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62章 我要,界图!

第262章 我要,界图!

    石兵心头绝不平静。

    被凭空召唤到火台,更临阵两大荒兽,一大妖将,即便是天生吾战的石兵,亦心头沉重。

    他不知,宁凡为何会与如此对头对峙。

    他只知,对方龙目之中,杀气腾腾,今日不战,绝无好下场。

    “石兵,血龙交给你…微凉,黑龙,你来对付…此剑,借你…”

    似担心微凉安危,一点眉心,取出一道星光剑影,递到女尸手上。

    女尸乖巧点头,对宁凡的命令,没有任何抗拒。

    感应到区区黑龙,竟敢对宁凡流露杀意,女尸骨子里,一丝天帝之女的高傲,化作眼中幽绿魔光。

    “你…大…胆!”

    言出,女尸一步踏出,一手持剑,一手持针,屈指探针,那仙针化作一道寒芒,直刺黑龙,令得黑龙原本狂妄的神色,蓦然大变。

    “灵印之剑!古天庭仙魄冰针!”

    猝不及防之下,黑龙龙影一闪,却仍是被那寒芒刺入体内,针刺仙脉,迫向妖丹,而女尸化作一道幽绿光影,莲步一踏,已出现在黑龙身旁。

    好容易压制住仙针偷袭,便见女尸欺近,黑龙眼露凶芒,一爪抓向女尸胸口。

    这一抓,几乎可重伤化神初期,但挥至女尸身前,仅仅素手一扬,好似疾风掣电,女尸指甲变长,五指成爪,竟与黑龙一抓轰撞一处,巨力之下,女尸却半步不退,而黑龙,却被震得五内重伤。女尸更是生生一撕。将黑龙一抓,撕下!

    只是被撕下的龙爪,片刻之后,便重新黑影凝聚,似对物理伤势免疫…

    黑龙咬牙。忍住蚀骨剧痛,妖瞳之中,则露出骇然之色,眼前这具炼尸,气力堪比化神中期,肉身防御。却堪比化神后期!那一抓的指甲之锐,怕是堪比寻常灵宝了!

    不待其后退,又见女尸扬起素手,斩离一剑,斩断黑龙另一道龙爪,黑龙。惨叫!

    仅一个照面,堂堂化神中期的黑龙荒兽,竟被女尸,重伤!

    尤其是那星光剑影…黑龙看出了那剑是灵印之宝,但却没看出,此剑刻印了7000道以上的锐字灵印,锋锐无匹!

    这锋锐。足以切碎他在血雾下凝实一半的妖身!

    而尤其让其始料不及的,是另一半虚幻的妖魂,竟同样被此剑斩伤!

    须知黑龙为罪龙之身,只剩妖魂,但这妖魂,在真灵龙血的滋养下,非太古神兵不可重伤。

    此剑,无疑是太古星辰所铸神兵!

    而切口处,更有无形之火,开始焚烧黑龙妖魂。

    那神通。是附灵神通…焚魂!

    “伤…光,则…死!”

    女尸凶芒已露,几乎立刻便压着黑龙攻击。

    片刻间,黑龙已岌岌可危。

    血龙心头大震,却是被女尸的凶煞气势给震住了。就好似女尸斩下的不是黑龙龙爪,而是自己之爪…

    不待血龙向宁凡发起进攻,却有石兵一步踏出,化作山岭巨人,一步,踏向血龙妖魂!

    一步之力,血龙妖魂碎散成血光,旋即重凝,龙目,却是震怒。

    “下界傀儡,敢伤上界龙魂,找死!”

    “下界!谁告诉你,我是下界傀儡!便是真正的血龙族荒兽,在‘界战’之中,我也斩过数人!你,不是我对手!癸术,七杀!”

    天现七颗血星,降临七道血光。

    在那血光之下,血龙面色大变,不住在血光之中躲避。

    此奎术,对血族,有着天生克制!

    此龙为血龙族罪龙,依附于雷龙族,在石兵眼中,区区血龙余孽,不足挂齿!

    鲤伴震惊了!

    自己为求稳胜,召出黑龙、血龙,想不到,两头荒兽,竟被宁凡所召的炼尸、傀儡,压着打,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什么傀儡!如此强大,绝非下界所有!

    这是什么炼尸…与化神中期的荒兽对碰,毫发无损,生撕龙臂,剑斩龙爪…

    只是鲤伴,没有那么多时间,思索炼尸、傀儡的奇异之处。

    因为宁凡,已杀气腾腾,步步走来!

    每一步,都流露出化神后期之威压,令得鲤伴呼吸滞涩。

    每一步,都催动王血之威,令得鲤伴,龙血欲焚,双膝几乎有一个念头,想要跪地、臣服!

    “吾乃雷龙之后,岂可,臣服!妖术,血海!”

    随着鲤伴指诀一掐,千里火台,无数之前丧命的伴妖血雾,纷纷被鲤伴吸入体内。

    他红发飞扬,血鳞更加暗红,周身腾起戾气血光!

    妖术,血海!

    当日鲤伴凭此一术,屠灭绛州城,险些灭去宁凡。

    随着鲤伴一指之下,血光化作无数光雨,坠落而下。

    甚至有不少血雨,飘落罗云都郡,但凡沾惹血雨之妖,便是元婴后期,都一命呜呼。

    此血雨,威力甚至比当日更甚,看来鲤伴的妖力,比之当年,也精进了不少。

    只是这血雨,飘到宁凡身前,还未融化宁凡肉身防御,便被宁凡一个目光,止住血雨坠落。

    他蓦然仰首,黑发狂舞,眼如帝王!

    “血雨…可笑!我允你下雨了么!滚回去!”

    随着宁凡一声呵斥,所有血雨形态的法术,好似升起畏惧,竟不敢再坠落!

    并在宁凡一个雨意的眼神下,纷纷,逆天飞舞,倒卷苍天,消融无踪!

    “雨之神意!你对此神意的明悟,竟几乎到了‘化意成术’的地步!”

    鲤伴神情剧变,眼前区区元婴蝼蚁,竟早已领悟虚神之意,并将神意,感悟到了化意成术的地步,一个心念。便能降雨,一个眼神,便能令雨,逆卷苍天!

    此术,不攻自破。甚至,宁凡连手都没动。

    当年面对此术,唯有投机取巧、苦苦硬撑的宁凡,已强大到凭眼神、心念,破去此术!

    化意成术!

    鲤伴领悟了血鲤妖意,却没有领悟雷龙妖意…

    他的妖意。非但等级不如宁凡的雨意,感悟深度,更远远不如宁凡。

    “不可能!本将竟不如你!”

    鲤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而若鲤伴知道,宁凡更有比雨意更高品的魔罗山意,怕是要,入狂!

    一步步逼近的宁凡。给予鲤伴的压迫感,越来越强。

    鲤伴狠狠握拳,指甲刺入手掌,鲜血直流。

    不甘心,他不甘心,输给区区蝼蚁!

    一指眉心,指入天灵。狠狠一抽,徐徐抽出一道雷光轰鸣的银色长鞭。

    当日被宁凡斩去半截龙筋,经过数十年修养,鲤伴早已凭秘法,修回龙筋本相。

    龙筋在手,鲤伴好似持着一道银色雷鞭,朝宁凡狠狠一抽,风雷巨响。

    而宁凡,同样扬手,举起碎神鞭。血雷一鞭,迎向鲤伴银雷鞭,抽去!

    “碎!”

    碎神鞭,仅是半条龙筋所炼制,但经过宁凡的祭炼、陆婉儿舍心血的附灵。一次次血雷天劫的锤炼,此鞭之威,岂是鲤伴银鞭可比。

    血影一扬,百鞭齐颤,银鞭碎,龙筋断,鲤伴吐血而伤,眼露疯狂。

    “不可能!不可能!本将龙筋,到了你手中,竟被炼成如此至宝!”

    “此宝,本将要收回!此龙筋,本将要重新炼化入体!如此,本将突破化神中期,指日可待!”

    鲤伴好似入了魔怔,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道古老、破损的血剑。

    此血剑在手,一道荒古的凶煞之气,扑面而来,便是火台之外的陆道尘、陆界焚,都感到一丝心悸。

    在血剑现身之际,宁凡,第一次停住逼近的脚步,眼神凝重。

    这血剑,极为恐怖,而若宁凡所见不差,这血剑之上,共设有…三道封印!

    这封印,似乎是为了压制血剑的威力。

    在封印之下,此血剑威力,已达到灵宝品阶。

    “周明!本将给你最后一个…叩头求饶的机会!不要逼我,施展此剑!此剑乃是妖帅所赠,,以天妖级血龙的龙骨所炼制,不撕封印,便是灵宝,每撕开一道封印,提升一次品阶,只要本将撕开第一道封印,此宝,便算是凡虚级虚宝!虚宝一击,毁天灭地,万里山河成虚,你,接不下,罗云之人,都要陪你送死!”

    鲤伴杀机如云,换得的,却是宁凡不屑。

    “此剑血气太重,你,用不了!”

    “胡说!本将便,用给你看!”

    鲤伴言罢,便运起指诀,撕血剑封印。

    只是果然如宁凡所言,第一道封印,只撕一半,沉重的血气,便让鲤伴,几乎窒息。

    胸口如遭重击,血鳞将甲粉碎,鲤伴勃然大怒,望着封印完好如初的血剑,勃然大怒。

    “区区血龙妖剑,竟敢不服本将之命!可恶!”

    眼见鲤伴撕开封印失败,陆道尘轻轻松了口气。

    若让鲤伴撕开封印,强催虚宝,且不说境界不够,施展虚宝,反噬有多么巨大,总之,罗云都郡,方圆数万里,绝对会被鲤伴一剑夷平。

    此剑没有撕开封印,真是再好不过。

    而陆道尘,心头更是大惊。

    此剑撕开第一道封印,便由灵宝,晋入凡虚虚宝。

    撕开第二封印,则必由凡虚,晋升为仙虚之宝。

    若撕开第三道封印…此剑,便是仙宝!

    仙宝一剑,便是碎虚都未必可接下…如此重宝,鲤伴竟能获得,他在太古雷龙族内,究竟有多么深厚的背景…

    “陆北,可敢杀鲤伴!”陆道尘,迟疑了…

    但当看到宁凡眼中,丝毫不惧鲤伴之时,他,彻底放心。

    “此子,不惧太古雷龙,不惧天妖,如此,便好,便好!如此,陆帅便有救了…”

    一步步逼近,顶着血剑凶芒,便是宁凡,都不轻松。

    但他知道。鲤伴正在自食恶果,凭鲤伴,操控不了此血剑,勉强为之,必遭反噬!

    寻常灵宝。便不是化神初期可操控。

    这血剑之厉害,实在是宁凡生平仅见,甚至他有一种感觉,若自己获得血剑,并设法撕开三道封印,便是涅皇。都可一剑重伤!

    “我要此剑!”

    宁凡眼光一决,一步化做烟影,在鲤伴三丈之外,停住脚步。

    在此距离,不施展手段,便是宁凡。都无法逼近鲤伴。

    可想而知,手持血剑的鲤伴,正面临多么沉重的剑威。

    动弹不得,动弹不得!

    血剑之威,将鲤伴周身定住,无法动弹!

    此剑,唯有在他突破化神中期之后。才勉强可施展。

    若当年没有被宁凡重伤、斩龙筋,数十年过去,此刻的鲤伴,多半已突破化神中期,并有资格,勉强施展此剑。

    可惜,因为宁凡的介入,一切,都变了…

    被血剑镇住身形,鲤伴不甘!

    但当见宁凡同样迫于血剑威压。无法靠近自己、趁机偷袭,鲤伴心头,大感快意。

    自己好歹可凭龙血,手持血剑。

    而宁凡,则连跨入血剑剑威三丈以内。都做不到…

    “你终究,不如我,此血龙妖剑,以天妖血龙之骨铸成,非妖血凝威,不可操控…任你资质再高,在妖血的领悟上,终究不如本将!你以为,觉醒王血便了不起了么!你可懂自己血脉的使命!”

    鲤伴放声大笑,这笑声落在宁凡耳中,却蓦然如春雷炸响,好似明悟了什么。

    使命…

    自己觉醒王血以来,始终觉得与此血脉,有一道隔膜。

    起初,宁凡以为,这是因为自己是人族的关系,人非妖,所以无法与妖血彻底相融。

    但如今,他恍然一悟,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的…

    使命,使命…妖族,曾为天地主宰,每一族真灵,都有其使命。

    太古雷龙,被赋予雷霆天赋,为的便是为天道掌雷。

    太古火凤,被赋予火焰天赋,为的便是为生灵掌火。

    扶离…这一族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扶离扶离,何谓扶离…

    立在血色剑芒三丈之外,宁凡望着可杀而难杀的鲤伴,看着可望而不可即的血剑,沉默。

    “若我明悟扶离之使命,彻底与妖血相融,便可凭王血,轻易跨过这三丈距离…只是,扶离一族,使命为何物…”

    “洞穿幻象,演化幻术…这是扶离的天赋,但这天赋的涵义,是什么…”

    宁凡闭上眼,随着其思考,妖血之中,紫黑的祖血,开始滚沸。

    灼热袭上宁凡周身,他好似在心神中,听到一个声音…

    “扶离,扶天之倾,离寇之心!”

    这一个声音,反复在宁凡脑海回荡。

    十次,百次,千次…

    左目妖星,飞速旋转,紫光幽闪。

    这一刻,宁凡悟了…

    扶离,其洞穿幻象的天赋,是为了看出天道的弊端,并最终,扶正天道!

    其演化幻象的天赋,是为了蛊惑敌人的心智,离乱仇寇之心!

    此族,是天地的监察使者,一但天道出现变故,此族需挺身而出。

    “这便是,世世被诅咒的扶离么…”

    宁凡一步,踏入三丈之内!

    这一刻,他左目之中,好似升起一股倨傲。

    那倨傲,并非宁凡所有,而是属于扶离一族的骄傲。

    扶离一族,负责监察天道,世人畏惧、崇拜、感悟的天道,仅仅是扶离的下属!

    这倨傲之色,连天道都敢蔑视,更何况,是区区血龙妖剑之威!

    “碎!”

    宁凡一字,三丈剑芒,粉碎!

    鲤伴恢复动弹,但持着血剑,心中却在胆寒。

    此刻宁凡的目光,给他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就好似自己堂堂龙族,在此人眼中,都不值一提…

    “鲤伴,我给你一次机会,以此剑斩我,若败,则死!”

    “这是你自找的!”

    在宁凡的威慑下,血龙妖剑,不敢再肆虐,而鲤伴,彻底操控此剑。

    即便未撕开封印,但此剑已是灵宝,一剑之威,足以斩杀化神初期。

    “死!”

    一剑出,血剑当空,刺出一道血色剑光。

    那剑光一分十,十分百,百分千,千分万。

    万道剑影,如流星追月,朝宁凡刺下。

    剑雨之下,便是化神初期,亦是必死。

    但却见这一刻,宁凡黑发无风自动,并变长,左面之上,现出妖异黑纹,化作墨影,散开!

    剑雨,刺空!

    鲤伴一怔,下一刻,却危机感降临,他匆忙横剑当胸,却挡不住,墨影袭来。

    被墨影一卷,他本已重伤的身体,开始在墨影之中,四分五裂。

    妖身,绞碎!

    在墨影重凝之际,其妖魂,被宁凡轻蔑地擒在手中,另一手,持着血剑。

    血龙妖剑,非龙族不可驱使,在宁凡手中,妖剑不甘!

    但宁凡屈指一探,剑身一颤欲碎,血剑仿佛畏惧一般,再不敢抗拒。

    如此,此剑收服!

    望着掌中的鲤伴妖魂,宁凡眼中寒芒升起。

    “想活么…”

    他淡淡道。

    “想,我想!”鲤伴已是求饶状态。

    “那你就不该惹我!”

    宁凡冷笑,一口吞下鲤伴妖魂。

    抬头,对视陆界焚,手持妖剑,气势如虹。

    这一刻的宁凡,给陆界焚一种不可战胜之感,第一次面对宁凡,产生一丝忌惮。

    “我要,界图!”

    这淡漠的声音,在陆界焚识海,森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