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63章 那一年,风雪

第263章 那一年,风雪

    “我要,界图!”

    宁凡举起血剑,剑指陆界焚。

    仿佛若对方失信,则此剑,便敢斩向堂堂火将!

    弹指间,血龙被石兵镇服,黑龙被女尸打残。望着狼藉残血的火台,陆界焚面色难看之极。

    他本拟定三种方法,取得罗云界图。

    令陆北偷!令净云威逼!凭赌战强取!

    只是三种途径,皆因宁凡一人,而俱都失败。

    血龙妖剑,此剑对血龙之血的陆界焚,好似有着天生压制。

    剑威相融,宁凡的声音,好似变作两个。

    一个是本人,一个是剑骨天妖血龙的命令。

    我要,界图!

    罗云一方,有妖妃撑腰,有陆道尘牵制,有宁凡持剑斩敌,而净火部一方,入罗云的三将,俱都死绝…陆界焚心知,今日,他若不交出界图,则难以活着走出罗云。

    “陆界焚,你虽是化神后期,我等杀不了你,但若不交界图,老夫拼却封赐之力,令你重伤,还是做得到的,如何选择,你当明白!”陆道尘浑浊的老眼,闪过威胁之意。

    “哼,罢了,区区界图,本将还不至于失信于人!此次赌战将比,是你罗云赢了!”

    陆界焚眼光愠怒,神色却不露一分,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掌暗红的古兽残图,狠狠掷给陆道尘,并在同一刻,化作血烟飘出数万里之外,遁去。

    陆道尘没有追。界图已到手,再与陆界焚拼个你死我活,不值…

    他徐徐降落火台,步步走近宁凡,最终,在所有罗云妖族的瞩目下,将界图。交到宁凡手上。

    “净火界图,归你!至于老夫那块界图…若你应老夫一件事,同样归你!”

    “什么事!”

    “放心,对你而言,绝非为难之事!”

    陆道尘眼光闪过一丝疲惫与欣慰,眼光扫过火台下的都郡,深深吸了口气,旋即,朗声宣布。

    “从今日起,陆北为我罗云第八妖将。不服者,剥夺军职,逐出罗云!”

    陆道尘的目光,坚定不移。其声音一落,罗云都郡,一时沉寂。

    从未有任何人,未经妖将考核,未入化神境界,便可晋升妖将。

    但没有人怀疑。宁凡有提拔为妖将的实力。

    “我等都郡之妖,无人不服!见过北将军!”

    妖族尚武,而今日的宁凡,给群妖见识了。何谓强横。

    此人,有资格为罗云之将!若无此人,今日将比,罗云必败。

    只是不少老怪心有疑虑…封妖大人。为何要将界图,交给陆北。

    此物,不是唤醒妖帅大人的必需之物么…

    望江楼。被列入罗云禁地,因为此处是宁凡晋升妖将之后,在罗云的将府。甚至,周遭数十里,都被化为宫府,一日之间,建起无数亭台楼阁,并有一万妖军,划拨入宁凡麾下,成为北将军直属,镇守将府!

    十日之中,宁凡稳坐石关,运行妖力周天。

    在其身前,放着界图一张,储物袋三个,膝上,横放血剑一柄。

    风女、茶女被派去打理将府,石关之中,护卫着女尸、石兵,各手擒一道荒兽龙魂。

    这便是此战,宁凡的全部收获。

    从净云手中,夺得碧焰草,妖力化神,不远矣。

    从金群手中,夺得离日枪,妖术神通,不缺矣。

    从鲤伴手中,夺得血剑、龙魂,甚至这鲤伴不知从何处,又弄到一大块太古星辰铁,同样便宜了宁凡。

    妖力化神,不远了。

    界图也得到九分之一,甚至从陆道尘的行为判断,另一块界图,只需自己答应他某件事,轻而易举可获得。那事,对陆道尘而言是万难,对自己,或许极为简单…具体如何,之后一见陆道尘,便可俱都获悉,想必陆道尘,早已等急了。

    化神,化神…在越国,元婴便是传说,在大晋,化神便是至尊,在无尽海,化神仍是老祖,但自己手上,已斩7名化神,甚至自己,也即将步入那传说之境…

    只是,越临近化神,宁凡的心,便越感到孤独、疲惫。

    累,很累…斩敌之时,不可有丝毫犹豫,但斩敌之后,望着敌人之血泊,宁凡的心,越来越疲惫。

    鲤伴,当日之仇,将之斩杀,古怪的是,宁凡感到的不是快意,而是空虚…

    这便是复仇的感觉么。

    或许有朝一日,自己斩灭涅皇,会更加空虚、迷茫。

    妖族魔族中,化神之后,便可为将。

    上古之时,修士一旦化神,便可入天庭,受封成神,乘金焰车驰骋战场。这是‘化神’二字的真正来历…

    金丹期的心魔大关,是斩情。

    化神期的心魔大关,却是斩凡。

    这一步,是彻底将自己与凡尘切断,将过往一一捏碎。

    传闻修士化神之时,会心神沉入天道神碑,在神碑之前,明悟前世今生,斩断凡尘,并在神碑刻印姓名,为天道承认。

    可以说,无论神、妖、魔,哪一族化神,若非特殊情形,想要化神,都需得到天道承认。

    所以,斩杀化神修士,才会如此让天道震怒,产生如此巨大的煞气。

    “斩断过往…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过往是什么…从冥罗果的梦境中,我知我本姓云,我父是谁,我母为谁,他们是否健在人世,我皆不知…如此,如何才能斩断过往,在天道神碑之上,留下一笔…且洞虚老祖所言,我不可化神,需化魔,此事,我是否可理解为,拒绝在神碑刻名,在天道的瞩目下,留下笔迹…”

    宁凡感觉,自己好似陷入了一个巨大谜团。

    在二次醒血之时,凭借觉醒扶离之血,避过了某个真仙的算计。

    但获得扶离之血,又一步步。让自己接触到,天地间最大的秘辛。

    天庭,为何崩碎…妖族为何失去‘灵’…这些,便是真仙都不知的秘辛,自己却一步步,似乎要窥探到…

    “光…蚯…蚓…”

    在宁凡沉吟之时,女尸手持一条伤痕累累的黑龙之魂,在宁凡眼前晃动,好似渴求表扬的孩童。

    她遵照宁凡命令,拿下了这化神中期的小龙。她想得到表扬。

    “蚯蚓…”宁凡失笑,揉揉女尸的青丝,哭笑不得。

    这堂堂化神修为的黑龙族荒兽,在女尸的眼中,只算是蚯蚓么。

    只是即便被女尸蔑视,那黑龙,也不敢有丝毫抱怨,龙目之中,满是求恳、望着宁凡。

    “嘿嘿…小弟黑牙。见过陆北大哥。”

    “…”

    “之前小弟身处鲤伴魔爪,对北大哥多有得罪,实在是罪该万死…不过,那可不是小弟本意啊!北大哥神勇盖世。虎威惊天下,血剑斩真灵,诛灭鲤伴孽将,让小弟逃出魔掌。小弟感激不已!小弟别的优点没有,就是有一点,知恩图报!北大哥麾下可需要将官?小弟愿意投靠大哥。给将军当一个马前卒,但凡得罪大哥的妖孽,皆由小弟诛杀,为大哥出气!”

    这黑牙,似乎极为精通逢迎奉承言语。被鲤伴召出之时,马屁不断,被宁凡擒下,又转过来巴结宁凡。

    他不想死,不想…如今落在宁凡手上,为求不死,他自然是要表明心迹的。

    “哎,这陆北,莫看修为不高,但确实是个煞星,不过,哥见过的煞星还少了么?以哥的经验,拍拍这煞星马屁,给这煞星当几天打手,绝对可保住性命…之后有机会,再开溜,那是轻而易举之事…”

    黑龙神情谄媚,心头却哼哼自得。

    他骄傲,他乃是黑龙族的最杰出妖杰,若非一不小心,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他也不会沦落为罪龙。

    他笃定,自己堂堂化神中期荒兽,都跟宁凡服软了,对方,舍不得杀他!

    可惜黑龙,彻底想错。

    “搜魂!”

    这二字,自宁凡口中传出,却好似森森寒冰,掌中妖力一震,已开始搜魂灭忆!

    黑龙神情大骇,自己可是化神中期的荒兽啊,留在身边,那是多么强横的打手啊,这陆北怎舍得搜自己魂!

    一旦搜魂成功,自己可是会识海受损,沦为白痴!

    啊!

    黑龙惨叫一声,在即将被抽魂的关头,识海之中,升起一道雷龙封印,将宁凡的搜魂之术轻易破去。

    “咦?想不到你这小龙,识海竟被设了如此高级别的记忆封印,怕是没有碎虚,根本无法窥探半分记忆啊…”

    宁凡伸手一招,将石兵手中的血龙之魂,同样摄入手中,眼光一寒,搜魂!

    黑龙震惊了!

    这陆北,是个狠主啊,化神荒兽的打手,根本不放在眼中,上来就抽魂,这么犀利!

    抽了自己失败,还不放弃,又要再抽血龙!这货眼中,荒兽屁都不算啊!

    血龙畏惧了!

    这血龙比起黑龙,稍微沉默寡言一些,也硬气一些。

    虽然他被宁凡所擒,同样有一丝投靠保命之意,但并没有如黑龙一样,上来就马屁大拍,自降身价。

    自己好歹是化神初期的荒兽,荒兽就要有荒兽的骄傲!

    只是血龙万万想不到,宁凡会对黑龙搜魂灭忆。

    血龙更没料到,搜黑龙失败,宁凡毫不犹豫,又要搜自己。

    啊!

    血龙同样惨叫一声,识海升起一道雷龙封印,勉强护住了记忆。

    只是这封印的等级,明显较黑龙稍弱,在搜狐失败之后,此封印似乎知晓自己无法阻止宁凡的搜魂,竟先于搜魂术一步,在血龙识海之中肆虐破坏。

    仅片刻功夫,封印便将血龙识海毁得惨不忍睹,宁凡目光一沉,收回搜魂术,搜魂失败…

    血龙没有黑龙幸运,搜魂失败的结果,是沦为白痴…

    黑龙心悸难平,唏嘘不已,好险,好险啊!

    还好自己封印比血龙稍强,否则。自己肯定也成白痴了。

    望着血龙空洞的目光,黑龙头皮发麻,心里发悚…在落在宁凡手中以来,第一次,对自己命运担忧…

    “嗯…只差一线,便可成功,只可惜,最终失败…可惜了这条血龙,罢了,此龙为血龙。与血剑的龙骨种类相同,用来祭剑,倒是不错…”

    宁凡松开血龙,血剑一斩,将血龙斩为两截,丝丝龙血没入血剑,滋润剑骨…

    “靠!这是荒兽啊,说杀就杀!”

    黑龙颤抖地更剧烈了,蚯蚓般脆弱的身体。想钻出宁凡的手掌,却无法挣脱。

    “这黑龙,如何处置…”宁凡自语道。

    “收了小弟,小弟不想死。小弟愿意给大哥当打手!当奴仆!”黑龙匆忙回应,这一次,他是真心投靠了。能不真心么,成不了宁凡打手。他绝对只有死亡一条道路…

    “收你为奴?嗯,也好,化神中期。短时间内,还是稍有用处…如此,便给你种下念禁好了…”

    宁凡指诀一变,运转念力,要朝黑龙识海种下念禁。

    这一句‘种念禁’,却让黑龙更加胆寒,蚯蚓般的龙身,颤抖不停。

    念禁!

    这陆北,好大的胆子!他难道不知道,天妖界界法规定,任何人不允许对真灵族人,种下念禁!违者,视同挑衅真灵之威!

    是了,这陆北身为下界小妖,又怎会知道上界界法…哎,即便这煞星知道上界界法,他会遵守么?莫说对真灵族人种念禁,便是真灵性命,这陆北,也取走两条了…

    完了…哥堂堂黑龙,这辈子算是完了。

    若被种下念禁,哥再也休想逃出此人魔爪…

    念禁宁凡种过很多次,但这一次,却失败。

    禁制明明布置成功,但对黑龙的操控力,却极弱…

    “嗯?”宁凡沉思。

    殊不知,被种下念禁之后,黑龙心头,是大喜过望。

    “这是什么低等级念禁,想控制哥!开什么玩笑!难道这陆北不知道,真灵妖血,对寻常念禁几乎免疫,除非以妖血种‘妖禁’,否则根本无法控制真灵么…”

    黑龙心中暗暗庆幸,看起来,这陆北是不知道妖禁的禁制印决了。

    虽然被种下念禁,但实则,只要黑龙暗中以妖血炼化念禁,这所谓的念禁,迟早会被其暗中挣脱,寻个机会,逃出宁凡魔爪,天大地大,哪里不能去…

    黑龙得意之色,被宁凡收入眼中,眼光一寒。

    “死!”

    竟是直接催动念禁,尝试能否杀死黑龙!

    却见识海之中的念禁,一经催动,立刻化作阵纹炸裂。

    黑龙识海一痛,龙口喷血,眼光恐惧之极,却未死。

    可怕,太可怕了!这陆北,为了试验念禁是否有效,竟直接催动念禁…

    幸好念禁无效,否则,自己便不是受伤,而是死亡!

    “果然,这念禁,束缚不住你…”

    宁凡目光一寒,若无法以念禁控制黑龙,留此龙在身边,只是隐患…

    据他观察,之前黑龙听到念禁二字,其畏惧,不是伪装。在见识自己念禁低劣、无效之后,他的庆幸、得意、蔑视,亦不是伪装。

    如此,宁凡可判断,自己念禁,对黑龙无用,但原因不明。想要控制黑龙,种下禁制,确实存在某种特殊念禁,黑龙知晓,自己不知…

    目光偏向石兵,宁凡淡淡问道。

    “石兵,我且问你。为何我种在此孽龙识海的念禁,会无效?”

    “此龙身属黑龙一族,为真灵妖族,传闻天妖界真灵种族之妖,单凭妖血便足以免疫寻常念禁,似乎唯有妖禁,才能控制真灵妖族…若此妖不是真灵族,我倒有数种念禁,可控制此妖,此妖既为真灵,除了妖禁,不会被任何禁咒所控制!”

    “妖禁?原来如此,既然连你都不知此术,那也没有办法…”

    宁凡目光偏向黑龙,眼光一寒,

    “黑牙!陆某给你三息时间,将妖禁之术,一字不漏,告知!若你所言不实,妖禁无用,则死!若你不知妖禁。留你无用,亦死!血龙,是你前车之鉴!”

    宁凡气息震慑,黑龙颤栗不止。

    三息,他只有三息,决定自己命运!

    庆幸的是,妖禁之术,黑龙恰好知道一种。

    不幸的是,一旦宁凡获得妖禁,种在他身上。他便终生只得为宁凡之奴。

    而黑龙别无选择,若他不讲出妖禁之法,那么等待他的,便不是为奴,而是…死!

    一息。

    二息。

    第三息未到,黑龙咬牙,言道,

    “我,我说!请给我一个玉简。我这便将妖禁之法,刻印在玉简中…”

    黑龙面色一暗,他终究,逃不过成为宁凡之奴的命运。

    “罢了。罢了!哥就算成了此人龙奴,但总算还活着,那血龙才是可怜,好端端一条龙。就这么成为祭剑之物…哎,成奴又如何,给鲤伴当不是当。给雷龙当不是当,给这陆北当,不也是当…只是如果此事被我黑龙族的兄弟们知道,哥的名声,未免会一落千丈…罢了,随他们笑去吧,哥的风骚,他们不懂!”

    黑龙精通精神胜利法,三言两语,便自我安慰,接受现实。

    妖禁,刻印在玉简。

    宁凡阅读玉简,以扶离妖血配合神念,为黑龙种下终生难逃的禁制。

    一拍储物袋,取出金焰车,宁凡目光一闪。

    这金焰车,可是古天庭的兵车,其遁速,不仅与组成车身的火焰有关,更有拉车的妖兽有关。

    若是当年,化神天将,应该能有天马拉车吧。

    而唯有真仙高手,金焰车才能以天龙拉车…

    这黑龙被女尸重伤,斩龙爪,实力大损,且只有妖魂,没有妖身,战斗力倒是可有可无。

    若是作为拉车的车夫,倒是能令金焰车,遁速惊人。

    “金…金焰车!哥还是第一次见到此车!”黑龙神采奕奕,他倒是很想坐一坐此车,耍一耍威风。

    暗道,这陆北取出金焰车,放在自己面前,难道是想送给自己?

    哎呀,这陆北总算看出哥的厉害了,想送金焰车给哥,收买自己…

    黑龙不免有几分得意,但宁凡一句话,就好似一盆冷水,泼在其头上。

    “今日起,你寄宿在此车之中,成为此车车灵,日后陆某出行,由你拉此车,为龙驹。”

    “呸!哥堂堂黑龙族少主,你让哥给你拉车,陆北,你不要太嚣张!”

    “哼!”

    宁凡一字冷哼,催动念禁,立刻,黑龙小魂,痛不欲生,眼神恐惧。

    完了,得意忘形了,忘记这陆北是个狠主了。

    “拉!哥给你拉车,你快快停止妖禁,哥要痛死了!”

    “注意你的口气!下一次,再得意忘形,休怪陆某斩龙无情…说起来,无法搜魂,但若直接拷问你,又如何?”

    宁凡眼光一闪,他倒是极有兴趣,从黑龙口中,套一套天妖界妖灵之地的秘辛。

    不怕黑龙不老实,不老实,就催动妖禁。

    黑龙背心一寒,他能预测,这次拷问,自己少不了要吃苦果子…

    又三日,宁凡出关,黑龙、女尸、石兵,都被其收起。

    行走在将府之中,宁凡微微诧异,这将府之地,竟已打理的井井有条,一见宁凡走出,立刻有妖卫行礼,婢子恭迎。

    似乎知道宁凡喜欢梅花,将府之内,处处栽有寒梅。

    似乎知晓宁凡喜雪,将府设有寒冰之阵,虽不寒冷,却有飞雪飘落。

    茶女、风女,很用心讨好自己呢…

    宁凡微微一笑,这景致,让其追忆起七梅的过往。

    心中,一股暖流涌过,让其疲惫的心,稍稍振作。

    就算疲惫,就算会累,但该走的路,仍然要走。

    生命没有如果,没有后悔,甚至没有停歇的余地,而宁凡,早已无法回头,只能如此走下去。

    “是时候找陆道尘,看看此人目的究竟是什么…若能与此人合作成功,我可暂时过过安稳日子,在这罗云都郡,化神!”

    宁凡目光一坚,穿楼过阁,在回廊的尽头,别院的雪梅下,却有陆婉儿孤单伫立,仿佛日日在此等候宁凡一般。

    “婉儿…”

    宁凡步步走近。

    陆婉儿听到呼唤,轻轻转身,眼光,却有一丝羞怒。

    “哼,婉儿是你叫的么!”

    宁凡一怔,这小狐狸,今日火气不小啊。

    “谁惹我们婉儿大小姐了…”

    宁凡一步,化作紫色烟影,直接浮现在陆婉儿身后,一把,拦住其纤腰,柔软在握,轻轻一捏。

    啊!

    纤腰被侵,陆婉儿惊叫一声,脸上更加羞怒,只是无论如何,挣脱不开宁凡的臂弯,只得放弃,半倚在宁凡怀中,见四下无人,方才稍稍安心,但仍是气鼓鼓的样子。

    “松手!再不松手,我就叫人,让全天下人知道,罗云第八将,北将军陆北,是个卑鄙无耻、欺负女流的小人!”

    明显的口是心非,宁凡若松手,便是傻子。

    看这丫头言辞火气冲冲,难道是自己惹得她?

    “好了好了,看你表情,定是我惹你生气了…不过先让我知道,究竟哪里惹你不快,可好?”

    “你还问!妖妃姐姐都告诉我了…你,不是陆北,你不是妖族,你,你…你一直都在瞒我…”

    陆婉儿俏脸涨红,眼神紧张。

    “陆北,难道你,当真不是妖族么…你不是陆北,你是谁…我问过师尊,他说,你是周明,是沉睡之地外的人族…我不信…”

    “若我不是陆北,你会如何…”宁凡眼神认真。

    “我不知道…”陆婉儿咬唇。

    “若我是罗云之敌,潜入罗云,是为了猎杀第三界妖帅,你,可会对我出剑…”

    “我不知道…”

    “若我喜欢你,你会不会恰好也喜欢我…”宁凡忽然调笑道。

    “我不知…你,你说什么!”

    陆婉儿俏脸血红,所有的不满,都化作复杂的心思,怔住了。

    “傻丫头,走吧,一起去见见你师尊,看看他,有何目的…”

    “只是你可以放心,此人对我,似我恶意,而我纵然非妖族,也不会与罗云为敌,就算罗云负我,看在你面子上,我不会在此滥杀无辜…”

    “还有,我的真名,并非陆北,亦非周明…我叫宁凡。”

    宁凡松开怀抱,拍拍陆婉儿青丝,眼神温柔,让人根本无法料想,此人便是杀心可畏的凶妖。

    “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所以告诉你真名,即便你当真出卖我,我也不会恨你…”

    “我不会告诉别人!”陆婉儿信誓旦旦,毫不思索便出口。

    旋即,脸红,低声道。

    “我不会告诉别人…不会…”

    寒梅,风雪恍惚间,宁凡似回到七梅岁月。

    杀意,一丝丝收敛,这却是魔心淬炼、升华的表现。

    一步步,接近化神。

    宁凡可以欺骗陆婉儿,但他没有,他可以继续隐瞒,但没有。

    注定有些人,他不会辜负,更不会伤害。(未完待续……)

    ps:  感谢zjdodo、吥岢壹笹、w4840187的月票支持,感谢kjhekjh的评价票,感谢孤狼天启的更新票,今日有些卡文,更新稍晚,还有一更,可能夜里才能发了,大家明天再看吧。月末了,明日爆发,冲刺化神吧!看看爆发几更!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