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45章 问苍天之谁雄!

第245章 问苍天之谁雄!

    宁凡的步伐缓慢,但每一步,都踏地有声,令明玉楼摇晃。

    他背影沉默而威严,在这一刻,再无一妖,敢小觑宁凡。

    甚至本还对宁凡存了报复怨恨之心的昊辰公子,亦是血脉沸腾,在这背影之下,再生不起丝毫违逆之心。

    “陆北!此人,便是陆北!不能惹!”

    这一切,宁凡毫不知,他的双耳,在踏足玉梯一刻开始,再听不到一丝声音。

    即便是,风声!

    无人知,宁凡心头,正陷入一场叩问!

    储物袋中,沉寂的东溟钟,此刻却在宁凡心神,一声声敲响,淡金色的光圈!

    这钟声,本有定身之神通,当在心神响起,宁凡便连思考,都几乎被定住。

    “东溟钟!”

    宁凡目光一闪,但步伐,不停!

    东溟钟,与四天仙界的东溟天,有何关系…

    与妖族,又有何关系…

    这明玉楼,设计极巧,以上古妖塔的威慑之阵,设在五层之上。此阵,传闻是妖祖所创,是以威摄敌的阵法。

    此阵,与东溟钟有何联系!

    宁凡原本仅仅是期望登上第十层,获取5万战功,但在此刻,他却试图一探东溟钟的隐秘。

    他咬牙,踏上第六层,收住脚步。

    只是方一停步,钟声,却有停止的征兆。

    他若有所思,牵起慕小鬟,踏玉梯,登七层,当步伐移动之后,钟声,在此响起!

    咚!咚!咚——

    一声声,敲响在宁凡的心扉,而宁凡发现。其一生杀戮、积累的戾气红芒,在这一刻,在其周身,失去控制,泛起红光,仿佛在…呼应钟声!

    且在钟声之下,戾气似乎有蜕变的征兆。

    威压是无形的。

    但宁凡却感觉,他的威压,正徐徐染上殷红血芒。

    而在多了这血芒之后,其威压。变得更强!

    他妖力堪比大修士,但距离5000甲的半步化神,威压仍稍逊一线。

    只是此刻,其威压,正徐徐朝半步化神攀升。

    宁凡目光暗暗一惊,这东溟钟,竟可以凝化戾气,提升威压!

    诚然,有着阴阳锁的传承。宁凡不惧碎虚之下的威压,便是碎虚之上,也可抵挡一二。

    但真仙之威,他终究无可抵挡。

    且阴阳锁的威压。属于乱古大帝,不属于宁凡。这戾气之威,才是宁凡一步步修炼而出、归他自己所有,并有无限的提升空间!

    “若这东溟钟。可凝聚戾气、提升威压,我修为或许不升,但在元婴之时。拥有真仙之威,都极有可能!”

    “只是为何,东溟钟从前没有如此异变,偏偏此刻敲响…或许那钟声所刻上古妖文,记录的,便是如何提升威压之术,而这明玉楼设下的威压之阵,恰好与古妖文纪录的御宝方法雷同,故而,机缘巧合,激活了东溟钟的‘升威’神通!”

    “遁行虚空,定天之术,提升威压…这东溟钟的秘密,惊天!绝非普通古妖祭器!”

    若在当年,宁凡倒不在乎当众取出东溟钟,但见识过此钟种种奇异之后,他深知,在上古妖族眼皮下,取出这来头不小之物,不妥!

    “如此,在此事之后,我可去一次妖城经塔,学习古妖文字,破解这东溟钟真正的使用方法,日后,便有了提升威压的手段…此刻,先上十层!”

    宁凡收住心思,踏足第七层!

    七层威压,堪比元巅,但连让宁凡留步的资格也无,一声声钟声,持续敲响。

    咚,咚,咚——

    威压,仍在攀升!

    当踏上第八层,所有戾气,进入融入威压,这一刻,宁凡身上,笼起一道强横的殷红气势,席卷而散,在这气势下,第五层的大部分妖族,俱被压服在地上,动弹不得!

    “化神之威!”黑甲妖将,目光一惊。

    在他眼中,宁凡的妖力,仍是元婴初期无疑,之前其威压虽强,但也仅仅是堪比大修士,只是随着步步登楼,此人威压,竟节节攀升,更在踏上第八层之后,达到了化神初期!

    甚至此刻的宁凡单论威压,比他陆生妖将之身,还要更强一丝!

    “此子隐藏的好深…若非尧渊极力推荐此人,本将绝不会知,这陆北竟是个杀人如麻的凶主,其戾气,比本将都弱,而此人以戾气融威,借以提升威压,这种手段…本将闻所未闻!”

    “只是此人,威压攀升至化神初期,却耗尽戾气凶芒,再无提升之余地,已是极限,第九层,他独自一人可上,但带着一个小女儿,他,踏不上!”

    黑甲妖将微微惋惜。

    这陆北,确实是个人才,若血脉觉醒成功,或许足以独自一人,踏上十层,但此刻,陆北不可能做到…

    “你下了吧,即便你未上十层,但你让本将大开眼界,这5万战功,本将给你记下!”

    一身黑甲的陆生,露出笑容,不论如何,他打探宁凡真实实力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5万战功,原本只是一个饵,即便宁凡不上十层,只要是个人才,都会赠与宁凡,算是陆生拉拢宁凡的诚意。

    妖将名为将,镇守一域,便需要得力妖兵,而宁凡,怕是拍在罗云700妖兵中,都等算顶尖之人!值得陆生屈尊结交。

    妖将之语,让一个个匍匐于地的妖族,暗暗吃惊。

    陆生的话,既是对宁凡的交好,也是对在场诸人的警告。若再有人在北漠城得罪宁凡,便是不给妖将面子!

    但陆生的话,传入宁凡耳中,却并未动摇其心。

    他默默立在第八层,手牵小鬟,闭目感知体内的戾气。

    戾气,已尽数融入威压,令其威压提升至化神初期,这是一个意外收获。但到了这一步。想再凭戾气升威,不够…

    戾气,是斩杀元婴、有伤天和而形成。

    煞气,则是斩杀化神、逆怒天意而形成。

    “煞气!是了,想要让威压突破中期,必须有煞气,且起码要杀1名化神、获取煞气,才可突破化神中期之威…化神,我还没亲手杀过一个,今日。可杀第一人!且我要凭这一人之煞气,突破化神中期之威!”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瓶,一把捏碎。

    其中封印的一道残损元神,被其摄入掌中,并立刻,一口吞下!

    黑佛宗副宗主,邪光之魂魄!

    在吞噬下这一道凶魂之后,宁凡的体内。第一次,多了一道凶煞气息!

    而他一步,踏上攀登第九层的玉梯!

    无人知晓,宁凡吃下的。是什么!

    但凭空多出的一丝煞气,却令得陆生都心神一寒。

    “煞气?!此子仅仅元婴初期,自不可能斩杀化神,岂会有煞气在身!但这令本将都心寒的气息。不是煞气,又是什么!”

    原本陆生断定,宁凡上不去第九层。

    但他的断言。却被宁凡一步步,打破!

    咚,咚,咚——

    钟声,敲响!

    第九层之上,堪比化神中期的威压,朝宁凡刺来,令得宁凡识海痛楚,嘴角溢出一丝血丝。

    元婴之后,每一步,都是天壤之别。

    而到了化神,这差异,更是如鸿沟划分。

    化神中期威压,如此近距离接触,便是陆生贸然抵抗,也会被威压震飞,但宁凡,却仅仅嘴角溢血。

    陆生眉头紧皱,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名为陆北的小小羽妖。

    而第五层中,一个个罗云妖族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丝毫声音,生怕打扰宁凡登楼。

    宁凡的背影,愈加沉重起来,在这背影之下,一个个妖族,感觉自己好似蝼蚁般卑微。

    而宁凡,则是天上的星,高不可攀!

    一步,只差一步,便可上第九层。

    宁凡目光一决,这一步踏出,明玉楼发出咯吱的响声,桌椅摇晃,濒临崩溃!

    而那吞噬邪光元神、获得的煞气,飞速融于威压之中。

    一股好似巨龙般沉重的威压,席卷开来,在此威压之下,便是陆生妖将,都护住妹妹陆婉儿,连退数步,方才卸去威压,眼光,已是震惊。

    “化神中期!此子威压,竟在元婴初期之时,达到了化神中期的境界!”

    化神中期的威压,罗云部十亿里土地上,唯有封号妖将——云将陆道尘一人拥有!

    “此子,定是我罗云部落万年之中最杰出人物,必须厚礼相待,且不容任何人加害于他!若此子血脉觉醒之时,卢宗云敢暗害此子半分,本将必灭卢宗云全族!”

    能有化神中期之威压,若不带慕小鬟,宁凡绝对足以登临第十层,踏碎明玉楼!

    陆生妖将的心头,几乎已默许,宁凡此次与他的打赌,获胜。

    而陆生也看出,之前宁凡不知从何借来的煞气,已用尽,威压再无提升半分之可能。

    只是,宁凡重重出人意表的举动,却让陆生隐隐觉得,此子,仍有手段,足以带人,登上第十层!

    这不合理,但陆生,却这般感觉着。

    “此子,是否会继续登楼…”

    带着小鬟,第九层,便是宁凡的极限。

    不带小鬟,第十层,便是宁凡的极限。

    第九层,宁凡收步,但钟声,没有停歇。

    仍是咚咚的沉闷声响,这声响之中,宁凡渐渐辨出一道人语。

    仿佛有人在钟声之中,诉说着什么,内容,却听不清…

    “谁在说话?”

    宁凡心中犹疑,但亦知,这第十层,自己怕是难以踏足,除非,动用阴阳锁,凭乱古之威,登上。

    只是,若以阴阳锁取巧,便与威压阵创立的本意,背道而驰。

    “第九层,已足够我获取5万战功,证明我有独自踏上第十层的实力,没必要刻意使用阴阳锁,暴露我不惧碎虚之下威压的事实…”

    他牵起小鬟,无言转身。似要下楼。

    但便在这一退之下,其心神之中,忽然钟声大响。

    这一次,他听清了那夹杂在钟声的一道声音。

    “吾为妖祖,此术为定天之术,‘威’诀‘势’秘中,威字诀!铭文所载,为口诀,此为…心诀!心诀,只传一次。钟声止,心诀崩!”

    这一道声音一响,宁凡收住脚步!

    妖祖?!

    这区区极品法宝的东溟钟,不值一提,但作为古妖祭器,此物之中,竟传承了妖祖秘术!

    从这妖祖之语中,宁凡听出了很多信息。

    定天之术,分为两部分。东溟钟的神通,以及宁凡借东溟钟感悟的定身术,皆属于前半部分,‘威’字诀。而后半部分,‘势’字秘,没有提及…

    这‘威’字诀,又分为口诀、心诀两部分。

    钟上铭文。一旦破译,应是口诀。

    而这不断在心神敲响的钟声,便是心诀。且此心诀,似乎只会传承一次,一次之后,若不能获得,则钟声崩溃,心诀永失!

    宁凡不知定天之术究竟有多么厉害,但从石兵的震惊来看,此术便是在四天仙界,都是巅峰仙术。如今自己机缘巧合,获得此术一半传承,更偶然激发东溟钟,听到钟声,有了聆听心诀的可能。

    若是此刻,自己退下明玉楼,则钟声彻底崩溃,自己再无获得心诀的可能!

    “不能退!没有时间选择!必须在钟声崩溃前,获得心诀!只有一次机会!”

    宁凡收起所有心思,牵起慕小鬟,一步,踏上通往第十层的玉梯。

    “他果然,要登顶第十层!”陆生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出,宁凡将以何手段,抗衡第十层威压。

    第十层玉梯,每一步,都有化神后期之威,袭入宁凡心神,掀起惊涛骇浪。

    这种感觉,就好似进入第二界之前,初次见到化神后期的妖将王枭,所带来的观感。

    便是面对失去妖身、重伤的王枭妖魂,宁凡都只有一成逃命之可能。

    这威压,堪比王枭之威,怕是罗云部的云将,都无法抵御!

    催动阴阳锁?不,宁凡要凭自己威压抵御,并借此,聆听钟声。

    一步,仙脉欲碎。

    十步,银骨欲折。

    百步,元婴欲崩。

    宁凡面色苍白,但义无反顾。

    而那心诀,正在其耳畔,徐徐响起。

    他好似看到无垠的虚空中,一个金袍青年,踏足在星辰之巅,藐视苍生。

    金袍青年的目光,有一种威!足以天地定格的威!

    宁凡的心头,升起一丝明悟,为何东溟钟可定身,自己,领悟的方向,错了…

    自己以法力凝丝,束缚定身,方向,错了…

    他好似回忆其自己幼年之时,第一次入凝碧峰,采药。

    在那里,幼小的宁凡,第一次,看到了狼!

    那幽绿的眼神,有一种凶威,在那凶威之下,幼年宁凡吓得,动弹不得。

    这威慑,便是定天术前半部的奥妙所在!

    以法力去定身,只能定人,想定住时光,定住轮回,定住天道,便需要领悟‘威’与‘势’!

    “威字诀…”

    这明悟一旦升起,原本几乎压垮宁凡的厚重威压,立刻如轻风散去。

    他的眼中,淡金色奇异之芒,口唇嚅动,默诵的,却是钟声中,一句句心诀。

    金芒遮目,宁凡好似看见,那立在星辰之巅的金袍青年,唇舌,亦动!

    他俯视星空,傲然一笑,一步踏下,比雨界辽阔百倍的洞府星辰,就此,粉碎!

    他抬头看天,傲视苍穹,发出一问!

    “踏东溟而北望兮,问苍天之谁雄!”

    金袍青年周身血光一闪,浓烈的凶煞妖气,令月亮,都化为血色。

    其屈指一叹,血色月光便被其摄出,化作一尊月光之舟,其身形一纵,踏上月舟,任虚空驰骋,无人可阻!

    “天地钓妖月,风雨一帆舟!”

    画面到此而至。

    心诀,亦只两句。

    但这二句所含的威压,却好似扑面而来,令宁凡目光一震,金光散去,清醒过来。

    只是清醒之后,宁凡才发现,他距离踏上第十层,仅有,最后一步!

    他没有立刻踏上十层,而是,思索。

    那金袍青年,是妖祖么…威压竟如此霸道…

    心诀仅四句,但却有‘踏平东溟’‘问鼎苍天’‘钓月为舟’‘纵横虚空’的威势,藏在四句心诀之中。

    “妖祖…”

    宁凡若有所思,其掌心之上,一道金光,浮现而出。

    这金光,便是之前在其心神中,不断响起的心诀钟声!

    这一丝金光,却代表着,妖祖之威!

    心诀只可听闻一次,但这金光,却是提升威压的绝佳养料,甚至比煞气,更优!

    宁凡目光一闪,一口吞下这丝金光,并一步,踏足十层!

    这一刻,金光炼化,其威压,急遽上升至化神后期!不是阴阳锁借来的威,而是属于宁凡自己的威!

    这一刻,其身后,凝聚出一道金色虚影,有数丈高,却模糊无面。

    这一刻,明玉楼,开始崩溃!

    “这陆北,带着一人,还能踏上第十层!此子手段,当真妖孽!若本将所看不错,此人威压,已提升至,化神后期!而最让本将难以置信的,是此子背后的金光!若本将没有看错…这金光虚影,应是碎虚三神通之一,皇影!”

    “此子竟能在元婴初期,领悟皇影之术,此子此生,必定碎虚!看来我北漠城,甚至罗云部,都出了个了不得的妖族,此子突破妖将,晋升妖帅,问鼎妖皇,指日可待!”

    仅仅看到皇影,陆生已是大惊,而结交宁凡之心,空前郑重、坚定。

    只是陆生并不知,碎虚三神通,化身、抽魂、皇影,在影成的一刻,宁凡已系数掌握!

    明玉楼,崩!

    但陆生,毫不心疼!

    因为能令明玉楼崩溃的,必是绝世高手!

    “本将宣布!从此刻起,陆北为我北漠城第一妖兵,赐血兰令,司血兰卫一万小妖,准获率部出击资格!另,拨五万战功,入陆北战功令,不得有误!”

    而陆生心头,更是升起一丝豪情。

    北漠城,将因陆北一人,而大兴,这是必然。

    罗云,亦将在未来,因陆北而兴。

    此事,必须立刻上报万罗城,向封号妖将,推荐此人!(未完待续……)