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57章 鲤伴,妖妃

第257章 鲤伴,妖妃

    月色很静,没有杂音。妖河之上,有画舫驶过。

    望江楼中,宁凡没有睡意。

    在这入都郡的第一日,他名动罗云,连杀三神之事,好似飓风,正迅速向第二界其他部落,席卷!

    只是来都郡的第一夜,陆婉儿却去拜访了其师尊,并最终,留宿在其某个都郡友人家中。

    那友人,似乎是个风尘女子…在烟雨楼中,为歌姬…

    “但愿婉儿,不要跟人学坏了…不过,以婉儿心性,能视为友,那风尘女子,多半有出奇之处吧…烟雨楼…”

    这三个字,宁凡念叨三遍,旋即不言。

    尧渊等人,在交接之后,持令返回北漠,金焰车,自是留给宁凡所有。

    陆道尘,没有召见宁凡,关于陆天明之事,是只字不提。

    陆道尘的心思,宁凡看不透。但宁凡猜测,陆道尘,多半知晓了自己并非陆北的事实。

    三颗妖头,是震慑,论陆道尘是否交好自己,至少可保证,此人不敢与自己为敌。

    或者,是陆道尘自己奉上第三界界路。

    或者,是宁凡去偷、去抢!

    望江楼,此夜仅宁凡一人。血月微茫,让其在这异乡异地,感到一丝孤独。

    他来都郡,有两件事必做,寻界路,习妖文。

    只是此刻,他却只想要一份安静。

    一拍储物袋,取出几分万年妖草,皆是白日在都郡所购。

    一抖鼎炉环,唤出风女、茶女,二女似乎正在休息。被宁凡唤起,衣衫未整,匆忙遮掩。

    “不知主人有何事呼唤婢子…”

    “脱衣服,准备沐浴…”

    “什,什么。脱衣服…沐浴…现在么…”

    “嗯,怕我看么…”

    “不,不是。我等容颜丑陋,蒙主人不嫌弃,愿意…愿意观赏,是我等福分…”

    二女看来。如此良辰,被宁凡唤出,多半是要**双修的…

    风女稍矜持,轻轻咬唇,有些紧张的窸窸窣窣解开抹胸。而茶女,倒是爽。媚眼如丝,故意背过身,不露出丑陋容颜,只露出曼妙娇躯,接下衣裙,露出雪白的**。

    若非容颜被毁,二女。定是绝色…

    玲珑有致,一室幽香,夜风吹拂,沁人心脾。

    阴阳锁是第二层第一境界,随着时间推移,正徐徐朝第二境提升。

    提升第二层功法,最少需要与元婴女修双修,最高,却需与碎虚女修双修,方才有机会突破第三层。

    碎虚。还太远,金丹女妖,却有两人在身边。

    预料中的**双修,没有出现。

    却见宁凡一指点出,房中雨意徐徐凝做一个雨盆。

    随着宁凡朝外妖河探手一招。立刻有一道道河水水柱,被宁凡招来,灌入雨盆。

    屈指生火,水温立刻提升,最终漫出丝丝热雾。

    “进入吧,此二丹,你们服下后,便在水中炼化药力,随后,我会配置药液,你二人,吸收浴水药力,待炼化丹药之力,便能…恢复容颜!”

    两颗复容丹,交到二女手中。

    风女茶女,先是一怔,旋即露出惊喜、感动之色。

    这便是五转丹药么!

    充沛的药力,足以让二女明白,此丹药,价值不菲!

    宁凡,没有欺骗二人,他说过的事,做到了。

    “主人,我们…”

    “不必多言,这是你们应得的。”宁凡一笑,拂袖,袖袍生风,强横的妖力,直接卷起二女,没入雨盆。

    二女这才意识到,宁凡强横的妖力,几乎,已可比化神!

    盘坐在洗澡水中,二女端详四周,知晓此处便是第二界。

    从当日与宁凡暂别,到如今,才过去不到两年,这短短两年,宁凡便从元婴初期的妖力,提升至几乎化神的地步么!

    甚至,此刻宁凡身上,论是化神后期的威压,还是王族之血,都给二女高高在上、法攀比的感受。

    杀戮化神所积累的煞气,是让二女,不自觉畏惧。

    若非宁凡压制煞气,不愿吓到二女,单凭煞气,令元婴后期之妖受伤,都不难!

    二女心头惊意如潮,若拿昔日之主鲤伴相比,她们隐隐感觉,如今的宁凡,杀鲤伴,不必太多功夫!

    “恭喜主人,修为大进…感谢主人,恩赐宝丹…”

    “嗯,服下丹药吧。”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种种妖草,并指如刀,去皮、剥壳、抽经、研根,不多时,雨盆之中,浴水已化作淡青之色,并充斥着浓郁的药力。

    这药力,太过庞大,以跌落金丹的二女而言,吸收起来,有些困难。

    药力好似要将仙脉撕裂,疼痛令二女容颜惨白,只是即便再痛,二女都不愿放弃。

    女子容颜被毁,就好似男子仙脉被废,是一件痛苦之事。

    终于等来恢复容颜的机会,她们不愿错过。

    曾经,她们身为鲤伴伴妖,不知何日会死,没有自由,只求鲤伴多看一眼,温柔一语,都得不到。

    如今,她们身为宁凡鼎炉,不必担心修真血影,不必担心成为炮灰,且有了恢复容颜的机会。

    “这是主人辛苦炼制的五转丹药,不可浪费…要忍耐…”二女咬牙吸收药力,容颜之上,渐渐浮现一层血痂,血痂之下,腐肉重生为嫩肉,正徐徐化作白皙纯净的容颜。

    “再忍一忍…”风女较坚强,茶女则性子柔弱些,已不忍痛楚。

    宁凡微微叹息,若让二女继续下去,不是复容失败,便是承受不住痛楚身亡。

    他脱下衣衫,进入雨盆,盘膝盆中。立刻,药浴之水哗啦啦自盆中溢出。

    一揽二女纤腰,正忍痛的二女,忽然娇呼一声,各是俏脸羞红。

    “主人尊贵之躯。岂可与我等婢子共同沐浴…”

    “若双修,可止痛…谁先来?”

    “什,什么…”风女羞臊别过头,咬牙苦撑。

    即便曾被采补,但与宁凡赤身相对,她仍难以镇定。

    茶女倒是豁达。毕竟在宋国之时,她便是不折不扣的红花老妖,专采女修,对与宁凡双修,是时时期待。

    一听双修可止痛,她立刻坐在宁凡身上。双手拦住宁凡脖颈,媚眼如丝,

    “请公子,怜惜…”

    羞人的场景,让风女侧过头,不敢多看,紫发之下。眼眸却渐渐被茶女肆忌惮的娇吟,唤得火热,没好气啐了一口。

    “不知羞…”

    她正腹诽,却忽然感到一只大手,沿着她的秀足,徐徐朝小腿滑上,最终,触碰到柔嫩,撩拨…

    嗯…

    风女轻轻嘤咛一声,垂下头。看不清表情,扭捏着逃避,却逃不开那手指的撩拨。

    她娇躯渐软,开始迎合那手指,最终。手指没入…

    浴水渐冷,宁凡指尖,却感到湿软、紧凑。

    双修不知痛,药力不知何时炼化,血痂不知何时剥落,露出两张秀美容颜。

    风女的容颜,恬静,白皙,偏病弱。

    茶女的容颜,丰腴,柔软,活泼好动。

    二女,已忘情,月色依然安静。

    三日后,宁凡收到一张请柬,署名是陆道尘。

    请柬邀请宁凡入府一见,并商谈,‘合作’之事。

    从请柬中,宁凡得知,陆婉儿和她的风尘朋友,正在陆道尘席上做客,等候宁凡前去。

    只是,宁凡有一事不明。

    “合作?我与陆道尘,根本没有利益共通之处,何来合作?还是说,这陆道尘身为妖帅守护妖将,本身亦贪恋妖帅之血,故而想与我夺取其他八将手中界路么…”

    宁凡目光一凝,若是如此,则这陆道尘,未免是个老奸巨猾之辈。

    只是入郡之时,宁凡分明感到,此人的神念,中正平和,并不像奸猾之辈。

    不论是为了界路,还是为了入经塔,终究需要与陆道尘一见。

    宁凡倒不怕这是鸿门宴,他没有杀死陆道尘的信心,但陆道尘,同样没有杀死宁凡的把握。

    除非陆道尘是傻子,否则法一击必杀,此人绝不会设宴埋伏自己,做如此蠢事。

    且这请柬,还刻意提了一句,似乎净火部中,有人前来都郡…尤其让宁凡在意的,是陆道尘提到了一点,与净火部同行者,有两名‘上界妖将’…

    “净云此人,不足为虑,但上界妖将…却不知,上界10化神中,来得是哪两位,若是王枭,则此战,多有变数,而若是鲤伴…”

    宁凡目光一沉,若鲤伴前来,自己势必让他,有来回!

    只是恐怕,即便鲤伴前来,自己化作陆北模样,这鲤伴,识不破自己的真容呢…否则,此人怕是要吃惊不小的…

    心中愁思,在三日双修中,早荡然存。

    他淡然出门,身后跟着一紫一红二女。

    二女皆是金丹妖族,但已恢复到金丹中期的气息,容颜是绝世。

    一个清冷如风、紫发从容,一个巧笑顾盼、颠倒魅惑。

    行走在都郡妖坊中,不少妖族的眼光,都时不时扫向二女。甚至有不少纨绔,有意搭个讪、劫个色。

    只是一旦发现,二女身前,跟着的,是名震罗云的陆北,所有妖族,立刻噤声,匆匆离开,再不敢围观。所有纨绔,咽了咽口水,心中一寒,匆匆退避。

    三颗妖将首级,震碎天明公子道心…此事,早已在罗云传遍,如此的宁凡,容貌被传遍陆部,想要在低调,恐怕很难。

    当然,传遍的,是陆北容貌。

    如此,倒也少了许多麻烦,至少日日应付陆天明之流,宁凡不放在眼中,亦觉得麻烦。

    “主人,你当真,斩了三名化神!”茶女目中异彩连连。

    “主人是不会说谎的!”风女好似成了宁凡代言人。

    二女恢复容貌,心结亦解开。性情开朗了许多。

    此次赴宴,宁凡带上二女,毕竟二女确实是上古妖族,带上,不会暴露什么。

    当然。宁凡也不怕暴露。

    若是遇上鲤伴,却不知,此人会做何想…

    都郡府外,十三列精锐妖兵,正在检阅宾客,都郡有头有脸之人。都被宴请而来。

    见到一男二女擅闯郡府,立刻有妖兵呵斥,

    “来者止步!”

    只是看清来者容貌,数个妖兵,登时身体一挺,行礼道。

    “见过陆总兵!封妖大人吩咐。若总兵前来,可直接入内府入席!不必登录!”

    宁凡目光一扫,大部分人,论遁行而来,抑或乘车而至,都必须下车检查,足可见此宴的警戒严格。若说只为宴请自己一人,这种严格,似乎过了,多半还是为‘上界妖将’准备的。

    他目光收起,向那妖兵问道。

    “此次赴宴,如陆某这般,可直接入内府者,都有哪些人?”

    “回陆总兵的话,除了总兵有此待遇,被急召而回的‘第四将’、‘第六将’大人。亦已直接入府,除此,烟雨楼的‘妖妃’姑娘,与婉儿小姐一道,亦被特许直接入府…”

    “净火部呢…”

    “净火部…”那妖兵露出为难之色。净火部的具体来宾,被列入禁令,不可对任何人宣扬。

    此乃军令,他不敢不从。

    “罢了,我知道了…”

    宁凡摆摆手,遣散妖兵,直接步入郡府,因有事先吩咐,根本人阻拦,反有人一看到宁凡,立刻领路。

    “烟雨楼,妖妃…此女,便是婉儿的女伴么…妖妃,此女身份,应不简单…能直接入府,这即是说,在陆道尘眼中,此女与我,同样重视…至于第四将、第六将的紧急召回,似乎,不是为了针对我,从那妖兵的神色,似乎,净云部来意不简单…金令召将,是为了应对净火部来人么…”

    宁凡穿行于郡府,在内府罗天殿,止步。

    此殿之外,立着两尊云兽,虽不算真灵,却是很稀有的混妖血种。

    殿中,气氛颇有些萧肃,当宁凡目光一扫,微微一诧,有资格在罗天殿中就坐的,仅有数十人。

    其中,主位之上,坐着云将陆道尘,此人一见宁凡前来,立刻起身,微笑迎接。

    “哦,陆总兵来了,老夫有失远迎,还望总兵海涵…”

    “哪里!”

    宁凡一抱拳,目光沿着陆道尘下席看去。

    其身旁,坐着两人,一个红面青甲,一个黑面黑甲,分别为罗云第四将陆青,第六将陆战。

    青甲红面者,正捋长须,丹凤目打量宁凡。此人气息沉凝,比陆生稍弱,但与白元相差不多,仔细看罢宁凡,慨然赞道,

    “后生可畏!某家不如你!”

    倒是黑面黑甲的陆战,气息比白元犹若,却一见宁凡,便跃跃欲试。

    “你便是独斩三将的陆北!好,好!酒宴之后,与某一战!”

    宁凡抱拳,没有多言,目光扫过客席,纷繁的面孔中,他立刻便寻到甜笑的陆婉儿,婉儿身边,坐着一个青色羽衣的婉约美妇,看容貌,仿若二十四、五的姿容,有一股成熟女子的风韵。

    一见宁凡,陆婉儿便欲起身相迎,而那美妇,则大有深意与宁凡目光相对,似想看清宁凡身前。

    “此女,便是妖妃么…”

    宁凡目光继续偏移,当落到净火部来人之后,面色一沉。

    净云妖将,果是此人前来。

    在此人身旁,坐着二人,一是名金甲妖将,另一人,却是一个红发男子。

    在宁凡目光一沉之际,此人的目光,同样阴沉。

    因为他看到,宁凡身后所站女子,竟是…自己当初的伴妖!

    “本将伴妖,为何在这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