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51章 古妖秘术,灵印

第251章 古妖秘术,灵印

    北漠城,一道金光流逝,瞬息数千里。

    若有人目力足够,便能看出,这金光,实际是一尊遁速堪比半步化神的金焰车。

    此车通体由金色妖火铸成,金碧辉煌,操控此车者,至少需要大修士修为,且需对火焰有极高操控。

    北漠城唯一一位四转炼丹师,被陆生派来,为宁凡驾车!

    而在车架两边,共有尧渊在内的四十一名北漠妖兵,护卫于此!

    “好一个金焰车!”

    宁凡赞了一句,一句话中,蕴含的王族真灵之威,却让所有妖族高手,齐齐垂下头。

    一个个目中,含着不可抗拒的敬畏之心。

    真灵族的王族之妖!在这种王妖面前,除非修为远胜此妖,或是同为王血,否则,根本难以镇定!

    “见过北将军!”

    “北将军…妖将考核,尚无定论,此称谓言之过早…”

    宁凡摆摆手,不以为然,回过头,望着身后的天路,眼神不着痕迹一冷。

    “看来,有不少苍蝇想取我命,1亿仙玉,王族真血,很诱人啊…”

    宁凡不以为然,一步入车内,这些杀手,是在取死。

    车厢从外界看,不大,但一步踏入,其中豁然开朗,金焰天地,有无数宫殿阁楼。

    金焰车,洞天法宝,是陆生代表封号妖将,所赠…

    因是洞天法宝,此处空间的缺陷,可以入人,却不可修炼。

    此宝,是云将陆道尘所制。论才学,这陆道尘怕是与洞虚老祖,有得一拼。

    而这金焰车,若是宁凡所见不差,似乎是古天庭的战车…

    “古天庭。妖帅陆吾,云将陆道尘…此地虽未与古天庭想通,但似乎,有些联系…”

    “陆道尘送我此车,或许是在暗示什么…”

    “若入都郡,此事自然可知。此地虽不可修炼,却可炼丹!”

    宁凡步入金焰宫,并非立刻前往炼丹房,反先去了附灵阁。

    附灵之术,传至妖族,刺纹之术。传至魔族。

    身为妖将之妹的陆婉儿,自小便得云将看中,收入门墙,授以附灵之术。

    甚至,此女身为地玄附灵师,曾制出一套地玄中品的成套灵装…

    此女在九部间,都算颇有名气的附灵师。

    而此女。之所以离开都郡、辞别恩师,似乎是因为一些错综的原因。

    宁凡推门,陆婉儿正蹲在冶金炉前,灰头土脸,摆弄着炉火。

    她在此悉心调试火温,已有数日,因为这一次附灵,是为宁凡附灵…她要比以往,更加用心。

    感知宁凡进入,陆婉儿哎呀一声。匆忙已绢帕抹脸,起身迎接。

    只是连蹲数日,双腿已麻,一个踉跄,却是跌倒。

    一道烟影闪过。宁凡一步逼近,扶住陆婉儿。

    “婉儿辛苦了,人说女为悦己者容,婉儿自污容颜,莫不是讨厌我么。”

    “呸,我为你附灵,忙碌数日,你还取笑我…”

    陆婉儿皓腕被宁凡扶住,却挣不脱,索性任他扶着。

    只是想取绢帕擦脸,却发现绢帕已入宁凡手中。

    “我帮你。”

    微笑淡然,抚指温柔,一一擦去陆婉儿脸上灰尘。

    陆婉儿心头慌乱,连忙道,

    “你已是王族真灵,身为王族,为下等妖族擦脸,若被未来飞升的真灵族知晓,必定处罚你…”

    妖族的等级制度,比人族严厉。元婴兵、化神将、炼虚帅、碎虚皇的划分,可看出,妖族重视血脉,重视将妖分为三等,以血脉,代表各自的等级。

    宁凡二次醒血,便是王族。

    三次醒血,甚至可在王族血脉之上,再进一步。

    这样的人,不是陆婉儿高攀得起,这是妖族的价值观在作祟。

    “我是王族,但恐怕,即便飞升妖灵之地,也无王族前辈迎接,更无人会处罚我…”

    宁凡苦笑。

    扶离王族,外表光鲜,实则,这名为真灵的大族,早在无数年前,便被族灭。

    为何灭族,宁凡不知。

    为何被天道诅咒,宁凡不知。

    宁凡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扶离妖血,厉害是厉害,但在妖灵之地,没有靠山。

    不像其他王血,你动了王血族人,立马有无上妖仙,为你出头。

    无人知扶离是什么,宁凡觉醒的扶离血,便是不少足以觉醒太古残血的天骄、视若鬼魅之物,此事若传出去,怕再无人愿意抢夺宁凡这不祥妖血。

    这一切,陆婉儿不知,只是芳心却荡起一阵阵涟漪,就好似无数少女,梦寐以求,自己会被王子看中的情愫…

    他是王族。

    他是凭稀薄妖血,一步步,觉醒至王族的妖杰。

    越想到这些,陆婉儿反倒越没有勇气,向宁凡表白。

    松开陆婉儿皓腕,将绢帕归还,宁凡目光望着冶金炉,目露奇光。

    以他目力,一眼便看出,眼前的冶金炉,与外界所见,明显不同。

    雨界的冶金炉,可炼制法宝,亦可炼制灵装。

    眼前冶金炉,只为附灵而准备,其上刻印了无数妖族文字,使得炉火之中,妖力浓郁。

    附灵,终究是妖族的秘术。

    人族的附灵,比不上妖族专业。

    “北将军,婉儿还没问,你想附灵什么妖宝呢…可有合适灵铁,若无,婉儿这里,倒是有几种化级灵铁…”

    陆婉儿记得,陆北在北漠之时,本命妖宝是一件青色古戈。

    那古戈,甚至连极品都不是,仅仅上品,附灵化级灵铁,可谓浪费。

    但若是给心上人附灵,只要心上人高兴。便是浪费,陆婉儿也不在乎。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宁凡并非取出青色古戈,反倒一指点在眉心,抽出一道血色雷霆。

    “这是…”

    陆婉儿美眸渐渐凝重。这血色雷霆,好不祥的威慑感。

    若她没看错,此宝,应是一个鞭宝,且品质,似乎到了极品上级。

    “臭陆北。藏的好深,有这么厉害的鞭宝,之前竟都不告诉我,是将我当作外人么…”

    陆婉儿眼神微微失落,但细细端详鞭宝之后,她的某种。渐渐浮现一丝惊色。

    “这雷霆的本相…是太古雷龙的龙筋!陆北,你杀太古雷龙的族人了?!这可是大罪,怎如此莽撞!”

    所有的小不满,都在此刻,化作对宁凡的担心。

    这关心,让宁凡心头一暖,拍拍陆婉儿脑袋。

    “不要怕。我暂时没有杀他,仅仅抽了他龙筋而已。且即便杀了,又如何!”

    抽鲤伴龙筋,又如何?

    便是杀了鲤伴,又如何!

    他不怕,但陆婉儿担心。

    她郑重看着宁凡,好似管家婆般嘱咐道,

    “记住,千万千万别杀太古雷龙,这一真灵族。最是记仇的…”

    不过细细一想,陆婉儿又有些疑惑,此龙筋,分明是化神妖将之物,但沉睡之地。应无妖将修为的太古雷龙,此龙筋从谁身上抽的?

    且这陆北,实力已想到抽妖将龙筋了?

    她自宁凡手中接过鞭宝,立刻,美眸满是不可置信。

    而眼中,渐渐升起一丝火热。

    “太古…太古星辰!这是太古神兵么!”

    陆婉儿的梦想,便是能为太古神兵附灵!

    只是此物太过珍惜,第二界九部之内,根本无人拥有此神兵。

    除非是天妖界妖灵之地的妖将,并觉醒有太古妖脉,且背景不弱,能弄到太古星辰,才有办法铸造一件太古神兵。

    陆北,是如何弄到太古星辰的!

    陆婉儿踮起脚尖,将脸凑近宁凡,很近,很近。

    彼此呼吸,都扑到对方脸上。

    她仿佛想看清,宁凡究竟隐瞒了多少她不知的事情。

    看不透,看不透…

    手持雷鞭,陆婉儿细细端详,爱不释手。

    只是眼中,亦有一丝心疼,徐徐流动。

    这丝心疼,没有逃过宁凡察觉,问道。

    “嗯?婉儿小姐似乎对这碎神鞭的炼制,有意见?”

    “碎神鞭,碎人元神么…真是霸道的神兵…炼制者的手法,更是精妙绝伦,令婉儿自愧不如,好生神往,真想与炼制此宝的前辈一见呢…只是…”陆婉儿评价道。

    “只是…”

    宁凡错愕了。

    他的炼宝水平,得到乱古记忆,至少堪比碎虚老怪。

    这样的高水准,被陆婉儿成为精妙绝伦,倒是贴切。

    但陆婉儿话锋一转,一句只是,却让宁凡隐隐感到。关于太古神兵的炼制,自己似乎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只是,为何北将军的碎神鞭,没有以‘灵印’强化呢…”

    “灵印?”宁凡诧异了。

    “取出你的本名古戈,仔细看看…”陆婉儿得意一笑。

    别看宁凡实力高强,终究也有不懂的东西呢。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陆北的那上品古戈,细细端详。

    这古戈,不过上品,之前他根本没有关注。

    但此刻端详,他却隐隐感到,这古戈,似乎有些特别。

    虽是上品巅峰,但好似,威力比寻常上品强了半分的样子…

    这本分,常人感知不出,唯有炼器术精通者才能感知,宁凡,感知到了。

    “是这里!”

    宁凡一指,点在古戈的尖端,输入妖力。

    在尖端处,三道玄异的上古妖文,徐徐浮现。

    这三个妖文,宁凡认识,在经塔学过。

    一是‘风’,二是‘锐’,三是‘迅’!

    正是这三个妖文,使得古戈,比寻常上品巅峰之宝,强了半分。

    “这便是,灵印?!”宁凡眼前一亮。

    原本他便奇怪,妖族文字,为何一个个都似符阵,一个字便要读完厚厚一本书,才能习得。

    现在,他懂了…

    因为妖族文字,本身便可用来炼宝、附灵、布阵、杀人!

    三道上古妖文,可化灵印,令古戈平添半分威力。

    若有五十道,这古戈,可入极品!

    若有百道,这古戈,便是极品中级之宝!

    若有万道灵印,这古戈,便是…玄天灵宝!

    这便是妖族的炼器之法么!

    细细想来,这灵印之术,似乎与附灵极为相似,只是附加的不是灵铁,而是妖文。

    这便是上古妖族的炼器术,与人族,迥异的炼器术!

    “咦,你竟能认出灵印的位置…你的炼器术,很高嘛…”

    陆婉儿诧异地望着宁凡。

    若他精通炼器术,为何不知上古妖族的灵印之术?

    若他不懂炼器术,为何能一眼看出,灵印烙印的位置?

    看不透,看不透…

    在陆婉儿眼中,宁凡就好似星空般神秘。

    而陆婉儿并不知道,她所神往的、渴望一见的炼器大师,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