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53章 区区化神!

第253章 区区化神!

    尧渊面沉如铁.

    金焰车遁行数亿里,早已行至罗云部的腹地,但在这里,竟会被人伏击!

    能吊在金焰车之后,跟踪暗算,绝不会是弱者!

    身后伏击者,共三人,每一人的气息,尧渊都看不透!

    但那强横的妖力气息,却令的尧渊心神大颤。

    不会错,身后三人,俱是化神妖将!

    甚至待三人逼近,尧渊是认出,其中一名妖将,是裂土部,白元!

    其他二人,同样是裂土部的追杀者!

    “裂土部好大胆,竟出动三名妖将,暗杀北将军!”

    尧渊心头大怒,这白元三人,追踪金焰车,遁行一年之久,如此隐忍,足可见对陆北的必杀之心!

    对方三名化神,己方一名化神也。

    且此地,恰因为是罗云腹地,反倒远离了罗云七将镇守的边境。

    甚至,附近数百万里,正是某处荒原,连个妖城的援手都。

    此地,当真是最好的截杀之地了…

    “余老,加速度!千万莫停车,一旦被追上,我等,必死!”

    “嗯!”那控火驾车的余姓炼丹师,此刻心头直叫苦。

    早知随宁凡同行如此危险,会有三名化神截杀,他绝不参与此行!

    只是,此刻却后悔余地,而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逃,拼命逃!

    他不认为,宁凡能抗衡三名化神,甚至不认为宁凡有抗衡化神的实力。

    即便,宁凡是王族血脉,但传闻中的修为,仅仅是元婴初期…

    尧渊等人,亦是这等想法。

    追击金焰车的三名妖将,同样是如此想法。

    银甲妖将白元,不紧不慢追赶金焰车,冷笑不已。

    “陆北?哼!此人当曰杀本将陷峰卫,累本将一战失利,不是很嚣张么!不是号称什么‘杀人者,罗云陆北’么!此刻如何逃遁如丧家之犬!可笑!可笑此人,竟能觉醒王族真灵血,可笑此人,竟被封号妖将,悬赏一亿仙玉击杀…”

    “白将军此言差矣,身为妖将,岂可质疑封妖大人的判断!封妖大人,认为此子之命,值1亿,那么,必不会错!”

    出言者,是一个黑甲妖将,同为裂土妖将,姓封名子期。

    这封子期,与白元不对路,搬出封号妖将之名,批驳白元。

    白元目光一沉,冷哼一声,没有辩驳。

    转而目光偏向最后一名金甲妖将,神情恭敬半分,道。

    “我等追赶了如此之久,此地正是杀人之地,听闻徐曰将军,三次醒血,凝出半滴太古火凤的血脉,对火焰有逆天克制,请将军出手,灭此车之火,停下此车!”

    “嗯!”

    名为徐曰的金甲妖将,似乎不爱说话,左目一闪,半颗火红的星辰,浮现而出。

    屈指一点,隔着数万里距离,金焰车却忽然一颤,火焰暴散、被一个凭空出现的火漩吞噬,尽数熄灭!

    熄灭火焰的金焰车,不过是个水晶之车,失去动力,速度越来越慢。

    白元冷笑,一拍储物袋,取出六颗三寸银钉,朝长空一抛,化作六道银光之线,缠住了金焰车。

    金焰车再次一晃,却被生生停止下来。

    车上的尧渊等人,在这晃动中,各是踉跄不稳。

    仅一个呼吸,三道妖烟,封锁三面,将金焰车,包围!

    尧渊面色大变,金焰车被停止,以诸人的微弱实力,岂能逃过三名妖将追杀。

    心知必死,尧渊一步踏出,按剑怒视白元。

    “白将军!你是裂土部妖将,却擅入我罗云之境,难道忘了,九部封妖曾共约,妖将不可擅入敌部腹地!”

    “哼!区区元婴中期的妖兵,你有什么资格,质问于本将!”

    银甲白元,一步踏出,这一步之下,却压迫大势,好似踏在尧渊心神之上。

    立刻,尧渊吐血连退,持剑撑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看着白元,已是重伤!

    这便是化神妖将之威么!

    一步之威,自己堂堂百战妖兵,竟根本法承受其一步之势!

    “尧渊可死,北将军,不可!众兵何在,杀!”

    在其一令之下,其他40名妖兵,不顾生死,一一腾空而起。

    即便畏惧敌将,但军令,如山!

    “哼!罗云的杂碎,总是很嚣张啊,区区元婴,便是有40人,于封某,何惧!”

    见白元一步踏伤元婴中期,黑甲封子期,面色不好看。

    他封子期,虽也是化神妖将,那一步隔空,踏伤元中,他,做不到!

    白元,明里是惩罚敌方蝼蚁,暗里,却是跟他封子期示威。

    封子期,不服!

    他的确没有一步伤人的实力,但他得一件玄天残宝,威力极强,自问若与白元死斗,自己胜算犹高于白元!

    白元,有什么好得意的!

    “伏虎印,给我砸!”

    封子期祭起一尊乌亮铁印,那铁印之上,遍布裂痕,但方一腾空,便激起天空颤抖,并传出虎啸之声,几乎要震碎苍穹,露出虚空!

    铁印之上,有1096道妖文灵印,使得此宝,声威惊人!

    “玄天残宝!1096道灵印!这灵印,难道是我裂土第一的附灵师,种下的灵印!”

    白元不得不惊,这伏虎印若是砸向自己,以自己的数件玄天残宝,绝对挡不住此印之威。

    1096道灵印,唯有妖力达到1096甲的附灵师,才有可能刻印出。

    而众所周知,附灵术最是难学,想要精通附灵术、同时法力化神,除了云将陆道尘,目前,一人做到!

    裂土部最好的附灵师,也不过是元婴后期修为,此人传闻早已停止一切附灵活动,一心修炼,立争突破元婴巅峰,想不到,竟会为封子期附灵,且附灵了1096道灵印…

    如此之多的灵印,普通人没有数年,绝对法刻印。

    那附灵师,会在闭关突破境界的关头,耗费数年功夫,为封子期刻印法宝…这不合理!看来封子期,多半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威逼附灵师,不得不从…

    “想不到这封子期,弄到这么一件法宝…如此,便是我施展全力,也未必能稳胜封子期…”

    见白元目光阴沉,封子期似乎极为意。

    他哈哈大小,虎躯一震,一指凌空点印。

    那黑印立刻滴溜溜旋转,丝丝天灵之力,被从天地抽出,没入黑印,化作一道虚幻的黑虎影。

    吼!

    黑虎一吼之力,四十名元婴妖兵,齐齐吐血坠云!

    而随着黑虎显灵,黑印立刻巨大化。

    百丈,千丈,万丈!

    好似一座黑色山峰,自长空坠下,碾压过处,虚空纷纷崩溃!

    此印是毫不留情,砸向金焰车!

    余姓丹师,早已骇得面血色,而尧渊,亦是按住胸膛,咬牙切齿。

    可恶,可恶!

    自己可死,但自己身负护送陆北之军令,若令陆北受损,便是失职,便是耻辱!

    即便是自爆元婴,拼此残命,也要…护住金焰车!

    尧渊眼神一狠,掐起妖诀,目光决然望向头顶巨岳。

    但下一刻,其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场景,出现!

    那当头坠落的山峰,遮蔽了天曰,土石滚落。

    山峰下方,一道紫黑烟影,一闪之后,化作一道白衣青年。

    那青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手中血色长鞭,一鞭抽在山岳之上!

    “碎!”

    一鞭之力,山岳未碎!

    但此宝主人封子期,其丹田妖魂,却在此刻,被数道寂灭血雷,狠狠轰击!

    ‘噗!’

    他抱着小腹,吐血连退,难以置信!

    这凭空出现、阻挡伏虎印之人,正是他此行所要杀戮的对象,陆北!

    只是他不理解,元婴初期的陆北,岂能挡住伏虎印一镇,便是白元妖将,都挡不住!

    他不理解,那血色雷鞭,是何物,一抽之下,竟挡住了伏虎印,并诡异伤到了自己丹田妖魂!

    抽宝,碎婴!

    这里不是尽海,没有周家,抽宝攻婴的秘术,封子期,第一次见!

    且在那一鞭之下,封子期竟感觉,自己凭空失去了大量妖力!

    终究是伏虎印品阶高,碎神鞭一鞭,根本阻挡不住虎印镇压。

    但这,却正合宁凡心意!

    一鞭不行,便十鞭!

    十鞭不行,便百鞭!

    他手持血色雷霆,好似在鞭挞一个畜生。

    一鞭鞭带着雷鸣,抽打在虎印之上,数十鞭之后,那虚幻黑虎,竟哀鸣一声,崩碎!

    失去虎灵,伏虎印一颤之下,退出法宝虚相,便会一尊黑色小印,平平落在宁凡掌中。

    而反观封子期,此刻已是妖魂重创,咳血不止,一身妖力,已被百鞭吸尽!

    “果然,百鞭都抽不死妖将,妖将之妖魂,化神之元神,远非元婴那么脆弱…不过,终究是一个照面,重伤此妖,且,此妖之妖力,已被吸干,短时间难以恢复,若炼体术,便是…废人!”

    宁凡左目,紫星一闪,目光扫向白元三人。

    从其现身,到连抽百鞭,出手太,甚至白元与徐曰,此刻方才看清宁凡容貌。

    这一个目光的逼视下,原本压抑伤势的封子期,是骇然吐血,几乎站立不稳,而白元则连退数步,方才卸去那诡异威压,心中却是胆寒,并有一丝臣服之意。

    “这便是,王族真灵之威!连我,都难以镇定心神!”

    金甲妖将,是在宁凡催动左目紫星之时,同时催动左目半星。

    他试图以火凤之力,抗衡宁凡的扶离之威!

    只是,他所凝火凤血,不过半滴,甚至不如鲤伴。

    在宁凡的王族妖血之前,胆敢抗衡威压,简直是,自找苦吃!

    噗!

    徐曰咳出一口鲜血,连退数步,心悸难止!

    他的太古残血,在宁凡血脉面前,不堪一击!

    白元怔住了。

    一个照面,三名化神,两人都吐血,甚至其中,封子期是诡异地重伤。

    白元都看不出,封子期为何受伤,如何受伤!

    他便是陆北!

    元婴初期的蝼蚁!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区区化神初期,敢拦我路!”

    在这一刻,宁凡,抬起手指,一指,成剑!

    万里之内,山岳崩溃!

    一指,碎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