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49章 王族真灵

第249章 王族真灵

    青色血池,密密形成61道漩涡。

    池底,宁凡沉寂如尸,唯有偶尔掐动的指诀,才能显示,他仍活着。

    随着妖祖之像,没入命血香火,此地血池之血,比岩浆更为灼热。

    “是卢宗云在助我么…此人,竟有办法将妖血沸腾至此…”

    宁凡屈指,指诀不断,在血池之地,凝聚血漩。

    61道,62道…69道。

    三日后,宁凡身旁已有70道青色血漩,妖血的凝聚速度,开始减缓。

    71道,72道…79道。

    又十日,宁凡凝出第80道青色血漩,凝血速度,更加缓慢起来。

    81道,82道…89道。

    一月之后,宁凡凝出第90道血漩!

    两月之后,血漩已有99道!

    第100道血漩,一旦凝出,宁凡可开始,尝试觉醒太古残血!

    妖血之中,那到妖祖金念,跃跃欲试。

    就仿佛,此念想将宁凡,引入太古金乌的道路。

    但宁凡,在犹豫!

    摆在其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百段血脉,觉醒太古残血,但太古残血有强弱之分,极可能,宁凡觉醒的是远逊金乌之血脉。

    第二条路,凭借妖祖金念之中的金乌气息,取巧觉醒为金乌。

    若如此取巧,几乎必定成功,足以凝聚残血,但此生,怕只能做一只普通金乌。

    非金乌族人,修金乌妖道,难道还妄想成为王族金乌?

    “王族血脉…”

    宁凡沉默。

    便是真正金乌族人,觉醒王族血脉者,都是万中无一。

    想要觉醒王血程度,至少在第二次觉醒,必须觉醒完整妖血,不可是残血。

    如此。第三次觉醒,才有一丝丝机会,在完整血脉之上,再提升一次。

    一步成为,王族真灵!

    明雀小丹魔,便拥有王族冥雀之血。

    而其凭王血,足以令万妖臣服!

    “我有可能,凝聚王血么…”

    宁凡自问,但思索之后,却自忖。自己吞噬过千头荒兽之血,但想觉醒王血,凭自己百段妖血,成功率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

    摆在眼前的两条路,没有一条,通往王族真灵。

    他苦笑一声,自己似乎太贪心了。

    便是鲤伴这种妖将,都为凝聚出一丝太古雷龙的妖血而兴奋不已,金乌名头。甚至还在太古雷龙之上,即便不是王族血脉,但若成功三次觉醒,自己的血脉。至少比鲤伴是要高出许多。

    “罢了,觉醒金乌之血吧…”

    宁凡心意一决,十指掐决,凝出第100道血漩!

    张口一吞。百道青色血漩,俱被宁凡吸入腹中!

    这一刻,卢宗云停止了叩头。大喜过望。

    “好,好!此子总算百段血脉,并开始冲击太古残血,从这势头看,似乎成功机会都不小!如此,便不枉我数月以来,千万次叩拜祖像!呵呵,如此,卢某总算可以和妖将大人交差了!”

    第一宫殿,陆生露出满意笑容,此刻的宁凡血脉排名,已是第49名,如此之强的血脉,比陆生犹强一线。

    “这卢宗云,没有耍花样,这很好!而这陆北,果然,本将没有看错人!”

    血脉池边,陆婉儿守候了宁凡数月,当看着青色血池升起金色漩涡,她的眼中,流露出惊喜之色。

    “不会错!这金色是太古残血!从光芒来看,此血在真灵妖族中,还属于顶尖种族呢!”

    陆婉儿期待着宁凡觉醒成功的那一刻。

    此刻的宁凡,深处血池之底,背后生出两道硕大的金色羽翼!

    他好似成了一个金人,左目之中的青色妖星,更徐徐化作淡金之色。

    觉醒,觉醒…只差宁凡心念一动,气血一收一凝,其觉醒,便会已成功告终。

    但在妖血即将成功的一刻,一丝强烈的不安之感,涌上心头。

    妖血越是凝聚,宁凡却越感觉,自己身体之内,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抽了出去…

    “这种感觉,难道是…”

    他目光空前凝重,如此不安,绝对不是错觉!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乳白色的圆石。

    此石,是洞虚老祖在拍卖结束后,赠予宁凡之物,名为机关石。

    其中设有精致入微的机关术,而效果,是稍稍探知修士之气运!

    以碎虚一下法力,根本读不出气运,气运这种东西,就好似性命,好似感情,看似大势,好似威压,看不见,摸不着。

    但洞虚,凭借自己对气运之道的精通,以逆天机关术,制出这么一个小石头。

    此石一握在手中,立刻显现出宁凡绿色之气运。

    只是随着金乌残血的凝聚,这绿色气运,正渐渐被黄色取代。

    宁凡目光一惊,自己隐隐感觉被人抽出体外之物,竟是…气运!

    “怎会如此!洞虚说我法力不可化神,只可化魔,否则气运流逝。妖力为何不可凝聚金乌之血…”

    宁凡不知,气运流失到何处。

    但他隐隐明白了什么。

    自己终究是被人算计着,且似乎凝聚出金乌之血,更是那人算计自己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所成功,自己的命运再无法逆转,日后的下场将凄惨不已,所以,气运在流逝!

    “金乌残血!”

    宁凡越想,越感觉毛骨悚然。

    金乌残血的凝聚,多亏那一道妖祖金念。

    妖祖金念的获得,多亏那一尊东溟钟。

    东溟钟,是在妖鬼林所寻觅。

    妖鬼林,是神秘真仙养妖之地!

    无论自己做了什么,一步步,似乎都在某人的算计之中,一切,只为今日觉醒金乌之血!

    甚至从自己刚加入鬼雀宗开始,入宗考核之时。便被算计!

    东溟钟这种宝贝,特意放在妖鬼林第三层,为的,便是等自己去取么…

    算计自己的,难道是算计明雀的那名…神秘真仙?!

    宁凡目光一怒,他不喜欢被人算计,应该说,没人会喜欢,一步步都在他人算计之内。

    望着手中越来越少的气运,宁凡眼露寒芒。

    气运耗尽之日。便是自己身亡之时…

    “算计宁某,很让你开心么…我要,破了你的算计!”

    宁凡的身前,有两条路。

    一条,是觉醒金乌残血。

    第二条是觉醒普通残血。

    那神秘真仙,算计如此厉害,怕是算到自己今日,能看破其谋划。

    只是那真仙,不怕自己知晓。

    宁凡有一种感觉。

    今日。他无论是觉醒金乌残血,还是觉醒普通太古残血,亦或是彻底放弃血脉觉醒,都将入。那人谋划。这便是阳谋,阳谋,你看得穿,却躲不掉。避不了…

    “不对…我还有,第四条路!便是那神秘真仙,都算不准的路!”

    “我要觉醒。完成妖血,而不是残血!如此,在第三次醒血之时,我可踏入王血序列,成为王族真灵!”

    “这种成功率,万分之一都不到,但正是因为几率低,那真仙,根本无法算到这种可能性。”

    “我要,赌一把!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不能输!”

    宁凡散去了金光,散去金翼。

    他的血脉,最终停留在羽妖百段。

    醒血,失败…

    陆生不可思议的看着妖影碑,难以理解。

    妖影碑上,明明已显示宁凡是‘金乌血脉’,怎么在最后关头,退化为羽妖之血!

    卢宗云彻底懵了。

    自己大费周章,耗尽宝贝,帮陆北血脉觉醒,此子,竟还失败了?

    陆婉儿惊喜的神色,怔住了。

    因为她看到,那即将突破境界的金光之羽,破碎。

    而当她看到,宁凡好似一个血人,爬出血脉池,气息萎靡之时,她的心,好疼。

    “陆北,你怎么了,你有没有事…”

    “失败了么…怎么会这样…”

    “不要怕,不要怕,失败了也不要难怪…有我在…”

    但当宁凡抬起头,给她的表情,既非失败的颓丧,也非做作的平静,而是微笑。

    明明是微笑,眼神之中,却有一种疯狂。

    他拍拍陆婉儿的脑袋,周身忽而升起战意。

    “我,没有败!第一次醒血,我要破去那人阴谋,第二次,我要让他,计划全崩!”

    陆婉儿不知宁凡在说什么。

    她却知,宁凡的失败,似乎是他自己故意为之。

    取出战功令,宁凡指诀一抹,抹去最后十万战功,一纵,跳入血脉池。

    “不论你是谁,你的算计,到此为止!”

    在雨界之上,有四片浩渺的虚空,虚空中,立着四道不可测量的天门。

    而在南天门一方,某片透着七彩云光的世界中。

    一个银发老者,对着一盘硕大的星光棋盘,拈动黑白。

    他在下棋,自己和自己下棋。

    指尖捻动一枚棋子,时而变黑,时而变白,时而那棋子,又黑白交替。

    在他身后,恭敬侍立着七名道童。

    对那第七人,银发老者呵呵一笑,摆动棋子。

    “命儿…”

    “司命在!”

    “你已是碎虚九重之巅,距离‘命仙之境’,只差半步,为师身为‘掌运仙帝’,为你选择了七具道尸,你选哪具吞噬,成就命仙境!”

    “我选,南溟天界,二阶星域,奎司星星主,散仙修为,奎灵!”司命行礼道。

    “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奎灵被我算计,镇压南海海眼万年,被至亲所叛,被至爱斩断一臂,以仇砺心,以心磨剑,以剑成目,以目杀人…此人剑目,确实是极强神通,适合你突破命仙,但奎灵,并非最佳…”

    “如此。我选下界九界之一,天仙界摩云宗宗主,碎虚第八重,金鹏!”司命略略思索,回道。

    “这也不是最好选择…金鹏被我算计,亲族死尽,仇家遍布天仙界,此人为求天命,一意斩情,为求势力。弑主夺权,为求金脉,送妻与人,为求长生,杀子炼丹…此人狠厉无常,其金之神脉,更是足以操控百万里的大地之金,化为其骨、其身、其兵,攻防逆天…但此人。并非最适合你的道尸…”

    银发老者微微一笑,而司命道童,满面困惑。

    沉思之后,他干脆对师尊抱拳。直接问道,

    “不知师尊建议司命,吞噬何人,夺其修为气运。突破命仙!”

    “为师的建议,是此人…”

    银发老者指尖棋子一动,顿时由半黑半白。化作灰色。

    道童有些错愕了。

    “此人?此人不过是下界蚁民,由凡入仙,资质低劣。此人传承,是《阴阳变》残本,且还需要乱古大帝创《阴阳变》前、成名的‘乱真传承’为攻击,相辅相成,方才有进军大道的希望…此人修为,更是低微,仅仅元婴,吞之何用…”

    “不必问!司命,机缘为师给你了,七具道尸,你自行选择…”

    银发老者微微一笑,将棋子放回棋盘,起身便走。

    但在转身的一刻,眉头忽然一皱。

    “此子,竟舍弃金乌之血么,哼,冥顽不灵,以为如此,便能挣脱老夫为你定下的命运了么…便是你今日醒血失败,仍是我七徒儿的最佳道尸…嗯?这是!”

    银发老者,成就仙帝以来,第一次,眼光一惊。

    棋盘之上,代表宁凡的灰色棋子,被一道紫黑色的污浊妖气,所玷污。

    “脏了!竟然脏了!竟是,扶离!”

    “师尊,怎么了”司命小心问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师尊皱眉。

    “没什么,那具宁凡,已不再是适合吞噬的道尸了现在的他,气运已污,谁吞,谁便永生无法成仙!”

    “枉我还对此子寄予厚望,视之为最佳道尸,此子,道途已毁!”

    逆天改命,说者容易,做则太难!

    宁凡并不知,算计自己的,是四天之上的仙帝。

    他不知,自己从生至死,都被定好结局,但今日,他要打破结局!

    只要能令这神秘真仙,一步算错,则他便可趁机,挣脱命运的桎梏,再不受任何人算计。

    他闭目,第二次入血脉池。

    他不在仰仗妖祖金念,反倒做了一个胆大妄为的举动。

    他将那一道妖祖金念,打入妖像之中。

    这一丝金念,在妖像体内飞速消融,妖像之上,浮现出一道道耀眼金光。

    血脉池的凝血之力,比之前使用命血香火,都更强数十倍!

    “我不知,如何凝出完整太古血脉。但或许,妖血的强度,便是关键!给我凝!”

    他闭上双眼,心神中,一团团色泽不同的火焰,漂浮虚空,每一道,都代表一种妖血。

    有金乌,有火凤,有鲲鹏,有冥雀!

    只是宁凡没有伸出手,因为不论哪一团妖血,都不能熄灭宁凡心头的不安。

    101道,102道…199道。

    200道,201道…299道。

    当凝出第三百道血漩之后,其心神之中,忽然浮现一团紫黑的火焰,一闪即逝。

    那火焰,仅一个露面便消失,但却给宁凡血腥欲呕的感觉。

    只是他的脸色,却忽然一喜,因为这感觉,令他心头不安,降低!

    甚至每靠近这紫黑妖火一步,机关石的绿色,便减少一丝黄色,代表其气运,回归。只是虽然黄色减少,青色却并未朝绿色迈进,而是徐徐化作墨绿,朝墨青前进。

    “黑色气运!”宁凡眼中一凝,黑色气运,在四天仙界,有一个别名,‘成仙无望’!

    但这黑色,却又给宁凡安全感,无形中,他感受到,若自己自污气运,便可脱离神秘人算计!

    两条路!一条,被人算计而死,一条,气运成黑色,极可能成仙无望。

    “与其被人算计,倒不如。挣脱束缚,黑运加身!洞虚说的化魔,我似有领悟,这黑运,大概便是魔运,若无法成仙,飞升仙界,便成魔,飞升魔渊!对我而言,没有差别。且此血,给我一种极强之感,但这凶兽,我确实第一次见到…这是,什么真灵妖兽…”

    宁凡闭目等待,不知过了多久,心神之中,紫黑火焰第二次出现,而宁凡。一把将其握住,吞入口中。

    一霎之间,其背后,升起一对紫黑色的硕大晶翼。

    其左目的掌木之星。化作,紫黑之色!

    300道血旋,崩溃成血丝,没入宁凡体内。凝聚出一滴完整的紫黑之血。

    左目紫星一闪,气势陡升。

    2150甲妖力,其妖力境界。不断突破!

    元婴中期,后期,巅峰…

    紫黑之血,在仙脉之内徐徐化开。

    其妖力,因为三百道血丝,攀升至2455甲!

    妖影碑上,宁凡排名,已凭300段血脉,冲入第19名!他只是二次醒血,却在沉睡之地百名三次醒血的化神中,排名19!

    陆北,扶离妖血,305段!

    “扶离…此妖也是真灵种族么,为何从未听过…”宁凡皱眉。

    只是这一切,仍未完。

    陆婉儿掩着小口,立在池边,不可置信望着血脉池。

    在她注目下,一道**男子,振着硕大的紫黑晶翼,周身徐徐被紫黑鳞片覆满,头生双角,紫黑色长发,无风自动。

    好似一道极光,直冲上天,宫殿之顶,妖将之卵,皆被其撞破!

    直冲九霄!

    在其踏空的一刻,发出一道尖锐的妖啸之声,而天空之上,徐徐浮现一尊百万丈之大的紫黑妖影,虚幻而古老。

    陆生化作一道青烟,飘然上空,不可思议望着那紫黑妖影。

    他只从妖影碑上,见到此妖名为扶离,却从不知扶离为何物!

    这是一种禁忌,便是上古妖族都罕有人知,便是乱古,都不知!

    但陆生却明白,虚影出现,代表的意义,是什么…

    这代表,宁凡第二次醒血,觉醒的,是完整太古妖血,并非残血!

    甚至,宁凡将有机会,从这扶离之祖的古兽虚影中,获得血脉赏赐!

    当一滴紫黑色、拳头大小的晶光血球,自古兽虚影,飘入宁凡手中,陆生更是难以置信。

    “这是…祖血!”

    能在二次醒血,凝聚太古残脉,便是人杰。

    能凝出完整血脉,并获得祖妖赠血,更是天骄!

    这代表着,受赐者血脉,有晋入王族妖血之可能。

    但亘古以来,二次醒血,最多赐下十滴真灵血脉。

    更从无一人,蒙赐祖血。

    宁凡觉醒的扶离妖脉,是被诅咒的妖脉。

    这妖脉,无数年来,无人觉醒,因为单单看到那妖血的黑色气运,便纷纷逼退,更无人愿意探究,此妖血究竟是何物。

    宁凡为挣脱算计,觉醒了此妖血!

    作为第一个觉醒者,他的好处,巨大!

    “祖血!”

    宁凡深深吸了口气,他不知扶离是何兽,却知这一滴祖血,代表的,是什么!

    其中蕴含的妖力,足足有…5000甲!

    一道沧桑的声音,更在宁凡心神响起。

    “吾扶离一族,族灭已久,尔能醒血,与吾有缘,赐王族血脉,并封尔,‘扶离妖祖’!与龙祖凤祖,雀祖乌祖,共尊!”

    在这声音消弭的一刻,宁凡的妖力,在这一滴祖血的赐予下,朝着7455甲,迈进!

    “想不到,为了躲避算计,竟误醒扶离妖血…因我为此族唯一族人,更蒙赐,祖血!如此,仅仅黑色气运的麻烦,根本不值一提!7455甲妖力,此刻的我,非但是半步化神,妖力化神之路,更是走完了…四分之三!而若能吞噬妖帅之血,我甚至有信心,在此时此刻,突破化神之境!”

    陆生的眼中,满是敬仰、震撼。

    他绝未想到,宁凡竟会在第二次醒血,便蒙赐祖血,如此,第三次醒血,其血脉,将何等恐怖?

    这一滴祖血,不但提升宁凡妖力,更使得其血脉浓度,从305段,提升至1305段。

    过了千段血脉,便是王族血脉!

    能在三次醒血时,觉醒王族血脉的,便是盖代妖杰。

    能在二次醒血,成就王族血脉的,妖族历史,从无!

    净火部都郡,王枭等十人天界妖将,俱是面色震撼。

    “二次醒血,王族真灵?!虽不知扶离之兽,是何等真灵,是强是弱,但此人,竟在二次醒血,便成为真灵王族…”

    真灵王族,第二界中,无一人…

    这即是说…第二界,宁凡妖血,第一…

    “这不可能!”

    鲤伴一把,捏碎酒樽。

    他不信,被净火部封号妖将称作废物的陆北,竟是他唯有仰视的存在!

    王族真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