魂,却困于‘星宫’某处,无法解脱…那红点标注之地,为星宫之中心,妖族无法进入,否则会被星力所慑服,你是人族,故而有机会进入此地。你觉醒有王血,故而可洗净陆帅‘孽印’,助其魂,重入轮回…”

    “若你愿意。老夫之前所言报酬,皆可兑现,有老夫相助,翌日你离开沉睡之地。至少是…化神中期!而无老夫相助,即便你获得第三界界图,第三界于你而言。可谓毫无机缘…天帝之星,此物乃是至宝,但唯有老夫,蒙妖帅赐下一物,为星宫之匙,可收服此星…常人从化神初期,突破中期,至少需数百年,但你若有此星,突破化神中期,指日可待!”

    陆道尘浑浊的双眼,平生第一次露出哀求之色。

    他奉行陆吾的教诲,不求天,不求地,因为陆吾曾说,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

    但今日,他要求一求宁凡,若无此人,陆帅之魂,难以解救!

    陆婉儿目光求恳,她平生第一次,见自己倔强的师尊求人。

    宁凡似有意动,其他报酬也就罢了,‘天帝之星’、‘突破化神中期’,这好处,才是真正让其心动的地方。他来沉睡之地,为的便是妖帅之血突破修为,如今虽无妖帅之血,但有帝星,机缘同样不小。有陆婉儿面子,又有莫大机缘,这浑水,他自然愿意一趟。

    但他终究不再是热血青年,对陆道尘的话,他只信七分,三分保留。

    即便陆道尘没有丝毫撒谎,这三分,是他做人的余地,对陌生人,不可尽信。

    “我要考虑三日。”

    陆道尘微微感慨,此子做事倒是谨慎,考虑三日,怕是要从其他方探测陆道尘的底细。

    此子的着手点,怕是妖妃了…

    “可以,三日之后,老夫等你答复,当然,即便你不帮助老夫,作为罗云第八将,你仍享有经塔阅览、龙潭修炼、云台醒血等权利,只是妖帅所赐的星宫之匙、界路界图,唯有在你应下老夫之忙、发下心魔大誓,老夫才可交付于你…”

    “这个自然!”

    事关重大,不可不慎。宁凡自是需发心魔大誓,而陆道尘,自然也要发誓。

    他有三日考虑,不急。有窃言术的犀利手段,自妖妃口中,足以探出一些第三界之情报。

    净火都郡,王枭望着碎去的两道命牌,神情阴沉。

    金群、鲤伴,竟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殿中等待陆界焚的交待,已十余日。可惜罗云与净火距离不近,短期之内,是等不回陆界焚、问不清缘由。

    只是陆界焚未归,却有一道剑光,传音而回,为化神专用手段、飞剑传音!

    “王枭将军,罗云孽将陆北,胆大妄为,斩鲤伴、金群将军,亦斩我部净云妖将,此仇不可不报,但老夫情报得知,第三界,似乎情形有变…罗云有灵王宫妖妃撑腰,难以撼动,为求稳获天帝之星,请王枭将军设妖坛,开界路,奉请上界高手,或者妖界强援,总之为开界路,务必不惜一切!”

    此传音一终,王枭面色大怒,一掌捏碎传音剑光。

    陆北斩杀鲤伴三将,被其自动忽略,重心,却移动到灵王宫妖妃之上。

    “灵王宫,想与我真灵大族争此天帝之星么,哼!如此,或许真要如那陆界焚所言,请些援手了,上界界路,凭我无法开启,但妖界界路,若付出数十万生灵血祭,还是可勉强开第二次…这一次,便请那位‘妖皇太子’,来助阵吧!此子之血脉,便是灵王宫,都要忌惮呢…”

    罗云都郡,烟雨楼。

    帘栊之下,妖妃遮面抚琴,婉转动人。

    只是在某个妖婢低声耳语之后,立刻指尖一颤,琴弦断。

    “什么!灵王要派紫妃来沉睡之地!胡闹!此女向来依仗恩宠、跋扈嚣张,一旦在这沉睡之地有了闪失,我等如何与灵王交待!”

    妖妃皱眉,若紫妃前来,一旦出言不逊,得罪不该得罪的人,要如何处理…

    乱了…这沉睡之地,局势要乱。为了九张界图,怕是要掀起一轮腥风血雨…

    只是界路开启,真的好么?

    天帝之星,古天庭天帝的某颗妖星,此星辰,曾经蕴含了天帝九分之一的修为。但岁月悠久,此星力量几乎耗尽,他的最大用处,却是与古天庭有关…

    妖妃心头感到一阵烦闷。

    在这个关头,又有妖婢神情古怪,前来禀报。

    “又有何事!”

    “启禀妖妃,烟雨楼外,罗云新晋第八将——陆北将军求见,希望与娘娘单独谈谈。”

    “陆北?还单独谈谈?他来找我做什么?”

    妖妃正欲接见,一见一个个妖婢的古怪目光,立刻神情微变。

    自己身为灵王之妃,虽从未得灵王宠幸、甚至召见,仅负责外事、算是高级宫女。但身份摆在这里,与男子私自相见,似乎不妥…

    “罢了,回绝他,不见…”妖妃黯然一叹,名节二字,太拘束人。

    第一日,宁凡被回绝。

    第二日,婢子又报,宁凡求见,妖妃隐隐好奇,宁凡寻找自己的目的,但碍着身份,只得回绝。

    第三日,宁凡前来,但未求见,只说自己去经塔读经。

    妖妃有些好笑,许是知道自己必定被回绝,宁凡连求见也不言,直接去了经塔。

    “他去经塔干什么?一个莽夫,难道还想研究古妖文字,学陆道尘,做个才识渊博的妖将?”

    “呃,不对!此人乃是人族,人族之人,私阅我妖族文字,可是大事…若是边境妖城,经塔藏书不全也罢,都郡经塔可是收录了《妖典》,一旦此人将妖典刻印,散布给人族,于我妖族,有大害!如此行为,陆道尘明知此人身份,岂敢默许!”

    妖妃美眸一凛,如此,她还非见宁凡不可了。

    此子,好算计,知道求见不成,便略施小计,逼自己主动见他。

    知自己重视妖族、排斥人族,便用经塔之事,逼自己不得不与之相见、不得不阻他阅览妖经。

    “也罢,经塔人多,不怕瓜田李下的流言蜚语…且看此子找我,有何目的。顺便也支会此子一声,万一将来紫妃前来,因此人人族身份,对其不善、得罪此人,还需此人海涵一二的,紫妃可不是金群、鲤伴,一旦斩杀,灵王可是会毁灭雨界的…”

    经塔之中,宁凡刚刚站定,便打了个喷嚏,暗道该不是谁在念叨自己。

    心头,恍然升起一种极好的预感,就仿佛,大批化神鼎炉,要自投罗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  (两个1888,一个588,感谢aa112562大掌门的重赏!感谢g诱的月票!一夜未睡,卡文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