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47章 血脉觉醒

第247章 血脉觉醒

    “听说了吗!莽原大捷之事?”

    “此事谁人不知,陆生妖将,以十万妖军,大败裂土部白元妖将!”

    “那你可知,此战之中,有一人,以一己之力,灭陷峰卫一万五千精锐,凶名一传,裂土前线,军心大乱…”

    “啊!有此事!我刚刚出关,尚不知,快给我讲讲!”

    “啧啧啧,你是不知,这陆北,被裂土部封号妖将,赏红三千万通缉呐…啧啧啧,三千万,有这么多仙玉,老子能做多少事!”

    “陆北…此人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能不耳熟吗!你道这陆北是谁,那可是我们北漠城最大的纨绔…但就在半月前,此人一步,踏碎明玉楼…”

    “踏碎明玉楼?!那件事也是他做的?陆北,陆北,我想起来了,陆北不是我‘北漠之耻’么,他难道不是废物,而是化神中期的高手?!”

    北漠城中,随处可见如此议论。

    一白衣青年,牵着一朦胧揉眼的少女,走过街道,却并不在意众人议论。

    一旦有人认出青年身份,立刻好似见到鬼一般,纷纷避让。

    “他就是陆北!血兰卫的陆总兵!”

    “嘘,小声点…”

    宁凡默默无言,对这些议论,亦毫不关注。

    距离莽原之捷,已过去半月,半月中,宁凡日日前赴经塔,修习古妖文。

    古妖文,难学,一笔一划,都暗藏符阵术式。

    甚至每一个文字的术式、含义、驱使神通,都被用一本书卷记录。

    不错,一本书一个字,每一个字,都相当于一种符阵。

    以宁凡才智。半月功夫,才学了200妖文,而这200字,便是北漠城的全部。

    凭此200字,仅能翻译东溟钟上的三分之一口诀,断断续续,晦涩难明。

    而功法这种东西,一字之差,便是天壤之别…

    “北漠城,属于边境战乱之城。妖族文字自然不全,想要修习完整妖文,必须去罗云都郡…云将陆道尘,人称陆夫子,传言此人博学多才,精通上古妖文,此郡之中,更收纳有《妖典》的拓本…想要破解全部口诀,仍是需要去都郡一行。且关于第三界界路,我也必须接近陆道尘,方才有机会打探出…”

    他自语,说着慕小鬟听不懂的话。

    小结巴仰着头。一边小口啃烧饼,一边大眼睛望着宁凡。

    “主人,我们去哪里?”

    “去找陆生,今日。是与他约定,妖血觉醒之日…”

    半月呆在经塔,宁凡不但学了古妖文。更查阅了血脉觉醒的讯息。

    走兽吸纳天地之气,日月之灵,血肉之精,辟脉之后,便是妖兽。

    而若妖兽融灵,则不少都可化出半人半兽的形态。

    至金丹,可选择彻底化形,或彻底化兽,此事,会面临第一次妖血觉醒。

    至元婴,妖修结妖婴,妖兽则保持妖丹不改。

    这一步,需要第二步觉醒妖血。

    化神之后,妖修为妖将,妖兽则为荒兽。

    化神之后,妖血可第三步觉醒。

    第一次妖血觉醒,除非是拥有真灵种族的血脉,否则,大都是普通血脉。分为羽妖、草妖、兽妖、海妖、灵妖等十余种类别。

    第二次妖血觉醒,则会具体进化,例如宁凡之羽妖,便可进化鹰、鹤、雀、鸽、鹭、雁、蝠、鹫、燕等无数妖种。

    但这些,都属于普通妖种,稀有一些的,便是混合种,如兽妖与羽妖之血同时觉醒的狮鹫,便是混合种。

    最稀有的,便是太古残脉!

    太古冥雀、太古火凤、太古金乌,此类皆是太古真灵之血脉。

    若能激发此等血脉,则对于妖修而言,可谓一步登天,拥有了飞升之后、加入真灵种族的可能。

    但第二次觉醒,即便激发太古血脉,亦因为太过稀薄,而被称作残血。

    这些残血,唯有在第三次觉醒之时,才拥有最后一次晋升的可能。

    宁凡目光一决,他的目标,自然是太古妖脉,故而第二次觉醒,他至少也觉醒出太古残脉才可。

    手**有20万战功,他至少拥有两次觉醒的机会。

    北漠城中,城东为禁地。

    此地列着一尊万丈高的黑色巨蛋,给宁凡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此物为妖将之卵,为妖将沉睡之蛋。宁凡自经塔读到过,但此物仍是第一次近距离观摩。

    “妖将之卵…”

    宁凡收起心思,步步逼近。

    在接近巨卵之时,其中立刻传出数道冰冷之声。

    “来者止步!今日起,血脉池被妖将大人征用,无关之人,速速远离!”

    呵斥间,便见黑蛋之上,裂出一个光门,而12道元婴甲卫,自光门走出,目光不善望向宁凡。

    但看清宁凡容貌,12人俱是面色大变,立刻抱拳施礼。

    “我等冲撞无礼,请陆总兵谢罪!”

    总兵,总领所有妖兵!

    这些元婴妖兵,各自生死,皆归宁凡一言而决!

    一想到言语冒失,得罪宁凡,12人皆是面色愁苦,但宁凡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问道。

    “血脉妖池,可否备妥?”

    “总兵放心!血池之内,已注满金丹妖兽之血,且妖将下令,血池万丈之内,不容任何人窥伺、逗留,若是总兵对兽血不满意,末将立刻派人更换兽血…”

    “不必,带路!”

    宁凡拍拍慕小鬟的头,耳语之后,将其收入鼎炉环,旋即面色一沉,在妖兵领路下,踏入光门。

    黑蛋之中,黑森森全是黑甲卫士,在此守卫宁凡血脉觉醒,足见陆生对此事看重。

    道路尽头,是第一座内宫,此宫之中,立着一块玉壁,为妖影壁。

    玉壁下,早有陆生、陆婉儿等人等候。

    “陆总兵,莽原之捷,有你之功,今日你觉醒血脉,我陆生亲自为你护法,若有不开眼者,敢乱动手脚,陆某必杀之!”

    陆生此言,自是警告卢宗云、昊辰这对父子。

    感受到妖将之威,昊辰周身一颤,立刻垂下头,不敢逼视。

    而其父卢宗云,则苦笑抱拳。

    他自问,从未坑害过陆北觉醒,只是他的解释,陆生不信。

    “陆总兵放心,卑职必定尽力而为,不过还请总兵注意一些,切莫…切莫失败…”

    千万别失败!

    你陆北万一再失败一次,妖将大人,肯定以为是我卢某人害得!

    天可怜见,卢某人干这行将近千年,可从没坑过一个人啊!

    “嗯,觉醒血脉,事关重大,陆某自会全力以赴!”

    “呵呵,如此就好,就好…”

    卢宗云暗暗目光一奇,眼前的陆北,无论是气度还是威势,都绝非他记忆中的陆北可比。

    罗云七百妖兵觉醒,陆北是唯一一个第二次觉醒失败者。

    对那血脉失败的纨绔子弟,卢宗云印象倒是极深,当年他甚至还断言,若非陆家祖荫,这陆北绝对无法结婴…

    只是此刻卢宗云却坚信,眼前的陆北,绝非一个仰仗祖荫的弱者。

    他日日与妖血为伍,对妖血的感应尤其敏锐,从宁凡身上,卢宗云感受到一股庞大到让其窒息的妖血之气。

    就好似,宁凡斩杀过数十万元婴妖兽,吞噬过千头荒兽…

    “一定是我看错了…吞噬千头荒兽之血,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卢宗云苦笑摇头,暗道自己真是想多了。

    “请陆总兵在妖影壁之上,留下一丝妖血气息,凭此气息,玉壁可断定总兵血脉。”

    宁凡目光朝玉壁一扫,这千丈高的玉壁,记录了数万姓名,其后标注有各自血脉种类。

    他没有多言,逼出一丝妖血,弹至玉壁上。

    立刻,玉壁靠后位置,多了一个姓名。

    陆北,羽妖之血,血脉评分,17段。

    17段评分,拍在万名以后,但也并非最低。

    毕竟宁凡虽不懂觉醒血脉之法,或多或少吞噬过许多凶兽之血,无形中,血脉提升了不少。

    “17段么,还好,不算低…如此,总兵大人只需在入血池之后,努力吸收血池之血力,而卢某则在妖像前叩拜妖祖,扶鸾施法,为总兵大人提升血脉之力。只需血脉评分达到25,即可开始觉醒血脉…”

    25段,的确可开始觉醒血脉。

    但60段之后,则可尝试觉醒混合种。

    若血脉达到100段,甚至可觉醒…太古残脉!

    对于一个曾血脉觉醒失败的人而言,卢宗云不认为,宁凡可达到60段,更别提100段。

    甚至对于宁凡能否达到25段评分,都仅有七成信心。

    谁让那陆北,有过一次觉醒失败的黑历史呢…

    “但愿此人,能达到25段…否则,哎,妖将大人肯定以为,是老夫在加害于此人…”

    卢宗云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ps:  (感谢编辑大大的推荐,谢谢!感谢缘2013的1888,感谢kjc3的月票,感谢迷失殇城的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