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50章 婉儿心意,化神之备

第250章 婉儿心意,化神之备

    裂土部,一道雪片般的通缉令,传遍沉睡之地.

    “杀陆北者,赏一亿仙玉!”

    不需要解释陆北是谁,不需要解释土将对此人的忌惮,一亿仙玉的高额赏红,足以令炼虚动心…当然,前提是,此地得有炼虚。

    罗云部的态度,更是微妙。

    云将陆道尘,连发12道金令,令陆生亲自护陆北,前来都郡,参与妖将考核。

    元婴初期,王族真血,杀之,更有一亿仙玉的赏红!

    自有不少元婴妖兵,暗暗潜入北漠,试图刺杀陆北。

    只是自妖血觉醒,已过去一月,陆北整个人,却好似销声匿迹。

    匿,匿了一切。

    他在元瑶界,稳固妖力境界!

    身旁,女尸与石兵,护法!而阵禁之中,一个女童,一面苦苦压抑修为,一面暗暗震撼,眼前的青年,威压之强。

    她是,月凌空!

    这名身为内海至尊的女人,因为《月轮术》的玄妙,而得以元神重生。

    但修为,却自封于识海,并随时有崩溃的征兆。

    她需要一个男鼎来采补自己,将积蓄在识海的法力洪水,疏导…

    宁凡,是她唯一选择…

    “小子,姥姥我考虑了很久…那件事…”她女童之脸,泛着不爽之色,银牙紧咬。

    “抱歉,与你双修,我暂时没时间…”

    宁凡起身,伸个懒腰,一笑。

    他不急,月凌空的修为,越是濒临崩溃,采补之时,他可获得的好处越多。

    如今自己形势比人强,且在妖灵之地,并不急于采补鼎炉、提升修为,月凌空么,这个没胸没屁股的黄毛丫头,短期之内,可谓毫无双修价值。

    “你!姥姥我都这般求你,你竟敢…竟敢拒绝!”

    “做我鼎炉,并将神空岛,送给我!”宁凡狮子大开口。

    “休想!姥姥我何等尊贵,和你做一次,已是…已是你三生有幸!若非姥姥不双修必死,你以为姥姥会看上你这瘦身板!”

    “是么,我倒想说,堂堂内海至尊月凌空,原来是个童女…若与童女之身的你双修,明知你是老怪,我亦会有罪恶感…你,太小了!”

    “你!”女童一动怒,识海立刻一痛,法力欲崩。

    她俏脸一白,暗暗压下怒意,暗道宁凡这小子,好歹毒的心思,故意出言激怒自己,意欲乱自己心神,迫使自己识海加速崩溃…

    最让月凌空不服的,是就这么个纨绔小子,怎么半年不见,气势强了这么多!

    妖力…这臭小子,还修妖啊,但这妖力,竟有7000甲以上,月凌空坚信,在上次与宁凡对峙之时,此人,绝无7000甲妖力。

    也便是说,此人仅仅半年,便提升7000甲妖力,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且这妖力,并非外物强行提升,而是…血脉觉醒、进化,促使妖力增长!

    内海之中,有不少妖族势力,如封妖殿,月凌空足不出户,但对天下大事,知9分,并可预知3分。

    只是即便是封妖殿的妖尊,单轮妖血之威,绝对没有眼前这混小子厉害!

    这是什么级别的妖血,也幸亏自己不是妖族,否则,即便自己是半步炼虚,站在宁凡身边,都要气势矮一截!

    妖力、妖血也便罢了,这混小子的气势,绝对是化神后期的强度无疑。

    未到化神,气势堪比后期,这说出去,太过荒谬…

    且毫无攻击力的气势,在宁凡身上,似乎多了一道杀戮气息,足以伤人…

    “煞气…此子,已杀过化神!”

    女童目光一闪,粉拳一握。

    能杀化神,此人多半也有手段对付自己了…

    此人将自己囚禁于此,等待的,是自己再无法忍受之时,求欢于他,届时,此人的一切要求,自己,唯有答应…

    “哼,念你骨龄年幼,本姥姥,不和你动气…”

    月凌空学乖了,自己千万不可动怒,那样,只能让宁凡称心如意。

    她挤出几分难看的笑容,旋即闭目打坐。

    “不愧是女中豪杰,引起此女警惕,想激怒此女,怕是困难了…与之双修,我可采补其多余法力,当法力疏导部分之后,剩余法力,此女会自行收回,届时,此女起码恢复至化神中期,甚至…后期!想要将此女禁锢在股掌之中,采补最多法力,难…但我有的是耐心,等此女月识崩溃…”

    宁凡揉揉女尸的秀发,眼神歉疚,不但是因为冷落了她许久,更是因为,自己下不了手,去杀慕小鬟,为女尸塑魂。

    “对不起…你还得在鼎炉环,呆些曰子…”

    “哦…”女尸似有失落。

    “不过,她会陪你…她叫,慕小鬟…”

    宁凡一抖鼎炉环,变出小结巴。

    二女方一见到彼此,却好似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

    就好像纸鹤与思无邪相见,那般自然。

    “你们,好好相处…”

    界力一闪,宁凡出现在房中,其消失,已有一月。

    方一现身,他便听到自己床榻上,有一道女子的轻微呼吸声,沉沉酣睡。

    却是一个童颜**的紫衣女子,好似一只小狐狸,蜷缩在宁凡被窝之中。

    “这陆婉儿,真是大胆,女儿家,竟到我床榻歇息,若我禽兽一些,此女清白必失…”

    宁凡调笑,为此女盖好薄被,在床边盘膝打坐。

    左目妖星,化作紫黑,令得那左目妖星,多了一种能力,扶离族的天赋能力。

    洞察幻象!

    以此目力,修为不高过宁凡一个小境界,皆可轻易看破隐匿,破去幻阵、迷雾。

    只是妖力到了7455,再要提升,艰难,最快速的提升手段,莫过于,获得碧焰草,吞服妖帅金血。

    这些若完成,妖力必达到万甲,届时,便是自己突破化神之时。

    “为了化神,需备一些丹药…在抵达罗云都郡之前,想提升修为,已是艰难,这世间,不如为茶女风女炼制复容丹,算是对她二人忠心可嘉的奖励…至于提升妖族化神几率的五转丹方,我倒是从经塔获得了两种,一名破将丹,一名玄血丹,皆可提升一成妖族化神几率…至于离合丹,虽是人族化神使用,但妖族亦可使用,不过药效减半而已…如此,我化神几率,可提升不少,唯一的欠缺,是妖族功法…”

    “《山茶经》,无法用于化神,不过从那滴祖血之中,我获得了扶离一族不少神通、功法,并不需特意修炼,毕竟是祖血级血脉记忆,只需熟悉即可。此法名为《扶离吞影》,是以遁术、幻术为主的妖功。以我如今妖力,加上王族之血,施展‘影烟之术’,遁术,堪比化神挪移…什么人!”

    宁凡左目,紫星一闪,他看到,房门外,一道干瘦身影,正隐匿在外,有着化神初期的修为。

    许是没有想到会被宁凡识破隐身,那化神初期,一个诧异,立刻化作妖烟挪移,一遁万里。

    “想跑!”

    宁凡冷笑,一步踏出,周身化作一道紫烟之影,一步之下,竟同样挪移万里!

    甚至单论遁速,似比前方的化神初期,犹快一分。

    那隐匿化神,本已停下,但未料到宁凡非化神修士,遁速竟如此之快,诧异之下,再次一摇身形,挪移万里。

    只是此人跑的方向,越是越走越偏,待遁行数十万里之后,此人气喘吁吁,在一处山谷之间,收住遁光,转身,望向宁凡。

    却见宁凡身影,好似鬼魅,一步一遁,好似闲庭信步,偏偏一步便可横跨万里。

    神秘人等待着宁凡走近的一刻,但宁凡的目光落到山谷之后,立刻看破什么,不进反退,并冷笑。

    “陆某倒是谁,原来是净火部的净云妖将…”

    前方神秘之人,在血月之下,散去隐身,化出一个兽甲大汉的模样。

    这大汉,宁凡在陆北记忆中见过,是陆北叛变净火部、依附的妖将。

    净云先是被宁凡识破隐身,后又被宁凡遁术赶超,此刻被宁凡逼近,他反倒有一种近乎泰山压顶的压迫感,暗道不愧是传闻中的王族真血,好厉害的压迫力,不怒自威…

    只是净云旋即冷笑,他认识的陆北,绝对是个平庸之辈,不论资质、抑或心智。

    “你果然,不是陆北!火将大人的猜测,怕是猜对了…”

    “陆某不知阁下在说什么…”宁凡神情不变,因为王血觉醒,怀疑自己身份之人多了去了。

    只是如今的宁凡,根本不需要跟罗云之人解释自己的真实身份。

    他只需证明两件事,其一,他是妖族,其二,他忠于罗云。

    有着莽原之功,这两件事,不言而喻,如此,即便宁凡不是陆北,云将陆道尘,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句话,唬不到宁凡。

    “呵呵,既然道友不明白,那便是本将胡言了…呵呵,陆北兄弟,不如去山谷之内,与本将一谈大事,如何,火将大人有最新任务给你…”

    净云一副客套神情,但宁凡,则冷笑。

    “陆某不是三岁孩童,明知山谷布有化级上品之阵,更有近百元婴潜伏,岂会进入…净云妖将当陆某,是傻子么!”

    “呃…呵呵,陆兄弟误会了…”

    净云一副尴尬的神色,暗道这陆北的眼光,好生敏锐,竟连刻意隐匿的化级上品阵,都能看破。

    如此,想获得此人王族真灵血,怕是无法用硬的了。

    也罢,姑且先传达火将人物吧,至于此人之血,待任务之后,再谋夺!

    宁凡渴求着妖帅之血,而他的王族之血,则被无数化神渴求着。

    “这是火将大人的任务玉简,你看过之后,弄到玉简之后的东西,凭此功劳,便可加入我净火部,甚至,可被赐封为南明城妖将!”净云拍出一道火光,化作红色玉简,飞向宁凡。

    这一道火光,堪比化神一击,但宁凡仅一拂袖,便挡下火光。

    接过玉简,看也不看,却直接索要报酬,

    “我要万年碧焰草,一百株!”

    “这…可以!不过你最好先看一下任务…此任务完成之曰,老夫会带你要的东西,来罗云都郡找你…”

    “陆某何时看任务,却不劳阁下艹心,告辞…”

    宁凡礼也不做,一步化烟影,遁空而去。

    在其走后,净云面色,立刻一沉,一招手,山谷潜伏的近百元婴,纷纷现身。

    “此子,好谨慎,也好狂妄,忘了昔曰对本将的恭敬了么,竟敢如此无礼…哼,不看任务,便敢跟本将索要报酬,不过,还真让这小子看出来了,这任务的价值,可不是区区一百株万年碧焰草可比,只是…此子要碧焰草,做什么…罢了,此事,交由封号妖将顶夺,我等先走…此地为罗云、裂土边境,若被发现,多少有些不妙…”

    将军府中,厢房之外,宁凡冷笑一声,一点眉心,召出斩离,一剑斩在玉简之上。

    但见火红的玉简,在斩离一剑斩中之后,立刻滋滋鸣叫,并有一道火红妖念,便一剑焚成虚无。

    那火红妖念,是化神后期的火将一击,并非为了杀戮宁凡,而是为了在宁凡大意之下,火念破体,在宁凡体内种下妖禁,起到控制作用。

    如此大费周章,明谋暗算,一为宁凡王族真血,二为保证任务完成。

    这正是宁凡不与净云多言、施礼的缘故。

    来者不善,何须礼遇。

    只是净火部,未免太小看宁凡了…这点手段,想拿下宁凡,还不够。

    火念被斩,玉简徐徐化作无色。

    宁凡神念一扫,其中任务,却是令宁凡接近云将陆道尘,偷盗九界界路的兽皮古卷…

    甚至,其中古卷可能隐藏的地点,都被一一标注。

    “有意思,这净火部虽没什么交好的意义,但想不到,竟给我送来了界路情报,且若我动作慢上一些,那净云,定会带部分碧焰草,前来相催,知威逼不可,便会利诱…利诱的好处,可能先付50株碧焰草,也可能30株,只可惜他们不知,我需要的,只有10株,但说只索求10株,未免索偿太轻,反惹人疑…”

    “火将陆界焚,此人不可小觑,怕是已猜出我并非陆北,他用以攻击的妖念,并非抽自识海,而是妖术所化,这是考虑到被我斩杀,生怕受到丝毫牵连…他预想到,我可能有斩灭化神后期妖念的本领…他能猜出,罗云封号妖将,未必猜不出,只是从目前态度来看,陆道尘对我没有恶意,甚至可看出一丝交好之意…我是不是陆北,根本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对罗云部,有没有好处!”

    宁凡自语,一掌灰炎,焚去玉简,推门而入。

    仍是在床边,等待陆婉儿清醒。

    此女专候于此,怕是有话要说。

    天明,燕子飞过窗帷。

    陆婉儿揉揉睡眼,伸伸懒腰,鬓丝纷乱,推被起身。

    只是刚刚慵懒打个哈欠,薄衫却划下香肩,露出抹胸之下,丰满的轮廓。

    而这时,她发现,宁凡的目光,正好死不死看着自己,立刻,春困全无,尖叫一声。

    “呀!陆北,你,你不要脸!”

    “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是亲你了,还是碰你了…倒是婉儿小姐,似乎曾为陆某更衣,看罢陆某全身,陆某可都未曾脸红…若说吃亏,怕陆某没占过小姐的便宜,倒是小姐,吃了陆某不少豆腐…”

    “你…噗…”陆婉儿羞恼之下,一看宁凡懒散的目光,却噗哧笑了出来。

    原来,陆北即便不再扮作纨绔,也仍是会哭会笑的呢。

    还以为,他只会杀人呢…

    “婉儿小姐,夜夜留宿陆某房中,想必是有话相说的。”

    “是呀,听哥哥说,你被夫子召集,要去参加妖将考核了,我想,我想…”

    心里话:我想跟你一起去,但是,怕你拒绝…且我很久没去都郡,未拜见师父,即是想念,但哥哥戍守边镇,不许自己乱走。妖将不可擅离,哥哥受云将命,护送你入都郡,却要留我一人戍守北漠城…我想去北漠!

    阴阳锁一动,此女心事,窥探无疑。

    此女既然想去北漠,带上此女,倒也无妨,也算稍稍还了此女赠丹之情。

    “听说婉儿小姐,是北漠城第一的附灵师?”宁凡却转了话题。

    “嗯,我的附灵之术,达到地玄境界了呢,都是跟夫子所学,夫子修为在九部封号妖将中,并非第一,但才学渊博,附灵、炼丹之术,更是双双臻至极高境界…”

    一说到附灵之术,陆婉儿顿时忘了羞涩,神采奕奕。

    “如此,我倒有件法宝,需要附灵,不知婉儿小姐,可愿与陆某同行,共赴都郡,自然,若是小姐愿意,我会劝说令兄长,让其留下镇守北漠,毕竟北漠无妖将镇守,一旦被裂土部侵入,后果不堪设想…只不知,婉儿你,可愿意…”

    “我愿意!不,我是说,我愿意为你附灵法宝呢。”

    陆婉儿俏脸一红,心却扑通乱跳。

    陆北,叫她婉儿了……

    晨光入帷,一室狐幽。

    修道之人,许多成名高手,不惧杀人,不惧成魔,不惧乱战天下,最怕的,却是与女子产生纠葛,或担心破去元阳之身,或以无情自居,实则逃避情关。

    情关最是考验修士心境。

    宁凡不惧情,因为他,敢爱敢恨。

    他非为魔斩情,而是为情入魔,若连情都舍去,则这魔,终究再无可修。

    化神,化魔,一字只差,实则是无情道、有情道的分割。

    行事果决,没有迷茫,修士最怕的情关,对宁凡却坦率面对,有此心境,化魔不难!

    “此女,是个不错的附灵师…碎神鞭的吸法神通,拜托此女,倒是可行…”

    “这一路,我要让斩离剑,破玄天灵宝品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